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大梁式联姻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899字
  • 2022-04-03 20:19:03

光禄寺的大厅里,人们都在为大梁王的美好愿望而举杯共饮,被雷翻的恒蔷已恢复平静,看着对面脸色和精神越来越差的礼亲王妃,她觉得自己该出场了,不能再坐视不管。

她深吸口气,优雅地站了起来,慢慢绕过身前小桌,仪态万千的来到大厅中间,盈盈下拜,“母皇,父王,儿臣近来为一件关于我命中九星的事而困惑,急于解决却又不得其法。适才听父王说要早日聚齐九星,儿臣便更觉得此事棘手了。”

女皇挥手让歌舞停下,大厅中顿时安静下来,人们都看向恒蔷,五个未婚夫中除了寒松渊分一半心思在他母妃身上外,个个神情专注的看着她。

“何事?我儿不妨道来。”女皇和颜悦色的看着恒蔷。

恒蔷朝女皇叩个头,小脸满是认真,“禀母皇,儿臣自苏醒后便渐渐知晓国师卜算儿臣命中有九夫一事,开始儿臣只知这九夫是自愿揭榜且经母皇择其品貌而挑选,后来才知道,国师还批算出他们的生辰八字,揭榜的人还要符合这生辰八字才可,所以至今只找到五位,还有四位不知在何处。儿臣说的可是实情?”

女皇细听之后点点头,李枭也静静听着,手指时不时的轻敲桌面。

恒蔷又好似深情的扫视了一遍五个未婚夫,“人海茫茫中,母皇为儿臣寻找到的这五位公子可谓是万里挑一,三位生于我大梁的公子就不说了,还有两位竟是仙罗的皇子和风国的亲王世子,真可谓是千里姻缘一线牵。由此,竟让儿臣想到,其他的四位会不会也是别国的男子呢?”

“这个母皇也考虑过,也派人尽最大可能去寻找了,却无甚收获。”女皇眼中有些遗憾。

“儿臣近几日养病期间,忽然从鲜于皇子和寒世子身上得到一丝灵感。”恒蔷目露神秘。

大厅里格外的安静起来,仿佛都能听到灯芯爆出烛花的哔啵声,大家都盯着恒蔷。

“哦?一丝灵感?”女皇挑起了眉。

“嗯!您瞧他们五人,宰相之子,将军之子,豪门公子,还有仙罗国皇子、风国亲王世子,以此类推,其他四个会不会也是别国的皇亲贵胄?或者他根本就是一位外国的皇帝呢?”恒蔷的语气很是严肃认真,大眼中却闪烁这狡黠的光芒。

“这……”女皇睁大了眼,脑中开始思索这个被她遗漏的问题,大厅里的人也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只有易兰卿捕捉到了恒蔷眼中的狡黠,嘴角扬了扬,心中笑道:“鬼精灵,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女皇身旁的大梁王却眼含讥诮的笑了,他转过头对着女皇耳语,“皇上,瞧!您说她是帝女星下凡,如今她便问您要起天王老子来了,你们母女果真是如出一辙的荒谬。”

“你!”女皇气的直瞪他,狠狠的剜了他一眼,“枭郎很想看我吐血吗?你想早点当鳏夫?”

李枭讥诮的笑颜变绿了,“臣夫不想再听到这样的话。”说完面带愠色,转脸坐直,双手揣在袖子里不再多言。

见李枭安分了,女皇望向恒蔷,“那蔷儿的困惑是什么呢?”她耐心的问道。

恒蔷眨眨眼,“禀母皇,我大梁为女主,女子为妻主,可娶多夫。可世上女主的国家并不多,除了西边的凤国,东南边的花影国,就只有我们大梁了。其他国家皆是男尊男主,若剩下的四星是这些国家的人,是普通百姓或许会奔着我大梁的富庶而来做我九夫中的一个,若是皇亲贵族怕就不会来了,更不用说是皇帝了。所以,儿臣困惑,如遇到这样的人,怎样与他结亲呢?”说完故意蹙眉,好似很为难。

“这……”女皇垂下眸,十指轻轻相扣,靠向身后的椅背,凝神算计起来。

李枭静静的坐在那里,心中只觉得荒谬无比,又怕气到了女皇,便皮笑肉不笑的瞧着恒蔷只字不语。

看着大家的疑难的神情,恒蔷心中暗暗偷笑,她又深深得看了一脸色极差还在气短心慌的礼亲王妃,忽然眸光中闪烁着磐石般的坚毅,她像是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一样,忽然叩头道:“母皇,针对此事儿臣其实已想出一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女皇抬起头,眼中有些许期待,“哦?我儿但讲无妨。”

