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别院传绯闻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4461字
  • 2022-01-20 15:37:17

回到眠柔阁,问问时间,快到未时。心中换算时间,原来快到下午三点了,恒蔷觉得有点困,便歪在贵妃榻上小睡。

一觉醒来,夕阳的余晖已洒入屋中,恒蔷打个呵欠,坐了起来。

“殿下,可睡醒了?”春兰在床边轻轻为恒蔷扇着风。

看着春兰为自己扇风,恒蔷有点不好意思,温柔的对春兰说:“以后不用给我扇风了,多累啊。”

“这是奴婢该做的。殿下睡醒了,收拾下就请到前院去,皇上来了。”春兰说道。

“什么?母皇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醒我?”恒蔷紧张道。

“皇上是来与殿下用晚膳的,听说殿下未睡醒,便吩咐不要打扰,睡醒了见架便是。”春兰答道。

闻言,恒蔷心里暖暖的,没想到女皇这样疼爱自己。忙起床梳洗,收拾停当后赶紧朝前院走去。

走到门口,便有侍女通报:“陛下,大皇女到!”

“快让我儿进来。”女皇那威严而又慈祥的声音传出。

侍女得令后开门有请,恒蔷与春兰、秋棠进入大厅。女皇坐在正上方,身后有两个侍女手执孔雀翎羽扇轻扇着,恒蔷的五位未婚夫在下方分两列恭敬的跪坐着。见恒蔷到来,女皇一脸喜悦,招呼她近前来。

恒蔷便快步走到女皇身边,挽住女皇的手,笑嘻嘻的说:“母皇好!”

顿时,在场的人包括女皇都愣了一下,急的春兰忙小声提醒:“殿下,要行礼参见皇上。”

恒蔷顿觉有些尴尬,自己那挽住女皇的手是丢也不是挽也不是。女皇见此忙拍着她的手笑道:“好,好,朕很好!赐坐!”

有侍女搬来绣墩,女皇拉着恒蔷坐在身边,眼含慈爱的打量着自己的女儿。须臾,稍显严肃的说道:“蔷儿,你刚回魂,养好身子是首要的,但礼仪和学识还是要学的,改明儿个朕派几位好师傅来悉心教导。”

恒蔷想说谢谢,但又怕说错话,只好谨慎的点头。

“皇上,申时将过,也该传膳了,午膳您就用的少。”女皇身旁的一个贴身侍女说道。

“哦,刚和几个孩子说话,都忘了!朕的蔷儿也该饿了吧?呵呵,那就传膳!”女皇亲切的说着。

片刻,外面进来一队队男仆,他们人手拖着银盘鱼贯而入,一会儿功夫,厅中几人的桌前就摆好了菜肴。女皇拿起酒杯,朝向恒蔷和五位准女婿,说:“来,蔷儿与我未来的贤婿们,满饮此杯!”说完,饮下手中美酒。五人赶紧站起来,高呼“谢皇上”,便饮下手中美酒。大家这才开动起筷来。

席间,女皇不停为恒蔷布菜,一心想减肥的恒蔷不敢多吃,引起了女皇的注意。

“蔷儿,这是怎么了?怎么不多吃点?不合胃口吗?”女皇关切的问道。

“还敢多吃?我肥的像头猪一样,以后都不敢多吃了。”恒蔷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

好嘛!下面的人在一阵石化后又表情各异!易兰卿担心的直摇头,小梅和小钱一个肚子在抽搐,一个嘴角在抽搐,鲜于梓祺震惊于一个女人会这样说自己,寒松渊则是一脸十分赞同的表情。春兰急得直跺脚,从牙缝憋出点声音:“殿下,在皇上面前不能说如此不雅的话。”

看着大家的表情,恒蔷也后悔没管好自己的嘴,说自己是猪,那女皇是什么?赶紧低头承认错误!“母皇,蔷儿不懂礼数,望母皇原谅。”

“啊哈哈哈……不打紧!你能开口说话母皇已经很高兴了,以后用心学就是了。再说,丰腴点也没什么不好,你父王最喜欢你丰腴的样子!”女皇安慰道。

“是,不过女儿真不喜欢这么丰腴,我要像母皇这样美。”恒蔷看似天真的说道。

女人是听觉动物,无论男女,谁赞美她她都爱听,女皇也不例外,眼中流露出一丝开心。微笑着说:“傻孩子,你和你两个皇妹又年轻又可爱,都比母皇美!要是你真想瘦些,明年和卿儿他们大婚后,生下孩儿便日日去双龙池沐浴,不出三月就会瘦的。”

“晕,这代价也太大了吧!为了减肥还要生个娃!明明是少吃几碗饭的事,却搞这么大动静,不干!”恒蔷心想。

下面的人一个个又表情各异了,易兰卿的小脸飞出两朵红云,小梅和小钱互相挤眉弄眼,鲜于梓祺若有所思,寒松渊一脸吃了苍蝇的样子。

恒蔷正想说不用这么麻烦呢,门外有人禀奏:“陛下,大梁王有书信至。”

