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打定坏主意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26字
  • 2022-05-18 12:09:45

五月里,已是初夏,郊外的景色与春季的万紫千红有所不同,树木已郁郁葱葱,处处都是翠色欲滴,碧绿的草地上点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儿,好似美丽的织锦地毯,一匹大红马正踩着这七彩地毯欢快而来。

身着鹅黄衣裙的恒蔷与身着一身墨绿缎面衣衫的梅傲寒共乘一匹红马,远远望去也是一道亮丽的风景。二人且走且停,谈笑风生,一边观赏着郊外的美丽景色,一边呼吸着大自然清新的空气,寻找久违的轻松与自由。

“蔷儿,你看前面有一片湖,我们到湖边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一坐,我怕一直骑马把你腿颠麻了。”梅傲寒低头对着恒蔷的耳垂轻语,说完还不忘在她的秀发上落下轻轻一吻。

“好啊,下马后喝点水,让马儿也休息一下。”恒蔷转脸贴上梅傲寒的脸颊,一对璧人心情似乎很好。

策马来到湖边,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柳树下,梅傲寒翻身下马,接着伸手将恒蔷抱下马后,从马鞍旁解下水壶递给了她,看着她撅着小嘴咕嘟咕嘟喝水的样子,梅傲寒心中真是爱极了,不觉呵呵的笑起来。

“笑什么?”恒蔷将嘴松开水壶,用手背抹了抹嘴角,将水壶递给了梅傲寒。

“笑你喝水的样子可爱啊!”梅傲寒接过水壶,张口咕咚咕咚的喝了几大口,松开嘴一边塞好壶盖一边傻笑,“啊……被你喝过的壶嘴真是香甜!连这水都要分外解渴些!”

一大滴汗挂在恒蔷额角,“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什么?”

“呃……本来不想干什么的,被你这么一问,不干点什么都觉得对不起那句献殷勤的话!我要……亲亲!”说完便狼扑向恒蔷。

“啊!狼来啦!help!”恒蔷转身就跑。

梅傲寒将水壶扔在草地上,便去追恒蔷,一会儿功夫就把她扑倒在草地上,两人抱在一起在草丛中打滚。

远处一棵高大的杨树上站着两个隐卫,他们神情枯燥的捂住脸,从指缝里瞧着他二人,其中一人叹道:“哎,百户大人真损呐!这一天不知要我等捂多少次脸?为何他二人不干脆躲屋子里亲热?”

另一个摇着头,“都说女人最爱口是心非,看来不假。殿下明明想躲开百户大人,嘴上却说还要扑。哎,和我娘子一样,嘴上说不要我给她买金钗,敢不买连床都不让上。”

“是吗?那我可要多观察殿下了,看看女人们都喜好什么,也便于讨好我未来的娘子。”二隐卫捂着脸继续边看边点评着。

绿绒毯般的草地上,梅傲寒和恒蔷相拥在一起,他油亮粗黑的长发从脖子两旁滑落下来,发尖直垂到了她的粉腮边,他痴情的望着她精致的小脸:只见她杏眼灵动,卷翘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而轻颤,双颊如蜜桃般粉中透红,微翘的鼻尖很是可爱,水润粉嫩的娇唇微微张开,看的他心中阵阵心醉。

“为何要迷死我!“梅傲寒张口向她娇唇吻去。

见他要吻自己,恒蔷忙拿手捂他的嘴,“不要!有那么多隐卫看着呢!”

