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母女皆活宝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66字
  • 2022-04-06 15:01:20

从迷糊中惊醒,她抿了抿嘴,心中竟有一丝喜悦,“说了实话,居然实现了愿望!哈哈”

她害羞的转过身,不敢睁开眼,“你要表现好一点哦。”

“这就给你。”那头传来了他磁糯的声音。

额头被印上轻轻一吻,接着吻像轻柔的雨点般落在了鼻尖,脸颊,娇唇……男子的举动十分温柔,即便情到深处,也不忘再次询问:“现在,我就要把自己送给你了,你可想好了?”

“嗯,想好了。”已有些意乱情迷的秦柔伸出双臂环住了他的脖子。

“能告知我你在这个世界的芳名吗?”男子亲昵地触碰她的鼻尖。

“秦柔。”她的双臂又收紧了些。

“柔儿,我怕弄疼你。”他有些担心的提醒。

“做梦也会疼?你真啰嗦!我不要做古代人的梦了!快给我换詹姆士.邦德!”她皱起了眉,小脸有些急切。

“呵……不知道他是谁,莫要恼,还是我来吧!”

两人紧紧相拥,在梦中共浴爱河……

已是亥时,夜色无边,大梁皇宫的御书房里,却灯火通明。女皇恒嘉怡歪在贵妃榻上,闭目养神,大梁王李枭在凝神批阅奏折。

“枭郎,我说蔷儿能上朝了,如今你可信?”恒嘉怡慵懒的说着,并没有睁开眼。

“是啊,我看娇儿、雪儿也能上朝!明早让她们一起吧!”李枭手中的朱笔在飞舞,看不出脸上的喜怒。

恒嘉怡将秀眉一蹙,翻过身背对李枭,两人不再说话。

“吱呀”房门被轻轻打开,陈总管躬身进来,身后跟着一个男仆,手中端着托盘。

“皇上,王爷,已是亥时一刻了,仁皇夫遣人送来两盏燕窝,请皇上和王爷用一些,您二位休息片刻吧!”陈总管语气恭敬。

李枭微微抬眼,瞅向那托盘,鼻中轻哼了一声,“请皇上先用吧,不要辜负了楚男的美意,我的那盏先放那。”说完垂眸继续批折子。

恒嘉怡睁开眼,轻揉着太阳穴,“嗯,端过来。”

男仆小心翼翼的走到贵妃榻边,缓缓跪下,将托盘举过头顶,“皇上,请用。”

恒嘉怡翻转身,慵懒的坐了起来。伸出玉手,接过玉盏儿,用银汤匙在盏中搅了搅,盛起一匙,轻启朱唇,慢慢咽下,“嗯……入口爽滑,清甜绵润。”

“回皇上,这是我家皇夫亲手为皇上炖的极品血燕,最是养阴润燥,皇上夜里批折子辛苦非常,请多用些。”那男仆低着头,声音轻柔软糯,好似小夜莺在枝头婉转轻啼。

恒嘉怡觉得他声音动听,不免对他的长相有些好奇,她端着盏儿,有意地瞥了他一眼,“抬起头来让朕瞧瞧。”

正在执笔朱批的李枭,手顿了顿。

那男仆慢慢抬起头,恒嘉怡看到了一张较为精致瓜子脸,双眉如烟,大眼脉脉含情,鼻梁直挺,唇色粉润。

“好一张清秀的脸儿。”恒嘉怡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两秒钟,“楚男宫中的人啊,竟都和他一样养眼!”说完将燕窝端起,又喝了几口,便放在托盘中。

“下去吧!回去告诉楚男,朕明日去他宫中用晚膳。”

男仆抿嘴一笑,高举托盘,“奴才遵命。”

他慢慢起身,动作还是极为小心,可不知是不是他头次离女皇这样近有些紧张,起来时踩到了衣襟,身体前倾,差点摔倒。好在他反应快,端紧了托盘,重重的跪在了地上,才没把盘中盏儿打了。

但这动静还是有些大的,恒嘉怡低头瞅了他一眼,见他已经额角渗汗一脸惊恐,看来他已知错,便挥挥手,“做事谨慎些!快出去吧!”

