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绾卿三千丝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365字
  • 2022-03-28 12:38:16

锦帐内的恒蔷一脸郁闷,心情沮丧,不敢下床。

忽的想起傍晚还要赴宴,她急了,“这该怎么办?要去赴宴还得好好打扮一番,叫春兰她们来梳洗吗?那不就露陷了?”她摸摸头发,发髻已散乱。再看钗钏,都散落在了床头。外衣和那凤穿蔷薇的罩衫还在地上。

她苦着脸,“哎……这下可好,鲜于梓祺是没被玷污,可我呢?叫春兰她们进来看到我这副模样,怎么解释?”

锦帐被掀开了,恒蔷坐在床边探出头来。

听见动静,钱多多的目光快速的扫了过去,当他看见长发披肩的娇俏人儿时,心中顿时五味陈杂。

那是他曾经天天咒骂的大傻,如今却伶牙俐齿,美丽俏皮,让他总忍不住多看几眼。那是他从前时时鄙视的Y妇,如今却清心寡欲,远离男色,想让她多看他几眼都难。自从吻了她,他便中了毒,眼前总是萦绕着她的身影,口中总在向往她的芳泽,甚至臆想过与她颠鸾倒凤,可今日……她几个时辰前才拔过他的裤子,现下却和别的男人圆了房。

钱多多心中极为纠结,他不得不承认,他的心已开始背叛他的母亲,他对恒蔷有了感觉。

“鲜于,我的发髻散了怎么办?我不会绾发。”恒蔷手捧着步摇金钗,为难的望着鲜于梓祺。

两个男人都看向了她,“我帮……”钱多多刚做了个口型,鲜于梓祺已说出了和他一样的话,“我帮你绾!”

恒蔷眨眨眼,“你一个男人家行吗?”

鲜于梓祺笑盈盈的弯腰拾起地上的衣服,走到床边,“你没回魂的时候,我常给你梳头呢!那时,多多站还在旁边递簪花,梅傲寒只会在一旁傻看呢!”

“梅傲寒?”听见这三个字,恒蔷低下了头,心中划过一丝忧伤,“梅梅,我食言了。”

见恒蔷如此,鲜于梓祺心如明镜,阴沉的扬了扬嘴角,“殿下不问问兰卿他们吗?”

恒蔷抬起了头,“哦,是呀,易兰卿和寒松渊呢?”

鲜于梓祺和钱多多对视一眼,“呵,一个为你描眉,一个手捧螺子黛。”

恒蔷惊呆了,眼前浮现出五个美男在清晨的屡屡阳光中为胖妞梳头描眉的景象,那还真是唯美温馨呢!

鲜于梓祺为恒蔷穿上外衣,披上罩衫,扶她下床,可恒蔷却一个没站稳差点单膝跪地。急得钱多多下意识的伸出了手,却看见鲜于梓祺一把拉起了她,他只好悄悄收回手。

“哎呦,腿疼!”恒蔷撅起了小嘴。

鲜于梓祺搂住她一脸爱意,“下次我动作轻点。”

“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恒蔷脸红了。

“动作轻点?”钱多多脑中浮现了一幕幕让他嫉妒的画面,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他冷眼瞧着二人越见亲密的举动,终于,他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深吸口气,“呵,今日不如让多多为殿下绾发如何?”

屋中静了下来,鲜于梓祺和恒蔷都诧异的看着他。

“又想干什么?把我变成丑八怪还是……想把我的头发拔光报仇?”恒蔷终于出声打破了这安静。

鲜于梓祺的心中仿佛了然,嘴角含笑,“多多梳头梳的很好呢,他可是早就在学怎么伺候殿下了!”

