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梓祺送钗 竹默献药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5368字
  • 2022-01-19 15:06:39

恒蔷津津有味的吃着易兰卿送来的美食,心中直赞:“这饭才是女孩子吃的嘛!荤素搭配,清淡爽口,虽没21世纪的早餐花样多,那也绝对比梅傲寒的私房菜强百倍了!”于是乎,恒蔷“不懈努力”的和春兰学拿勺子吃饭,不一会儿就掌握所有使用勺子的技巧,进展之快,让春兰、秋棠甚是感动,泪光闪闪,一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模样。

刚吃完,门外冬梅传话,说鲜于公子求见。恒蔷有些不悦,纳闷这些男生怎么老往女生宿舍跑!这回遇到训导主任穿越来的她可是要逮住一个处理一个的!

“请进!”恒蔷发话。

门“吱呀”一声打开了,呼……一阵香风吹来,淡淡的檀香夹着花草香让人心神愉悦。身着一身粉衫的鲜于梓祺如轻风中飞舞的桃花瓣一样飘逸地走到恒蔷近前,深深一揖,道:“殿下,身子可大好了?”充满磁性又略带小性感的声音,让人心中激起圈圈涟漪。

“长得美就是有优势,刚才还想处理人家呢,现在心软了一大片了。”恒蔷心中暗自摇头。

“还好吧,走路吃饭不成问题。”恒蔷尬笑。

“那就好,望殿下好好将养,早日康复。”说完又是深深一揖。

“嗯,我会的。”恒蔷故作冷漠。

“殿下,梓祺手拙,对一些乐器都略懂一二,尤弹得几首陋曲,殿下今后闲来可唤在下为您解解闷儿。”他边说边抬眼望恒蔷,希望能得到肯定的答案。

不看还好,恒蔷也正好在也看他,两人四目相对,恒蔷再次惊艳于鲜于梓祺那绝世的长相,迷离的桃花眼柔情似水,粉嫩泛着柔光的薄唇让人想咬一口,身材高挑匀称,真是……妖孽啊!这下更别说处理了,直接舍不得下手!

而鲜于梓祺似乎早习惯别人这样看他,于是嘴角微微上扬,眼底却没有一丝暖意。

恒蔷前世是干什么的?专门转化顽劣学生的。哪类人的表情是服管受教的,哪类人的表情是桀骜不驯的,哪类人的表情是抵赖撒谎的,哪类人的表情是在胡搅蛮缠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鲜于梓祺那点破表情她是尽收眼底,介于现在身份不同,就不便当面说破了!

“鲜于公子就为这事而来?”恒蔷收起花痴脸,一脸枯燥的问道。

鲜于梓祺有些错愕,但没等他回答,恒蔷接着冷冷的说:“你的美意我心领了,只是我想以后闲的时候估计很少,你瞧我这刚清醒,今后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读书、识字、学做人,怕是得放前头。至于听曲儿,像我现在这头脑怕是听不懂,等我以后有那能耐了,再去劳烦公子吧!”

鲜于梓祺快速的抬眼,又低头,显示出他一时的错愕。

“从小到大,见过自己的女人包括一些男人都想多看自己几眼,连那二皇女和三皇女每次见到自己都不住地看,这大皇女怎么……哼,恐怕她刚清醒,还不知道美丑,来日方长吧。”鲜于梓祺暗想。不过,第一次不被人色迷迷的看自己,让他对恒蔷产生了一丝别样的情愫。

“鲜于公子?你……很想让我听你弹奏?”恒蔷见鲜于不答,还以为伤了他的自尊心,忙问问。

“在下不敢,殿下真是心怀抱负,让梓祺自愧不如,望殿下莫要怪罪。”鲜于又是低头一揖。

“既如此,公子请回吧,以后尽量不要来眠柔阁找我,今日我就叫人把书房整理出来,以后你们有事就去书房找我。秋棠,送客。”恒蔷不缓不慢的说着。

鲜于低头准备退下,忽然像想起什么重要的事一般,又转过身来,对恒蔷说:“哦,殿下,我今日见殿下梳的发髻简单别致,且粉黛未施,特献上亲手编制的珠花一支,还带来了我仙罗国上好的胭脂一盒,望殿下笑纳。”鲜于从袖子里取出两个小锦盒呈上。

恒蔷看了眼春兰,春兰会意,过去将锦盒接过,递给恒蔷,而恒蔷并未打开,只是礼貌的称谢。鲜于梓祺便退出。

恒蔷将锦盒放在桌上,问春兰:“这鲜于公子是何来历?既是皇子为何如此谦卑?”

