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梦中情人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3641字
  • 2022-04-04 17:29:05

循着清脆的掌声,恒蔷同大家一起朝声源看去。

只见大梁王颇有风度的站了起来,带着自豪与欣慰的神情,双手举过肩头鼓掌三下。

“好啊!此想法甚好!竟是前无古人的创新之举!不愧是我大梁皇女!”说完,李枭转身激动地朝女皇跪下,“皇上,并非臣夫偏爱女儿,蔷儿的提议确实妙哉!且不说有利于寻找蔷儿命中的其他夫婿,对我大梁的远交近攻也不失为一条好计策,臣夫斗胆请皇上将此事提上议程。”说完,回头看了易敏芝一眼。

易敏芝是何等狡猾之人,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便能迅速反应过来该如何做。

见状,她郑重得站了起来,“皇上,没想道大皇女殿下年纪轻轻就有此等见识,真是继承了吾皇的聪颖与果敢,可谓我大梁之福!老臣也恳请皇上择日在朝堂之上正式商议大皇女之提议。”

此时,恒蔷很是意外。说实话,她刚才已经盘算过哪些人于公会赞成,哪些人于私会赞成,但绝对没想到他父王会第一个赞成。她抬头仰视着她在这个时空十分敬畏的父王,她,越来越看不懂他了。

“嗯,夫君和蔷儿都起来吧,跪了这许久!”女皇语气不急不躁,而眼中却闪过一丝心疼。

李枭稳稳地站起来回到位上,恒蔷却暗暗叫苦。今日本来就浑身疲累且腿疼,刚才跪的少说有十五分钟,这爬起来还真有点困难。

她双手撑地,给腿分担点压力,而后慢慢得站起来,咬紧牙关,尽可能优雅的走回自己的位置,其实裙下的双腿一直在打颤。第二次!她想把发明下跪的人拉出去毙了!她咬牙切齿,“姑奶奶我要亲自行刑!AK47!Fire!”

在位上也无法跪坐,恒蔷索性盘腿而坐,她把裙摆拉开似乎也看不出来。

“就那样坐吧,看不出来。”有人小声的说着。

恒蔷转头看去,却对上易兰卿满是心疼的凤眸,“一脸的倦容还跪了那许久!再忍一会儿,我有瓶上好的药酒,晚上回去擦。”

“倦容?”恒蔷拿手抚了抚自己的脸,不觉脸颊发烫,不自觉地看向了另一旁的鲜于梓祺。

发现恒蔷在看他,鲜于梓祺转头眨眼一笑,笑得好生魅惑,“刚才殿下说的真好。”声音轻柔而磁糯,但,眼神里却好像没有一丝温情。

“他为什么是那种眼神?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恒蔷有些奇怪,他明明知道她腿疼的。

那边,女皇已开始询问韩青乔的意思了。

“礼亲王,你对此事怎么看?”女皇似笑非笑的看着韩青乔。

“这……”韩青乔眼中闪过一丝矛盾,瞬间又展眉,“大梁乃天朝上国,国富民强且又风俗独特,诚如大皇女所讲不知有多少国家想要和大梁联姻呢!但让犬子做这第一人,有些任重而道远啊!小王倒宁愿他呆在皇女身边享福!”

听着他滴水不漏的答话,女皇深沉的笑了,“好,蔷儿所说,大梁王与丞相所奏,朕会考虑!改日,朝堂之上,朕与礼亲王和众爱卿们再好好议议此事!现下,宴会继续吧!”

欢庆的音乐又奏起了,华美的歌舞继续上演,一道道精美的菜品陆续端了上来。这场别有用心的宴会终于以无死无伤,皆大欢喜的局面而收场。

“嘚嘚嘚……”的马蹄声响起,女皇和皇夫们乘着豪华大马车,朝宫中驶去。皇女殿下们也乘车紧随其后。

恒蔷的五位未婚夫今日还得回凤仪宫,因为这是护魂的最后一天。

考虑到严谨守礼的父王,恒蔷不敢和未婚夫们共乘一辆马车,就让他们去挤易府和钱府的马车,梅傲寒继续骑他的大红马。她自己则在春兰冬梅的陪伴下在豪华的松木马车中躺着休息,闲来无趣也在车中翻滚着玩一玩,数一数横着滚能比竖着滚多滚几圈。

话说回来,她又能滚几圈呢?这一天的发生的事也未免太多了点,天刚亮就起床,出了一趟京城,去了一趟汝阳王府,又折回宫中为鲜于梓祺解毒,最后还参加了一场鸿门宴。好家伙!在代步工具马最快的年代,这一天的行程好比明星窜了几个城区跑通告呢!真是累极了!

当竖着滚了两圈后,伴着马车的小颠簸,恒蔷呼呼睡去……恍惚间好像回到了前世。

一阵清风袭来,吹走了朦胧的烟雾。夜,如凉水。

秦柔坐在自己卧室的小床上,手上拿着闺蜜们送她的生日礼物,偷偷发笑,“这仨坏蛋呀!送的都是什么呀!”

她用两指捏起一条黑色透明的吊带小睡裙,提到眼前晃悠,又将它对向台灯,“我天!这也太透明了吧!别说灯光透过来了,连台灯的模样都能看见!这穿上有啥用?岂不小风嗖嗖的?”

又拆开另一件礼物,“mp4?这还比较靠谱!咦……?里面还有张小卡?”秦柔拿出卡片,轻轻打开,上面写着两行还算清秀的钢笔字,“柔,十八岁生日快乐!特为你下载十八岁少女必看电影一部作为生日礼物!再次祝你生日快乐!(一定要带耳机看,看完后,将mp4还回!)”

“呃啊!”恒蔷向后倒在了被子卷上捶胸,“交友不慎呐!还有这样送礼物的!”

