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此“蔷大”非彼强大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4744字
  • 2022-01-17 12:20:24

睡梦中,秦柔看见身穿红、紫、粉、青色衣衫的四个花美男在打麻将,见她出现便吹胡子瞪眼得赶她走以免晦气到大家,秦柔不禁打了个冷战,转身就跑。没想到前面还有个白衣美男正在电脑前打游戏,看见她来便恶狠狠地让她去买包烟,秦柔为难的看看窗外漆黑的天寻思着要不要去时,一只烟灰缸就朝她的脸砸来……

“蔷儿,蔷儿,快醒来!太医,我的蔷儿怎么一头冷汗!你们不是说已无大碍吗!怎么又昏睡了一天一夜!你们这群饭桶!养你们有何用?!”贵妇人发怒的声音在屋中回荡。

闻声。秦柔从恶梦中挣扎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听见美妇人正在呵斥跪在地上的几个御医,心里有条温暖的小溪开始缓缓流淌。她无力的伸出右手想要握住美妇人的手,却伸出一半就没劲了,轻喘着:“母亲,母亲。”

闻言,美妇人急忙回头看向秦柔睁开的双眼,长舒一口气后俯身坐到床边,慈爱的摸着秦柔的额头,“我的儿,12年了,第一次听你叫我母亲啊!我们娘俩怎么就这么命苦?母皇真怕你刚醒来又失了魂,痴痴傻傻啊!”两行泪从她美丽的眼中慢慢流下。

“母亲,我饿了,我想喝糖水,还想吃东西。”秦柔撒娇的说。

“好,好,我的乖女儿知道自己要东西吃了。快,要御膳房准备一盏糖水和清淡的吃食。”美妇人向身边的宫女吩咐着。

“御膳房?”秦柔重复道,遂暗道:”那是给皇帝做饭的地方啊!难道我在皇宫?这位美妇人能支使别人,嘶……难道她是……”秦柔心中有一丝灵光划过,“母……皇?貌似女尊世界里女皇老妈都这样称呼自己的。”秦柔歪着嘴,好似有所顿悟。“啊,原来母皇不是名字啊!是女皇没错了!那么他们叫我皇女,难道我是王位的继承者?我,来女尊国了?!”秦柔咽口唾沫,心情顿时由阴转晴,“一会儿一定要问清楚!女尊国的皇族!那可是统治阶级啊!我有权身边的男人全赶走!哇咔咔……”

这时,一排宫女手持托盘鱼贯而入,秦柔闻到了蔬菜粥的清香,肚子开始叫嚣,宫女们帮她净手漱口后,又开始给她喂食糖水,之后又喂食粥和小菜。“哇塞!被人伺候的感觉真不是盖的!”虽说她确实手脚无力,但潜意识里还是愿意享受一把地,她脸部肌肉忍笑的有些抽搐,“呃,我有罪,不该有享乐主义思想!orz”

风卷残云后,秦柔开始饶有兴趣的了解自己的情况了。

头枕在妇人腿上,“母亲,您是女皇吗?”她期待的问。

“是的,你怎么知道?难道你心里一直是清醒的,就是不会说?可智空大师说你的魂儿飞了,你应该是糊涂的啊?

“呃……这个……我觉得我好像一直在睡梦中漂浮,怎么也醒不来,梦里经常见您在呼喊我,您说奇怪不奇怪。”恒蔷顺着他们的话来编谎,她觉得实话实说的话,恐怕女皇就不会当她是亲女儿了。

“哦,这不就是灵魂出窍吗?”在场的人还是被她的话惊到了,忙赞智空大师是活神仙,慨叹失魂一事是事实,女皇也直点头。

“我的魂儿飞了是什么意思?貌似冥引也提过。”秦柔暗暗回想,不觉说出了声。

闻言,女皇道:“你三岁的时候不知着了什么自己一人魔爬到御花园的假山上,忽然空中一道白光划过,你就跌了下来,之后便昏迷不醒,所有御医都束手无策。眼看着昏迷了七日奄奄一息了,突然来了位自称智空的云游僧人,说是能救你,给你吃了粒丹药,又念了一通咒语,你果然醒来了,但口不能言,痴痴傻傻。那智空说你的魂儿不见了,只管养好肉身,待到九星连株之时,自会回来。”女皇一脸深邃的说着。

“这么玄您都信?什么是九星连株啊?”秦柔吃惊道。

“死马当活马医嘛!况且,他真的救活你了呀。之后,朕也四处张榜访名医继续医治你,均不见起色,也只好相信这失魂一说,等着你自己醒来的那一天。你看,你不就醒来了,看来那智空确是个高僧。”女皇点头说道。“至于九星连株,就是你命中与九个星宿有缘,他们会聚齐来守护你。”

“这也可以有?哎呀,真是匪夷所思呢!反正我是不信!“秦柔觉得太荒唐,皱着眉心里犯嘀咕。

女皇见秦柔眉头紧锁,甚是心疼,用五指梳理着秦柔的头发,嗔道:“莫要想了,虽匪夷所思,但你醒来就好。”

看着女皇那宠溺的样子,秦柔觉得又温暖又纳闷,不是说皇室无情吗?便随口问道:“您是女皇,应该有很多孩子吧?为什么这么在乎我啊”?

