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献宝救人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589字
  • 2022-04-26 19:46:40

打定主意后,钱垚回到自己的卧房,屏退仆从,轻按床头的机关,进入密室。室内有一个书架,细数第三层第七本书后,将那本书抽出,只见书上连着一根细线,随着细线的拉长,整个书架竟如门一样吧嗒一声打开了,原来书架后还有暗格,里面放着一个紫檀木盒。

钱垚小心翼翼的取出木盒,慢慢将其打开,却见一片华彩瞬间照亮了整间密室,她脸上浮起了神秘的微笑,“夫君,为了你,献上我这祖传之宝也是值得!”啪一声关上盒盖,室内又是一片昏暗。合上机关,从密室中走出,随着密室门的紧闭,她朝门外喝道:“来人!备车进宫,我要求见皇上!”

刑房里,钱多多在迷糊中仿佛听见了木炭被烧裂的哔哔啵啵的声音,他抬了抬眼皮,四肢百骸间的剧痛又传来。

“哗……”一盆冷水泼到他脸上,阵阵寒凉给他带来了片刻的清醒,他爬在地上,离他的脸不远处有一双黑色的靴子。朝上望去,靴子的主人大梁王李枭正在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书。

听见脚下动静,李枭低头瞥了钱多多一眼,“醒了?嗯,本王正在看的这本《远洋杂谈》很是好看呢,刚看的这个故事就很有趣!”

听到他阴阳怪气的话,钱多多只觉得后背发麻,“三日了,我已忍到极限,此番再激他一次就招!”迷上双眼,吃力将嘴角扯成一个看似邪佞的角度,“多有趣呢?竟让王爷乐意向小婿分享?”

李枭的神情有一时的僵硬,暗暗咬牙后,冷笑一声,“好啊!我讲给你听!”低头俯视着躺在自己脚下的钱多多,眼中尽是轻蔑,“这是一个关于酷吏的故事。话说有个唐国,国中一个酷吏被告密谋造反,唐国的皇帝就派了另一个和他相熟的酷吏去审他。那酷吏不对他严刑逼供却将他请到家中喝酒,席间问他:“有些囚犯再三审问都不肯认罪,有什么办法使他们招供呢?”听后,他笑了笑:“这很容易!只要拿一个瓮,用碳火在周围烧它,然后让囚犯进入瓮里去,什么罪他敢不认?”酷吏听完,就吩咐侍从找来一个瓮,按照他的办法用炭在周围烧着,并站起来告诉他说:“有人密告你谋反,皇上命令我审问你,请老兄自己钻进这个瓮里去吧!他听后将手里的酒杯啪哒掉在地上,跟着又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连磕头说:“我有罪,我有罪,我招供。”

哈哈哈……竖子,你觉得是不是很有趣呀?”李枭笑得是多么的畅快,而知道他为什么这样笑的人只会浑身颤抖。

“你!”钱多多气的浑身打颤,“终是你狠些!”

“哼!我以为你竟不知!想何时入瓮呢?”李枭沉下了脸。

钱多多叹口气,“哎,酷吏都不想入,我也不想。”

“哈哈哈……”李枭的脸上带着得胜的快意大笑起来,“那你想要什么?”

“镇国宝珠!二十四颗镇国宝珠!”钱多多的语气好似极为不甘。

“什么?”李枭有些惊讶。

“嘭……!”刑房的门被强行打开了。

一道明黄的窈窕身影出现在了刑房门口,身后跟着一众黑衣侍卫。

回眸间,李枭脸上出现了瞬间的惊愕,此人此时的出现,在他意料之外。

女皇恒嘉怡沉着脸走进房中,当她看见地上趴着的钱多多满脸满手都是血污,目光仿佛凝结了三尺寒冰,透着渗骨的寒意,她狠狠的剜了李枭一眼,对黑衣侍卫说,“将地上的人速速带回宫中救治,除李枭外其余人等,拉出去斩首。”

黑衣侍卫领命,拿担架将钱多多速速抬出,将四个大汉拉了出去,屋内剩下了女皇和李枭。

“皇上,怎么来了?”李枭强装镇定。

“啪!”恒嘉怡狠狠扇了李枭一个耳光。

“跪下!”恒嘉怡圆睁杏眼。

李枭微张着嘴,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朕……叫你跪下!”恒嘉怡语气凌厉起来。

李枭依然站着不动,目光中有些许纠结,何时他们二人单独相处时需要跪了?

