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汝阳王回京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4664字
  • 2022-03-03 13:43:21

在通往大梁京城的另一条路上,尘土飞扬,一队人马拥着一辆豪华的大马车,正风尘仆仆的赶路。

那马车里,也是一番激烈场面,一瘦高女子与两美男正在……

大梁皇宫宣正殿内,女皇和大梁王正在与几个大臣议事,陈总管躬身进来似乎有事要禀报。

大梁王用余光瞟见陈总管,思索片刻,“陈多禄,何事?”

“回王爷,大皇女殿下已将风国客人安顿进了城南居,还有……汝阳王回京了。”陈总管低头奏道。

“哦?”女皇抬起了头,与大梁王对视一眼,“去年迎着春雨春风走,如今春暖花开才归来!却正赶上我宴请风国的客人,只有明日为她接风了。”

大梁王看着手中的折子,没有抬头,嘴角抽了抽,“怕是鸿国的男子羁绊住了她,才迟迟不回!如今又想赶来一览风国男子的风采。”

女皇淡淡一笑,“我这个表妹若不爱沾花惹草,也算的英雄。看在她一心向我的份上,莫要挖苦她。”

李枭依然低头看折子,“呵,臣夫不敢!”

女皇皱了皱眉,暗自叹了口气,看向下面的大臣,几人又陆续开始汇报政务……

话说那豪华马车内的女子正是大梁赫赫有名的汝阳王,她是女皇恒嘉怡的六皇姨常山郡王的长女,名叫恒璞玉,年三十五。这恒璞玉身材高挑,长得浓眉大眼,颇有几分男子的俊美。从小不爱红妆,爱刀枪,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却是个武学天才。常山郡王便为她遍访名师,教她武功,十五岁时,便十八般武艺精通,身手不凡。恒嘉怡当年回京夺位之时,其母常山郡王誓死追随,被封为开国功臣。她作为功臣之女,在大梁征仙罗,战北蛮,收南荒之时,都踊跃参战,在战场上勇猛不输儿郎,从跟班升到副将,从副将升到先锋官,又从先锋官升到右将军,全靠她高超武艺和过人的胆量。她为国杀敌,二十五岁都未成亲,在大梁传下了一段佳话,甚至让俊酷的大梁王都称赞不已,人送美名“俏英雄”。

可这“俏英雄”自从退出战场被封王赐婚后,便性情大变,好上了酒色,尤其喜欢美貌男子。府中夫婿成群,几乎每日都与男子欢好,到后来更是喜欢同一群男子活动。搞垮了身子,荒废了武艺,让惜才之人好不惋惜!其中便有大梁王李枭,每每想到此人便是摇头冷笑,“璞玉在大梁也要失真。”一句话噎得女皇暗暗怄气。

一年前,这汝阳王说要外出游历半年,女皇想到外出游历有益于身心,便准了。谁知她一年后才回来,不知她回来后又会搞出什么花样?

“停车!”汝阳王透过车帘看到久违的帝京一片繁华,不禁想要下车逛逛,看看这京城一年来可有什么变化和新奇的事儿。

“喔……!”车夫架着马儿停了下来,汝阳王手持折扇跳下车来。只见她长发用一碧簪挽起,身穿一身浅金色男装,本就身材高挑,眉宇间有男子的俊美,远看真是一位俏郎君。无奈近看其脸色暗淡无华,有明显的黑眼圈,双唇也有些干燥,走起路来腰上无劲,一看便是纵欲过度的样子。

“留两个侍卫跟我,其他人先回府,一会儿派辆马车来接我!”汝阳王头也没回的撂下句话,摇着扇子大摇大摆的朝前走去。

走在街上,她东看看西瞅瞅,大口的呼吸着大梁的新鲜空气,当然,遇见有姿色的男子也不忘色迷迷得望着人家yy一把,有机会更是会混在人群里用咸猪手偷袭美男健硕的胸肌和充满弹性的臀部,“呵,还是我大梁好啊!美丽大方的女人挽着美夫俏郎们满街走,哪是那些女子连门都不能出的国家可比的?想娶几个男人回来,竟遭他们唾弃!真是没见识!来我们大梁多好啊,我们大梁的天都要蓝一些!哈哈哈……”

走着走着,她的眼睛忽然一亮,好像猫看见了老鼠,对面车中走出来的一紫一粉两个身影,强烈的吸引了她的眼球,她张着嘴,脚竟挪不动了。

“哎呀,好久没见过这么俊的男娃儿啦!”汝阳王两眼放光的看着对面……

话说这俊俏的男娃儿是谁呢?这要从凤仪宫说起。

清早,梅、易、钱、鲜于四公子早早坐在暖心阁等待恒蔷一起来用早膳,不想到饭点了却被告知大皇女殿下今日要出城去迎接风国的客人,此时正在梳妆打扮,之后还要和典仪官加强礼仪学习,早膳就不同他们一起用了。

四位公子得令,便不再等待,各自用膳。

梅傲寒如今对恒蔷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听说她不能来了,心中像是少了什么,吃起饭来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口中如同嚼蜡。

易兰卿的脸上倒看不出喜怒,饭却吃得没有往日多。

钱竹默也一反常态的不说话,只是低头吃饭。

一旁的鲜于梓祺,见气氛如此沉闷,决定打破僵局,“多多,今日风国来人,松渊兄想必早就出城去迎接了吧?”

