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厨子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6293字
  • 2022-01-20 14:20:00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屋内,睡到自然醒的恒蔷独坐在床上思考问题:“见了这么多人,却还在不知我现在这具身体是什么样子,不过女皇都这样高贵美丽,也不会找歪瓜裂枣的男子做夫君,估计我的遗传基因也不差不到哪去吧,穿越剧里都写女主倾国倾城呢,嘿嘿!好想看看自己有多美啊!”

掀开被子,起身下床,可觉得下床有点困难,好像浑身没劲啊!对了,门外不是有几个侍女吗!哇哈哈……使唤使唤吧!

“春兰,进来!”恒蔷喊了一声,“咦……似曾相识的名字?好像是空调!呵呵……”恒蔷笑道。

“奴婢在!”伴随着门响,四婢女中的一个进来了。

“殿下有什么吩咐?”声音温柔而恭敬。

“有镜子吗?麻烦拿一面来。”恒蔷很期待的说道。

扑通!春兰跪在了地上。“奴婢该死,怎敢让殿下麻烦奴婢。”春兰颤抖的说道。

恒蔷也愣了,“omg!说错俩字就要吓得人家姑娘扑通一声,真是汗呐!以后一定要注意!”

恒蔷微笑着说;“你起来吧,拘礼是对的,但也不用如此。拿镜子去吧!”

“是,奴婢这就去拿。”春兰起身,走到一张看似是梳妆台的精美桌子上拿来一面铜镜,双手捧上。

恒蔷接过铜镜,欣喜与期待之情溢于言表。心中唱着“嗒嗒~嗒~嗒!”睁眼看礼物似的朝镜子里一看,“啊!怎么会这样!”

恒蔷尖叫一声。吓得春兰又是“扑通”一声,跪着不敢起来。

“老天爷玩我呢是吗!怎么还是我!还是摔跤难产前几天照过镜子的我!nnd!我怀孕9个月,体重158斤,那脸大的跟盆一样,身材更不用说了,不过那是怀孕,情有可原啊!如今,这具身体才15岁,长成这样!他娘的我还见人不!”恒蔷心中大怒。

“有大镜子吗!”恒蔷气昏了头喊道。

“有,有,在那边。”春兰哆嗦着说道。

“起来起来!我吃人吗!瞧你吓的!”恒蔷忽略了小姑娘的心情,大喊着。

“呜呜……奴婢该死!”春兰吓的哭起来。

恒蔷又是一愣,鉴于自己很想去照镜子,只好求求春兰了。“姐姐,求你别哭了行不,带我去照镜子行不?”

“哇……”春兰哭的浑身颤抖,“殿下饶命,奴婢不敢当。”继续颤抖ing……

恒蔷只好不语,平静下来,看着春兰。“哎,想照个镜子都能照出人命来。看来小说里都不是真的,一醒来就能和丫鬟成为姐妹的,不是丫鬟少根筋,就是女主真是她姐姐。自己以后说话一定注意,感情需要时间来培养,人心也需时间来暖。”

看着春兰,恒蔷决定改变策略,于是假装威严的说,“起来吧,我毕竟刚醒来,有些礼节也不知道,你不用怕,刚才的话我不会告诉别人。”

春兰磕个头,擦着泪站起来。

“现在能带我去照镜子了吗?”恒蔷冷冷的说。

“是。”春兰走近搀扶着恒蔷的胳膊。

恒蔷慢慢下床,慢慢挪动着脚步,哎,一个15岁却150斤的胖子走路能不慢吗?==!

走到一面做工考究、边缘镂空雕花的椭圆形的铜镜前一看,恒蔷一脸苦笑。镜中的人儿恒蔷再熟悉不过了,不是前世那个身怀六甲、肥胖臃肿的自己是谁?只是那时肚里有个小人儿,现在一肚子肥肉罢了。不过脸儿确实稚嫩,五官还算漂亮,皮肤也光滑白嫩,(胖人皮肤都好)身高也还不错,似乎还是165。以前没胖的时候人送外号“小心如”,现在简直一“小星球”嘛!