“禀殿下,鲜于公子所在的仙罗国是我大梁的临国,人口不足我大梁十分之一,却屡犯我边境。太上皇在位时,欲将其灭之,奈何他们虽被我大梁战的分崩离析却屡败屡战,顽强不屈。皇上即位后,大梁王带兵亲征,将其全线击溃,吾皇仁慈,不欲亡其国,故封为属国,年年向大梁进贡以示臣服。仙罗王为表诚意,还将皇长子送来做质子。所以,鲜于公子比较谦卑吧。”春兰答的是头头是道。

“哦,难怪这鲜于梓祺一身忧郁的气质,满脸的悲伤表情,叫谁去当人质谁都不好受啊!何况他还是个皇子?更要命的是还要给我这个痴傻肥胖的寄主当未婚夫,可怜的孩子啊!”恒蔷摇头同情道。

“殿下,鲜于公子也是自愿当您的未婚夫的。当年皇上张榜为您招夫婿冲喜,公子是自愿报名来的,所以您就别摇头了。”春兰劝道。

恒蔷张嘴石化,太佩服这婢女了,简直会读心啊!遂一脸赞许的看着春兰,“春兰,你应该去做女官呀!瞧你这察言观色的本事不是盖的啊!”

“殿下,奴婢就是从六品的女官呢!伺候皇女的人,都是有品阶的,不然怎配呆在高贵的皇女身边。”春兰恭敬的答道。

“哇哦……这么好的孩子来伺候一傻子,不知其他皇女身边的婢女有多牛批?”恒蔷心中惊叹。

“以前殿下病着,二皇女和三皇女身边的侍女总是欺负我们呢!现在殿下好了,我们可要扬眉吐气了!”秋棠努着小嘴骄傲的说着。

恒蔷大睁眼再次石化,“额的神啊!这些哪是侍女呀?简直是心理学家!我想啥她们说啥,以后千万别在心里问候她们,谨防她们在我饭里吐口水!”恒蔷打了个哆嗦。

“小蹄子,怎能在殿下面前搬弄是非,还不掌嘴!”春兰杏眼圆睁突然呵斥。

“姐姐,你就忍吧!难道还要让她们欺负殿下不成!”秋棠眼含委屈的说着,准备举手掴自己。

“住口!还不掌嘴!”春兰怒道。

恒蔷一把拉住秋棠,假装尴尬的看着春兰,故作不正经的说:“两位美人,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别吵了,都是我的错行吧!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不让你们丢脸行不?”

春兰听后吓得要跪下,被恒蔷一把拉住,阻止了“扑通”声的进行。“就知道你要跪,行了!别闹了,我刚才说的话你们可听见了?以后我要改头换面,你们拭目以待吧!”恒蔷坚定的望着两人。

“嗯!”两个丫头泪光闪闪的点头。

……

说做就做,中午,简单的用了午膳,恒蔷就叫人去收拾书房,自己也亲自跑去监督。易兰卿知道此事,便亲自过来张罗,嘱咐恒蔷去休息,莫要伤了神,丫头们见此都挤眉弄眼的,一个个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神情,弄得恒蔷这曾今的已婚人士都面红耳赤,赶紧撤退了,哎,人言可畏呀!

撤出书房,恒蔷想顺便在这红薇别苑中熟悉熟悉地形,便悠闲的散起步来。边走边想着自己也该定个严格的减肥计划,每月瘦个5~10斤,半年要减个30~50斤。在这里肯定没有减肥胶囊了,要全靠节食和运动,嗯,对!梅傲寒的黑暗料理是坚决不能吃了,早餐吃个鸡蛋,喝碗豆浆;午餐吃一两米饭,一两鱼肉,几根水煮青菜;晚餐吃个水果。运动嘛,一小时瑜伽,一小时跆拳道,再游泳半小时。

坚持半年,人家一定能再次成为“小心如”!耶!

