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表白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180字
  • 2022-05-08 23:32:37

听说那黑衣男子竟是钱家的钱池,而且恒蔷特别强调是她未婚夫钱竹默的舅舅,女皇表面上垂下眼眸好似在回想钱常侍是何人许,其实心中暗暗烦躁起来。

“看来蔷儿对钱竹默被审一事毫不知情,这钱家倒还识大体。只是这钱竹默怕是再难真心对待蔷儿了!”她伸手按着太阳穴,眉头蹙起,“枭郎,就算蔷儿有化戾气为祥和的本领,身为亲生父亲的你又怎忍心频频添堵呢?这次,我真不能原谅你。”

“母皇,还未想起吗?钱常侍不就是长得像枭父王的那个?”三皇女恒雪为女皇按起了太阳穴,大眼灵动的眨了眨。

女皇抬起头,握住恒雪的小手,微微一笑,“竟是雪儿记性好,这样一说母皇便想起来了!他是有几分你枭父王舞文弄墨时的俊雅,但他清秀些,不像你枭父王那般有男子气概。”

恒雪甜甜一笑,大眼又眨了眨,“母皇莫怪雪儿夸耀,我见过的男子里若论俊雅秀美,当属我父王。”又转头看向恒蔷,“还有大皇姐的未婚夫鲜于哥哥,他们二人是京城里最美的男子!”说完故意做出一副羡慕的样子,“母皇就是偏爱皇姐,什么好的都给皇姐。”

女皇和恒蔷相视一眼,都笑了。

“人家鲜于皇子当年可是自己揭的榜,不是母皇选的。”女皇慈祥的笑着。

“不是母皇偏爱皇姐我,而是皇姐我蒲柳之姿让母皇担心,怕我找不到好夫君,才张榜招胥的。而雪儿有倾城之貌,又琴棋书画皆通,等过两年长成,慕名而来求婚的男子定是数以万计,你想要什么样的美男子没有?哪还用母皇费心?母皇只需坐收彩礼,皇姐我去修理城门。”

“修理城门?此话怎讲?”女皇和恒雪都奇怪的看向恒蔷。

“那么多求亲的,还不将我们的城门挤坏呀?到时母皇忙着收彩礼,你忙着挑夫君,城门还不得我去修啊?”恒蔷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

“哼!皇姐你真坏!”恒雪娇羞的嘟起小嘴。

“哈哈哈……”大红灯笼下,恒梁王朝的龙儿凤女们围着他们的母皇开心笑着,演绎了一幕天子家难得的温馨与和睦场面。

女皇离开凤仪宫时,天色已黑透。她坐在轿中,闭目养神,耳中却一直萦绕着钱池的动人歌声,前几日在波月湖上所见的情景也浮现眼前。她轻轻扬起嘴角,“莫说他那一身的黑衣的样子还真像枭郎呢!”遂睁开眼,掀开一旁的小窗,“陈多禄,去坤和宫。”

“是!”陈总管干脆的答道,虽有些纳闷,但女皇陛下的话可是不能怠慢的。

坤和宫中,李枭还在书房中读书。橘黄的烛光下,他随意的披着一件深蓝色的外袍,手持书卷,神情专注,霸气之中透着儒雅,俊美的轮廓在烛光的照耀下好似镀了一层金,任谁看了都会赞叹他好人物。

“吱呀……”书房的门被打开了,传来一阵极为急促的脚步声,李枭并没有抬头,“什么事,连你都慌了?”

康总管脚步顿了顿,又继续上前,“呵,恭喜王爷,皇上来坤和宫了。”

李枭抬起了头,眼神暗了暗,“有什么好恭喜的?连你都受不了我宫里的冷清了?”

康总管轻吸口气,低下头,“王爷恕罪!老奴见王爷这月余天气心情欠佳,知道王爷是在思念皇上,如今皇上主动来看王爷了,老奴替王爷高兴。还请王爷不要再和自己的心过不去,出去迎接皇上吧!”

李枭将书放下,瞟了康总管一眼,“今日你的话太多了。”

康总管闻言躬下身,“恕老奴多嘴。”

李枭起身将披在肩上的外袍穿上,打个呵欠,“我要去休息了。你出去回皇上,说我才吃了药,已睡下了,请皇上改日再来吧!”说完朝书房外走去。

“这……”康总管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去回话。

前殿内,女皇正在饮茶,见康总管一人出来,眼神有些失落,再听了他的传话,脸色不悦起来。“看来你还是没觉得你做错了!好吧!朕这次也绝不妥协,省得你以后再做出伤及帝女星的事。”女皇骤然起身,“康裕,既如此就告诉你主子,朕就不打扰他休息了,让他好好调养,前朝的事不用他操心。”

“是!”康总管深深的躬下了身子。

送走了女皇,康裕前去传话。李枭见他一人而来,背靠在床上,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听了康裕的传话,他将脸一撇,“哼,这一月不理朝政,不道我睡得有多香,自然不想再操心了。”说完抬手挥了挥,“出去吧,本王困了。”

