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兰蔷缘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290字
  • 2022-01-19 16:36:55

与两侍女走在回去的路上,恒蔷吩咐道:“一会儿叫厨房送碗小米粥和一碟小菜来。”

“殿下刚才为什么不吃饱了再出来?”秋棠奇怪的问道。

春兰忙训道:“大胆!主子吩咐什么就做什么!哪轮到你问主子的事!”

吓得秋棠就要下跪,恒蔷忙一把拉住,嗔道:“哎呀,春兰啊,你别那么凶嘛!她也是好奇才问的。”又看向秋棠,看着小丫头不过十四五岁,倒是个直性子,不是个阿谀奉承的,微笑着说:“秋棠啊,我早上想吃点清淡的,刚才那膳食太油腻,所以不想吃。”早听说皇宫里关系复杂,吃人不吐骨头,说错一句话就有可能让自己或是别人掉脑袋。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恒蔷没有向秋棠道出实情。

又问春兰:“春兰,没成婚前就和未婚夫生活在一起是我大梁的习俗吗?”

“回殿下,不是的。殿下和公子们在一起,是皇上安排的,据说是有助于殿下回魂的。”春兰认真的答道。

“那我现在回魂了,他们就不用住这了吧?”恒蔷又问。

“回殿下,上回皇上说让公子们至少住上七七四十九日才行。”春兰答的干净利落。

“哦,是有这回事”,恒蔷回想起来了。“也是啊,反正已经回不去了,不如好好在这呆着,万一真像他们说的阳气不足,魂儿又飞了,再穿越到个男尊女卑的地方岂不糟了?”

边走边皱眉思考,恒蔷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五个未婚夫及周围的环境详细了解。问这几个侍女应该能问出点什么吧?但这几个贴身侍女是女皇挑的,除了照顾自己之外,应该还有监督自己的目的,所以女皇的私事还是别问了,毕竟女皇是母亲也是统治者啊!这点得理解她。还有,这四个侍女也不排除被有心之人收买的可能,毕竟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人际关系还一无所知,所以有些问题还是点到即止的好。

想好后,恒蔷假装漫不经心的问春兰:“春兰,这五位公子都是自愿来做我未婚夫的?我以前是个痴呆他们也愿意?”

“殿下,不要这样说自己,您以前只是失了魂儿,不是痴呆,您就当自己生了场病吧!现在不是康复了!公子们当然是自愿来的。易公子的母亲易丞相是当年的皇太女太傅,也就是帝师,与皇上关系甚密。易丞相有三个女儿,四十岁时偶得了一子,便是易公子。公子天资聪颖,三岁识字百个,四岁吟诗百首,五岁便能作文,一时轰动帝京,丞相甚是宝贝他呢!公子五岁时,皇上怀了殿下,一日皇上到相府游玩时与丞相戏语,若得女,便招易公子为女婿,丞相还未答话,站在一旁的公子竟叩谢隆恩了,逗得皇上好不开心呢!”春兰有条不紊的讲着。

“哦?真是个小人精!”恒蔷笑着看向春兰,见她也是一张稚嫩的小脸,一愣,“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当时多大啊?”

“奴婢当时六岁,有幸在皇上身边做粗使小丫头,所以知道。”春兰答道。

“哦……”恒蔷眨眨眼,心里有了小想法,“这么说,春兰是女皇的人,那我以后需注意……”想完赶紧转头继续问:“那后来呢?我失魂了易公子还愿意?易丞相也愿意?”

见恒蔷眼含深意,春兰也变得谨慎。“后来皇上果然诞下龙女,君无戏言,殿下满月时,便下旨赐婚,允诺殿下16岁时迎娶易公子。殿下没失魂前,也是聪慧异常,三岁便能吟诗百首,与易公子那是金童玉女,佳偶天成呢!直到殿下失了魂,皇上体恤丞相爱子之心,向丞相允诺,若殿下16岁不能回魂,便取消这门亲事。所以,易公子绝对是自愿的。”

恒蔷见她把来龙去脉说的的这么清楚,便越加肯定她是受女皇重用的人,看她的眼神多了几份戒备。

“那易公子的腿是怎么回事?是天生伤残还是后天有病啊?”想起他总是拄着拐杖,恒蔷不禁好奇的问。

“公子天生健全,只因15岁时得了一种怪病,看似血虚,但却日复一日的衰弱,以至浑身无力,腿脚使不上劲,终日咳嗽,但却不伤性命,访了很多大夫都医不好。”春兰一脸惋惜的说着。

恒蔷回想起那天穿越之时,看见他是第一个在湖边施救的人,五个未婚夫里只有他的眼神里透出些许关爱和宠溺,“也许他对我这个寄主是有真感情的,他一直喜欢着那个聪明的小恒蔷,他也期待着那个聪明的恒蔷的回归,估计正是这份期待,才支撑了他这么多年,让他有勇气对那个失了魂的恒蔷不离不弃,如今真是守的云开见月明了,这不还有一年就可以成亲了?”恒蔷暗暗思索。

