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解药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90字
  • 2022-03-17 14:49:51

马车终于驶到了凤仪宫,恒蔷协助钱多多背起了鲜于梓祺,三人匆匆下车,也不使唤婢女仆从,一路直往宫中专门给恒蔷的五位未婚夫安排的小院。

进了鲜于梓祺的屋内,两人将他安放在床上,怕他再次寻死,就未给他解穴。

钱多多出去吩咐男仆打一桶凉水来,之后回屋照顾鲜于梓祺,为他脱掉外衣,凉水擦身,扇风降温。站在一旁的恒蔷,见他已眼神迷离,白嫩无暇的肌肤泛着不正常的潮红,她的脸上不禁浮出一抹害羞的红晕。

“鲜于兄,好受些了吗!过会子你再到凉水里泡泡,兴许能缓解你的不适。”钱多多对鲜于梓祺轻语。

“哎……”鲜于发出一声低叹,胸膛厚重的起伏着,“杀了我,我难受的紧!快熬不下去了!”

看着他那原本倾国倾城的脸庞,如今却表情扭曲,粉唇已经被牙齿咬的渗血,光滑的脖颈上也血迹斑斑,身体被点了穴僵硬不能动弹。钱多多双眉紧蹙,目露悲戚。

“吃了那么苦,只为今朝一死吗?再忍一时吧!”说完,看向恒蔷,嘴唇张了张欲言又止,目光复杂而纠结。

“看什么看!我说了花太医来瞧了,也说无解的话,我……就救他!”恒蔷仰起头,说话却没底气。

钱多多脸色很不好,看看鲜于梓祺又望望恒蔷,心中不知怎的,就是觉得堵得慌,但终是忍着没接恒蔷的话。

“笃!笃!笃!”房门被敲响了。

“殿下,花太医来了。”冬梅气喘吁吁的说,看来她走的很快。

钱多多与恒蔷对视一眼,赶忙伸手将锦帐拉下,又朝恒蔷点了点头,恒蔷领会,便道:“请花太医一人进来!”

“吱呀……”门开了。

只见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背着药箱步伐稳健的走了进来。他花白的头发梳理的很整齐,头顶的发髻上插着一根青玉簪,脸上虽有些皱纹,但气色很好,脸颊泛着健康红润的光泽,身子骨硬朗,走起路来毫无蹒跚之感。

“老臣花半农见过大皇女殿下,殿下万安!”那老头跪地叩首。

“花太医,您终于来了,快过来瞧瞧鲜于公子有救吗?”恒蔷一脸着急。

“啊?这会儿功夫,公子就严重到有没有救了?”花太医连忙起身,走到床边放下药箱,挑开锦帐凝神一看,“嘶……这像是……”他捋了捋胡子,话说了一半。

钱多多搬来凳子,花太医坐下后开始号脉。

开始他还神情自若,越号脸色越不对劲,最后额头渗出汗来。

恒蔷冷冷的看着他,“他怎么样了?还有救吗?”

“禀殿下,公子是服了特制的合欢散。”花太医不敢抬头。

“可有解药吗?”恒蔷语气凌厉。

“没……没有。”花太医眼神有些闪躲。

恒蔷顿时竖起了眉,嘴角扯了扯,“你们花家自己配的药都没解!”

闻言,花太医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神情十分慌张,“请殿下恕罪!此药老朽才炼出不久,未来得及配下解药。”

见状,钱多多惊讶不已,不知恒蔷怎知这药是花太医配的。而恒蔷的眼神由失望变得更加凌厉起来。

“此药有毒吗?能缓解吗?”恒蔷瞪着他。

“有毒,服后半个时辰便会渗入血液之中,非男女合欢不能排出!两个时辰内不解,便会经脉爆裂,口吐鲜血而亡。若想缓解的话,可使气血行慢些,少活动,也可泡在冷水中,但治标不治本,最多缓解半个时辰吧”花太医额头贴地,不敢抬头。

“你这个混账,空背了救死扶伤之名!竟为汝阳王做这样的勾当!”恒蔷怒道。

花太医身子抖了抖,便开始咚咚的磕头。

“殿下恕罪,老臣不敢!老臣的孙女花姬在汝阳王府当差,王爷常要她配各种药,否则便要刁难她,老臣也是屈于淫威才助她配药,并未直接为王爷做事!”

