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熬酷刑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094字
  • 2022-04-22 22:39:17

“嘶……头疼欲裂啊!”钱多多在迷糊中自语。

一阵浓重的药草味扑鼻而来,虽不好闻,却带来了意识的清醒。

钱多多眉头蹙了蹙,慢慢的睁开双眼,入眼却是一片灯火通明,灯光好刺眼。他不禁眯起眼来,想要伸手遮挡光线,却发现手完全不能动。

“莫非如我所料……”骤然想起自己昏迷前的情形,心中一震,忙强睁双眼,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这里居然是一间刑房,绳索,皮鞭,琵琶钩,火红的炭盆里放着烧红的烙铁……正对他视线的是一把红色的太师椅,上面稳坐着一个身着黑袍的俊酷男人,他正在低头饮茶,身后还站着几个黑衣大汉。

目光扫向他自己,才发现自己上身赤裸,长发松散的垂在胸前,双手被绳索绑住高高吊起,手腕已经被勒得生疼不已。

“醒了?”黑衣男子将茶杯递向身后,有人恭敬的接住。

看向那人的脸孔,钱多多惨淡一笑,暗道:“运气真好,遇到了他,非得好好演。”

“竖子,这大梁皇宫可是你等练习杂耍的地方?这些年你只要有机会进宫,便要在宫里窜上跳下,冷宫、甲库(档案库),天牢,密室,皇上的寝殿……怎么昨夜连本王的寝殿也去了?你在找什么?”大梁王李枭似笑非笑的翻看着手上的玉扳指,像一头刚睡醒的雄狮在漫不经心的舔舐健壮的爪子,心里却在预谋着猎杀。

钱多多抬了抬眼皮一声不吭,看似冷傲,心中却是无比惭愧,他暗嘲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次次行动都被敌人所掌握还不自知,如今依然一无所获,逼得对方已没了耐性做那在后的黄雀,终于出手了。

“不是有人已警告过你,你们的利用价值已不多了吗?我尚能控制我的猎奇之心,你为何不见好就收呢?”李枭歪头看着钱多多那副冷傲的样子,眼中尽是蔑视与阴冷。

“肉在砧板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钱多多扬着头,语气甚是干脆。

李枭也不急不躁,朝后看了看,一个大汉便朝钱多多走去。只见他掏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朝钱多多的胸口撒了些白色的粉末后,转身离去。

不一会儿,钱多多只觉得胸口瘙痒无比,低头一看皮肤上除了有白色的粉末外却没有任何异常,看来是那粉末在作怪。

痒啊,痒啊……他多想伸手抓一抓。

越来越痒,直至奇痒无比,他真想把那块肉割了!

钱多多痒到抓狂,咬牙喊道:“堂堂大梁王也使这种招数吗?岂不惹天下人耻笑!呃啊……”他不停的晃动脖子,扭动身体,想要挣脱双手,无奈只是白费力气。

屋内没有一个人理他,李枭继续饮茶,大汉们都低着头,仿佛当他是空气。

“啊……!”他痒到面部神情已扭曲,牙齿已把嘴唇咬出血印。

李枭看看一旁炭盆里的木炭大多都烧成了灰,便朝后瞥了一眼。一个大汉端着一盆水走向钱多多,“哗……”水淋在了他的胸口上,一股寒意袭来,他不禁颤了颤,但胸口的瘙痒却缓解了。

“怎么样?万蚁噬心的感觉不错吧?想不想再来一次?”李枭依然不急不躁,语气听不出喜怒。

“哼,不过如此,再来啊!”钱多多咬着牙,强装轻蔑。

“呵!我知道百八十样折磨人的办法,今天我们一一试试!不带重样的!”李枭嘴角邪魅上扬,“去,拔他一颗大牙,看他还嘴硬吗?”

两个大汉抄了把钳子冷冷地走了过去。

钱多多后背升起凉意,看着眼前这位前几天还热泪盈眶口口声声叫自己爱胥的未来岳父,刚刚却让自己尝试了万蚁噬心,接下来还要生拔自己一颗大牙。哼!果然皇家人最是虚伪无情!

两个大汉走来,一人狠狠扳开他的嘴,一人拿着钳子伸了进去。

“啊……!”一声惨叫声传来。

“嘎嘣!”拿钳子的大汉从钱多多嘴里拿出一颗血糊糊的牙齿,两人冷脸转身离开。

钱多多无力的低着头,嘴里吐着鲜血,只觉得四肢百骸都在颤抖,连指甲盖都在颤,真是疼的要人命!

“怎么样?是不是连指甲盖都觉得疼?哈哈哈……需要把指甲盖全拔了缓解一下疼痛吗?”李枭轻轻的转动着拇指上的玉扳指,看似漫不经心的说。

钱多多浑身颤抖,口中的疼痛已经钻心,一想到还要被硬生生的拔掉指甲,喉头便泛出一股甜腥。他多想马上实施计划,但……

“不能这么快就招了,否则,会引他怀疑!”他咬牙吐出一口血水,用尽最大的力气抬起了头,眼神却已开始涣散,“原来王爷是这样当上一国之父的?厉害!小生佩服!”

李枭抬起了眼,将拳头紧了紧了,站起了身,抖抖衣袍,“是啊,比起你厚颜无耻的接近我的女儿,想达到什么不堪的目的,是要厉害多了!哎,耽误了这一阵子大好时光,本王要去看折子了,明日能抽出空来便来同你玩玩,没空就让他们陪你玩,你想说便说,反正本王也等了好几年了,不在乎这一时。”说完看向身后,“先拔他两个指甲盖儿,完了你们也休息吧!哦,对了,别忘了把他嘴堵上,万一他咬舌自尽了,本王拿什么取乐?”

“嘭……!”门被关上的一刻,刑房里又传来了两声凄厉的惨叫声……

御花园里,阳光明媚,春意盎然。大梁的国花牡丹正值争芳斗艳之时,各色名贵品种竞相盛开,远远望去,繁花锦簇,犹如五光十色的华贵织锦。在这一片织锦中,两个华衣妇人在一群宫女男仆簇拥下,慢悠悠的走来。

“老师,朕许久未与你来御花园散心了。”女皇和颜悦色的看着左相易敏芝。

“皇上勤勉,日理万机,是少有闲暇,老臣甚是担忧皇上龙体呢!”易敏芝恭敬的答道。

“有大梁王和老师您的辅佐,我也不感到吃力,所以朕今日才能不负春光呢!呵呵呵……这满园牡丹开的真好啊!老师,何不赋诗一首?”女皇眼中闪过一丝灵光,好似颇有兴致的摘起一朵御袍黄,笑颜如花的看着易敏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