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别松渊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689字
  • 2022-04-28 22:22:00

怎么处置?”女皇朝下瞟了一眼李枭,精明的笑了,“她交还了夜明珠,愿意每年多缴一成税,还赠朕一座金山,所以朕决定不处置她了。”

“金山?”李枭有些讶异。

“钱家的船队远航西洋时发现了一座孤岛,岛上有一座大型金矿,不是金山是什么?她将地图已献给了朕。哼,对于求财的人,朕一向放得宽,何况是儿女亲家呢?”女皇嘴角扬了扬。

“亲家?呵,如今这样还能做亲家?”李枭摇头笑道。

恒嘉怡冷冷瞟了他一眼,“大梁式联姻都可以有,与钱竹默做个有名无实的夫妻有何不可?”

“你不觉得你很荒谬吗?非要相信南宫研星的话,给蔷儿找九个男人,而不管他们怀揣什么居心吗?”李枭蹙着眉,心中对南宫研星厌恶无比。

女皇皱起了眉,眼中闪过一丝抱歉,“研星,我总是让世人误会你,对不起。”继而冷冷看向李枭,“寻常人家的父母都知道为了孩子好,一切都要尽心。而你身为国父,对自己的女儿却是百般刁难,你才荒谬!今日起,你称病退出前朝,好好管理后宫吧!”说完,绝然转身。

李枭身体僵硬的望着那窈窕妩媚却又冷酷无比的背影,一瞬间竟觉得她像极了一个人,他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母后,儿臣这一生都要被像你这样的女人纠缠和抛弃吗?母亲,妻子,女儿!”骤然间他单手指天,“不……!儿臣绝对不要!哪怕是逆天!”他慢慢站起来,一把仇恨的火焰在他周身燃起。

从那日起,大梁王就因身染恶疾不再出现在朝堂之上。

七日后,大梁式联姻政策张榜天下,风国礼亲王世子寒松渊成为大梁式联姻第一人,他骑着高头大马在众人的簇拥下,游遍了京城繁华的主干道,将大梁式联姻宣传的很到位,充分发挥了其名人的广告效应。

过了三日,光禄寺为风国贵客大摆送行宴,宴会上两国互赠礼物,互送祝愿,诚可谓是一场充满友好与和平意义的宴会。从此,大梁式联姻昭告天下,充分显示了大梁帝国世界各国人民友好相处的决心……

月底,京城外,恒蔷率领着众人与风国客人道别。

韩青乔依然带领部下双手交叉在胸前,恭敬的低头行礼,“感谢皇女殿下的相送,烦请殿下回去后一定替青乔感谢贵国女皇陛下的厚待。”

恒蔷优雅一笑,“自己人还客气什么呢?王爷的话我一定带到。”又看向黏在母亲身边一脸温馨笑容的寒松渊,“渊郎,此次回去要好好孝敬父母,早日娶得良人美眷,添子添孙,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

寒松渊脸颊泛红,眼中满是感动,上前一步,深深一揖,“殿下大恩,我韩某人没齿难忘!从今后我将是为殿下两肋插刀之人。”

恒蔷撇了撇嘴,对他小声说:“谁要你啊?我要的是金子?不过看你也忘了此事,回国后赶紧找人给我送来!不然,就滚回来跟我圆房!”

“呵呵……”寒松渊笑了,笑的是那么爽朗,伸手轻抚她的头,“你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财迷!不过,千金怎足以谢你?”,说着从脖子上取下一条细细的金链,上面坠着个小银哨,“此物是我最心爱的宝贝,今日便送了你。”

恒蔷伸手接过,用两指将金链捻起,提到眼前晃了晃,撇嘴嫌弃道:“这也太细了吧?上面这个哨子是白金的?”

寒松渊郁闷的摇摇头,用手指轻戳她的眉心,“是白银的!你这个财迷!”