“殿下,其他公子的事您问吗?”春兰见恒蔷沉默了,估摸着她在想什么,便试探的问道。

见春兰主动发问,恒蔷有点意外,“看来这是女皇安排过的,有点给我恶补记忆的赶脚!”。

说话时,三人已回到寝殿,春兰赶紧吩咐夏荷去准备粥和小菜,恒蔷却无意间发现自己的寝殿还有题字!其中有以一个字很像“柔”字,便问春兰是哪几个字,得知是“眠柔阁”,恒蔷顿时一愣,心想:“眠柔?秦柔睡觉的地方?这是巧合吗?”但转而又笑了,“呵……当然是巧合了,难道这是认识穿越前的我的人题的字不成?呵呵……有点亲切呢!”遂嘴角挂着一丝浅笑,跨过门槛,信步来到桌旁,重重的坐到靠椅上。

“呼~!真累啊!人胖就是不好,走点路就累的呼哧呼哧的,我要减肥!”恒蔷边抱怨边拿着玉盏儿喝水。

春兰低头不语,没有任何反应。

恒蔷后悔刚才应该对着墙说话,反正这些训练有素的丫头是很少说废话的,基本都能做到不管主子的私事。

不想秋棠乖巧的接道:“殿下,为何要减肥?大梁王常称赞您丰腴美丽,一看就可人疼呢!”

听到此话,恒蔷一口水喷了出来,心想是哪个马屁精说的!胖成这样了还可人疼?说这话的不怕腰疼吗!

春兰赶紧拿帕子给主子擦嘴,边擦边训着秋棠:“小蹄子,以后殿下喝水吃饭的时候你少说话。”秋棠忙委屈的点点头。

“殿下,大梁王是您的父亲,当然是怎么看你都觉得好了。殿下虽丰腴了些,但也不用放在心上,等殿下以后大婚了产下小殿下,便可日日去双龙养生池沐浴,不出三月便会身形玲珑,皮肤光滑紧致。”春兰安慰道。

“大梁的王?双龙养生池?这都是什么呀?”恒蔷纳闷,“大梁的王不是我母皇吗”

“殿下,大梁王可不是皇帝,皇帝当然是女皇陛下,殿下以后万不可这样问喽!皇上的正夫即封为大梁王,那是我国男子最高爵位和荣誉,正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呢,皇上和王爷生了一儿一女,那女儿便是您,您有多尊贵你知道了吧!”春兰严肃而骄傲的说道。

越听越觉得春兰不简单呢,聪明伶俐还庇护主子,真不错!充分反映了女皇的眼光也极为不错啊!恒蔷暗赞道。

“那他人呢?怎么没来看我啊?”恒蔷很想见见这位父亲。

“王爷到边疆犒军去了,殿下回魂的事已快马加鞭告知王爷,相信他不日将会回京。”春兰一副安慰主子的神情说道。

“哦……那双龙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非要婚后产子了才能去?”恒蔷觉得她现在就该去。

“殿下,我国皇族女子既要处理政务,还要生育儿女,上天垂怜,特降神泉于帝王山,可助皇族女子产后强健体魄,保持身形。”春兰一脸膜拜的说道。

“又是神?这里的神真不错,总是设身处地的为女人着想,真是一切为了女人,为了女人的一切啊!值得膜拜!只可惜我现在享受不到。”恒蔷暗赞并遗憾着。

正说间,夏荷带着个眼生的丫鬟走了进来,只见那丫鬟梳着双丫髻,眉清目秀,举止大方,穿着朴素,手里提个红漆食盒,进门后半蹲下请安,恒蔷微笑着让她起来,那丫鬟缓慢站起身说:“奴婢是易公子的婢女玲珑,公子说最近得了个新厨子做的一手好菜,特命他做了几个拿手菜,请殿下尝尝。”

恒蔷皱眉思索着易兰卿又要做什么,大清早尝的什么菜?但嘴上却说:“好,回去替我谢谢你们公子。”

“奴婢遵命,奴婢告退。”玲珑低头退下。

春兰打开食盒,恒蔷探头看去,见第一层放着一碗清香莹绿的青菜粥,周围还摆着三碟精致小菜,第二层是一碟黄亮皮薄的小笼包,第三层附着一张折好的纸条。好奇心驱使恒蔷信手将纸条展开,见写着两句话,于是她看了一遍,然后头上冒出一大滴汗,nnd居然不认识,看形状有两个字像“手”和“心”,遂看向春兰,春兰心领神会的接过字条,念道:“吾手不似梅君敏,余心堪比傲寒心。”

“瞧瞧,人家为什么受皇上器重?人家有眼色啊!刚才在珍馐厅里事人家全看明白了,就是不点破,只字不提小梅同学手艺……奇差,还褒奖人家,要人家学习。呵呵,人精,绝对是人精!真让人有点小感动。不过,我不是小女生,不会天真的认为他是“因为爱情”来无微不至的关怀我滴,是为了我的皇女身份吗?你该不是想当大梁王吧?你是不是很看好人家呢?”恒蔷眯眼冥想。

“咕……咕……”肚子开始叫嚣,真有点饿了,管他为啥,先把革命的本钱喂饱再说!眯起狐狸眼,示意春兰拿起银筷银勺开喂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