伴着满脑子的幻想,已来到一片竹林边,夏日午后的微风吹着碧绿的竹林轻轻起伏,风中夹杂着些许竹叶的清香,不远处还有水声传来,竹林中隐约可见一间小竹屋。此情此景,恒蔷想起一首咏竹的七律,便信口拈来:

“茅舍小桥流水边,安居落户自怡然。

风摧体歪根犹正,雪压腰肢志更坚。

身负盛名常守节,胸怀虚谷暗浮烟,

寒霜暑热豪无畏,春夏秋冬四季妍。”

“啧啧啧……殿下好雅兴,人说殿下三岁能吟诗百首,看来此言不虚。”一阵爽朗的声音传来,犹如午后的清风,让人心神舒爽。来人紫衫飘飘,贵气十足,星眸含情,朱唇轻启,不是钱竹默是谁?

“多多见过殿下。”钱竹默手拿折扇,深深一揖,好一个俏郎君!

“哎,好景好诗,被你这名字毁了!”一看见钱多多那双爱放电的眼睛,恒蔷就想打击他。

“呃……”闻言,钱竹默一时不知说什么,眼中划过一丝挫败的神情。

“钱公子怎么会在此处?为何不手拿鸟笼,游街串巷,巡视你家门面房?这么清静的地方可不适合你呀。”不知怎的,恒蔷认为这种富二代一定是个事事靠父母的啃老族,所以一开口就不友好。

钱竹默皱眉若有所思,片刻,嘴角挂着一丝苦笑,道:“殿下,您,您也不喜欢从商之人?”

“啊?”没想到钱竹默会问这个,恒蔷一时语塞。

钱竹默依然蹙眉无语,等着眼前人儿的答案。

“我何时说我不喜欢了,只要是自己动手养活自己,不依赖父母,不违法乱纪,哪一行都值得人尊重!”恒蔷终于想起该怎么答了。

钱竹默闻言,先是一愣,再是沉思,最后满脸的赞许,说:“殿下此言甚妙,多多受益匪浅。”弯腰又是一揖。

本以为钱竹默会甩袖而去,没想到这孩子不但没走还这么谦虚受教,恒蔷本想挖苦他的心也没了,微笑着转身准备离去。

“殿下,这是要去哪呀?既路过我这听竹轩,就请进去小坐片刻,喝杯粗茶解解暑吧?”钱竹默忙抬手相邀。

闻言,恒蔷略作停顿后没有拒绝,因为对待这种批评了他还十分感激你的学生,老师一般都是很喜欢滴!

漂亮的转身,潇洒的微笑,“还不带路?”恒蔷挑眉说道。

钱多多满眼的欢喜,抬手道:“这边请!”

跟着钱竹默走进竹林,踏过一条碎石铺成的弯弯小路,来到一座别致的竹屋前,见门上用隽秀的大字题着“听竹轩”三个大字,合着这风吹竹响的情境,让人觉得十分应景。门口的小厮蓦地抬头看见来人,先是一惊,后赶紧跪下请安,恒蔷忙抬手让免了,微笑着跨进门槛,身后的小厮是一脸的激动,看来皇女清醒后,来听竹轩小坐是件不错的事。

屋内一派齐整别致,竹桌、竹椅、竹架,连桌上茶具上的图案都是翠竹,屋内熏香也是淡淡竹香夹杂些许花香,沁人心脾。恒蔷轻坐上竹椅,钱竹默陪坐在旁,两个小厮动作麻利的沏上香茶。见此,恒蔷打趣道:“公子名竹,住竹,用竹,难道还饮竹?”

钱竹默微微一愣,片刻便赔笑道:“平时也饮,但今日殿下驾临,说什么都得奉杯像样的茶水!”说着便端起一杯茶含情脉脉的捧给恒蔷。

恒蔷心中发笑:“这些人不佩服都不行,面对一个脸大如盆,身宽似墙而且才能人言不久的女子都能放电,那么让他对一根葱或者一头猪放电也不是什么难事吧?呵呵,人家都不嫌我丑,我又何必自惭形秽呢,老娘我给她电回去!nnd!看我们谁脸皮厚!”遂睁只眼闭只眼,一道电流射去,电得钱竹默一个哆嗦。

接过茶,轻吹茶沫,见嫩黄的茶叶根根立在水中,茶汤清亮。轻抿一口,“嗯……好香!”恒蔷赞道。此茶入口沁润,品之清甜,饮下留香,恒蔷不禁再饮一口,钱竹默见此,略显高兴,道:“殿下觉得如何?这是家母前日才送来的云水金梭。取自离京城五百里外的云水山,此茶只在山腰云雾缭绕处生长,每年四月初四,由九个九龄女童在日出前采摘,每年只得九两,所以又名“云水金九两”。圣上叹此茶难得,准我钱家隔年进贡。这不,今年不用孝敬皇上,托殿下的福,家母给我捎了半斤,不知殿下可喜欢?”