“老天爷!你真是太酷了!”恒蔷望着天,“给我来了个无缝对接是吧?让自己熟悉的身体来慢慢适应这个不熟悉的世界,我谢你啦!好吧,那就让我振作起来吧!还是那句话,要独立!要坚强!要自己爱自己!fighting!”恒蔷右手握拳,信誓旦旦。

“春兰,伺候我梳洗。”恒蔷望向春兰。

这样说话,春兰觉得很舒服,忙答道:“是!”便到门外张罗了一翻。

不一会儿,四个丫头端着铜盆和洗漱用具鱼贯而入。春兰扶着恒蔷来到梳妆台前,冬梅左手拿着一碟青盐,右手拿着小马尾刷子蘸着青盐,温顺的说:“殿下,请张口,奴婢为您揩齿。”揩齿?这么奇怪的词?好笑!”恒蔷张开嘴,冬梅小心的拿盐擦拭着她的牙齿。“好咸呐!”但也只敢在心里抱怨,要不又要跪一地人了。擦完,春兰拿盏清水来让恒蔷漱了漱,才算刷完。接着准备洗脸。春兰在铜盆里绞了绞帕子,准备为主子擦脸。恒蔷笑了笑说:“这样洗不干净吧?盆端来,我自己洗。不准跪下啊,我只是想活动活动手脚。你们也想我早点好吧?”

“是。”春兰给夏荷使个眼色,夏荷将盆端到恒蔷面前,恒蔷挽起袖子,低头将水拍在脸上,搓了搓,又接过帕子,把脸擦干,又擦了脖子和手,顿觉清爽。四个丫鬟均是满脸喜色,一副与主子同祸福的样子。

洗完,夏荷和冬梅端着洗漱用具退下。秋棠拿着一把精致的桃木梳,为恒蔷梳起头来。

“我以前很喜欢桃木梳吗?”恒蔷想和丫鬟聊聊天。

“皇上说桃木能辟邪,殿下屋里的很多物件都是桃木的呢!”秋棠边梳边说。不一会儿,恒蔷的头顶梳起个双鬟,额前还有少许刘海,秋棠又准备把脑后的头发束起。恒蔷看着镜子里那滑稽的样子,越看越像米奇老鼠,看的自己扑哧一声笑了,望着秋棠说:“秋棠,你觉得这发式适合我吗?”

“殿下,还未及笈的女子都是类似的发式。”秋棠小声说着。

“你光说我梳这发式好看不?像不像一只大耳朵老鼠?”扑哧,秋棠笑了。旁边的春兰嘴角抽搐,一个劲的瞪秋棠。

“春兰,别瞪了,是不好看嘛。你们既是我的贴身侍女,就应该时刻为我着想,有事如实相告,不要虚来晃去。”恒蔷认真的对春兰说道。

“我这么胖,梳什么头型好看呢?”恒蔷成冥想状。

“这样吧,头顶梳个小髻,再剪个齐刘海,再把两鬓的头发剪短点,可以把脸遮一遮。”恒蔷对秋棠说。

“是。”秋棠直点头。

在大家齐动脑齐动手后,一个可爱的大号瓷娃娃诞生了。

再看看衣橱里的衣服,哎,金黄,大红,翠绿,艳桃红,没一件显瘦的。简直不敢想以前是何种形象泡在美男堆里!

“这些衣服都是谁置办的?”恒蔷问道。

“是梅公子,他经常为殿下亲自挑衣服,亲手下厨呢!”春兰答道。

闻言,恒蔷更加肯定了这些男子的动机不纯,将军的儿子为个白痴胖子屈尊做这些事,真不知他想得到什么重大利益才肯如此。模范丈夫的荣誉称号?切~骗谁!