那男仆舒口气忙叩头谢恩,不想他悲惨的命运已到来。

“康裕,把那没规矩的东西拖出去打死!”李枭冷冷的看着那男仆,语气透着渗骨的寒冷。

“是!”康总管点头答道。

“来人!”康总管朝门外喝道。

那男仆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好似筛糠,忙对着女皇磕头如捣蒜,“皇上饶命呀!皇上饶命啊!”

恒嘉怡从贵妃榻上坐起,眼中有一丝嗔怪,“枭郎,何故动这么大的气!他也不过是没站稳,也未打了盏儿,饶他性命吧!”

“御书房里对皇上多嘴多舌,搔首弄姿,他当这是哪里!端个托盘都端不好,是谁调教的!”李枭脸带愠怒。

到这里,恒嘉怡算是明白了,都怪自己和这男仆说了一句话还多看了他两眼,害得李枭吃醋了,她心中不免泛起一丝得意,女人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她嘴角扬了扬,“也没有枭郎说的那样严重,拖出去打十板子,撵出宫去吧!”

李枭顿了顿,厌恶的瞥了那男仆一眼,对康总管说,“拖出去,按皇上说的办!”

康裕领命,唤进两个侍卫将那男仆托了出去……

御书房内又恢复了平静,经过刚才那一出闹剧,恒嘉怡也不困了,回想李枭刚才的举动,实属吃味之举,她心中有些得意的坐在贵妃榻上歪头看向李枭。

书桌前,李枭凝神看着奏折,手中朱笔时不时在上面批注。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迷人,此时,他神情专注,橘色的灯火为他成熟俊美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金,地上投影着他笔挺的身影。远瞅着,便是一个霸气外露的俊美男人被橘色的光晕所包围,他专注于自己的事业,外界的一切与他何干?

恒嘉怡越看越觉得他迷人,不觉心神荡漾。她盈盈起身,朝一旁的陈多禄丢个眼色,陈多禄赶忙猫着腰退了出去。

她优雅的走到书桌前,低头看李枭正在批阅的折子,“冥北郡陵江边挖出大型金矿?”恒嘉怡语气有些喜悦。

李枭放下折子,靠向椅背,伸手按了按太阳穴,“是啊,发现近两月了一直瞒着不报,当地豪强蜂拥抢夺采矿权,闹出了人命,我们的人才知道。”

“派兵去了吗?“恒嘉怡扬起下巴。

“岂有不派兵之理?既然知道了,当然要收归国有,大梁的一切都是您的!只是……有一件事很烦。”李枭眼中闪过一丝阴郁。

恒嘉怡黑亮的眼瞳转了转,魅惑一笑,面朝李枭跨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伸出纤纤玉指按揉他的太阳穴,“敢瞒着近两月不报,有些人胆子颇大!冥北郡的官员也该换换血了,枭郎尽管去做!”

“哼!”李枭轻轻钳住恒嘉怡的下巴,“有那么几个凤家的人,办了他们,不怕伤了你鸣哥的脸?”

恒嘉怡一愣,对上李枭似笑非笑的俊眸。

“啪!”灯芯中爆出一个灯花。

恒嘉怡慢慢靠近李枭,手掌放在他胸前,轻轻抚摸他的健硕的胸肌,启朱唇若即若离地碰触李枭橘色的薄唇,“前朝之事与后宫何干?鸣哥不会不晓大义。”

“女人,你又来招惹我?”她微凉的玉手在他胸前画圈,惹得他起了一身粟粒。

她媚眼如丝,一只玉手向他小腹滑去,“是呀,我就喜欢在御书房招惹你。”

李枭一把拉起她的手,举到面前,“这只指点江山的手可不要乱摸东西!”

“呵呵,我就要摸!”她魅惑的眨眼。

看着她那魅惑又略带娇憨的面容,他展眉而笑,“想我李枭当年就败在你这只手上了!害得我远走他乡,来做这世上少有的男后!”说着,将恒嘉怡推倒在书桌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