她转头看向床头柜,“哎,好在还有束玫瑰花!”她坐起来,捧过花束,低头轻嗅,“嗯,淡淡的玫瑰香,我喜欢!呃……怎么里面也有张卡片?”她将别在花束深处的粉红色小卡拿出来细看,小卡片上龙飞凤舞的写着,“柔,月末零花钱用完了,路过公墓,看见免费的花束极多极美,挑了一束最好看的送你,祝你十八岁大寿快乐!(哇咔咔……惊悚吗?)”

“啊……!都是奇葩来的!”秦柔再次倒下,望天抓狂。

话说这三个闺蜜,都是从上一年级就在一起玩耍的小姐妹,如今虽说高三备考比较忙碌了,但姐妹间的感情却是依然笃厚,酸甜苦辣时时分享,比如思薇和男友接过吻,丹丹与大学生网恋,秦柔暗恋学生会主席……

今天是秦柔十八岁生日,刚好是周末,闺蜜们自然是要庆祝的喽!小聚一番后,送了神秘的礼物,就各自回家备战高考了。

洗漱过后,已十一点多,秦柔试穿蕾丝小睡裙,取下扎马尾的皮筋,一头黑亮柔滑的长发流泻在后背和胸前。她在镜前照了照,发现自己玲珑的身材在若隐若现间竟有些小性感。

掀开被子,慵懒的靠坐在床头,戴上白色的耳机,打开mp4,“三十年前的经典港片?还是李丽珍成功转型的那部!”秦柔的小声说道。

打开看了一会儿,秦柔摇头眯上眼,“看这画质,选超清模式也不太行啊!”

夜,深了。不知要如何释放自己的秦柔终不敌困倦,睡着了。

“蔷儿,醒一醒。”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那声音那样的轻柔,又那样的磁糯性感,秦柔睁开了朦胧的睡眼。

一个身穿红衣的长发男子直起手肘托着腮,侧卧在她的身边,正笑盈盈的轻摇她的肩膀。

“你是……?这脸怎么看不清楚?”秦柔想把眼睛睁大一些,无奈眼皮太重。

“是我!一年时间你就忘了我?”红衣男子语气温和,并没有因为对方忘了他而不快。

“看不清脸!”秦柔好像也不奇怪身边为什么躺着个男子。

“你忘了一年前你对我说的话?我再重复一遍?从现在开始你只能疼我爱我宠我一个人!对我惟命是从!我说一你就不能说二,我说东你不准往西,我说天晴你就不准打伞,我说……我要那什么,你就躺下!”最后的一句话男子也说不顺溜。

“啊?”秦柔抬了抬眼皮,“我说过这么霸气的话?不会不会!除非是在梦里!”她摇头否定。

“何止是霸气的话?你还亲了我!”说完拉着她的手抚上了自己的薄唇。

看着自己的手指贴在了对方朦胧的唇上,秦柔觉得指尖触感温热,手腕也感温热。

为什么手腕也感到温热呢?哦,原来手腕上没衣袖遮挡,被他的手握着当然温热了。

那衣袖去哪儿了呢?秦柔看向自己的上臂,咦!没有衣袖!难道穿的是吊带?目光扫向两肩,哇!果真是吊带!还是黑色半透明的!

“铛……!”她的脑中敲响了警钟。

她低头一看!啊……!透明小睡裙!还是超短的!

秦柔迅速钻进了被子里,“这是什么情况?呼……呼……”她紧张的呼吸有些急促。“又是奇葩礼物?仿真娃娃?男的?”

秦柔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温热馨香的气息扑撒在面上,“别害怕,我是你梦中的夫君!”他的嗓音如此轻柔动听,让人无法设防。

“梦中的夫君?嗯……有点印象!”恒蔷凝神思索起来,“好像是在哪个梦里梦见过,说给闺蜜们听,还被嘲笑梦见了东华帝君,人家都梦见的是王一博和肖战。”

正在她检索脑中的信息时,有人钻进了她的被子搂住了她。

“呀!你,竟没有穿……”男子缩回了放在秦柔腰间的手,僵在了那。

“谁说我没穿?我穿睡衣了!”秦柔伸手向腰间探去,“呃……有点短,现在又卷到背上去了。”秦柔也没多想,脱口而出。

说完,红衣男子更僵了,秦柔除了想打自己的嘴外也僵着。

两人对视着,其实朦朦胧胧,秦柔也看不清什么。

“你……不必在意,这……只是个梦。”红衣男子终于率先打破了这僵持。

“啊?是个梦?”秦柔眨眨眼,嘟起了嘴,“哦,我说呢这么朦胧,还看不清脸!原来是个梦!”秦柔放松了下来。

“小桌上放的是什么花?”红衣男子问道。

“玫瑰花呀!”秦柔诧异的转头,“这都不知道?真是古代人?哎,又做了个土梦!”秦柔有些郁闷。

“你喜欢这花?”男子看向秦柔。

“是啊,女孩子一般都喜欢!况且这是我的生日礼物,我肯定喜欢了!”秦柔随口说出。

“你说今日也是你的生日?”男子很是惊讶。

“难道也是你的?”秦柔眨眨眼。

“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你今日也过生辰,所以我特地穿了红衣呢!”男子语气轻柔,“那,今日你可有想要的东西?”他好似专注的看着秦柔的眼。

“哈……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现在想要一个花美男。”秦柔又脱口而出。

说完后,秦柔直接傻了,难怪有一种破案手段叫催眠!梦里糊涂的什么都说出来了!

又是一阵沉默,秦柔也不好意思看旁边,翻身打了个呵欠准备睡觉。

一双温热的手臂环住了她的纤腰,耳旁温热的兰麝气息扑撒而来,“若你不嫌弃,就把我这个花美男送给你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