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深藏不露的冬梅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33字
  • 2022-02-20 21:11:32

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三月的春雨如牛毛般漫天飘洒,微微的春风悄悄唤醒着沉睡的大地,春风春雨化作绵绵的情话滋润着有情人的心田。

枯树洞中,恒蔷与梅傲寒拥吻过后相依相偎,她靠在梅傲寒的怀中,听他诉说着绵绵的情话,“殿下,我们……”话还没说完,就被恒蔷打断了。“叫我蔷儿吧!”恒蔷抬眼凝视着梅傲寒。

梅傲寒一脸温情,低头在她额前一吻,“蔷儿!”

恒蔷眨眨眼,翘起了小嘴,“那我叫你什么?”

“我娘叫我寒儿,要不……”梅傲寒憨憨的看着恒蔷。

恒蔷差点笑了,“寒儿!”恒蔷假装慈爱轻抚了抚梅傲寒的头,梅傲寒害羞的低下了头。

“来,叫娘亲看看长胖了没?啊哈哈哈……”恒蔷鬼精灵的笑起来。

“你!坏丫头!竟取笑我!”梅傲寒好似反应过来,边说边扑向恒蔷去咯吱她。

“别!现在可不打闹的时候!”恒蔷捂着嘴,忍着痒,低声说道。

梅傲寒一愣之后,忙从恒蔷身上翻下来,快速的坐了起来,心里咚咚直跳。

恒蔷也坐了起来,理了理鬓发,她转过头,“小心点!危险还没过!”

梅傲寒傻傻的笑了,“就是。”

“那我叫你梅梅吧?”恒蔷目露促狭之光。

“像女儿家的闺名,但,你喜欢就好,切不可让别人听见了!”说完,一脸害羞。

“呵呵,乖梅梅,来来来,让大爷我瞧瞧!”恒蔷笑嘻嘻挑起了他的下巴。

“坏蔷儿!”梅傲寒又扑过去咯吱恒蔷

“啊~~~!痒死了!真是不知死活啊!”一对少男少女又开始低声嬉闹。

嬉闹过后,梅傲寒搂着恒蔷,低头道:“想必那些刺客已被杀光,我们这就回城吧!兴许走不了多久,皇上就派人来接我们了。”

恒蔷低头一笑,“嗯,不过回去了可要管好你的嘴哦,可不能像刚才那样!”

梅傲寒愣了愣,忽的扳起恒蔷的小脸,认真的说,“殿下说得对!所以我得趁现在过足瘾!”说完便吻了下去。

“啊!怎么变成大尾巴狼了!”恒蔷忙瞥过脸,用手肘抵住他,不让他靠近。

“回去记得禀告皇上,早日迎娶我!不然我真要变成狼了!嗷呜~~~!”梅傲寒伸出狼爪,两眼放光。

“呵呵……”两人又黏在一起。

这时,树林中传来草儿被踩的悉悉索索的声音,梅傲寒骤然警觉起来,他转头盯着发出声音的地方,将恒蔷挡在身后,“谁?”

“呵!她要迎娶你也得有命才行!不如你们此刻一起下去做一对绝命鸳鸯!”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不远处,那声音极为怪异,好像是刻意将声音变粗了。

梅傲寒“噌”的站了起来,只见他剑眉紧锁,星眸含怒,两个拳头捏的咯咯作响,“你死一百次,她也不会伤一毫!”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把防身的软剑,便朝黑衣人刺去。

那黑衣人急忙举刀招架,不想梅傲寒天生神力,他那招架的住,只听“当啷”一声,刀被弹飞了,黑衣人的虎口都被震裂了。

“混蛋!”黑衣人骂道,遂从腰间吊的一小锦袋中取出两枚飞镖来,朝着梅傲寒顺势就发了出去。

梅傲寒迅速的左右躲闪,两只飞镖便放空了。

黑衣人又拿出两只飞镖,一只发向梅傲寒的同时,另一只竟对准了恒蔷。

“卑鄙!”梅傲寒忙出剑去挡,正在这时只听“嗖嗖”两声破空声响,那只飞镖竟被一不明飞行物挡飞了,紧接着听见黑衣人闷哼一声,原来他被另一只不明飞行物打中了。

“殿下在这!”冬梅犹如天兵般神奇降临,说完又动作极帅的向黑衣人发了两枚暗器。

黑衣人翻身躲过,不想那暗器会转弯,听见声响,黑衣人快速蹲下躲过了一支,可还是被另一支打中了胳膊,“嗯!”黑衣人闷哼一声,随即提气跳到一颗树上,他咬牙的从胳膊上拔下那暗器,“燕子镖?”