钱多多闻言,眼中划过一丝厌恶,“没见他这几日与殿下的亲热劲?为的是什么?兴许这会子就缠在殿下身边!没皮没脸的要乘殿下的车一同去接他们风国的人!”

此话一出,梅傲寒的脸色更是不好,索性放下碗不吃了,站起身准备离开。

易兰卿抬眼看了一眼梅傲寒,摇头道:“急什么?再吃些,过会子我们一路出宫,回家里瞧瞧。”

又望向钱多多,眼神中有些许责怪,“多多,我们将来都是殿下的夫,我们要同心同德,切不可互相诋毁和谩骂。”说完,扬着嘴角往钱多多的碗中夹了一块连心肉,轻轻一笑后低头吃饭。

钱多多冷冷的瞧着易兰卿,良久,竟冷笑起来,“呵……我们五人里,蛮牛和那和亲的算得真性情,你做和事佬,她却未必记你的好,眼中也未必有你!”转而看向鲜于梓祺,“他们俩回家,我们今日就趁着闲暇出去喝几杯?”

“回家?”鲜于闻言挑花眼中波光流转,嘴角扬起一个绝美的弧度,真是美赛谪仙,看的其他三人都有些嫉妒,可他们却没捕捉到鲜于眼中划过的一丝悲戚。

“好啊!不如我们四人一起去!喝完,你们再回?”鲜于看向易兰卿。

“我这身子喝不得酒,我就不去了。”易兰卿眼神暗了暗。

梅傲寒心中空落落的,什么心思也没有,“我也不去了,我回府看看我娘亲去!”

“娘亲?”鲜于在心中默默的重复着那两个字,继而暗暗收紧了拳头,心中泛起了无边的痛。他咬紧牙,保持着面部表情的自然,生怕自己的神情流露出自己心中的痛,深吸一口气,起身握住了钱多多的手臂。

“好吧,两位兄台既不去,我们这就走吧!”说完向梅、易二人拱拱手,“两位慢用!”便拉着钱多多向外走去。

二人出宫后,乘着马车径直来到醉仙楼,下车后,钱多多忽然感觉到两束热辣的目光在看他们,他下意识的抬头望去,却不见任何人的踪影,于是皱起眉头若有所思,“嘶……莫不是感觉出了错?”

鲜于梓祺见钱多多盯着远处一脸犹豫,便朝那方向看去,见并无什么异常,用手肘碰了碰钱多多,“还不进去,愣着干什么?”

钱多多回过神,“适才仿佛有人在盯看我们,转头过去却不见踪影。”

没想到鲜于竟枯燥的笑了,“我当什么事!话说你这幅长相,女人们不像狼见了血食般扑过来已是不错,还介意别人盯着你?”说完,摇摇头,潇洒的朝醉仙楼走去。

钱多多愣了愣,也轻笑出声,“呵!看来你是被扑过了,不然也不会如此洒脱!”说完也笑盈盈的走了进去。

掌柜的见是小主人来了,不敢怠慢,为他二人选了一间别致的雅间,亲自挑选了几个可口的下酒菜,站在一旁低头侍候着。

钱多多嫌他站着碍眼,便把打发走了。于是,二人便你一杯来我一杯,喝的好不尽兴!席间,叫来了绿忆姑娘,唱唱小曲儿助兴。当她唱起《水调歌头》时,鲜于心中的苦闷又泛了出来,他眼神迷离的看着绿意,提起酒壶往嘴里不停的灌酒。钱多多不知怎的,也是心烦,当绿意学唱那《青玉案》时,恒蔷的身影老在眼前晃悠。他不禁又想起来那天在藏书阁的种种,恒蔷满是惶恐的杏眼,柔软的娇唇,修长的脖颈,盈盈一握的小腰让他难以忘怀,他烦闷不已,“我这是怎么了?也中毒了?”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慢慢的他的眼神迷离起来。

不知喝了多久,两人醉醺醺的出了醉仙楼,去寻找来时的马车,可他二人因醉酒走了相反的方向却不自知。

两人勾肩搭背,踉踉跄跄。

“多多,我想……家……想……我母后才借酒消愁,你却是为的哪桩呢?”鲜于的舌头已有些僵硬。

“我?我总……是觉得不自在,好似总在为我母亲而活,我想要自由……自在!”钱多多双腿开始不听使唤,步伐错乱,说话也不利索了。

正当二人路过一条小巷时,一个瘦高男子手持折扇挡在了他们面前,“二位公子这是要去哪儿?”他的声音还有些娘。

钱多多醉眼稀松,因为醉酒而没了耐性,“我们认识吗?借过!”说完,伸手推那男子。

那人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摸了摸他的手背,“呵呵,这不正在认识吗?公子手背的皮肉还真是细嫩!”