随便找件不太招摇的绿底绣银色芙蓉纹的外袍穿上,照照镜子,左看右看都觉得像一个巨型的仙人掌,哎~人胖不能怪衣服。“算了算了,要减肥的嘛,又不是一直这样。”恒蔷自我安慰道。

这时冬梅在门外说:“殿下,该用早膳了,几位公子已经候着了。”

“不是吧,吃饭都要在一起吗?以前是傻的和他们在一起自然没什么感觉,现在这个肥样子,又知道他们肯定居心叵测,坐一起是实在是煎熬啊。”恒蔷蹙眉想着。

“殿下,怎么了?不舒服吗?”春兰的问道。

“我和那些人每天都一起吃饭?”恒蔷无奈的问着。

“奴婢们伺候殿下有六年多了,从奴婢跟着殿下起,就见殿下和公子们一起用膳。公子们也是打小和殿下在一起呢,这两年,都是梅公子亲自为殿下下厨呢!”春兰目露赞许的说道。

闻言,恒蔷低头思考,皇家的婚姻一般涉及的关系都不简单,况且这些人是女皇挑选的,女皇是何等人?从政治的角度说,事事都应当维护中央集权,伤及自己的统治的事怕是不会做,还要该利用的就利用。从情感角度讲,她对自己的这个女儿看似是疼爱的,至少是重视的,不会找些不妥当的人做女婿吧。自己又刚穿越来,对一切情况都不了解,好不容易有这个重生的机会,应该勇于面对现实,躲避是不对的。话说回来,死都死过了,还怕什么!不是经常教别人“随遇而安”吗?怎么到了自己这却做不到了?况且,也不能以点概面,不是所有男人都坏吧!

是啊,上天给自己重生的机会,自己就要珍惜,从哪跌倒就要从哪站起来!爱情失败了,难道我就要心理变态吗?前世的伤心,那是没遇到对的人,现在仇视男人是不对的,嗯,要慢慢改变这种心态,要做个健康的人啊!”

一切想明白了,恒蔷深深呼了一口气,对春兰说:“春兰,母皇既挑选你们来我身边,便是好的,以后咱们要主仆一心,我会好好的学如何去当一位皇女,你们也要多帮助我,多指点我,让我真正成为皇女!”

春兰和秋棠听后立即跪下,眼泪哗哗的,激动的说:“奴婢遵命!定于主子同心!”

“用早膳啦,饿死了,走吧。”恒蔷拍拍衣服站起来。

恒蔷起身,和两侍女朝门外走去。

穿过一条幽深古朴的走廊,来到一座别致的花园前,放眼看去,各色牡丹争芳吐艳,芍药粉若云霞,兰花幽幽吐蕊,月季娇艳欲滴,排排石榴树上如火的花儿展露着笑脸,四周的围墙上密密层层的粉色蔷薇仿佛粉霞萦绕,这夏日真是魅力四射啊!

“我们住的地方叫什么?不会是蔷薇园吧?呵呵”恒蔷笑问。

“回殿下,因这里种满了蔷薇,又要讳您的名字,所以取名红薇别院。”春兰答道。

“小丫头有点文化啊,识字吗?”恒蔷打趣道。

“呵呵,殿下!我大梁女子自小就跟师傅学琴棋书画,我们这样的丫头也是要识字的,不然怎么陪伴殿下?”秋棠笑道。

“是吗,那自小也定下几个夫君喽?你有几个,在这不?叫本殿下给你参谋参谋吧!”恒蔷逗乐道。

这下秋棠小脸唰的红了,好一朵红海棠啊!“殿下!奴婢,奴婢没有,奴婢心里只想一辈子侍奉殿下。”

“哎呀呀,你别害羞嘛!改明儿我给你物色几个美男。”看着小姑娘害羞太有意思了,恒蔷坏笑道。

恒蔷又看向春兰,春兰的头也摇的拨浪鼓似的,呵呵,一路上三人倒也热闹。

行到一间大厅门口,门口的两个丫鬟忙欠身请安,恒蔷轻抬手示意其起来。抬头看见门的上方有两个笔力遒劲的大字,转头问春兰是哪两个字,春兰说是“珍馐”二字,看来是餐厅无疑了,不知里面是否有珍馐等人品尝呢?

