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多情泪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508字
  • 2022-05-04 19:31:50

出了坤和宫,梅傲寒与恒蔷并排走着,他眼中满是喜爱之色,“蔷儿,你真是长大了,你刚刚训斥康总管的样子,真有皇女风范呀!”

恒蔷朝他淡淡一笑,“哪有什么风范?如不是怜惜钱先生之才,我定不会如此。”说完她眼神暗了暗,自然而然的回忆起两人初次见面时听曲、赏曲、唱曲的情景,回想起钱池说自己是他的知音人,以及钱池专注于他的音乐时那迷人的样子。她眨了眨杏眼,小嘴扬起了一个甜蜜的弧度。

一旁的梅傲寒见此,星眸含情,用手肘轻碰她的胳膊,“蔷儿,在想什么这样开心?”

闻言恒蔷转头,却见一张英气逼人的脸孔印入眼帘,梅傲寒浓墨重彩的英俊面容和钱池那小写意画般的清新面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的脑中“铛”的响了一声,思绪迅速被召回。

“晕死!我怎么又想他了?”她蹙眉摇头,轻拍自己的脸,“我到底怎么了?本以为心都死了,不想穿越到大梁却被一群未婚夫迷的连脚踩几只船的念头都有了,如今还觊觎母皇的新宠吗?no!no!no!绝对不能!梅傲寒够帅了!鲜于够美了!”

一双星眸杵在了正在做思想斗争的恒蔷眼前,那瞳仁乌黑闪亮,“蔷儿,你牙疼吗?为什么老拍脸?”梅傲寒两手扳起恒蔷的下巴,关切的看着她。

“呃……”杏眼对上星眸,眨动两下,“亏你想的出来!看这架势也应该是脸痒!”恒蔷使劲摇头,将下巴从他手中挣脱出来,嘟着小嘴向前走去。

“那我帮你挠挠?”梅傲寒跟了上来,将一只手曲成抓挠状。

“挠不起作用,亲一亲就好了。”看他那个认真劲,恒蔷歪着小脸,又想逗他。

“啊?”他朝后看看春兰,脸颊立刻红了,“再忍一会儿,回屋亲吧,春兰……在呢!”声音是越来越小。

“切!回去还用的着你?找十个八个男仆一人亲一下还会痒吗?那我先回啦!”恒蔷忍住笑转身就跑。

“十个八个?”梅傲寒剑眉竖起,眼前浮现一群男人撅起嘴围着恒蔷索吻的情形,立刻摇头,“不行!我来!就现在!”遂一脸醋意的追了上去。

“我一人就能亲十下八下!”

“不要不要……哈哈哈……”

两人在一片桃红柳绿中追赶嬉戏,春兰在后笑盈盈的跟着……

一阵婉转悠扬的笛声从樱花林中传来,正在奔跑中的恒蔷闻声而悄然驻足,被追上来的梅傲寒一把抓住揽入怀中。

“坏丫头,抓住你了……”撅起嘴正欲吻去。

“嘘……”恒蔷竖起食指放在唇边,退出他的怀抱,悉心聆听起来。

那笛声空灵悦耳,吹笛之人技艺极高,高音处清扬悠远,仿佛心念想要超脱高山之巅,低音处期期艾艾,犹如诉说心中不解的伤悲。闻之,让人好似感受到了演奏者矛盾孤独的心,和他那心中深藏的一段情感,听得人好生伤悲,使人禁不住想要看看是何人在演绎。

“梅梅,在这等我。”恒蔷轻吻他的脸颊,转身循着笛声向烟霞般的樱花林中走去,留下梅傲寒捂着脸,发起花痴来。

恒蔷在笛音的牵引下,沿着林荫小径越走越深,清风拂过,粉色桃心般的樱花瓣随风飞舞旋转,偶尔几瓣轻掠过她粉润的脸颊,才让她觉得眼前的美景是真实的。

一棵古老的樱花树下,水蓝衣衫的长发男子在落英缤纷中瞑目执笛,他眼线狭长妩媚,水润的粉唇温柔的触着吹孔,修长漂亮的手指随着音律在音孔上时而翘起时而按下,笛上红色的飘穗轻轻旋动。一阵风吹过,花瓣簌簌飘落在他的肩头和衣摆上,他却依然专注于他的音乐,沉浸在他美妙的音乐世界之中。

