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寒梅怒斥梁王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781字
  • 2022-05-11 12:13:57

凤仪宫的书房中,恒蔷正用功读书。

“蔷儿,我以为你洗漱完便睡了,谁知又跑来看书!快把这参汤喝了!最近你又瘦了不少,夜里还是早点休息吧!这书不许看了。”梅傲寒端着一盏参汤站在书桌旁,眼含关切的看着手持书卷的可人儿。

闻言,恒蔷抬起头,朝梅傲寒妩媚的眨了眨杏眼,撅起了小嘴,“我瘦了不好看吗?”

一看见她那个娇憨的样子,梅傲寒的心便无可救药的沦陷了,“好看,怎么样都好看。”

“真的?那就再让我看半个时辰的书吧!我想再瘦点!”说完张开小口,看向参汤。

梅傲寒摇头轻叹口气,将一小勺参汤喂到恒蔷嘴中,“再看一刻钟!”

“哇……梅梅熬得参汤好喝又提神!能让我看两刻钟的书都不眨眼睛!快,我要把它全喝光!”说完伸出玉手去捧那盏参汤。

一大滴汗从梅傲寒额角渗出,“这不是我熬的,休想来绕我!现在就去给我睡觉!”

说完,将参汤放在桌上,上前弯腰将恒蔷打横抱起,转身朝书房门口走去。

“好梅梅,放我下来,我听你话再看一刻钟。”恒蔷在梅傲寒怀中两脚乱踢。

梅傲寒顿了顿,瞳仁一转,“好啊,坐我怀里看,半个时辰也行啊!”

“呃……”恒蔷垂下了头。

在他怀里能看个毛啊!上次坐他怀里不到几分钟他便不安分起来,一会儿亲脸一会儿亲嘴的,手也不安分,倒是打他的手呢还是看书呀!还有上上次,在他怀里没坐到一刻钟,他居然有了生理反应,搞得两人都面红耳赤,哪还心思看书啊!还有上上上次……

“好不好?抱着看?”梅傲寒朝恒蔷眨眨眼。

“你什么时候也变这么坏了?给我死远一点!我选择去睡觉!”恒蔷蹙起柳眉。

梅傲寒挑眉一笑,“跟你这个鬼精灵在一起,不坏一点怎么治的了你?”说完抱起她大步流星的朝她的寝殿走去,途中还威胁道:“敢又跑出来看书,今夜就在我怀里睡。”

恒蔷只好晕死在他怀中。

话说恒蔷为什么这么勤奋呢?原来自从大梁王告病不理朝政以来,女皇要求恒蔷每日按时上朝,退朝后来御书房看她批折子,学着处理国家政事,时不时也问问她的意见。对此,恒蔷是欣然接受的,她隐隐的感到女皇这样的做法是有用意的,而她也明白是什么用意。

她的心里渐渐不再排斥继承皇位了,她想:只要有机会,当统治者并没有什么不好,比当个靠男人养活看男人眼色行事的家庭主妇强无数倍!只要自己心系天下,运用好智囊团,就会一切ok!她便励志要做一个好皇女,将来要做一个好皇帝。所以,无论是凤仪宫中还是朝堂之上,抑或是御书房中,每日都可见她勤勉的身影。

坤和宫致远殿里,大梁王蹙起见剑眉一脸肃杀的看着的康总顾,“什么?你说竟是她做的?”

康裕颔首肯定的答道:“是的,王爷。经老奴这半月来的多方查证,钱才人承宠前半月里的时间,与大皇女殿下私下见了三次面,之后便被安排到波月湖的湖心亭中弹琴唱曲,还去过凤仪宫唱什么剧,而皇上都在场。”

李枭将拳头攥了攥,脸色阴郁下来,暗暗咬牙,“大梁,大梁,这个女主的地方竟让我的女人和女儿都和我不是一条心!”

康裕低着头,眼睛向上偷偷瞅了一眼正在咬牙切齿的李枭,“王爷,也许殿下是在帮王爷笼络人心呢?”