“银的?切……!”顺手扔了过去,急的寒松渊慌忙接住,捏在掌心,“傻丫头!有人出五千金我都没卖!”只见他将银哨放在口中,抬头仰天吹了两声,那声音很是特别,犹如鹰击长空之声,不一会儿,空中传来了两声相似的声音,恒蔷循声望去,只见两只大鸟在蓝色的天空中盘旋。寒松渊再吹了两声,那两只大鸟竟俯冲了下来,吓得在场的不少仆从都抱住了头。

恒蔷也抱住了头转身就跑,“啊!快跑啊!它们会把我们的脸抓成萝卜丝的!”

“别怕,它们是我驯养的。”寒松渊大声喊道。

随着两声刺耳的鸟鸣声传来,恒蔷听见了身后有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接着传来了人们的惊叹声。她停下脚步,慢慢转身,眼前的场面也让她惊叹起来,“雕兄?”

寒松渊的肩头和手臂上停着两只洁白的鹰隼,他抬手抚摸着手臂上的鹰隼,它舒服的眯起了眼,而肩头的那只圆睁着金色的眼睛警惕的看着四周,真是神气极了。

“你说这对雕兄……是你驯养的?”恒蔷一脸狐狸笑的走了回来。

“呵呵,什么雕兄啊?这是一对雌雄雪鹰,我驯养多年了,甚是通人性。”他边说边抚摸着手臂上的那只雪鹰,它眨了眨眼,将羽毛蓬松起来,很是可爱。

见这两只猛禽在寒松渊身边如此温顺,恒蔷伸出手也想摸一摸他手臂上的那只,不想手还没挨上,肩上的那只便竖起了羽毛,伸嘴啄她的手,吓得她急忙缩回。

“墨额,不得无礼!这是你们的新主人,今后要好好保护她!”寒松渊伸手轻敲了它的头。

两只雪鹰好似听懂了寒松渊的话,都扭过头来朝他眨眼,喉咙中发出啾啾的声音,好似在问他,“为什么呀主人?我们做错什么了吗?”

寒松渊眼露不舍,抬手抚了这只又摸那只,“她是我的妻子,就是你们的女主人啊!如今我要离开她了,所以你们要代我保护她。”

两只雪鹰转过头盯着恒蔷,眼睛不时的眨动,又回头朝着韩松渊啾啾的低鸣,好像很不情愿。

见此,恒蔷小嘴一瘪,“谁是你的妻子!你就骗鹰吧!估计连它们都发现了我和你心中的那个长得不一样呢!它们和你的感情这样深,就不要丢下它们,金子我也不要了,就当感谢你在大梁这几年对我的悉心照顾!快启程吧!”

寒松渊目露温情,“这次你为了我和母妃大费周章,真是出我意料,我竟没想到你有如此胸怀和智谋,我有何德何能让你成为我的妻?”

恒蔷微微一愣,想到以前他不是一脸嫌弃就是假意迎逢,如今他用这样眼神说这样的话,恒蔷实在是不习惯。

“呕……”她用手掌拍了拍胸口,“知道我为什么大费周章吗?因为你总是恶心我!实在是不想多看你一眼!你赶紧走吧!”

“呵……坏丫头!”寒松渊伸出手臂,将上面的雪鹰凑近她,“瞧,这只雌鹰浑身洁白无瑕,我叫它如雪。肩上这只雄鹰额头上有一点黑斑,我叫他墨额。它们从雏鸟时就被我驯养,十分通人性,可侦查敌情,传送讯息,是信鸽不能比的!这只银哨便是呼唤和驾驭它们的工具,具体的吹法,我写在这卷轴上,你收好慢慢学。”说着从袖中掏出一个小卷轴递给恒蔷。

说实话,恒蔷是很想要的,她一直羡慕杨过的雕兄呢!如今这两只虽然不是雕,但好歹也接近了,想想走在大街上别人遛画眉她遛鹰那该是何等的神气!狩猎场里驾着鹰犬打猎真是帅呆了!于是她伸出手去接卷轴,不想两只雪鹰朝着寒松渊啾啾的叫,好似极不情愿,她一见又心软了。

只见她咬牙将胸口砸一锤,“我不要!我需要侦查什么敌情啊!传递书信有信鸽就够了,弄两只鹰把人抓伤了怎么办!抓坏花花草草也不好啊!”说完又将雪鹰偷瞄了两眼,“走走走!赶紧走!