闻言,女皇一脸激动又略带娇羞,大有女儿国陛下思念“御弟哥哥”的赶脚。

“呈上来。”女皇命令道。

门缓缓打开,一个女官双手捧着一份书信低头走进女皇,将书信呈上后退出。女皇仔细展开书信,满脸幸福的阅读起来……

读完后,轻轻折好放入袖中。一脸微笑的对恒蔷说:“蔷儿,你父王五日后便可回京,他在信中十分挂念于你,这次也是为了你而提前回京,你这几日好好将养身子,也学学简单的礼仪,让你父王见到你时高兴高兴。这些年,为了你,他也伤透了脑筋,每见到你就摇头叹气,心里甚是苦闷。如今,你好了,对他可是一种莫大的安慰!对了,听说你要布置书房,这是件好事,以后若你能知书达理,学有所成,我们的大梁王肯定会更加欣慰了!”

恒蔷还是低调的点头,在自己没有学习皇家礼仪和大梁文化前,还是少说话为妙,省的闹笑话还招人耻笑。

晚膳在看似轻松实则拘谨的气氛中结束了,女皇临走时,再三嘱咐易兰卿和春兰要好好照顾恒蔷,两人严肃认真的保证后,女皇才满意的走了。

与未婚夫们告别后,恒蔷准备在园子里散散步消消食,四婢女紧随其后。

夏日的傍晚,天色还未黑尽,恒蔷一众来到了湖边。阵阵轻风吹拂着湖面,静谧的湖面泛起圈圈涟漪,几朵灵动的白荷在深绿的荷叶间散发着幽香,岸边的杨柳轻轻拂动着枝条,墨兰的天空中隐约可见几点朦胧的星光,这个傍晚,真是静谧而妩媚!

恒蔷漫步湖边,心想着过五日就要见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父亲,心中不禁怅然,不知在另一个时空的父母过的可好,“哎……如今还有谁无微不至的疼我?”恒蔷小声的自言自语。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循声望去,不远处走来三个人,最前面的那个人还打着灯笼,中间那人拄着拐杖,旁边还有人扶着他。待他们走进,才看清原来是易兰卿和两个小厮。

恒蔷眯眼揣测来人意图,不想易兰卿先开口了。“殿下,天色已晚,湖边风大,莫要染了风寒。”

“这是什么意思?这大夏天的,湖边多凉快,怎会染风寒?让我回去就直说嘛!”恒蔷心想。

本想就此回去,但转念一想,自己干嘛要听他的?好不容易当回殿下,还不威风一把?

“这里风不大啊!大夏天的反倒很凉快!不如你也来吹吹?”恒蔷看着他的小身板想为难他。

看了看恒蔷的眼神,易兰卿嘴角轻扬,“好啊,真是在下的荣幸。”说着面朝湖面,与恒蔷并排而立。

恒蔷转头看了看他,见他也是一副享受习习凉风的样子,便也直视湖面,不再搭理他。

一阵晚风轻轻吹过,“咳……咳……”易兰卿右手捏拳在嘴边,轻咳着,恒蔷装作没听见。

又一阵晚风吹过,“咳……咳……咳……”易兰卿继续轻咳,恒蔷开始皱眉看着他。

晚风一阵一阵的吹来,“咳……咳……咳……咳……”易兰卿不停的咳,恒蔷觉得自己的嗓子好像也有点痒了。

“那个,易公子,你身体不舒服,你先回吧,我一会儿就回去。”恒蔷被他咳的心烦。

易兰卿凤目含情,转过头,微微一笑,“殿下刚回魂,阳气不足尚能晚上在此游玩,不怕皇上责怪,我堂堂一男子,只是有点咳嗽,还怕什么。”

“咳……咳……咳……咳……咳……”易兰卿仿佛要把肝儿咳出来了。

此时,恒蔷烦躁的咬牙切齿。“算你小子恨!不但使苦肉计还恐吓我!你在这严重咳嗽搏我同情?还拿我老妈出来镇我!行!行!行!i服了you!老娘我这就回去把我的魂守好!省的你把肝儿咳出来了赖我!”

