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夜访国师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889字
  • 2022-04-13 22:56:11

“皇上,黑衣卫求见。”陈总管在门外禀道。

正在兴头上的女皇与李枭二人,一人的衣领已经被拉开,露出一片浅麦色的胸膛。恒嘉怡倒衣衫齐整,唇上的胭脂却掉了大半。

闻言,二人只得停下来,李枭绿着脸似要骂人,恒嘉怡忙伸出玉手捂住了他的嘴,笑嘻嘻地帮擦他嘴上的胭脂,还道:“枭郎莫恼,一会儿去你宫里。”

李枭摇头一笑,低头整理起衣领。

见李枭已整理好,恒嘉怡朝门口喊道,“传他进来。”

“吱呀……”门打开了。

一个黑衣侍卫径直来到恒嘉怡身前跪下,音量不高却干脆,“禀皇上,国师回京了。”

女皇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哦?这个时候才回来?”

“是,正在观星楼上。”黑衣侍卫低头答道。

女皇垂眸思索片刻,“传朕的话,让国师在观星楼等候,朕要见他。”侍卫颔首,快速的退了出去。

“皇上养的这群耳目甚是得力啊!这么晚了,还向皇上汇报他的行踪。这样牵挂他,为何不将他收入宫中?似这般放风筝一样远远的看着他,手中却掌着线不放,皇上玩的是何种情趣?”李枭好似悠闲靠在椅背上,似笑非笑的看着恒嘉怡。

闻言女皇枯燥的看向李枭,“枭郎,是不是我对哪个男人多留心一点,你就会多意呢?给你解释了多次,我和研星自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弟!我怎会娶自己的弟弟!”

李枭扬起嘴角,眼中却无笑意,“留意皇上喜欢谁,不正是臣夫的职责所在。这么晚了,皇上不保重龙体去观星楼做什么?要去,也等臣夫在观星楼上设张床榻再去呀!”

女皇怡剜他一眼后又风情万种的笑了,“好,下次和你一起去的时候把床带上!朕先走了,你回宫等我。”

随着吱呀的关门声响,李枭嗤鼻轻笑,“哼!弟弟?长着那种眼睛的妖孽,可不当你是姐姐。”他深吸一口气,轻蔑的眯着眼。“一把年纪了童贞尚在,看你忍到什么时候才露出你的狐狸尾巴!”

这时,康总管推门进来,他低头走近李枭,在他耳旁如此这般低语一阵。

听完后,李枭拿起翡翠镇纸对着烛光欣赏其通透度,眸光复杂而阴冷,“今日是护魂的最后一夜,明日他出宫后……”他将镇纸丢进了桌上的一个黑盒子里。

康总管瞥了一眼那盒子,“是!”便躬身退了出去。

大梁皇城南苑,有一片巨大的人工湖,四周假山嶙峋,多有奇花异草,空气清新,风光四时绮丽。有百年历史的观星楼便建在这里,九层楼高的它是皇城中最高的建筑。夜空晴朗的日子,站在楼顶,仰望星空仿佛手可摘星,低头俯视,锦绣风光尽收眼底,大有天地人合一之感,所以,观星楼也十分神秘,平时少有人去。

女皇恒嘉怡被人抬上观星楼顶,当她看见围栏旁那个正仰望天空的白色背影时,心头有了见到亲人的踏实与亲切之感,目露温情,展露出温馨的笑颜,“研星,你回来了!”

那人闻言,身子一颤,背着手慢慢转过身来。

哦,那是一个多么风姿卓越的男子!

长发如瀑般垂顺在后背,银白色的发带在夜风的吹动下轻轻飞扬,眉毛浓淡适宜,眉梢微微向上扬起,凤眸狭长,眸光在夜空的映照下,闪烁着清澈的蔚蓝色光辉,鼻梁高耸直挺,薄唇微抿,仿佛时时带着温柔的笑意,尖尖微翘的下巴上几缕飘逸的长须显得他仙风道骨。

他高大却不健硕,颀长但不瘦弱,白色泛着浮光的长衫穿在他身上甚是优雅飘逸。他,正步履轻盈稳健的走了过来,好似漫步云间的玉面仙人。

“臣南宫研星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离女皇三尺远时,他跪下恭敬的磕了一个头。

“快快请起!早说过你我之间不必拘礼!”女皇急忙上前扶起了他。

他颔首一笑,“谢皇上!”便站了起来。

起身后,二人互握着手臂温情对视,恒嘉怡看着他的下巴,皱起了眉,“这一年的奔波怕是累坏了,瞧这下巴尖成这样了。”

南宫研星凝视着女皇,眼含深情,在看清她面容又听她说了两句话后,面部神情完全沉了下来,他松开对方的手臂,蹙紧了眉,绕着她仔细看了一圈,竟生起气来,“皇上有多久没服用了?”