“算你有眼力!”冬梅跳到了树洞前,护着恒蔷,“看你的东桑回旋镖快还是我的燕子镖有灵气!”说完又单手发出两镖。

黑衣人快速腾空而起,发出两枚回旋镖,只听“铛铛“两声,回旋镖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而燕子镖又回到了冬梅手中。

“沙~沙~沙~”远处传来一片片踩草地的脚步声。

黑衣人在树上低头一看,见一众人马朝这边围来,蹙起眉,咬牙说道:“且让你再多活几日!”便捂住胳膊上的伤快速的在树枝上穿梭跳跃,顷刻间没了人影。

冬梅一脸冷傲的盯着黑衣人直到他消失后,转身便跪下,“殿下受惊了!”

没想到恒蔷早已张大嘴石化了,连梅傲寒都吃惊的看着冬梅。

“殿下,冬梅来迟,让您受惊了。”冬梅见恒蔷不说话,忙又一脸愧疚的说道。

“女侠啊!女侠!真是深藏不露啊!”恒蔷叹道。

冬梅低下头,好似难为情,“回殿下,冬梅没什么高强的武功,只是擅长使暗器罢了。”

“那我怎么不知道?”恒蔷挑眉道。

“宫里没地方使,殿下也从未问过奴婢。”冬梅依然很酷的答道。

“呃……原来是我没问啊!”恒蔷郁闷的点点头,“看来回去,得把你们四个都重新认识一遍。

此时,四周的士兵已潮水般的涌来,一身戎装的梅世杰翻身下马,急匆匆地走来,“老臣救驾来迟,殿下受惊了!”又看向梅傲寒,见他身上缠有绷带,便目露疼惜之色,转瞬又脸色严肃,一句关心的话都没问,充分体现出了对恒氏皇族的忠诚。

“殿下,马车已备好,请速速回宫吧!”梅世杰一脸严肃。

看着众将士一脸担心,恒蔷咬牙站了起来,“有劳将军了!”说完吃力的扶着冬梅站起来,回头对梅傲寒孥孥嘴,“走啊,愣着干什么?”本想两人相互搀扶,碍于人家父亲在场,不能太亲密,便扶着冬梅向前走。

刚转几步,就听见一个响亮的耳光声传来,急忙回头,正见老梅抬手打梅傲寒。

“畜生,好好的约殿下出城作甚?”说完,抬脚将梅傲寒一脚踢翻。

“来人,将这疑犯绑了!”梅世杰命令道。

一切来得太突然,见梅傲寒被踢倒,恒蔷来不及思索,奔向梅傲寒大喊道,“住手!梅傲寒何罪之有?”

梅世杰扑通跪地,“老臣教子无方,这畜生无辜引殿下来此,险遭遇刺,我梅氏一门皆有罪也!”

“爹爹,我……”

“住口!”梅傲寒还没说完,老梅抬腿又是一脚踹去,急得恒蔷慌忙去挡,老梅才收住了脚。

恒蔷挡在梅傲寒身前,望向老梅,“老将军,今日多亏了他,我才幸免遇难,我相信梅傲寒对我是一片忠心的,请你不要怀疑他,回去我自会对母皇讲明白!梅傲寒已被暗器所伤,且不可再打他!”

梅世杰看着梅傲寒身上的绷带,一脸疼惜和纠结,板着脸对身后士兵使个眼色,“快护送殿下上车。”

恒蔷和梅傲寒躺被送到树林外一辆马车前,恒蔷害怕梅傲寒又挨打,就招呼士兵把梅傲寒也抬进车中,车外的老梅神情才逐渐放松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