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滑稽的误解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352字
  • 2022-05-26 12:33:10

沐浴完毕,恒蔷哗的一声从浴桶中站了起来,只见她精致的小脸泛着粉润,顺滑的乌发一直垂到臀际,白皙光滑的肌肤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身材竟是那般玲珑迷人,真可谓是出水芙蓉。

她优雅的走出了浴桶,用白色的棉布浴巾将那黑瀑般的柔顺长发一擦到底,又将浑身水擦干,再次打量了一番自己迷人的身材,她眼神暗了暗,“梅梅,你不常说我将你迷死了吗?若你看到我这幅样子,又会是什么情况?“遂垂下眸咬唇妖娆一笑,朝床边走去。

掀开床帐,钻进被子里,睁大杏眼静静望着上方,预谋着夜里要对梅傲寒做的事情,心中开始慌乱和无主,辗转反侧后不禁拉起被子把头蒙住,“哎,原来做坏事,灵魂真的会受到煎熬。”

“笃!笃!笃!“房门被敲响了,“蔷儿,洗完了吗?”梅傲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到他略带磁性的声音,她的心颤了一下,强制自己不要再乱想,坐起来将被子拉到胸前,“洗完了。“

“开门啊,该吃饭了!”梅傲寒温和的说道。

“哦,沐浴时把门插上了。”恒蔷摇头,埋怨自己竟忘了这一茬。起身将鹅黄外衣穿上,收紧衣领后,本想穿上襦群,可低头一看,外衣已经很长了,都快到膝盖了,若在穿越前,这只能算条样式保守的连衣裙,于是也懒得穿襦裙,双手捂住衣领,光着小腿就跑去开门了。

打开门,看见梅傲寒手里端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碟菜和两碗米饭,恒蔷微微一笑,“进来啊,我还真饿了。”

梅傲寒痴痴的看着她不施脂粉、长发披肩的清丽样子,一时竟愣了,这样的她就像个邻家的小妹,多么的亲切和纯情,和平时雍容华贵的皇女形象是截然不同的风格,让他又是一阵心悸。

“怎么了?快进来啊!”恒蔷莞尔一笑,转身之际,乌黑的长发随之而飘起一道优美的弧线,留下了屡屡清香。

梅傲寒像着魔般跟了进来,当他的目光扫到她的小腿上时,他惊呆了,第一反应将托盘放在了地上,接着转身像离弦的箭一般冲到门口,“嘭!”重重的将门关上,然后转过身靠在门上,“呼……!”他深深的舒了口气,暗道:“幸好及时的关上了门,若让别的男人看见那还了得?这可是我的娘子!”

听见重重的关门声,还没走到床边的恒蔷好奇的回过头,眼前的情景不由得她想歪:

只见梅傲寒背靠在门上,双手背后,像是在锁门,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粉白赤裸的小腿,嘴里还喘着粗气,盛着饭菜的托盘已扔在了地上,应该是端它的人想迫不及待的干另一件重要的事而扔掉了它,一切迹象都像性侵案件要发生的征兆。

“难道是我太惹火了,梅梅已经不能自持了?”恒蔷看着他那个样子,将衣领紧了紧,心里有点发悚。

“啊……!”梅傲寒忽然冲上来就将恒蔷打横抱起,吓的她惊呼了一声。

“不……不要啊梅梅!我还没吃饭呢!”见他抱着恒蔷快步朝床走去,恒蔷想要拒绝。

“先上床!”梅傲寒几步走到床前,侧身用手肘掀开了床帐。

“啊?太不人道了吧!能不能先吃了再上床?我真的饿了!”恒蔷开始推他。

“谁让你穿成这样?”说完将她丢在了床上。

“偶买噶!不能因为女性穿着暴露就想犯罪!”恒蔷后悔的望着天。

见他的手向自己腰间伸来,她真的紧张了,“啊……不要啊!我不喜欢白天……”一床被子盖在了她身上,还把她唔得严严实实,她闭上了嘴。

梅傲寒站在床边,细心的将被角掖好,生怕灌进风去。

“门大敞着,你竟光着腿站在门口,就算不嫌冷,这人来人往的也不怕被别人看见吗?”梅傲寒开始责怪起她来。

“呃……怎么惊天逆转了?原来你不是想那样呀?”恒蔷惊讶的看着梅傲寒,小声嘀咕着。

“我不想哪样?”梅傲寒伸出食指轻刮她的鼻梁。

“哦,没什么没什么。”恒蔷有点惭愧的笑了。

“调皮的妮子,何时何地都不能让我放心!”梅傲寒伸手轻抚她的秀发,“我把饭端来,你先吃。我去掌柜那租匹马,找个就近的成衣店给你和我那三个兄弟买衣服去。兄弟们就在隔壁,客栈周围还有隐卫守着,我去去就回,若有意外就大喊一声,马上就会有人来保护你的。”说完,转身将饭菜端来,放在床边。

恒蔷躲在被子里,脸完全红了。这么圣洁的梅傲寒,她竟将他和罪犯联系了起来,太过分了!她开始思考她为什么没有好男人缘了,也许是因为她根本就分不清谁是好男人,谁是坏男人。

梅傲寒朝门口走去,恒蔷才意识到他也没吃饭,忙从被子里探出头,“吃完饭再去吧!”

他回过头,微微一笑,“你不穿戴好,我怎能吃的下去?满脑子都是你衣下的风光,我怕会做出你白天不喜欢的事来!”

“哼!”恒蔷溜进了被子,盖住了头,“原来我说什么你全都知道!讨厌!”

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后,门关上了。

夜空升起一轮皎洁的明月,有如白玉盘一般挂在深蓝的夜幕中,皎洁清冷的光辉洒满了大地,惊醒了树梢上的鹊儿,发出了几声啾啾的鸣叫,显得这京城郊外的晚上,更是空旷和寂寥。

客栈里,一间客房的床上,梅傲寒如愿以偿的将恒蔷拥在怀中,二人和衣而卧,此时他正轻柔的对她诉说着情话,而她看似在听实则心中不停的纠结中。

“蔷儿,这半年来,我夜夜都盼望能拥着你一同入眠,今日终于实现了。”吻落在了她的眉心。

恒蔷靠在梅傲寒的胸口上,听着他沉稳的心跳,自己心中却是不能平静。

夕阳西下时,梅傲寒为她买回了一套纯白的中衣中裤,中间居然还夹着一个粉色的肚兜,想起他递衣服时的害羞模样,恒蔷就觉得他太可爱太纯情,她真的爱上了他。

可是一想起曾今答应他要将初夜给他的诺言已无法实现,恒蔷的心就好疼。她很想向他坦白,求得他的原谅,可她又担心他真会如他所言的那样杀了鲜于梓祺。如今,她对鲜于梓祺已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她可不希望他死。

“怎么办?到底骗不骗?”她蹙着眉纠结着。

“蔷儿,我……想要亲亲。”梅傲寒挑起了她的下巴。

恒蔷抬眸,正对上他目光灼灼的眼,“只是想亲亲?”

还没有回答他炽热的唇就贴了上来,他吻的很深情,只让她喘不过气来。

“不止要亲亲,我还要更多,只要是别的男人觊觎你的地方,我都要先得到!”他语气变得霸道……

夜已漆黑,客房内却被一根红烛照亮,烛火微微跳动,散射出橘黄温馨的光芒,将这一室渲染的暖意融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