钱多多虽然喝醉,但还不至于不省人事,知道这人是在戏弄他,心中顿觉恶心。

“滚开!我可不好龙阳!”说完将手往回收。

谁知那人力量极大,钱多多居然抽不动手,却被那人将手一甩,“呵!我就怕你们好那口呢!”

钱多多被甩了个趔趄,鲜于赶紧上前一把扶住,那男子却伸手挑起了鲜于的下巴,气的他愤愤别过脸去,“这位大哥,请自重!”

那人收回手,在鼻尖嗅了嗅,“嗯~~!男人也能这样香?”

钱多多和鲜于不想再搭理他,黑着脸要绕过他,不想他伸开手挡在了他们面前,“两位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可曾婚配?”

钱多多酒劲上来,讪笑道:“呵呵呵……我本是天王老子,家住瑶池仙宫,漫天仙女皆是我的妻,你还不让开!”

又被男人戏弄的鲜于,心中也是不快,冷笑道:“我姓卧,名歌,字大野,叫出我的姓名我就告知你我婚配否?”

那人甩开扇子,满心欢喜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俏郎君,真是一个可爱一个美艳,一个脾气火爆一个性感神秘,今日他算是碰到心头好了!

“呵呵……我的小天王,你没发现我也是一位仙女吗?卧歌卧大野,(我哥我大爷)快告诉我你婚配否?”

“噗嗤!”二人被逗笑了。他们开始打量了对方。片刻,钱多多满眼的讽刺,“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大婶呀!既知我们是你哥和大爷,还不让开!”

说完和鲜于相视而笑。

那人愣了愣,好一阵子才好似恍然大悟,啪的合上了扇子,沉下了脸,“真是顽劣!本想给你们个名分,你们却不识抬举,只能玩玩罢了!”说完,将拇指和食指含在口中呼哨一声,片刻身后跳出两个大汉。

“带回去!”那妇人低声喝道。

两个大汉得令,恶狠狠的将钱多多他们往巷子里逼。见状,钱多多的酒也醒了一半,他护在鲜于身前,星眸含怒,“怎么?还要强抢人口吗?

两个大汉根本不接话,一人冲过来就欲点穴,急的小钱一掌拨开的他的手,三人便打斗起来。小钱身手本是敏捷,无奈身后有个不会武功的拖油瓶,他身手再快也占不了上峰,鲜于也只能在小钱的身后左躲右闪,两人好不狼狈。

情急之中,小钱灵机一动跳向那妇人,本欲制服那妇人以胁迫两男子住手,不想却打错了算盘。

他一个翻身跳到那妇人身后,用手臂勒住她的脖子,没成想那妇人竟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将他一个过肩摔抛在了地上,小钱倒地后迅速爬了起来,惊讶的看着对方,“擒拿手?”

“哼!算你有见识!对付你,用这个就够了!”说完向小钱冲去。

了解擒拿术的人都知道,若被对方抓住了手脚就很容易被制服,所以小钱翻身向她身后跳去,快要着地时,对准她的背心窝提气出掌,却不料对方迅速转身,推出一掌,“啪!”二人对了一掌。

小钱翻身落地,倒在了地上,“噗!”吐出一口血来,不觉暗自吃惊遇到了强敌。

那妇人只后退了一步,运气后稳稳站住,“呵,有两下子!我新得一本《玉女双修合本》,正需要一人陪我双修,跟我回去不会亏待了你!”

“切!大婶!你这把年纪了还修什么玉女呀?”小钱嘴上说着,眼却瞥向鲜于,见他已被制服,被一大汉抗在肩上朝巷子外走去,外面隐约有一辆马车,小钱心急如焚,咬牙爬起来,朝鲜于奔去。

那妇人闻言,已气的脸色铁青,忙追了上去,“想跑!”另一个大汉也迅速挡在了小钱面前,腹背受敌之时,小钱摸了摸腰间,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跑?别小看了小爷!看招!”说完,小钱提气跃到空中,抬脚向那妇人踹去,那妇人轻松出手,双臂架十,挡住了小钱的脚。不料小钱却是借力向上腾起,迅速从腰间掏出两个白色的小圆球,朝那两人的脚下掷去。

只听“轰!轰!”两声,两团白色的迷雾骤然从那二人脚下腾起,迅速将他二人笼罩。当他们捂嘴咳嗽着跳出烟雾,小钱早已不知去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