恒蔷与二侍女走进大厅,迎面便看见一张能容纳十人左右的红漆大圆桌上摆满了热气腾腾的食物,桌旁的五人正恭敬的站起来朝自己看着,若不是前世自己几乎每天训导六七十个学生,恒蔷肯定会被这阵势吓到,好在自己是见过场面的人啊!恒蔷漫步走到桌子的上首位,微笑着说:“坐吧。”自己便轻轻坐下,五美男随后就坐。

低头看自己面前的饭菜,顿时觉得既好气又好笑。只见一个吃羊肉泡的大碗摆在自己跟前,里面是乌七八糟一碗粥,粗略看看:有荷包蛋两个,香肠一根,肉末若干,葱花少许。从视觉角度看像一张微笑的猪脸在看着你,从嗅觉角度闻像一碗叉烧饭,味觉如何一会儿再说。往桌子上望去,好嘛!这哪是早餐嘛!当归炖鸡,山药炖蹄花,天麻炖乳鸽,豆腐鲫鱼汤,主食是一水桶米饭,外加水煮鸡蛋一盆。

“我的个亲娘啊!这是要给几个奶妈下奶吗?早上吃这些不会腻的头发晕吗?”恒蔷正满头黑线,梅傲寒憨傻的声音响起:“蔷儿!这是…….”还没说完,易兰卿眼中一道寒光射去,梅傲寒赶紧打嘴,“殿下,这是我今早特意为您煲的粥,炖的汤,您身子未大好,要进补啊!快尝尝吧。”

“这么大碗粥我吃得完?”恒蔷没好气的问梅傲寒。

“怎能吃不完,考虑到殿下身子不适,今儿还换了个小碗,以前都和我这碗一样大呢!”梅傲寒一副“你别小瞧自己”的样子说道。

转头去看梅傲寒的碗,恒蔷倒吸口气,好家伙!整个一小洗脸盆!

恒蔷咬牙问道:“我以前和你吃一样多?”

“怎么可能?殿下是女子!您吃一碗半,我吃两碗!跟我一样,那还不把您给撑坏了!”梅傲寒急忙摇头解释。

此时,恒蔷心中有一头叫“滚尼玛”的魔兽在咆哮:“啊~!滚尼玛!”难怪这身体15岁就肥的像个要生了的孕妇,这么个吃法大幂幂也能变贾玲啊!

看看其他公子,面前的碗都是普通大小的青花瓷碗,那个寒松渊还在一脸坏笑!真是气死人了!从一开始就知道寒松渊很讨厌自己,现在他就是在看笑话嘛!恒蔷心中那个恨呐!

这时,钱竹默拿着调羹走到恒蔷面前,温柔的说:“今日该多多喂殿下吃饭,殿下请!”

“多多?”恒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哦,是在下的小名,几位哥哥都这样叫在下的,比竹默亲切些。”边说那星眼还边放电。

恒蔷被电的一个激灵,郁闷的想道:“钱多多,好名字!闻其名就好像看见一个存钱罐杵在那!”再扫视了一圈美男,直叹:“妈呀,还有美男轮流喂饭?难怪自己胖成这耸样!原来是秀色可餐啊!”

“殿下张嘴哦!”钱多多舀起一勺粥送到恒蔷嘴边。

恒蔷两眼发直,用右手挡住张大的嘴,大喊:“停!”

满桌人都愣了下,遂又低头假装没听见。钱多多不知所措看着恒蔷,她却向后看着春兰说:“以后这种粗活不要劳公子们动手了,你教我吃就行,今天你先来喂吧!”一个刚清醒的生活不能自理的傻瓜不可能一醒来就会用筷子吃饭吧?恒蔷只好装了。

“奴婢遵命。”春兰低头答道。接着便望向钱竹默,欠身道:“公子,请用膳吧,奴婢来喂殿下。”

钱竹默无奈的笑了笑,又看了眼易兰卿,见兰卿微微点头,便将调羹递给春兰,轻甩后襟,端正坐下。下手处的寒松渊一脸鄙夷的瞟了他一眼,钱竹默自嘲的摇了摇头。

恒蔷将这些表情尽收眼底,看来这小寒同志不是盏省油的灯啊!找机会问问怎么回事,赶紧打发走吧!

“殿下,快吃啊!凉了就不好吃了!”梅傲寒想快点让恒蔷尝尝他的手艺啊!