“是!“康总管轻叹一声,摇头出去了。

女皇坐在轿子里,眉头紧锁,心情低落,“不管有多想你,这次我决不妥协!”她将身子向后靠,继续假寐。不想脑中却浮现出李枭的面容与身影,片刻便心烦意乱。只让她忽得睁开眼睛,咬牙道:“哼!想他做什么!无情无义之人!”又闭眼凝神,但却依然心烦意乱,于是强迫自己想点别的。

“他不就是长得像枭父王的那个。”她不经意间想起恒雪的话来。

“对呀,见不到他,见见他的影子总行吧!”她扬起嘴角,对轿外喊道,“陈多禄,传钱常侍来丽德殿。”

“是!”陈总管眨眨眼,偷偷地笑了,暗道:“就是嘛,皇上就应该这样,满后宫的男子放那不用做什么?”

丽德殿里,女皇已脱下龙袍换上轻便的衣裙,此时正歪在贵妃榻上,两个男仆跪在塌下为她捶腿。

“禀皇上,钱常侍来了。”陈总管在门外禀道。

“传他进来。”女皇慵懒的抬了抬眼。

门打开了,一身黑衫的钱池翩翩走了进来,带进了一阵淡淡的花草香味。

“常侍钱池参见皇上,皇上金安!”钱池清亮磁糯的声音响起,犹如清泉流过。

女皇显然被他动听的声音所打动,倏地睁开了媚眼,就连那两个男仆都微张着嘴看向了他,好似从未听过这么好听的声音。

女皇打量着钱池,见他长发黑亮垂顺,面容清新俊雅,一身黑衫上绣着暗红色的合欢花,宽大的袍袖和飘逸的衣摆正扑散在地面上,周身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宛如一朵黑色的睡莲在幽幽绽放。看得她的心中不免一震,“与枭郎有五分像,却又别具一番清雅之感。”

“起来吧!”女皇嘴角向上扬了扬。

“谢皇上!”钱池动作优雅的站了起来。

他起身后看见女皇塌下跪着两个男仆正在为她捶腿,于是微笑着走近贵妃榻,“皇上,就让臣夫来为您捶腿如何?让这二人出去吧!”

听他用那磁糯动听的声音说自己是臣夫,女皇的心竟有些悸动,她微微点头,那两个男仆便躬身退了出去。

钱池轻轻跪在贵妃榻下,伸出修长的双手,轻捏成拳,在女皇的小腿上捶打起来。

“臣夫今日能近身伺候皇上,真是万幸!”说着,双手开始揉捏女皇的小腿腹。

感受到他指间的力道,女皇轻哼一声,“嗯,让你这抚琴的手来捏腿,有点委屈了它。”

钱池微微一笑,手指向膝盖上抚去,“能触摸皇上的金躯是臣夫几世修来的福气,哪怕是为您提鞋,都让臣夫这双手变高贵了。”

“呵呵,这张嘴怎么连说话都这样好听?”女皇的目光看向了钱池的嘴。

他悠悠抬眼,抿了抿水润的粉唇,与女皇对视起来,手却在缓缓的向膝盖上方捏去。

女皇与他狭长的眼眸对视片刻,心中不免有了一丝悸动,抬眼将他的面容细细看了一遍,见他俊眸狭长,鼻梁直挺,唇红齿白,象牙色的肌肤很是细腻,尤其是眼眸和鼻梁像极了年轻时的李枭,心中竟有些隐隐的喜欢起来。

这时,钱池俊眸一眨,嘴角含情带笑,“皇上,臣夫想为您清唱首曲子,聊表臣夫对皇上的爱慕之情。”

没想到钱池看似清雅,说起情话来毫不含糊,毫不掩饰的说出了对女皇有爱慕之情,听得女皇脸颊都有些发烫,可心中却是很受用,便微微一笑,“唱来。”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仿徨。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钱池将音量控制到正好二人能听得清楚,歌声清亮又略带磁性,狭长的俊眸盯着女皇的媚眼,里面充满了火热的痴情。一曲唱完,女皇的脸颊都飞起了红云,她甚至有些娇羞,“这词朕听过,曲却是全新的,你从何得知此词的?”

钱池显然有一时的错愕,“呃……是臣夫求大皇女殿下所赐的,曲儿是臣夫自己普的。”

女皇点点头,“哦,那就没错了,大梁王曾为朕唱过,兴许蔷儿从他那得的。但你今日唱的更为特别!朕,喜欢。”

“皇上喜欢?”钱池本来有些失望女皇已听过此诗歌,没想到却有了意想不到的的效果,他有些兴奋地看着女皇。

女皇轻抿嘴角,微微点了一下头,好似有些娇羞。

钱池忽得站了起来,眼神灼灼,呼吸有些加快,仿佛在酝酿什么情感。

突然,就是那么突然,他将女皇一把揽入怀中,“臣夫,爱慕皇上。”说完低头对准她的红唇,深深的吻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