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借宿客栈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62字
  • 2022-05-26 13:16:45

“啊……嚏!”湖面上吹起风来,正在目送大叔背影的恒蔷被风吹的打了个冷颤,接着便喷嚏连天。

梅傲寒拧着眉毛一言不发,脸黑的像锅底,他赶紧从地上拾起恒蔷的衣裙,一边为她穿着一边嘴里还絮絮叨叨,“刚才我们路过的一间客栈离这不远,现在速速去那,你的湿裤子先凑合穿着,到了客栈赶紧给我换下来!“

“不是借住民宿吗?”恒蔷见他脸色不好,很是小声的问了一句。

“从现在起一切听我的!我说去哪就去哪!”梅傲寒沉下脸低吼了一声。

恒蔷吓得的肩抖了一下,嘟起小嘴,装的好可怜,“你好凶啊!“

“不趁着现在有命凶你一次,等被砍头了还怎么凶!你一头窜到湖里就是想把人吓死!你知不知道你是掉进水里才回的魂,今日若在水里又丢了魂可如何是好?让我们这些人都陪葬吗!就算不失魂,你今日之举,传到皇上耳朵里,我肯定是要受罚的,你还这么爱折腾,我早晚会因守护你失责而被砍头的!“

一通话说的身旁的三个隐卫心中后怕无比,恒蔷更是低下了头。

“上来!我背你走!”梅傲寒又吼了一声。

恒蔷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低着头,瘪着嘴,慢慢绕到梅傲寒身后,爬到他背上,搂住了他的脖子。

梅傲寒背着她站起身,气冲冲地向客栈方向走去。

一路上,恒蔷像只乖猫一样趴着他背上,完全不敢造次,而梅傲寒更是没说半句话。远远都望见客栈了,他依然一言不发。恒蔷知道这回他真的生气了,于是顽皮的轻吹他后颈上细小的碎发,想要让他说句话,哪怕是句气话也好!可他即使嫌痒也就是轻微的晃动脖子,就是忍着不理她,让她心中的负罪感渐强。

不过恒蔷到底机灵,没一会儿便心生一计,只见她搂紧梅傲寒的脖子,低头将唇贴上他的后颈,轻柔的吻着,摩挲着,“梅梅,我的好梅梅,不生气了好吗?“

他低着头只是赶路,就是不理她。

恒蔷苦着脸,搂紧他向上耸了耸,娇唇贴上了他的耳垂,馨香的气息在他耳边萦绕,娇滴滴的喊了一声:“夫君!”

瞬间,他的星眸放出了璀璨的光,红晕爬上了两颊,嘴角幸福的扬起,不过,恒蔷在他身后看不见。

见他依然没反应,恒蔷轻咬了他形状好看的耳垂,“夫君,我错了,今夜就罚我一个人睡,无论我怎么敲门,怎么求你,你都别理我!“

一大滴汗从梅傲寒额角渗出,气得他苦笑起来,“终于知道你是我的冤家了!不知你那法子是在惩罚你还是折磨我?你怎么不说让我吸你一整夜的阳气,无论你怎么求饶,我都不理你!“

“呃……夫君真会说笑哈,人家是女孩子,没有阳气哒!哦呵呵…“恒蔷擦把汗,笑得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那就夫妻之事吧!看你对个陌生的老匹夫都那么热情,我的心竟开始惶恐,我决定今夜就要了你,省得你今后四处沾花惹草,迟早将我忘到九霄云外!“梅傲寒忽然拨转了话峰,还那么语出惊人。

“啊?”恒蔷挑起了眉,“难道我的装处计划要提前实施了?”她脑中的小恶魔又飞了出来。“是啊,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今天可是他主动提出,你都不用勾引他了!到时候灯一吹,一口把手指咬破,后面的事就不用我说啦!哇咔咔……”恒蔷将食指放在口中,邪恶的笑着。