恒蔷无奈的看了看那一海碗油腻的粥,很不情愿的张嘴,春兰便喂了一勺。将粥在口中品了品,omg!口服补液盐的味道啊!又咸又甜!再吃一口细细品之,肉末是咸的,粥是甜的,还有鸡蛋的腥味,香肠的腊汁味,外加生葱花的味道,那真是五味陈杂呀!四个字:“太恶心了!”实在没勇气吃第三口,只好假笑着招呼大家吃饭。梅傲寒双眼放光的看着恒蔷,一副很期待的样子。哦,吃了人家亲手熬得粥要点评一下嘛!

“梅公子呀,你辛苦了!让你一个堂堂小将军来做这种粗活实在委屈你了,以后让厨师来做就是了。咳咳!”(粥有点咸,嗓子不舒服)

“殿下,我是您的未婚夫啊,为您做饭是份内的事。再说我一直都想做一个厨子,将我大梁美食弘扬天下!”梅傲寒激动的说着。

不想此话一出,正在喝茶的鲜于梓祺一口水喷了出来,咳嗽不已。寒松渊见状忙起身为他拍背顺气,眼神很关切呢!这让不是腐女的恒蔷都觉得他俩有点那个什么了,心中无限yy“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呀!瞧寒松渊那拽样!好像谁都入不了他的眼!原来是个玻璃!喜欢鲜于梓祺那样的美受,他绝对是个攻,所以钱竹默那样的帅哥也入不了他的眼,从身形气质上看,小钱也是攻吧,或者亦攻亦受……呸呸呸,都想了些什么!”恒蔷急忙回神,同情的看着寒松渊,提醒自己不能歧视同性恋。

“殿下,您还不吃?喝点鸽子汤啊!补补气!”小梅又开始招呼了。

春兰将汤送至恒蔷嘴边,光闻了一下,就有点想哭,壮胆喝了口,顿时呛得眼冒金星。“咳咳咳,你把卖胡椒的打死了!咳咳咳!”恒蔷便边咳边说。

梅傲寒急忙跪下,一副比窦娥还冤的表情说:“殿下,何出此言呐!在下虽然力大无穷,但从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从未打死过一人!”一桌子人也都张着嘴望向恒蔷,一副从何说起的模样。

恒蔷听后,只觉得头大,气得直笑:“你不打死那卖胡椒的,哪来这么多胡椒放汤里?阿嚏~!”

“哈哈哈~”,钱竹默率先发笑,寒松渊也左手捏拳放在嘴边轻咳着,鲜于梓祺抖动着肩,只有易兰卿宠溺的看着恒蔷抿嘴微笑。

见大家笑,梅傲寒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抓抓脑门,嘟着嘴说:“嘿嘿,放胡椒也是想给殿下发发汗,驱驱寒,殿下不是掉水里嘛!嘿嘿,殿下居然会说笑了,真是可爱得紧!”

看着他那傻傻的样子,恒蔷心里忽然觉得暖洋洋的,不管梅傲寒为什么要做自己的未婚夫,也不管他做的饭多难吃,几年来如一日的坚持做饭,对一个十八九的男孩来说真是不易,何况他还购置穿戴,这个男子值得期待,即使他不爱自己,做朋友也是好的。

“殿下,想什么呢?尝尝这蹄花汤,这个没胡椒。”梅傲寒示意春兰喂勺蹄花汤。

“哦,好的。”一口咽下,恒蔷只想说:“呕……梅傲寒,你真的没有做厨师的天赋,换个路线走走吧!蹄花汤怎么能是甜的呢?再看看你那鸡汤里怎么漂了一层橘子皮呢?”可是看着小梅同学那期待赞美的眼神,恒蔷想起了一句名言:好学生都是鼓励出来的。于是乎,语重心长的对小梅同学说:“梅公子,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厨子,你还是有希望的,加油!大梁的美食界正向你开放!”

说完,站起来对各位美男点头,礼貌的招呼大家:“各位慢用,我有事先走一步。”

赶紧扶着春兰、秋棠往外走,也顾不得未婚夫们的起立致敬,实在是再吃一口就要吐了,不但不雅也伤人自尊啊。

边走边听到身后的珍馐厅里传来了哄笑声,“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厨子!啊哈哈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