“呃……一直在服用。”她的眼神有些躲闪。

他皱紧了眉,“虽然用了神仙玉女粉掩盖了肌肤的晦暗,但皇上双眼神采暗淡,下眼睑明显陷了下去,呼吸时气息无力,说话时底气不足,身形渐瘦,怕是也吃不下多少东西吧?这是为何?我按时给您的药虽不治本,但也可保您三年内性命无忧,到时说不定就找到医治您的方法了。”

“三年?”恒嘉怡眼中含着浓浓的内疚,她走近南宫研星,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胸前,仆从们见此,赶紧退的远远的,这种场面可不是他们能看的。

“又演这一出干什么?不怕你的枭郎误会你?”南宫研星抬手轻抚她的后背,眸光却是那样忧伤。

“我不想让别人听见我们的秘密。”抬头对着他耳语,“找到了吗?为什么这么长时间?”

“找到了两个,但是他们的身份太特殊。”南宫研星将她搂在怀中,低头对她耳语。

“身份特殊?正如我的猜测吗?”恒嘉怡带着神秘的笑。

“是!你从小就精明异常。”南宫研星轻抚了她的秀发。

“但是蔷儿比我更厉害,不但想到了他们的身份,还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恒嘉怡抬起头骄傲的笑了。

看着她的笑颜,南宫研星舒展了眉毛,“缘分在冥冥中早已注定!也许最后两个不用找,她就会遇见。对了,去年说听皇女回魂了,我就没去找九星了。我顺道去了蛮族森林挖出了一颗千年人参,又去了雪山之巅,采摘了三株极品雪莲,它们对你的身体都大有益处。”

恒嘉怡对上他如水的眼眸,淡淡一笑,笑得竟有些如释重负,“若如你所说,我倒可以安心的去了,还采那些东西干什么?”

他的脸色骤然转怒,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胡说什么?还没告诉我为什么不喝?”

她抬起眼,双手颤抖着抚上他的鬓发,语气带满满的歉疚,“你知道吗星弟,让我喝你的血喝三年,我实在做不到!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弟,喝你的血总让我浑身颤抖!以前帝女星失踪,我为了大梁和我恒家祖先,我必须坚持活着,才服用以你心头血制成的药丸。如今,我们的守护神回来了,我不想在这样续命了,对你太残忍了!你的鬓发都白了!

我想要无忧无虑,没有任何愧疚和负担的活着!哪怕只有半年!”她的语气是那样坚决,眼中充满了向往。

南宫研星的心仿佛被扎了一针,疼的他喘不过气,他抓住恒嘉怡的肩膀,将她从自己的胸膛上推起来,“看着我!”他蔚蓝色的眸光闪着极度的悲伤,“每天喝三滴血有什么好颤抖的!若你能活下去,哪怕每天吃我一块肉呢?上天对大梁的惩罚已结束了,你只需要好好活着欣赏岁月的静好,和爱你的人、你爱的人一直到老!”

“像一个怪物一样喝人的血!那叫好好活着吗?看着我的女儿经历一生的磨难,我能好好活着吗?解脱便是救赎!我要顺其自然的生死!”恒嘉怡已泪眼模糊。

看着恒嘉怡的泪水,南宫研星心痛无比,他不能再让她哭了。遂收起激动的情绪,抿嘴微笑,“好了,不哭了,看着我的眼睛,我有话对你说。”

恒嘉怡抬起泪眼,看着他闪着清辉的蓝色眼眸,“什么?”

他眨了眨眼,扬起了嘴角,幽蓝的瞳仁对准她的瞳仁,“我喝的是南宫家灵童的血,每天只有一点点而已,对灵童没有丝毫伤害。我要每天喝,喝完后我的病就好了,可以和枭郎白头到老了,大梁的明天交给蔷儿就够了。”

恒嘉怡静静的站在那,眼睛仿佛陷入了神秘的旋涡一眨不眨,神情呆滞,口中机械的重复着:“我喝的是南宫家灵童的血……”

南宫研星再眨了眨眼,“很好,现在把它喝了。”他从袖中拿出一个白色小瓷瓶,倒出一粒鲜红的小药丸。

恒嘉怡依然睁大眼睛,像个木偶一样将药丸吞进了口中。

随后,南宫研星伸出手轻抚恒嘉怡的眼睛,“皇上,该回去就寝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