“易公子,我打算回去了,你回吗?”恒蔷从牙缝里憋出句话来。

“殿下,在下回与不回全听您的。要是不让我回,我让小厮打着灯笼送您,我拄着拐杖能回去!”易兰卿一脸你相信我的表情说着。

“瞧瞧,瞧瞧!谁说的过他呀!我能让他拄着拐杖摸黑回嘛!万一摔一跤摔残了,那还不得养他一辈子!才不中他奸计呢!”恒蔷斜着眼,打量着他。“回!当然要一起回!要本殿下扶你吗?”恒蔷恨道。

“扶我?”易兰卿重复道,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兰卿有这个福分吗?陪伴殿下十年了,以前都是兰卿扶殿下,生怕您摔倒了,大家心疼。不想殿下刚才说愿意扶在下,在下真是感动不已。”易兰卿一脸的欣慰和感动。

在场的小厮和婢女也是一脸的感动,都眼睁睁的看着恒蔷,期待着她的行动。

“好,好,好!算你小子牛批!我跟你客气了一句,你还当真啦!说的还这么催人泪下!我今天要不扶你,大家一定认为我是白眼狼!好吧!扶你是吧?老娘我今天豁出去啦!我抱你回去!扶算个毛!”恒蔷心中恨道。

继而一脸虚假的微笑,甚是感动的对易兰卿说:“瞧公子说的,不就是扶你一下嘛,用得着这么感动吗?你我早晚也是夫妻,也不用计较那些男女之别了,你这小身板,又不停的咳嗽,今儿我抱你回去。”说完歪着嘴巴,在心中痞笑,“md!who怕who!这年头不要命的都怕不要脸的!我看你还嚣张吧!”

说时迟那时快,恒蔷双手就去搂易兰卿的小腰。易兰卿怎么也想不到恒蔷会如此,赶紧本能的后退,口中急喊:“殿下使不得!”

谁知恒蔷用力过猛,易兰卿又后退,顿时没刹住车将易兰卿扑到在地,肥胖的身子完全覆盖在他瘦小的身板上,两人同时惊呼:“啊……!”

时间静止片刻后,易兰卿双手向后扶地想往起来撑,恒蔷也双手撑地,准备蜷缩双腿往起来爬,不想两人动作又叠加了,害得恒蔷扶地的手一软,又扑了下去,整张脸都磕在了易兰卿的脸上,双腿还跨在了人家的大腿上。

“唔……”易兰卿闷哼一声,原来嘴被恒蔷的嘴堵住了。

当时,两人四只眼相对的距离只有零点零一公分,如果恒蔷再起不来的话,易兰卿一定会说:“把嘴松开!我,要挂了!”如果非要给这句话加上个期限,那就是现在!

两人对视了片刻,恒蔷意识到此种行为艺术实在不雅,额头渗出一大滴冷汗,赶紧松嘴警告下面的人:“别再乱动了,要不我起不来了!”

下面的人老实的跟猫一样,恒蔷的腿在他的大腿上缩了缩,双手使劲,爬了起来。而地上的那个,在她起来的瞬间,长舒一口气,紧接着满脸通红,嘴角流血,开始喘粗气,好像真要挂了。

周围的两小厮,四婢女皆张嘴石化,呆如木鸡。

“还不把你们公子扶起来!”恒蔷见状呵斥道。

“哦,是,是!”两小厮回过神来,赶紧去扶主子。

刚被扶起来的易兰卿,一阵猛咳,便蹲在地上吐出口血来,吓得秋棠大叫了一声,两小厮脸发白。

见状,恒蔷也吃了一惊,赶紧蹲下,关切的看着他,生怕自己闯了祸。小厮忙掏帕子颤巍巍的给主子擦嘴,恒蔷抢过帕子一看,见真有血迹,心中大惊,紧张的看向易兰卿,问道:“你,你没事吧?怎么吐血了?”

见到恒蔷关心的样子,易兰卿嘴角抿了抿,眼中闪过一丝促狭,慢慢低头凑到恒蔷耳边轻柔而性感的说:“殿下,我没吐血,是您把我嘴咬破了,好疼啊。”

“啊?”恒蔷耳根开始发红,保持蹲下的姿势一分钟后,噌地站了起来,拿袖子抹了把嘴,心中暗恨:“md!居然叫个古代人把我个现代人耍了!”愤愤地望向春兰:“春兰,咱们走!哼!”也不顾身后的易兰卿直喊着让她把灯笼拿上,匆匆就走了。

恒蔷一路气冲冲的,回到房中还是气得无语,在屋里走来走去,最后匆匆洗漱了倒头就睡,让郁闷都见鬼去吧!且是一夜恶梦不提。

那日过后,恒蔷整天把自己窝在寝殿里,每日按着自己的减肥计划安排着自己的生活。用膳都在自己闺阁中用,每日还要在书房里跟春兰学学写字,学学基本的礼仪,反正就是不见那几个美男未婚夫,尤其躲着易兰卿。

为什么?因为红薇别院传绯闻了:皇女夜会易公子把人家的嘴都亲肿了;易公子与皇女在地上亲亲我我,禁不住激情吐血了;其他公子嫉妒易公子,都和他划清界限……

哎,在这个没有大荧幕的时代,能让别人看场皇家真人秀,轰动效应那是杠杠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