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送念想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225字
  • 2022-03-18 10:45:48

“别走!”鲜于梓祺磁糯的声音传来。

恒蔷不免一惊,翩然回头之际,手腕却被另一只温热的手拉住了。

只见鲜于梓祺已坐了起来,用他那波光潋滟的桃花眼凝视着她。

“你我已亲密至此,怎能一句两清就算了!”继而用力地把恒蔷往怀里拽。

“啊!”恒蔷猝不及防,惊叫一声,被拽了过去。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恒蔷被搂在鲜于梓祺怀中,一时还反映过来该怎么做,不想鲜于梓祺便贴近了她。

他轻轻地吻向恒蔷的额头,眉毛,鼻尖……

这举动似乎很有爱,竟让恒蔷的心弦有些颤动,直到他的唇快碰上她的唇时,她脑中叮当一声响起了警钟,匆忙伸手使劲推开他。

鲜于梓祺被推到一旁,片刻迟疑后,他赶紧用双手握紧恒蔷的手腕,将她的双手贴在自己的心口,眼神灼灼地望着她,“感觉到我的心跳了吗?从此后它就只为你跳动!”他声音竟是那般魅惑磁糯。

恒蔷似乎受到了蛊惑,不禁凝视对方,只见他如墨的长发披散在后背,耳旁两屡鬓发垂在宽肩上,烟雾般的眉毛微微蹙起,桃花眼中波光潋滟,小扇子般的卷翘睫毛时而颤动,双颊粉润,下巴尖尖,真是神仙人物,只是……

“哈哈……”恒蔷突然笑了。

鲜于梓祺一脸诧异,“这时候你笑什么?”

“哈哈……你流鼻血啦!嘴上、下巴上都是!和你这惊为天人的相貌真不匹配!哈哈……”恒蔷笑弯了眼睛,她的举动完全破坏了这深情遣眷的气氛。

鲜于梓祺一愣,脸色有些尴尬,有些不舍得松开恒蔷的手,用手背在人中位置擦了一把,低头一看,果见满手背血,不禁一脸尴尬。

“我……叫人来伺候你清洗?”恒蔷眼神有些闪躲,其实想借故离开。

不料鲜于梓祺皱了皱眉,一把搂住了她,“不!”

恒蔷显然被吓到了,她身子向后靠着,尽量和对方保持距离,神情也极为局促。

此时,鲜于梓祺笑的有些神秘,忽然他伸手扯过枕巾,快速的擦拭自己的嘴和鼻子后,将枕巾顺手扔到一旁,继而靠近恒蔷,痴痴瞧着她,“现在不许离开我,你要对我负责!”他的水润粉唇又贴了过去。

这吻轻柔而甜蜜,深情而谴眷。

面对这般情意绵绵的举动,这般神仙似的人物,恒蔷的心有点陶醉,小心肝“咚咚”的跳起来。

直到鲜于梓祺开始更加不安分时,她睁大了眼,用力把鲜于梓祺朝一边推去。

“你不要太过分!”恒蔷撅嘴坐了起来,眼睛却不敢看对方。

被推开的鲜于梓祺,眼中闪过了一丝挫败,旋即靠近,目光温柔的看着恒蔷,“怎么了?我的妻。你是害羞了吗?”

“呃……”恒蔷的脑中飞过一只滴汗的乌鸦,她神情尴尬地转过脸,“什……什么我的妻?你叫谁呢?”

鲜于梓祺黑琉璃般的瞳仁暗了下来,伸出手轻抚恒蔷的香肩,语气极为温柔,“这里还有第三人吗?”

“呃……”恒蔷牵强的笑着朝后望了望,“没有,但……也不是我,你别开玩笑。”

见恒蔷一副假正经的模样,鲜于梓祺轻笑出声,“刚才你是怎么给我解药的?只有夫妻才可以那样哦!”说完饶有趣味的看向她的手。

恒蔷低下头,脸刷得一下红了。

“那个……我……我刚才扮演着大夫的角色好不好!我在救死扶伤!”恒蔷故作镇定来掩饰自己的羞赧。

“哦?原来是这样。”鲜于梓祺点点头,“那让我也当回大夫,也救死扶伤一回如何?”说完又要靠近。

“你这是强词夺理,我可没病呀?”恒蔷挑眉,身子向后躲。

“不负责任可是很坏的毛病!”鲜于梓祺轻拍她的头。

恒蔷张着嘴石化了,没听说女人要对男人负责的,这是碰瓷!

看着恒蔷吃鳖的样子,鲜于梓祺的脸上浮上一丝小得意,伸手将恒蔷揽入怀中,对着她耳鬓轻语道,“我的妻,你既是妙手仁心的大夫,就要救人救到底,为夫的毒还没解干净!不信你检查。”说完,就拽她的手。

“啊!我不检查!”恒蔷赶紧把双手背在身后。

“鲜于……鲜于公子,你就当自己的大夫吧!有毒你可以自己解,幸福……要靠自己去解决!哦不,是创造!”恒蔷边说边往后退,说话也开始语无伦次。

“我……下午还要去收米呢!哦不,是要去见未来的公婆!寒松渊的公婆!哦不,就是他的……父妃母王!哦不……是父王母妃!我这就告辞了,今天的事你想开点,就当没发生过!”说完,她竟慌张的从床边滚了下来。

原本心中还有一些幸福之感的鲜于梓祺,听恒蔷要扔下自己去见别人父母,心中已是不快,又听见她说今日的事当没发生过,心中顿时一阵揪痛,他咬着牙,暗道:“终是瞧不起我!”一丝报复的邪佞之光从眼中迸射而出。

“请殿下留步!能满足梓祺一个小愿望吗?”鲜于梓祺一把掀开锦帐。

从地上爬起来的恒蔷已慌慌张张走到门口,闻言,本能地回头,看见锦帐下的鲜于梓祺正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心中不免有了负罪感,脚步不自觉的停了下来,“什么愿望?”

鲜于梓祺遣眷一笑,“把我亲手做的香囊带在身边可以吗?”

说完从枕头下摸出个粉色的香囊,挂在指尖。

恒蔷定睛一看,鲜于梓祺光滑修长的手指上挂着一个心形的香囊,表面为藕荷色锦缎所制,底部一颗粉色的珍珠下吊着飘逸的红色穗子。那香囊微微晃动,真真是女儿家喜欢的东西,秀美又精致。

“殿下执意要走,梓祺也不敢强留,便将此物送与殿下,今后,见此物如见我。”鲜于梓祺眼中透着淡淡的忧伤。

听完他说的有些伤感,恒蔷呆呆地站在那里,心中有些五味陈杂,“本来一个未婚夫都不想要,如今却惹了一个又一个。执着的易兰卿,憨直的梅傲寒,邪魅的钱多多,再加上让人心疼的你,我该如何取舍?”

她不觉望天,眼前浮现他们四人的样子:

易兰卿深情的俯视她,“你这样顽劣,应该禁锢你一辈子!”

梅傲寒与他十指相扣,“蔷儿,许我做第一个!”

钱多多一脸怨毒,“我也将是你的男人,为何总看不到我这来?”

鲜于梓祺怒睁桃花眼,“走开,我鲜于梓祺可不是你的附属品!”

四个人让人记忆深刻的话语像留声机一般陆续播放,恒蔷的心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