女皇一脸幸福的说:“朕生了你们兄弟姐妹妹七人,只有三个女儿,你是第一个女儿,朕当然喜欢了!还有一个原因,现在不告诉你!”女皇轻捏秦柔的鼻子,微笑道。

“什么?你生的?这里的男人不会生吗?”秦柔觉得这和女尊世界不一样。

“呵呵呵,到底是傻孩子!怎么说混话!男人怎么生?我大梁虽是女主,但男**阳却不曾变啊!”女皇轻抚了抚女儿的发。

“大梁?是您的国家?女主?是不是女尊?女子有很多夫君吗?”秦柔急切的想知道。

“傻孩子,你还会提这么多问题?呵呵,苍天有眼让我儿康复了!”女皇再次望天感慨。“我大梁帝国怎可是我一人的?她是百姓们的帝国。我大梁建国已600余年,开国皇帝就是女子,自古女少男多,男子是女子的六倍都不止,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我大梁男子各个英姿勃发,豁达爽朗,骁勇善战,但都尊崇女子,爱护女子。我大梁女子,美丽高贵,知书达理,能文能武,乃是各国女子的典范,不是女尊,而是甚得男子们的青睐与疼爱!加之我国男子又多,所以女子们有多个夫君那是正常,也是我们所特有的,别国女子羡慕不来的!呵……”女皇陛下笑得慷慨激昂。

“原来是物以稀为贵啊!也许还有信仰的力量,就像日本人尊敬天皇,英国人爱戴女皇,恐怖分子誓死领袖旱地跳水一样。呸呸呸!又扯哪去了!”秦柔心下嘀咕,两眼发直。

女皇见秦柔发呆,以为孩子听不懂,遂宠溺的抚摸着秦柔的头,嗔怪道:“傻孩子,你三岁就失了魂儿,到现在能说几句话已是神明保佑了,母皇才说的话你听不懂也是常情,莫要再费神了,等以后身子大好了,母皇定找最好的师傅教你!”

秦柔郁闷的无语,不过转念一想也确实,三岁就傻了的孩子溺了次水就正常了,人家没怀疑已经不错了,还提那么多专业的问题干毛啊!做人要低调啊!

遂憨笑道:“母皇呀,那我就是大梁女子了?那天你身旁的那些人就是男子吗?”瞧这问题,才像刚清醒一点的傻子提的。

“呃……”女皇的嘴角有点抽搐,“你是我的大皇女啊,绝对是女子!我身旁的五个就是男子,是你的未婚夫,他们后面的是女子!”女皇拿出锦帕擦了擦汗。

“哦,我有名字吗?我爹呢?”秦柔无辜的眨着眼。

“诶……怎么能叫爹呢?以后要叫父王。我大梁国姓为恒,朕与你父王因蔷薇而结缘,与你父王商议后给你赐名为蔷。”女皇一脸遇见御弟哥哥的表情诉说着。

“恒……蔷?恒蔷/大皇女!很强大/皇女?”秦柔瞪眼重复了两遍,不禁怒极而笑:“冥引,这就是你说的送我的名字——很强大?真会断句啊!你们语文老师是谁!出来!我不打死他!”

(正在天宫赏花的冥引无故打了个喷嚏,顿感渗的慌。)

女皇闻言,眉头和嘴角都开始抽搐,“女儿啊,不是很强大,是恒蔷,恒……蔷/大皇女/,呵呵,不急不急,今后慢慢学。”

秦柔郁闷的点点头,“对了,还有五个未婚夫呢,真是只有做不到,没有想不到啊!妈呀,五个人挨个翻牌子刚好排个工作日!”秦柔郁闷的伸出五个手指痴痴的看着。

女皇见此急忙解释:“你的未婚夫就是你命中的九星,现在还没聚齐,差四个,但你要理解,这个要听天由命,他们得自己愿意当你夫君才行,强迫的都不是你的有缘人。目前这五个都是千里挑一的好男儿!”