见她那娇憨的样子,寒松渊呵呵的笑了起来,“那它们还可以帮你把讨厌的人的脸抓成萝卜丝儿!无聊时也可以传封书信来骂我!收下吧!我要走了!”说完拉过恒蔷的手,将银哨放在她手心。

“萝卜丝儿?哈哈哈……”两人都开心的笑了。

寒松渊潇洒转身,“去吧!”抬手将雪鹰放飞天空,两只鸟儿展翅飞向高空,在风国的车队上空盘旋。

寒松渊小跑到自己的青马旁,轻盈敏捷的跨了上去,“架……!”马儿嘶叫一声,撒开蹄子向前跑去,风国的车队也紧跟着出发了。

恒蔷望着他的背影轻轻挥手,青马上一身青衫的俊朗少年,踏风而去,是那般自由驰骋,潇洒不羁!恒蔷会心的笑了,帮别人获得了自由,她也开心。

正当她转身之际,耳旁又传来了马蹄声,回头一看,只见寒松渊骑着马儿又回来了。

“殿下!”

“喂!送给我的东西就不能要回去了!”

“有一句话要告诉你!”

“啊……!”恒蔷视线一歪被寒松渊一把拉上了马,将她圈在怀中,二人一前一后坐在马上,别人看着好像二人难分难舍,都识趣的背过脸去。

“你干什么?男子汉说话要算数不是吗?”恒蔷将银哨捏的紧紧的。

“哼,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寒松渊摇头笑道。

恒蔷肯定的点点头。

“好了,说正经事。我走后,你要仔细那鲜于梓祺,那个人总让我看不透,他的性格太古怪,有时变化大的竟像两个人。”寒松渊面色有些深沉。

听到他提鲜于梓祺,恒蔷的脸不禁发烫,“你也发现了?他有时是有些人格分裂,但……有时也很温柔细致。”

“呵,我怎么像个长舌妇?以前因为联姻的原因,我是不会容许别人伤害你的。现在,我要离开了,就鞭长莫及了。兰卿和傲寒是可信之人,对了,你那个妹妹……”

“行了!你怎么跟唐僧一样?”恒蔷打断了他的话。

“谁是唐僧?”寒松渊挑眉问道。

“像你一样的话唠!”恒蔷很不耐烦。

寒松渊低头深深的凝视着她,“我真要走了,你……有没有想对我说的话?”

“呃……回去时刻不忘报效祖国,为祖国建设添砖加瓦。”恒蔷开始发挥自己的专业特长。

一大滴汗从寒松渊额头留下,“有没有实际一点的?”

“呃……回去刻苦学习,勤练本领,将来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她继续发挥专业特长。

黑线挂落寒松渊的额头,“坏丫头!下马!”

“喂!好歹把我送到车旁啊!”恒蔷扭头看他。

“那你会好好说话吗?”伸出食指戳她的眉心。

恒蔷妩媚一笑后一脸认真,“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你?回去后不要和父亲赌气了,也不要再玩世不恭,踏踏实实创出一番锦绣前程才是!当你想我时,也许我也在想你,记住这句话——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纵然我们相隔千里,我们也会时常彼此祝福的!走吧!”

听闻此话,他点点头,策马将她送到车旁,扶她下马时,禁不住低头在她眉心一吻,“我记住了!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保重!”继而拨转马头,一鞭抽下,潇洒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