“住口!本王早说了不喜这一套!”拳头向椅子的扶手砸去。

康裕肩膀一抖,低下了头不再啃声。

这时,殿门开了,一道水蓝色的清新身影翩然走进,“父王,儿臣来给您请安了!”恒蔷笑盈盈的走进沐德殿,却未感受到殿内肃杀的气氛。

康裕瞟了一眼李枭的神色,预感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眼含同情的看着恒蔷,手心捏出了汗。

李枭蹙着眉,眼瞅着身着一身水蓝衣裙的女儿渐渐走近自己,宛如一朵清新俏丽的水仙花般在自己脚下绽放,心中却没半点怜惜和疼爱。他的胸口开始隐隐起伏,眸光阴沉。

恒蔷盈盈跪在他父王脚下,“儿臣见过父王,父王吉祥。”说完欲思维定势的起身,却隐约感到什么地方不对劲,因为这殿内太寂静了,他的父王也没让她起来。恒蔷瞳仁轻转,谨慎抬头看了父王一眼,只见他一脸怒气,眸光阴冷,不觉暗吃了一惊,内心斟酌着小声问了句,“父王,今日怎么了?身体哪里不适吗?”

“有你这样的女儿我身体舒适的很呢!”李枭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恒蔷觉得话有蹊跷,心中紧张起来,脑中快速的思索着这几天有没有做什么让父王看不惯的事,左思右想没觉得什么做的不对,就算和梅傲寒亲密些,那也多是在屋中,很多时候连春兰都避讳着,实在不知做错了什么,不觉紧张的额头渗出汗来,跪在那不敢说话。

“紧张什么?这可不像你呀!为你母皇引荐男人时的巧妙心思和胆量都到哪儿去了?”李枭看似神情散漫的把玩着大拇指上的翡翠扳指,语气却是那样冷厉。

恒蔷骤然睁大了杏眼,心脏跳动的速度开始加快,暗道:“竟是为这件事?可是,他们不是说这样做对父王有好处吗?我的内心用了很长时间才接受了这种所谓的好处,可为什么父王看起来并不高兴?”她抬眼又看了一眼李枭,还是不敢说话。

李枭忽然站了起来,他目光阴冷的俯视着恒蔷,“人模人样的才一年时间,你就以为你真是个人了!用那种下作的手段讨好你母皇,将来你就能坐上那个位置了?真是痴心妄想!”说着抬起脚向恒蔷的肩膀上踹去。

“啊~~~!”恒蔷惊叫一声,朝后仰倒。

不想李枭又走上前去,一把揪住了她的头发,怒喝道:“孽障!是谁教你耍这些手段的!”

被踢倒时,恒蔷已经惊恐无比,现在又被扯起了头发,头皮被扯得生疼,她害怕的颤抖起来,“父王息怒啊!没有人教儿臣,儿臣只是想为父王分忧,为父王笼络些可用之人!”

“啪!”李枭狠狠扇了恒蔷一个耳光,“孽障!如此说为父倒要感谢你了?”一把松开她的头发,将她丢在地上。

恒蔷扑到在地,浑身颤抖着,她从未料到这个时空的亲生父亲会如此恶劣的对待她,他俊酷伟岸,让人敬畏,却对他的孩子这样无情,她实在接受不了,用手撑起身子,两行泪唰的流了下来,她伤心的看着李枭,“父王,儿臣不知什么地方惹您动怒,让您这样对待儿臣?儿臣难道不是您亲生的女儿吗?”

一句话让李枭的心弦跳了跳,他用余光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恒蔷,本想就此饶恕她,可忽然想起钱池昨晚还在侍寝,一股无名火噌的窜到头顶,奋然转身走到恒蔷身边,一脚踩到她的背心窝上。

“嗯!”恒蔷闷哼一声,再次扑在了地上。

“既是我的女儿,就不要为了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而无耻的迎逢你的母皇!让本王瞧不起你!”李枭冷冽的俯视着被他踩在脚下的女儿。

“嘭!”门被打开了,一道暗红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当她看见恒蔷被大梁王踩在脚下,披头散发的凄惨样子,惊得睁大了眼睛,心中犹如刀绞。

“住手!”梅傲寒冲了进来。

李枭冷冷的看着那冲上来暗红身影,本想收回脚,不想却被来人大力的推了一把,朝后趔趄一下险些摔倒。

梅傲寒蹲下身,一把将恒蔷搂在怀中,关切的将她全身打量了一遍,当发现她脸上鲜红的五指印时,他气冲冲的将她抱起,怒睁着星眸看着李枭,“她何错之有竟让你掌掴和踩踏?”

“放肆!你在和谁说话!”李枭怒吼起来。

梅傲寒一脸冷峻,眼神凌厉,好似那傲雪的寒梅浑身散发出冷傲之气,“就算你贵为大梁王,你也打不得我大梁的皇女!如有下次,我也要你尝尝她今日所受之辱!”毅然转身,抱着恒蔷大步走出了沐德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