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月圆夜 剜心痛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086字
  • 2022-05-29 12:22:27

米白的纱帐内,光线更是暗了些,但却朦朦胧胧别有一番情调。

“梅梅,你别说气话了。”恒蔷知道因梅傲寒还在生闷气,就因为上午救起那个大叔注视了她胸前的风光。

是的,恒蔷没有想错。下午出门时梅傲寒心中的怒气是消了不少,可在客栈租的那匹倒霉的黄马实在是太差劲,怎么抽都跑不快,在回来的路上终是因为超出了它速度的极限,体力不支,前蹄一软跪在了地上,害得梅傲寒一跟头滚下马来。

他担心恒蔷的安危急着回客栈,想要将马抽打起来,无奈它除了悲鸣就是不起来,看的梅傲寒也心软了,只好寻了许多青草喂它,还陪它休息了好一会儿,它才颤悠悠的站起来,驮着梅傲寒一路小跑着回客栈。

梅傲寒坐在马上,心情甭提有多糟糕了,要是他的大红马在,往返两趟都回来了!可惜送给了那个色迷迷的老匹夫!他不禁咬牙,中午恒蔷为那老匹夫渡气,他直勾勾的看恒蔷胸部的情景又浮现眼前,直气得他心中的火噌的腾了起来,“啊……!蔷儿都没有主动亲过我的嘴!我都没敢看她的胸部!全让你个老不死的占去了!最后还骑走了我的大红马!可……恶!别让我再见到你!否则……”他抽出了剑,在空气中一阵乱砍。

回到客栈,天都黑了。

看到恒蔷一直没睡,靠在床头巴巴的等他,梅傲寒的心中不免感动,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不想让恒蔷看出来。谁知刚才与心中的可人儿拥吻之际,又让他想起了她奋力为老匹夫渡了二十一口气的情景,心中的怒火化为了欲火,他开始了疯狂的索吻,进而想要得到更多。他在心中大声的呼喊:“我做不了你唯一的男人,就一定要做最特别的那个!谁都别想和我争!”

他不安分起来,眼里着了火,喉头滚了又滚,只觉得口干舌燥,气息加重。他想要立刻扑上去,可又害怕唐突了她,只好忍住心中的冲动,撑起身俯视她已泛红的小脸,“蔷儿,我……”

“嗯?”恒蔷睁开杏眼,眼神微醉,声音是那样妩媚。

“我……想要……你会怪我吗?”梅傲寒说话开始结巴。

看着他那个憨傻的样子,恒蔷笑了,“那你告诉我,你刚才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

“啊?你……怎么知道?”他有些不好意思。

“你哪是在亲我,分明是要生吞了我。”恒蔷撅起了小嘴。

闻言,他立刻一脸抱歉和懊悔,眼里写满了心疼,“我太禽兽了。”

“扑哧!”恒蔷轻笑出声,进而哈哈哈的笑起来。

见状,梅傲寒也不好意思的笑了,他翻身躺在恒蔷的身边,伸手搂着她的盈盈一握的纤腰,来到她耳旁,“笑吧,我就是个粗人!”

恒蔷笑完,翻身爬到了他的身上,低头俯视着他,“谁说你是个粗人?你是个爱吃醋的美男子!”说完,低头吻上了他的唇。

瞬间,他睁大了星眸,心中涌出一阵喜悦,她终于主动吻他了!星眸中闪着幸福的光,兴奋的迎了上去。

彼此相拥,爱意渐浓。

“就是现在,我要实施我的计划。“恒蔷半眯着杏眼,闪出一邪魅的光。

只见她翻身坐起,娇媚一笑,接着开始风情万种的解扣子。

梅傲寒惊的倒吸了一口气,他呆呆地仰望着长发披肩,肌肤莹白,身材曼妙的她,心中狂跳不已,他没想到他本是吓唬她的话,却得到了她的应允,如今正如枝头成熟的蜜桃般等着他采摘。

“我……不能。”梅傲寒痴迷的看着她,身体却僵硬着,这种情况,他生怕稍动一下,对她就是一种冒犯。

这个答案早在她意料之中,她知道他内心深处是多么的纯真,他爱她,从不愿冒犯她,对她有一丝损害的事他都不愿做。

所以,她妖娆的笑了,纤纤玉指来到脖颈下,将脖上粉色的丝带轻轻一抽……

“啊!”视觉的强大冲击让梅傲寒惊呼了一声,他彻底不会动了,连瞳孔都放大了,只觉得脸上火烧火燎,脑中嗡嗡作响,片刻,鼻中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打湿了人中。

“我美吗?呃……”恒蔷本想学着电视里性感的女特工那样扭动着腰肢神情迷醉的蛊惑对方,让他掉进温柔的陷阱里,却发现梅傲寒紧张的像尊石像一样一动不动,还流出了双管鼻血。

“呵呵……!“看着他那经不起香艳刺激的憨傻模样,恒蔷轻笑出声,随即眼神一暗,摇头暗道:“哎,对这么纯情的男子做这种事太损了!瞧把他吓得!”翻身下床,披上衣服,找来丝帕为他细心的擦拭鼻血。

温热的大手握住了她拿丝帕的纤美小手,“啊!”忽的,他手中用力,抓着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拽到了身边,直让她惊呼了一声。

“叫我夫君!”将下巴抵在她的秀发上,星眸中写满了爱恋。

“嗯?”恒蔷犹豫了一下,揣摩他想干什么。

“坏娘子,惹起了我的火,今夜你就莫想回头了。”说完抱紧了恒蔷。

这边恒蔷开始紧张,“再不熄灯就穿帮了。”

于是她狠下心道:“夫君,熄灯!”

梅傲寒会意,害羞微笑,“是要熄了这灯,不然我这鼻血怕是止不住了。”说完掀开纱帐,集中掌力朝不远处的烛火推去,呼一声烛火随着掌风熄灭,屋内瞬时一片漆黑……

“咚!咚!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三更的锣声已响起。

黑暗中,恒蔷狠了狠心将食指放在口中,正准备用门牙咬下,忽然梅傲寒惨叫一声,倒在了床上滚起来。

恒蔷惊得坐了起来,慌乱的穿件衣服,便去推他,“梅梅,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

“嘭!”房门被踢开了。

“殿下!发生了什么事!”三个侍卫举着灯拿着剑冲了进来。

见有人进来,屋中还有了灯光,恒蔷赶紧将中衣胡乱系好,“我没事,只是梅傲寒他……”

她借着灯光,低头一看,不觉大吃一惊。只见梅傲寒满头大汗,额前青筋暴起,脸色发青,手捂着胸口浑身颤抖,“心窝疼啊!疼死我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