一句话让恒蔷和钱多多都沉下了脸,藏书阁的种种又浮现在二人心中。

“我从十五岁就开始学怎么伺候殿下了……”恒蔷眯着眼,想起了钱多多的轻薄之举,抿了抿嘴,锁紧了眉头。

钱多多更是想起了恒蔷唇上的甜蜜胭脂和与她亲吻时的那份心悸,不觉喉头滚动,深吸了口气。

见二人都不说话,鲜于梓祺有些纳闷,“瞧你们,这是怎么了?殿下不愿意就算了,还是我来吧!”

恒蔷瞥了钱多多一眼,起身朝铜镜走去,钱多多星眸暗了暗,终是没说话。

在一面样式简单的铜镜前,鲜于梓祺拿着木梳为恒蔷一下一下的梳理着她顺滑如丝的长发,正想为她绾发时,钱多多走了过来,伸手将鲜于梓祺手中的长发捧到了自己手中,“殿下,就让多多为您绾吧!有些事还请你原谅,我是不懂情,可有一天,我会懂的。”

恒蔷抬头审视着他的星眸,发现里面是前所未有的纯净,犹豫片刻后,她叹了口气,“哎,谁还没有年少无知的时候呢?”遂浅浅一笑,“梳吧。”

钱多多笑了,那是来自心底的微笑。

他将那一把垂顺的黑瀑绕在指间,很是认真的缠着,绕着……看着镜中佳人已云鬓高耸,端庄优雅,似乎又多了一份成熟的韵味,他的心中涌出一片苦涩,从前虚情假意,没心没肺,为她装扮不过是在为母猪戴花。而今,动了情丝,有心讨好佳人,却是个站在旁边的配角。

他垂眸,心中隐隐作痛,

“青丝绕指间,

情丝穿心田。

绾卿三千丝,

了我情一片。

从今起,我便要藏好我的心了。”

坐在镜旁的恒蔷,看着钱多多绾发的手艺果然不错,比春兰她们绾的更有立体感,插簪子和步摇的位置稍有改动,但却比原来好看多了。

她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原来女人真是要男人来欣赏啊!”

钱多多但笑不语。

鲜于梓祺在一旁眨着桃花眼,微微笑着,“多多既为你绾了发,我为你补妆如何?我新调了盒胭脂,未得空送你,此时正好用上。”

“你会上装?”恒蔷意外的看着他。

“略懂。”鲜于梓祺的桃花眼中波光潋滟。

他走到镜旁的桌边,打开抽屉,取出一个长方形的锦盒和一个红色的小圆盒。将长方形的盒子打开,里面是描眉画眼的笔,螺子黛和一盒香粉。恒蔷将小圆盒打开一看,竟是一盒半透明的水红色胭脂,低头轻嗅,有一股玫瑰的淡淡香味。

“上回听你说玫瑰里有精油,我便到兰卿家的玫瑰园里采了好多红玫瑰,反复试验,才得了几滴,确实滋润香甜。又听你说想要调种不太红却又水润的胭脂,于是我便调了这种玫瑰胭脂。还有你说的要细的像雾一样的蜜粉,我便研磨了这盒桃花蚕丝蜜粉。来,试一试?”鲜于梓祺浅笑而又耐心的说着。

看着鲜于梓祺的俊颜和充满柔情的眼神,又看着这盒纯属私人定制的胭脂,恒蔷忽热觉得鼻子酸酸的,“原来自己随口说的话,鲜于梓祺都记在心里,看他平时少言寡语,心中的情感却是这样丰富。如今又有了肌肤之亲,难道,他才是我的真命天子?”

“娘子大人,补妆了。”鲜于梓祺在恒蔷耳旁轻声说道。

思绪被打断,恒蔷抬起了头,朝鲜于梓祺柔媚一笑,竟让他的心跳漏了一拍,旋即二人遣眷对视起来,两人的心仿佛贴了一起。

一旁的钱多多不是傻子,听着二人的对话,看着二人的眼神,明显感到了自己存在的突兀,不知自己站在这是充当蜡烛照明呢还是在看皇家恋情真人秀?

“我去沏壶茶来!”说完他默默的转身走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