梅傲寒自负的笑了,“不妨事,我让他们当看则看,不当看则捂眼。此时就不当看!”说完,吻如雨点般落在了她的眉心,双眼,鼻尖,最后深情的吻上了娇唇……

如今的梅傲寒每日都有机会和恒蔷亲亲抱抱,吻技已练得很是高超,不一会儿恒蔷就喘息着推了推他,“快松开,我快喘不过气了。“

感到她在推自己,梅傲寒不舍得松开了嘴,身体依然贴紧她,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怎么了蔷儿,我都还没过瘾。“

唇被释放了,恒蔷大口的喘起气来,使劲将他朝一边推,无奈推不动,“你过完瘾,我就没气了。“

闻言,梅傲寒撑起了身体,声音暗哑还带着性感的鼻息,“何时才不折磨我?“

看着他那隐忍的样子,恒蔷忽然有些心疼,她脸颊微红,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鼻尖,“你想什么时候?“

看着她那妩媚的样子,梅傲寒心都醉了,如受蛊惑般低下头轻咬她的耳垂,“当然是越快越好了。”

恒蔷醉人一笑,将娇唇对着他的耳朵,“今晚怎么样?”

梅傲寒一愣后骤然睁大了星眸,心中的小鹿咚咚的跳了起来。他用手撑起身,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恒蔷,“这……嘿嘿,但是……”他喉头滚动了一下,仿佛咽了口唾沫,一翻身起来,躺在了她身旁的草地上,伸手拉过她,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手臂上。

“但是什么?”恒蔷转脸贴上了他温热的脸。

梅傲寒睁着星眸,仰视着蔚蓝的天空,空中几朵柔软的白云正在轻轻漂浮,他扬起了嘴角,脸颊有些泛红,“莫嫌我孟浪,其实我早就想与你做那夫妻之事,夜夜与你相拥入眠,但是我……深爱着你,便不能唐突了你,我会一直等到你娶我的那天。”

“垮嚓!”恒蔷表情凝固,脑中响起一道霹雳,她急忙将脸别向一边,害怕被他看见她心虚的神情。

“所以,即使今夜我们不回宫,我也不会越雷池半步的,能与你相拥在一起,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呵呵……怎么还不天黑?”梅傲寒翻身侧躺靠近她,傻傻地笑起来。

背对着他的恒蔷焦虑的皱着眉,额角渗出一大滴汗,完全不敢回头,“梅梅真是纯情和圣洁啊!显得我太不检点了!要是他知道了我和鲜于梓祺的事,他会不会气死?”眼前又浮现梅傲寒一剑刺穿鲜于梓祺胸膛的景象……

“啊,太可怕了。”恒蔷捂着嘴,“不行,坚决不能让他知道,我得想个办法。”

恒蔷脑中洁白的小天使和红色的小恶魔又飞了出来。

小天使将双手交叉紧握做祈祷状,“真诚的坦白,在这个女尊的国度,这种事他不会介意的。”恒蔷点点头,觉得她说的有理。

小恶魔龇着牙,“坦白个毛!你就装处女吧!他那么笨看不出来的!”

恒蔷挑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阴暗。

“哦,圣母啊!欺骗别人,灵魂会受到煎熬的!”小天使睁大纯情的眼摇着头,恒蔷也摇起了头。

“切,你信吗?这年头老实人才会受煎熬呢!看他拿剑把鲜于梓祺戳个窟窿,然后下大狱,你就不煎熬了?他不就想要个第一次么,不如你糊弄他一下,大家都开心!梅傲寒加上鲜于梓祺,两个花美男都爱你不香吗?”小魔鬼坐在一朵小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吐个烟圈出来。恒蔷则咬牙点了点头。

“蔷儿,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快起来去找个好人家借宿吧?”梅傲寒的声音从脑后传来。

打定坏主意的恒蔷,幽幽转过身,脸上神情甚是妩媚,“你急什么?”

看着她那样子,梅傲寒只觉得心痒痒,咽了口唾沫,伸手轻抚她光滑粉嫩的脸颊,“今天夜里可不许这样看着我。”说完,拉着恒蔷一骨碌起身,朝马儿走去。

正在这时,恒蔷的目光不经意间扫向了湖面,这一扫竟让她赶紧揉了揉眼睛,定睛看清湖面上飘浮的物体后,急忙朝湖边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