第97章 莫名的心慌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384字
  • 2022-06-03 16:31:55

大梁的皇宫下还有一座幽深的宫殿,那便是暗宫。

每月十五月圆之前,暗宫的忘情泉边,就围满了各殿的头领,等着他们的宫主从上面的女皇手中拿来三样物品焚化在青玉碗里,然后将碗中灰烬倒入泉中,与泉水相融,之后他们便开始排队打水,最后回到他们各自管辖的殿中,将泉水分发到所管辖的人员手中,让其喝下。

这是暗宫中人每月必做的大事,如若不喝此水,三更天一过,便会心痛如刀绞,片刻后就失去心智,发疯发癫,最后吐血而亡。这,不是病!只因为,三百年前,他们祖先司马风做了背叛恒家皇帝的罪行,当时的国师南宫轩得女皇示意用血咒诅咒了司马风全族,让他们在每个月圆之夜受剜心之痛,只有服下国师画得符纸加女皇的心头血和发丝化成的解咒符水,才能止痛,否则便会气绝而亡。所以,为了那符水,司马家世世代代在暗宫为奴,默默守护大梁皇宫的安全。

今夜,当忘情泉边的人都走光后,带着诡异面具的暗宫宫主望着泉边的那尊跪着流泪的石像,不禁叹气,“先祖啊!您的泪已留成了红色的泉,我们还依然受到诅咒,你当年究竟做了什么事才会跪在这哭泣了三百年?害得我们这些后世子孙为避免剜心之痛受制于人,过着不见天日的隐秘生活!何时才是个头啊!”

她叹口气,哀伤地离开。

城南居烟雨楼中,一身粉衣的鲜于梓祺正在研磨桃红芬芳的膏脂,倾国倾城的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桃花眼并没有注视手中的情况,而是含着些许爱恋注视着窗外。琴桌旁,一个长相普通、脸色晦暗的青衣小厮优雅的抚着琴,五官中唯一好看的桃花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影,你朝窗外看什么呢?如此心不在焉,那玉磨中的胭脂液早就流完了,你还在研什么?”小厮停止弹琴,语气好似在打趣。

“嗯?”鲜于梓祺闻言低下头,果见小小的玉磨盘中胭脂液已不再流淌,磨盘边缘挂了些半透明的红色汁液的痕迹,他不禁抬头看向小厮,“为何不早点提醒我?”

“啧啧啧!”小厮打趣的弹起舌来,“谁知你在想什么美事,若突然打断,你闪了腰怎么办?”说完还挤眉弄眼。

“你!”鲜于梓祺蹙起了眉,抬手指着他,“早知就不告诉你那事了!隔两天就要拿我打趣!”

“呵呵……”小厮向身后的椅子靠去,抬起脚搭在了琴桌边,一副散漫悠闲的模样。

“谁让你不给我细细讲一遍?看你每天都要跑几次神,我便知那事定是妙不可言,可你就是不告诉我详情,害我想得火大!如今,我也不问你了,哪天我去和她一试便知!”说完撅了嘴,眼神很是挑衅的看着鲜于梓祺。

“喂!”鲜于梓祺神情不悦的站了起来,“我们从小就约定好了的,什么都可以分享,但女人不能!”

小厮坏笑着将平放的两腿交叉起来,“呦,都成你的女人啦!”

鲜于梓祺低下头,眸光暗了暗,“我当她是,可她有没有把我当成他的男人呢?”

“哪天我去问问她!对了,你们亲近时有没有什么习惯动作,我怕到时露出破绽!”小厮继续坏笑,仿佛要刺激他。

“坏小子!你要是敢,信不信我把你阉了!我可是从小就想要个妹妹呢!”鲜于梓祺歪着嘴角,摩拳擦掌的向他走来。

“喂!你别过来啊!”小厮急忙收脚,双手护在腿间,一副看见色狼的样子。

“来啊,现在就教你哥的习惯动作,张嘴!”鲜于梓祺走过去,挑起了他的下巴。

“呕……求你了,影,快滚开!你真恶心!”小厮一把打开了鲜于梓祺的手。

“来吧!让哥告诉你,我是这样和她亲近的!”说完坏笑着将手朝他的衣领里伸去。

“滚!我真的要吐了!啊!”鲜于梓祺将他连人带椅子扑倒在地,使得他二人都惊呼了一声。

“哈哈哈……”鲜于梓祺和小厮都滚到在地上,两人大笑起来。

“祺,你还想知道什么,让哥来告诉你!”鲜于梓祺深情的俯视着小厮。

“哥,你再碰我,我马上就要吐了!我认输了!我发誓我不会碰她的!你快滚下来!”小厮龇牙咧嘴,一脸厌弃。

鲜于梓祺微微一笑,爬了起来,小厮也跟着爬了起来,两人互相帮对方掸着身上的尘土,很是亲密的样子。

“祺,我想进宫去看她。”鲜于梓祺的神情变得认真。

小厮的神情也认真了起来,“你将来想呆在她身边,不回国了?”

“仙罗只需要一个王,那就是你!”鲜于梓祺笃定的拍拍他的肩膀。

“不,从小就让你做我的影子,不公平!我从10岁起就发誓要与你分享一切快乐!”小厮内疚着摇头。

“那是上天决定的!没有什么不公平!我也答应过母后守护你一生!”鲜于梓祺朝他坚定的点点头。

“哥!”小厮紧紧的握住了鲜于梓祺的手,眼眶开始泛红。

“臭小子!你这是男人该有的样子吗!”鲜于梓祺狠狠拍了小厮的肩头。

“哥!”小厮吸了吸鼻子,“你想她,明日就去看她吧!”

鲜于梓祺扬起嘴角,笑着点了点头……

日上三竿,恒蔷还没睡醒,迷迷糊糊中总觉得眼前有人影晃动,由于太困了,便没管那么多。不一会儿,又觉得有凉凉的水珠滴到了她的脸上,让她觉得有点不舒服,眯着眼打个呵欠,伸手将脸擦了擦。

“蔷儿,我的蔷儿,你醒来了?”梅傲寒那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

“嗯?梅梅醒了?”恒蔷唰的睁开了眼睛,却看见梅傲寒双眼含泪,深情的俯视着她。

“梅梅!你好了吗?你的心还疼吗?”恒蔷高兴的搂住梅傲寒的脖子,仰起头吻上了他的唇。

她柔软馨香的唇贴上他薄唇的一瞬间,梅傲寒睁大了眼,心中的爱恋仿佛全泛滥了出来,先将冬梅告诉他昨夜发疯咬伤怀中的可人儿的事暂且放在一旁,此时就是想紧紧的抱她吻她,才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些。

“别!”恒蔷忽然睁大了眼睛,想起了昨夜他的惨状,赶忙推他。

他只好喘息着停下,低头在她的娇唇上轻轻一吻,“怎么了,蔷儿?”

恒蔷也轻喘着,“我怕你又像昨夜那样,我们来日方长,过几日再……”说完朝他眨了眨杏眼。

看着她惹人怜爱的样子,他乖顺的服从了她,“好!我都听你的!”于是两人在床上相拥着温存了好一会儿,才恋恋不舍的起床。

回到宫中,已是中午,恒蔷怕柳夫人担心梅傲寒,便提醒他回府看看娘亲,梅傲寒竟说有许久都没见过娘亲了,是有些想念,恒蔷才意识到他昨晚发疯后什么都不记得了,于是也不多说什么,直叫他回府多陪陪娘亲,不用担心她。

梅傲寒走了没多久,春兰忽然进来说鲜于公子来看望她了,恒蔷不知怎的就觉的心慌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