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竹墨被劫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372字
  • 2022-04-20 12:17:10

逃离了暖心阁,恒蔷也不想在凤仪宫里呆着,她决定那个五个坏听众没走之前她绝不回来,真是太尴尬了!

恒蔷郁闷的朝御花园走去,此去到那边还要将近半时辰,慢慢消磨时间吧!

不知走了多久,她来到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路上,路两旁杨柳青青,一阵春风吹来,柳丝随风起舞,她额前的刘海也被轻轻吹动,微微抬头,仰望天空,几朵白云正在蔚蓝的天空中自由飘荡,春日里的阳光柔和明媚,空气中卷杂着泥土和花儿的芬芳,这一切忽然让她放松下来,

“呼……”她吐口气,“大自然因为真实而美丽,人也因为有七情六欲才拥有了真实的生活,哼!不就是被听见梦中乱说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信他们不说梦话!”

恒蔷轻甩袍袖,整理好情绪,优哉游哉,小声哼唱起来,“大王派我去巡山喽……”

“咻……”忽然一阵旋风平地而起。

“不好!有妖怪!”恒蔷抬起了头,果然见一个妖怪走来。

那人一身白袍,风姿卓越,行动间步履带风,襟飘带舞。仔细一看,鬓发如雪,虬髯轻舞,却面若童颜,最特别的是他居然长着一双深蓝色的眼睛!

“偶买噶!春兰快来看上帝!”恒蔷张着嘴,仿佛看到了一朵奇葩,哦不,是仙葩!

“那是谁啊?”恒蔷转头问春兰。

“回殿下,那就是国师。”只见春兰拿手捂着嘴很是小心谨慎的样子。

“轰……!”恒蔷的头顶腾出一团怒火,竖起眉,眉头皱成个川字,“就是那个批算我命带九星的杂碎?唔……”

“哦,天呐!”春兰惊恐的捂住了恒蔷的嘴,“殿下,皇上有命,无论何人,对国师不敬者轻则掌嘴重则……斩首!殿下切不可冒犯国师!”春兰尽可能压低声音,眼睛盯着国师,生怕他听见一样。

一听此话,恒蔷更是恼火,心中暗骂:“好你个狗东西!说我命带九星?你怎么不说我命带银河系!装神弄鬼的神棍!早晚我要收拾了你!打倒一切牛鬼蛇神!”

正说话间,国师已飘然来到她们跟前。

“参见国师,国师金安!”春兰和冬梅低头半蹲着向他请安。

“起来吧!”国师抿嘴微笑,嗓音洪亮而富有磁性。

恒蔷也不理他,只是盯着他的蓝眼睛看个不停,他则笑眯眯的打量着恒蔷。

“呵呵呵……大皇女吉祥啊!”国师爽朗的笑道。

听见他的问候,恒蔷收起了好奇的眼神,但心中已打好了小算盘。

“你怎么知道我是大皇女?”恒蔷挑眉问他。

“嗯哼!”春兰假咳一声,扯了一下恒蔷册衣袖,捂嘴对她轻语道:“皇上有命要时刻尊敬国师,不能直呼你我。”

恒蔷龇牙,“这么牛?那怎么说你我呢?”

“你就是国师,我就是在下。”春兰迅速为恒蔷恶补。

“哦,国师是怎么知道在下是大皇女?”恒蔷在身后比了个v字,告诉春兰自己学的很快。

国师微微一笑,轻捋胡须,“但凡龙裔皆有神光护体,一看便知。且在下是看着皇女长大的,虽许久不见,仔细辨认一下还是认得。”

恒蔷面上崇敬,心中却在冷笑,“编,继续编!早晚我要揭穿你!”

恒蔷的眼神好像佐罗猫一样的蒙,“神光?什么颜色?人家好想知道哦!”她十指相扣做祈祷状,装的十分好奇和向往。

“呃……天机不可泄露。”国师有些为难。

“切,早特么知道你会这样说!”恒蔷继续装萌,“我猜是赤橙青蓝黄绿紫吧!”

“啊?”对方显然很吃惊,“殿下自己能看见?”遂碎碎念叨,“果真不同寻常,果真……”

恒蔷心中已开始嗤笑,“什么果真!我还奶茶呢!你们神棍可不都是拿共性来和泥的,怎么说都沾边,骗到钱为是!”遂微微一笑,“在下乱猜的!不过在下有个问题请教国师,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她神秘的眨眨眼,伸手指向一旁。

国师微微颔首,和恒蔷朝一棵柳树下走去。

柳树下,柳丝如姑娘的长发般随风轻舞,上面刚抽出的柳芽儿一片新绿。一身红衣的美少女正凝视着白衣飘飘的俊美大叔。那是多么浪漫的一副画面!

恒蔷抬眼盯着对方的眼睛看了许久,忽然挑起一根眉毛,“国师的眼睛怎么是蓝色的?”

国师眨了眨眼,“因为它们有神力。”

“嗯?怎么讲?”恒蔷目露鄙视,看他怎么胡诌。

“能看人前世今生,断人祸福!哎呦!”只见恒蔷忽然伸手用两指撑开他的眼皮,凑近细看起来。

不远处的婢女仆从吓得倒吸一口气。

“原来没戴美瞳啊!”恒蔷松手后,拖着下巴思索着。

“嗨!What’s/your/name?”恒蔷一把扯住他衣领,继续追问。

国师一脸茫然。

“Where/are/you/from?”恒蔷提高了音量。

他依然一脸茫然。

“没带美瞳,也不是外国人?”恒蔷一甩手,“好吧,管你是谁!我不想再听见什么九夫的谣言了!有我在,你就休想故弄玄虚!”