“配个药还投毒!足见你们丑恶的用心!若出了事,你难辞其咎!”恒蔷愤怒的指着他的鼻子。

“殿下恕罪!只因王爷要的方子越来越烈,此番为首次用毒,还请殿下宽恕!”花太医头如捣蒜。

良久,屋内除了有磕头的声音和鲜于梓祺的喘息声外,寂静的可怕,吓得花太医战战兢兢。

“够了!今日之事你若守口如瓶,且以后你要为我所用,我就饶了你!”恒蔷一脸深不可测。

花太医大为讶异,低下头思索一阵后,深深的拜了下去,“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恒蔷嘴角扯了扯,“你在太医院呆了不少时日,不用我提醒你出去后该怎么说了吧?退下!”

“老朽明白,谢殿下!”花太医猫着腰退了出去。

屋中只剩下三人,钱多多瞧恒蔷的眼神充满了深沉和复杂,“殿下怎么知道是他配的药?”

“他常来给我问平安脉,我大概知道点的他的事,花家祖孙精通医术,适才我在汝阳王府听人提到花姬二字,我便想碰碰运气,看此花姬是否彼花姬。”说完,恒蔷却皱着眉,一脸不悦,低声自语道:“老家伙配的是什么破药!害得我这个美少女要去做人肉解药了!”

“殿下,现在要解开他的穴道吗?”钱多多目光有些躲闪。

“他又自杀怎么办?”恒蔷一脸无奈。

“那……你……你们方便吗?”钱多多说完赶紧尴尬的低下头。

恒蔷眨眨杏眼,“他躺着不动难道不更方便?”

“啊?”钱多多惊讶的打量着恒蔷,脑中闪过一些女子主动的画面,不禁咽了口唾沫,心中不知怎的很不情愿,遂咬牙好似豁出去了的样子,“殿下初次……就这么主动,不好吧?”

“嗯?”恒蔷很纳闷,挠挠头,品了品对方的话,忽的好似醒悟过来,气的眉毛都立了起来,“滚……!也不一定非得身体接触吧?!”

“啊?”钱多多瞳仁转动,细品此话,心中的一块石头顿时放了下来,开始打趣,“噢……嘿嘿!不滚呢?”

“那你来!我滚!”恒蔷站起来双手叉腰,口气极为凶恶。

“我?我是男人!”钱多多瘪了瘪嘴。

“对呀!男人有什么不行!我怎么没想到?你快来……”恒蔷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了摔门的声音。

“切……!虚伪男果然不靠谱!”恒蔷撅着嘴,不情愿的掀开锦帐,正不知要如何开始,却听鲜于闷哼一声,鼻孔汩汩流出血来,紧接着身体抽搐起来,整个人成昏迷状。

“糟……糟了!”恒蔷惊恐的看着鲜于,忙掏出帕子给他擦鼻血,

“多多,快……快让我死吧!我熬不住了!”鲜于梓祺眼睛紧闭,意识已经不清,下嘴唇带着血迹的牙印清晰可见。

见此,恒蔷也心软了,眼神悲催的望着天,“有谁能 tell me why?我堂堂大梁皇女为何要做这种事?”遂伸出玉手……

没一会儿功夫,鲜于梓祺长叹一声。他脸上的潮红退了些,呼吸不再急促,身体也不再抽搐。

一脸尴尬的恒蔷舒口气,悄悄转头观察他,见他好似睡了,便为他轻轻搭上被子。

恒蔷起身,再次凝视他那倾国倾城的脸,心中很是释怀,轻声说道:“此番,没有辱没你皇子的身份吧!也算还了从前你照顾我的情意!从此咱们两清了!”言毕绝然转身。

可是,她却没留意,此时鲜于梓祺的身子居然可以动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