曲终,他轻柔散漫的睁开狭长的眼,却看见粉衣少女娴静地矗立眼前,她的发髻与肩头挂着粉色的花瓣,犹如纯美的樱花精灵降临。

“殿下?”钱池有些惊讶的站了起来,身上的花瓣抖落下来。

“先生!”恒蔷痴痴一笑,眼中尽是崇拜。

“不敢当!”钱池深深一揖。

“先生的笛子也吹的这样好啊?在下真是佩服!”恒蔷微微颔首,眼中似乎要冒出小桃心。

钱池轻轻摇头,“闲来无趣,解闷而已,谈不上好。”

小桃心终于从恒蔷眼中迸出,“如果这都不算好,还有什么才算好?听着先生的笛声,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悲伤的爱情故事,一个人的爱却不被他心爱的人所知,他想忘记却又忘记不了,他想要得到却又无能为力,只能自己独自悲伤了。”

“轰……”钱池脑中好像响起雷声,瞬间睁大了眼,眼中满是震惊,连呼吸都加快了。

见他如此,恒蔷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侮辱了人家的曲子,忙一脸虔诚的道歉,“对不起,先生!我这个门外汉只是胡乱臆想,说错的地方还请您原谅!”

片刻,只是片刻,钱池已平和了气息,震惊之色已荡然无存。

“不!殿下没说错。”他默默低头,垂眸看着脚下樱花瓣,“想得到却又无能为力,想忘记却又忘记不了。”他缓缓抬头,含着脉脉温情的狭长眼眸对上了恒蔷闪着歉疚之光的杏眼,少时竟风情万种地眨了眨眼,抿嘴含笑,“殿下真是在下的知音也!我能吹出我所想,却说不出,殿下却能一语道破,你我实在是有缘人!”

偶买噶!就那轻轻一眨,仿佛十万伏特的高压电,电得恒蔷一个激灵,小心肝竟开始通通跳了起来。

“真的吗,先生?”她痴痴看着他清俊的脸庞。

钱池淡雅一笑,温柔的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刘海,一片花瓣从他指尖飞下。

“当然了,殿下这般善解人意的可人儿,连花瓣尚且愿与之结缘,何况在下呢?”狭长妩媚的眼眸再次眨动。

“兹……”恒蔷仿佛被十万伏特高压电流再次击中,手捂着胸口,晕头转向的只觉得漫天都是穿着粉红桃心的金箭朝自己射来,小心肝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来,一时激动地不知要说什么。

“知道曲中的那个人是谁吗?”天籁般的嗓音传来。

“嗯?”花痴中的恒蔷被叫醒,又对上他温柔的眼眸,双颊开始泛红,小声道:“不知道。”

钱池眼神暗了暗,“你,真的不知道?”他的语调是那样柔和,嗓音是那样磁糯。

“呃……”恒蔷觉得此话有点奇怪,短路的思路又勉强接通,“什么叫你……真的不知道?”回想刚才钱池说的那些话,“想要得到却又得不到……你我真是有缘人……嘶……难道是……是我?”抬眼看他,心中的小鹿又跳起来。

“嗯?知道了?”钱池微微一笑。

恒蔷红着脸,轻点了一下头。

“呵,好聪明的可人儿!”钱池轻抚她的秀发,“我日夜思念皇上,可她却很少想起我。呵,也许从来就没想过。我想得到她的宠爱却是无能为力,想要忘记她却又做不到,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悲?”他垂眸又看向脚下掉落的樱花瓣,“早晚我就会像这花瓣一样凋落,枯萎,被人遗忘。”

“呃……皇……皇上?”恒蔷小嘴微张,蹙起了眉头。

“原来不是我。”恒蔷暗暗失望,一滴泪水从她充满错愕的眼中滑下,那是一滴经不起突然打击的泪,更是一滴自作多情的伤心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