梅傲寒听恒蔷啊了一声就没下文了,以为她被吓住了,心中的怒气又消了些,轻叹道,“哎,自私的坏妮子,你也有害怕的时候?那阵你跳下湖的时候,你可知我有多担心多害怕?你若有个三长两短,我的心将归何处?从此后,你要记得,你不再为你一人而活,有一颗火热的心一直为你而跳动着。”

“嘭……!”恒蔷的心中燃放起了一朵迷人的烟花,梅傲寒那个看似粗苯的口总能说出最朴实却最感人的情话,因为那是他毫无掩饰的真心话。烟花散尽,恒蔷将脸贴在他的后颈上,一滴泪从眼角滑下,“梅梅,我已经不配拥有你火热的心了,但是如果你肯原谅我,我将与你生死相依。”她在心中大喊道。

感受到她紧紧的拥着自己,梅傲寒安心的笑了,将她向上托了托,径直向客栈走去。

踏进客栈,已是晌午时分,老板告知他们仅剩下两间普通的客房,于是三个侍卫挤了一间,梅傲寒和恒蔷挤了一间。

上楼时,梅傲寒就给了小儿二两银子,让他赶紧煮四碗浓浓的姜汤再烧一桶洗澡水来。小二得了银两很是殷勤,将他们引进客房,便急忙去张罗了。

一进客房,梅傲寒就叫恒蔷快点晤在被子里,把湿裤子换下来。

“脱了裤子又没换的,我穿什么呀?”恒蔷有些犹豫。

“湿透的裤子怎么穿?快脱,我一会儿去给你买。”梅傲寒将她推进床里,落下了床帐。

一阵窸窸窣窣后,恒蔷将裤子扔了出来。

梅傲寒将裤子拾起来,搭在一旁的椅子上,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脸倏地红了,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到了床边,神情有些局促,“还有那个……”

“哪个?”下身晤在被子里的恒蔷奇怪的问道。

梅傲寒眉头微微一蹙,将唇咬了咬,“肚兜不也湿透了。”说完,脸颊便红了。

“哦!”恒蔷捂嘴一笑,“我自己都忘了。”想着床帐那头的他不知是什么表情,她轻轻的笑了,随即伸手解下已湿透紧贴在胸上的艳红肚兜,咬着唇娇羞的将它扔了出去,整个人都藏进了被窝里。

见那一抹艳红被抛了出来,梅傲寒的脸颊开始发烫,他轻轻的将它拾起,想看又不敢看,别过脸将它也搭在椅子上。

这时,小二敲门,说是姜汤和沐浴的香汤来了。梅傲寒回头看看床帐拉的很严实,便去打开门,小二将一碗姜汤放在桌上,招呼着两个杂役搬进木桶,将热水倒进去后,便退了出去。

梅傲寒把姜汤端到床边,“蔷儿,快把姜汤喝了,散散寒。”

恒蔷钻出被子,将衣领收紧,把自己赤裸的腿盖好后,掀开床帐。不知怎地,梅傲寒一想到她没穿肚兜也没穿亵裤,脸就发烫,双手捧着姜汤竟连头都不敢抬。

看他那样子,恒蔷笑了,“是谁说今天晚上要把我怎么样呢?怎么这会子连头都不敢抬?”

听她如是说,梅傲寒的脸更烫了,鼓起勇气抬起了头,却看见长发披肩的恒蔷正朝他眨着灵动的杏眼,真是好看极了,他的心居然咚咚的跳起来。“别调皮了,趁热快喝吧!”

恒蔷笑眯眯的接过姜汤大口喝着,一旁的梅傲寒痴痴的看着她,原来爱一个人,她做什么你都会觉得可爱。

接过碗,梅傲寒站了起来,“我在外面守着,你好好洗一洗!”

恒蔷幸福的点头,梅傲寒便走了出去。

坐进浴桶,肌肤接触热水的刹那,恒蔷颤了颤。

“呼……”她将柔滑的身子完全浸在热水中,舒服的轻叹了一声。低头看着自己莹白的肌肤已泛起红晕,水下身姿玲珑曼妙,她妩媚的笑了,“今夜就要你们迷惑梅梅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