“是!儿臣以为,国师卜算儿臣娶九夫方可平安,但并没说九夫非得在身边!儿臣以为只要缔结了婚书便是娶了他,他可以不来我大梁,不行夫妻之礼,更可让他保持本国习俗娶妻生子,只要他承认我是她的妻,一直与我保持婚姻关系便可。”恒蔷双手抱拳,说地言辞恳切。

“啊?什么什么?”厅内已有人惊叹出声,瞪大眼不敢相信。

到此时,易兰卿终于明白了恒蔷的意图,自嘲着摇了摇头,又饶有趣味的看了寒松渊一眼,“搞这么大的动静,原来是为了他!”遂扬起嘴角,低头轻按太阳穴,“呵,她还真是我人生的一个意外,多少举动都出乎我意料。原来,情字除了真心以对,终是算计不得。”

相对于大厅内其他人的大惊小怪,女皇还是压得住阵脚,她泰然自若的坐在龙椅上,俯视着恒蔷,“如你所说,接下来要怎么做呢?”

恒蔷眼神很是笃定,“出一张榜文,昭告天下,我大梁有了新式的联姻之法,任何想与我大梁交好联姻的国家,只要表现出相当的诚意,经母皇父王定夺,便可与我大梁皇女签订婚书,缔结下姻亲联盟,今后彼此照应,互惠互利。联姻之男子形式上娶我大梁皇女为正妻或平妻,不必来我大梁行夫妻之礼和生活,并尊重其本国习俗,准其在本国娶妻生子。这样一来,不管他是大国小国,富国穷国,凡是想与我大梁帝国交好的,是不是都会有所动心呢?

我那未找到的四夫,即便他们中有皇帝,让他形式上迎娶我堂堂大梁皇女也没有什么损失啊?何况母皇还要给他许多陪嫁不是么!与我大梁帝国交好,娶皇女,得陪嫁,真是赚大了!而于我大梁,也发展了友好邦交不是?”

此言一出,大厅内一片哗然,有人惊叹于大皇女的超凡想象力,有人摇着头觉得不能接受,还有人东看看西瞅瞅好似在犯糊涂,当然也有人高傲的认为此想法如同蔷薇是野花一般是野点子,至于这人是谁就不点名啦!一时间大厅内沸沸扬扬,众说纷纭,光禄寺仿佛变成了各抒己见的金銮殿。

礼亲王稳坐在位上,看似微醉,手指敲击桌面的频率加快了,礼亲王妃完全不气短心慌了,握紧双手,心神却已在希望的田野上奔跑。

女皇扬起嘴角,慢慢转头,朝身旁的李枭妩媚一笑,眼中迸射出熠熠神采,“枭郎,岂不知……虎父无犬女?”说完,朝下瞅了一眼礼亲王妃,故作惋惜的看向恒蔷,“那依蔷儿之见,礼亲王世子也可以回国了?”

“这……”恒蔷故意深情地看了一眼正在震惊中的寒松渊,装出一丝不舍,更兼眼神忧郁的低下头,好似在做强烈的思想斗争。

就在人们以为她会割舍不下时,她捏紧了双拳,绝然抬头,“是的,母皇!儿臣要他做这大梁式联姻的第一人!好让天下人知晓大梁式联姻确有其事!”

“那鲜于皇子呢?他是质子也能回去吗?”恒雪突然站了起来好似在质问恒蔷,也不管会不会伤害鲜于梓祺的尊严。

恒蔷奇怪的看向这个不满十二岁的小妹妹,心中纳闷她今天怎么回事?怎么老是有意无意的和自己作对?难道皇家子女为了皇位天生就是敌对头?

恒蔷第一次心怀戒备的审视了她,却发现她眼中还有一抹纯洁的婴儿蓝,于是收回了刚才的想法,“在我的前世,她这年龄不过是个六年级的学生而已,好奇心强,喜欢提问是好事!但,作为天家皇族的孩子在什么场合该说什么话心中还是得有数的!得给她上一课!

收回思绪,恒蔷朝鲜于梓祺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便看向恒雪,“鲜于皇子是大梁与仙罗国友好的见证人,只要他的使命完成,他想回去随时可以回去。他若愿为皇姐我舍弃国家,皇姐我也自当真心相报。人与人相处,相互尊重是很重要的。所以,当他的使命完成,去或是留,我都尊重他的决定。”

恒雪默默坐下,垂下杏眼,抿嘴不语。

“啪!”

“啪!”

“啪!”

三声清脆的掌声在大厅内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