闻言,他神秘的扬了扬嘴角,深蓝的眼瞳里忽然闪烁起幽蓝的光,他盯着恒蔷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瞬间,她仿佛看见了一个深蓝色的漩涡,意识渐渐被吸了进去……

似乎过了许久。

“殿下!”国师眨了眨眼。

恒蔷耳旁萦绕着悠远空灵的声音,好像天使的呼唤,眼前又出现了国师那张绝尘脱俗的脸,他深蓝的眼睛离满是忧伤,“殿下,原来你丢失的魂魄去了那样一个让你悲伤和失望的地方,最终还难产死了。”一滴泪从眼角滑下,轻轻抬手抚摸她的额发,“回来就好,大梁才是你的家,这里有疼爱你的母皇和夫君们,你不会再孤单了。”

“咚……!”恒蔷耳旁想起了古老悠远的钟声,一群白鸽被放飞空中,玫瑰花瓣漫天飞舞……“穿来这么久,终于有人懂我啦!”恒蔷睁大眼,站在自己思想中大喊着。

“殿下?”国师轻声呼唤着恒蔷。

恒蔷多么想拥抱他,在他怀中大哭,“大叔,谢谢!”可是……

“切!我不知道你在讲什么!神经病!走了!”她故作不屑,一甩袖子,转身离去。

“殿下,珍惜你的重生!忘记你的忧伤!”国师姿态优美的伸出右手,深情的嘱咐着。

恒蔷回头望了他一眼,好似一脸厌恶,却脚底抹油的跑了起来,她知道自己可不是他们要找的大皇女,这是一次阴差阳错的穿越。

宫门外三辆马车在车夫的吆喝声中逐渐提速,另有一匹大红马在主人的驾驭下撒开蹄子小跑起来。一辆车中,穿素雅红衣的男子掀开车窗朝城墙上望去,“能想起来吗?”他凤眸含着些许留恋,放下车窗。

乘大红马驰骋的男子,忽然勒紧缰绳,马儿抬起前蹄嘶叫一声,他在马上蓦然回首望向城墙,星眸中满是期许,“蔷儿,等我来做你的侍卫!”马儿嘶叫一声朝前奔去。

钱多多坐在马车里,星眸中早已没了可爱的碎星,换之为阴鹜与冷漠。

“七日里竟全无收获!究竟在哪里呢?”他蹙眉瞑目靠向车厢,忽然闻道一阵似有若无的香气,“这车有女人坐过?女人……”不知怎地梅傲寒在明媚的春光里背着恒蔷,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忽然浮现眼前。

“咚!”他出拳砸向了座位,“贱人!”他气的胸膛起伏,“前天才和鲜于梓祺圆房,今天你就等不得了!大白天的让他背你做什么!”

眼前又浮现她的杏眼,她的娇唇,还有那魅惑的娇喘声,他咬牙切齿的捂住了耳朵,“滚开!贱人!”他的胸膛重重起伏,“滚开……”他仰头闭目,竟是一副挫败模样,“为什么中媚药的那个人不是我……”

马车不知行了多久,停下来不走了,一直在假寐的钱多多听见了车夫下车的声音。

他等了等,见没人喊他下车,便挑起车帘朝外看去。

这一看不禁一愣,车子停在一条狭窄的胡同里,他似乎并不熟悉此胡同。

“车夫!停在这里做什么?”钱多多警觉起来,手探向靴筒去摸防身用的短刀。

见没有任何人回答,他拔出短刀,站在车门旁,将车帘掀开一条小缝,想看看什么情形。

一缕紫烟从车窗飘进,他嗅到诡异的香味后慌忙捂住口鼻,朝车外冲去。

跳出车厢,他才发现这是一条狭窄的死胡同,四个蒙面大汉正抱肩靠在两边的墙上。身后的马车将胡同一堵,外面的人是看不见胡同里的景象的。

“来着何人?”钱多多握紧刀,眼中显出阴狠。

“公子和我们走一趟,回答好我家主人的问题,便送公子回府。”其中一人声音冷冷的说。

“大胆!你们可知道我是何人?岂是你们可拐带的!”钱多多大怒。

“钱家的小公子,大皇女殿下的未婚夫。若不知道怎敢来请公子!”那蒙面人语气有些不冷不热。

钱多多睁大了眼睛,蹙眉凝神,电光火石间他意识到了这一定是宫里的人。因为这车是宫里派的,若不是有人指使怎会停在这里?还让车夫跑了?

他的后背升起一股凉意,预感了到什么不妙。

“若猜的没错,就要用那计策了。”他咬了咬牙,眼中迸射出一丝狠戾,仿佛要置之死地而后生。

打定主意,他欲跳上车厢,意图逃出胡同。

“本公子可没空理你们!”暗暗提气,却骤然发现丹田酥软,内息紊乱,根本运不上气,心中咯噔一声,看来有人早已暗算他,是宫里的人没错了。

“哼!公子莫要费神了,你闻了这半天的软香散,没晕过去已算公子有些内力了。乖乖跟我们回去,回答好我们主人的问题,兴许可全身而退。”说完,四人围了上来。

虽然运不上气,困兽犹斗,钱多多和四个大汉拼了几招后,终是力不从心,寡不敌众,被其中一人在背上一点,眼一黑倒了下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