听了女皇的话,秦柔只能暗叹时空的距离果然很遥远,简直互为火星人!便解释道:“学习是一定要学的,学无止境!至于未婚夫,我不要!我害怕,我可不想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秦柔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不料此时,门外却传来了碗摔碎的声音。

女皇连脸蛋都开始抽了,“蔷儿,夫君不吃人,未婚夫更不吃人,人是不会吃人的。他们会很爱很爱你的。”

这回换秦柔满脸抽搐了,人家有那么脑残嘛!但中心问题不能忘。“我不要夫君,就是不要!我有母皇爱我就够了。”

女皇又错愕又有几分高兴,“到底是傻孩子,现在给你也讲不明白。只是他们都陪了你七八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尤其是兰卿那孩子,自己身子骨都不好,却不离不弃的照顾你,这个女婿我是招定了。再说你刚回魂,阳气肯定不足,好歹叫他们再守个七七四十九天,等你大好了,再说此事吧!朕也是为你好,要听话。”

“陛下,时候不早了,各国使臣还等着觐见呢。”门外一个洪亮而恭敬的女声想起。秦柔本想再说说自己的意见,闻言也只好作罢。

“蔷儿,好生养着,母皇这两日很忙,会尽量抽空来看你,有什么事找兰卿那孩子商量,要乖啊。”女皇起身认真的说。

“嗯。”秦柔很是感激。

“皇上起驾!”伴随女官的声音响起,女皇走了。

屋里只剩下秦柔一人,她把披散的长发拿起一缕绕在食指上玩,痴痴地望着前方,大脑却不停地运作着。“现在我是魂穿了,我叫恒蔷,以后就叫恒蔷了!我来到了女子很抢手的大梁帝国,我是个皇女,我今年15岁。不错不错,今后的人生方向还是不错地!要是把那五个男人pass了的话会不会更不错?”

这时,她脑中走出了元方,“五个英俊而身份显赫的男人,愿意做一个白痴女子的未婚夫,那背后肯定有惊天的阴谋!”秦柔一脸笃定,“恩,我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pass了。”

这时,门“吱呀”一声响了,易兰卿,梅傲寒和钱竹默一起进来了,身后还带着四个丫鬟打扮的女子。

“皇女殿下,吾等来向您请安。”三个男子皆抱拳低头,女子们都跪了下来。

这阵势,刚回魂的恒蔷哪见过呀,忙挥手道:“快起来,快起来!这是干什么呀?”

“是。”几个人才站直了,但都不抬头。

“吾等三人,咳~咳~咳,皇上已向皇女说起,不知皇女可有印象?咳~咳~咳,皇女殿下大病初愈,有事尽管吩咐在下。”易兰卿边咳边说。

看着三个俊俏的男子,恒蔷心中叹道:“虽说是三个美男,但我确实心有芥蒂啊,别怪我无爱美之心,实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遂冷漠的说:“还没记住,也没什么吩咐的,不过以后没事的话几位尽量不要进我的屋子,毕竟男女有别。”

此话说完,易兰卿眉头微微皱起,眼底划过一丝受伤的痕迹,却依然温和的说:“是。”然后又指身后的几个女子道:“这四个人是皇上当年为殿下挑选的贴身婢女,打小就服侍您的,如今您醒来了,怕是要几个看的对眼的体己人使唤,殿下请看看,不合适的话在下便为殿下更换。”

“奴婢春兰!”

“夏荷!”

“秋棠!”

“冬梅!”见过皇女殿下。”四个人一起低眉顺眼的欠身道来。

恒蔷坐在床上,打量了这些丫鬟一番,只见她们都是十五六的样子,眉清目秀,不施朱粉,穿着干净简洁,表情恭敬却不谄媚,心下有几分喜欢,微笑着说:“既是母皇选的便是好的,都留下吧!用段日子再说,日久才见人心嘛。”

“是。”四婢女齐声答道。

又望向三个男子,恒蔷心想:“虽不知他们到底心底如何,但鉴于我确实没好男人缘,还是离远点好,就算是皇女也伤不起啊!不如送客吧!”刚想张嘴,转念一想:“他们可是女皇亲选的,对他们太冷漠也不太好吧。”正犹豫间,易兰卿说话了,“殿下还有什么吩咐吗?您身子还未大好,不要思虑过度,应多休息才是。不如我们告退?”

“瞧瞧,不愧是皇上器重的人,多长眼色,真是可爱啊!”恒蔷心中笑道。嘴上却不带任何感情的说:“嗯,请。”

三人交汇了眼神,低头退出。

路上梅傲寒略显兴奋地说:“太神奇了!人真能回魂啊!蔷儿刚才还真是人模人样呢,都知道男女有别了,以前上茅厕都跟着我!”

钱竹默也觉得好笑的说:“真真是奇妙啊!以前蔷儿老看着我傻笑流口水,我还以为我连失魂的人都能迷住呢!如今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真是颜面尽失啊!”

不想梅傲寒听完给了他个大白眼。

倒是易兰卿心事重重的样子,良久后才接了句话:“以后莫要再叫皇女的名讳了,我看这红蔷别院我们也呆不了几日了,兴许这婚也要退了。咳咳咳…..”

“什么?你怎么说这些?我可不想回去,回去我爹又要逼我练武,不让我做菜,我不回!”梅傲寒嘟着嘴怨道。

“兰卿,何以见得啊?我守了这么多年亦是不愿回去从商啊!”钱竹默不解的问道。

“咳咳咳~直觉。”易兰卿望向远方,似乎知道恒蔷来自一个让她伤痕累累的地方。

三人沉默着向前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