见此,恒嘉怡冷声斥道,“怎么?如今,朕,你都不放在眼里了?你若不得朕倾心,怎能当上这拥有千万人口大国的国父?当年你若不遇见朕,你在唐李岛可会有今日之荣耀?”

“朕?”闻得此话说的言重,李枭低下了头,扑通跪地,“臣夫不敢。”

在他双腿着地的瞬间,一滴泪从恒嘉怡眼角滑下,低头俯视着他,她痛心疾首,“你还知道你是朕的夫?钱垚尚以为你我夫妻妇唱夫随,今日来宫中将其暗中做的事和盘向朕托出,你却背着朕在宫外私设刑堂,是何居心?”

“皇上被些无稽之谈蒙蔽,臣夫才出此下策。”李枭骤然抬头大声辩白。

“住口!朕早已说过,有些事也许是巧合,但为了大梁的安危,一国之君的我宁愿选择相信!而你也应该如此!”恒嘉怡有些怒了。

“那么钱家接近蔷儿是何居心?皇上能说他们没有企图?我为何不能审他?”李枭心有不甘。

恒嘉怡从袖中拿出一张图纸扔给李枭,“为传说中的镇国宝珠!五百多年前,我大梁开国太祖皇帝出海游玩路遇一小岛,见其景色迷人便驻足游玩,偶遇一大鼋四脚朝上背朝下,怎么也翻不过身来,于是叫人把它翻了过来。那大鼋被翻过来后,仿佛通人性一般,朝我高祖皇帝点头三下,好似磕头谢恩。之后岛上骤然狂风大作,雷雨交加,我高祖皇帝便同众人躲入山洞中避雨,雷雨中有人看到有蛟龙腾空。雨过天晴后,我高祖皇帝准备离岛回宫,不想却发现那只大鼋不见了身体,只留了个空壳在岸边。

我高祖皇帝感念那大鼋虽为异类亦懂得感恩,便将那鼋壳带回宫中意欲教化世人。是夜就寝,梦见一龙君托梦,告知她自己便是那大鼋历经二十四劫难后飞升的真龙,七日前与神鸟海东青斗法是它最后一劫,他斗不过海东青便躲在壳里,结果被海东青叼到空中,背朝下腹朝上扔到一个岛上,不想七日后竟有缘得到她的救助,历满劫难,化龙升仙。它每一千年历一次劫,劫数过后壳中便凝结一粒夜明珠,如今二十四劫已满,壳中便有二十四粒夜明珠。为了感激她的救助,将故意将壳留在岛上以报恩。

高祖皇帝醒后,暗中叫人撬开鼋壳,果见里面有二十四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可谓无价之宝。高祖皇帝分别命二十四人按照二十四星宿宫格将二十四颗夜明珠埋在大梁皇宫之下,一来镇国,二来作为一笔财富留给后世帝王以备不时之需。”

“此事我竟全然不知,钱家又如何知道?又是个传说吗?”李枭眼中带着嘲讽。

“祖训,只有我大梁帝王才可知晓!这五百年里,我们所有的女皇都将之视为镇国宝物,没有挖掘过。可当年二十四个埋珠人中却逃走了一个,他将埋珠之地记录成图,留给了子孙。钱垚便是他的后人!”恒嘉怡正色道。

李枭垂眸在脑中检索着这几年来跟踪钱多多时搜到了蛛丝马迹,是发现了两处挖掘过又盖平的地方,抬头问道:“他们找到几颗呢?”

“他们只有一颗珠子所在的地图,但通过这些年的挖掘,总共找了两颗,已交到朕手中。”恒嘉怡回答的很干脆。

李枭将眼半眯,嗤笑一声,“呵,瞧皇上选的什么女婿?只要接近蔷儿,不管她醒不醒来,都有机会挖到珠子,只是多少的问题。对此,皇上要怎样处置他们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