闻言,恒蔷瞪大眼睛低头看杯中茶,顿觉杯中全是金子,寻思着过会儿是不是连茶叶也吃了,倒了多可惜!更思量从这杯茶也能看出钱家果然有钱,这样的家庭想找个万里挑一的儿媳绝非难事,多娶上几房儿媳估计也没问题,为什么偏要让儿子来给个失魂的皇女当她一堆夫婿中的一个?恒蔷想不明白。

这时,一个洪亮而熟悉的声音传来,“多多,你要的药材,我给你采办到了!”梅傲寒边说边大步走进来。

一见恒蔷,他先是一愣,忙弯腰问安:“傲寒见过殿下。”

“免了吧!以后你们见我不要点头哈腰的,问个好就行了。”看着梅傲寒那胖样子还弯腰点头的,在平等社会呆惯的恒蔷实在不忍。

“那怎么成?就是以后和殿下成了婚,该有的礼节还是要遵守的!”小梅和小钱居然异口同声的说道。

“晕,你们还真是顽固不化啊!”恒蔷望天叹道。

“晕?殿下,您头晕?哎呀,我说您要多补补嘛!多多,快给殿下把把脉,看看怎么回事,我这就请御医去。”梅傲寒一脸焦急,准备转身离去。

恒蔷只觉欲哭无泪,忙解释:“不晕不晕,我的意思是跟你们说不清,你们不能理解我,我犯晕!”

“我们让您犯晕?那还是晕嘛!怎么办?怎么办?皇上知道了那还得了?请御医,请御医!”梅傲寒开始慌了。

“梅傲寒!你!你这个蠢……!”恒蔷想骂人没骂出来。“涵养,涵养,注意涵养,学生再笨也不能骂人家,控制情绪,转移话题。”恒蔷自我提醒着。

“你刚才说钱多多会把脉?”恒蔷开始转移着话题。

“他从小就喜欢学医,奈何他母亲不让他学,他只好自己偷学,这不,我经常帮他采办他需要的药材。”梅傲寒也不说请御医了。

“哦?钱多多你好奇怪,做贵公子不好吗?难道学医更能赚钱?”恒蔷不解的问道。

“回殿下,多多就是不喜欢经商,多多最想做的就是救死扶伤了。”钱竹默胸怀大志的说着。

“我说这俩人怎么混一起呢,原来一个是不想当将军的厨子,一个是不想当奸商的郎中,失敬失敬啊!看看,家长不要把自己的理想强加给孩子,那样总会适得其反。”恒蔷低头总结。

“殿下,您还晕吗?不如让我给您把把脉?”看见恒蔷蹙眉,钱竹默关心的问道。

“我不晕,不过可以让你试试手。”恒蔷边说边伸出右手。

小钱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忙拿帕子擦拭自己的右手,然后为恒蔷把脉。

轻搭上恒蔷的手腕,闭目诊脉。一盏茶的功夫,钱大夫开口了。

“殿下脉象平和,脉搏稳健,不似有甚不适之处。”小钱神情认真的说着。

“殿下要是还头晕,我独门秘制了一种雪莲清心丸,可祛邪扶正,提神醒脑,殿下不如服一粒。”小钱神秘而又自信的说道。

恒蔷还没答话,小梅噌地站了起来了,“行了吧你,上回你给我的什么清心丸,我服后泻了两天。门口的福伯崴了脚,用了你的跌打药酒,脚更肿了!还有……”

“还有什么!上回错把排毒祛浊丸当清心丸给你了,福伯那肯定是他又崴了脚······你还说我呢,你烧的菜,该甜的不甜,该咸的不咸······”小钱拍案而起。

“你,你胡说!”梅傲寒也横眉冷对。

……

在一片吵闹声中,恒蔷借故离开,边走边摇头慨叹:“哎,无论是小梅的私房菜,还是小钱的秘制药,看来都像含笑半步颠一样,是杀人越货,居家旅行,馈赠亲友之良品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