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遇刺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231字
  • 2022-02-19 22:34:54

恒蔷本是找个说辞,没想到梅傲寒马上答应比武,还连地方都想好了,急的恒蔷想拒绝,忽然看见冬梅正盯着梅傲寒仿佛在想什么。

“对了,冬梅对梅傲寒那么伤心,我还说要成全她呢!要是以后梅傲寒来了整天呆厨房里研究做菜,说不定还和冬梅成了呢!也给我打发走一个未婚夫!”于是瞅瞅冬梅和梅傲寒,一脸怪笑,“好吧,那就比吧。”

梅傲寒登时兴奋了,骑上自己心爱的大红马在前面带路,六个侍卫骑马围住恒蔷的马车,一众人朝那片桃林奔去。

来到桃林,天色还尚早,恒蔷下车后,叫大家喝口水稍作调整。梅傲寒已经摩拳擦掌,几个侍卫都是淡笑不语,比武嘛!他们可不怕,他们本就是一轮轮的比武选出来的。

“殿下,怎么个比法?”梅傲寒问道。

恒蔷思索片刻,“想当我师傅,那得武艺高强了,得把他们六个都打败!”

“一对六吗?”小梅有一丝底气不足。

“怎么可能?一个一个打,每个都打败。”说完偷看一眼冬梅,见她目露担心,赶紧又换思路,“哎,算了,一个个打怪麻烦的!六选四吧!打败四个就行了。”

“遵命!”小梅显然很高兴。

说完,梅傲寒指了其中一个,两人抱拳行礼后便开始比试。话说恒蔷的侍卫都是女皇精挑细选后派给她的,身手都是一流的。但梅傲寒天生神力,从小受家人熏陶,加上近两月的急训,身手也是不赖,几十招下来那侍卫便招架不住了。于是又换一个,陆续换了四个,都被他打败了。

这时候,侍卫长突然一脸警觉,梅傲寒也停了下来,他们迅速围着恒蔷,拔出刀剑警惕的注视四周,“殿下,速速上车,有杀气!”侍卫长蹙眉喊道。

见此架势,恒蔷吃了一惊,来自和平年代的她只见过中学生打群架,从不知杀气是何物,不觉紧张起来,忙向车跑去。就在离车还有一尺远的距离时,忽听“嗖嗖”两声破空声响朝自己传来,吓得她当时汗毛就竖了起来,背后一股凉意升起,腿一软摔在了地上。跟着,桃林里跳出了六个黑衣人。

“当啷!当啷!”梅傲寒用刀挡飞了两只飞镖。他警惕的盯着黑衣人,躬身一把拉起了惊慌失措的恒蔷,“殿下,快起来!上车啊!”

使飞镖的黑衣人见未能伤到恒蔷,便对其他几个人说了几句暗语,那几人点点头,便奋力的向恒蔷这边围来。侍卫长果断的掏出一枚小炮仗递给冬梅,“速速点燃求救!”话刚说完,那黑衣人已举刀杀了过来,几个侍卫举起刀剑,一脸狠劲迎了上去。

冬梅迅速打燃火石点燃小炮仗,只听“咻!”一声,一枚红色的烟花在空中炸开,六个黑衣人见到烟花,更加发狂,招招狠厉,似乎想快点结束战斗。

从未见过此阵势的恒蔷已吓傻,不觉发起抖来,根本就走不动了。梅傲寒只好一把扛起她,迅速的把她扔到车里,又把春兰、秋棠、夏荷连滚带爬的扯进车里,这时冬梅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挡在车后,“公子护送殿下先走,我断后!”梅傲寒凝视了冬梅一眼,便跳上车大声对车夫说:“速速进城!”

车夫挥动鞭子,“架……!”一声还没喊完,就听到“嗖嗖”两声破空声响,他便应声倒地,鲜血洒到了地面上。

听见响动,梅傲寒跳下车,见车夫已死,便迅速跑到车前,跳上车,挥动鞭子狠狠抽下,“架……!”马儿吃痛,撒开蹄子向前狂奔去。

车上的恒蔷像一团软泥般趴在车厢里,她紧张的喘着粗气,“呼……呼……这是怎么回事?他们要杀谁?”

“殿下,看这阵势,他们是来行刺您的!”春兰也惊魂未定,趴在恒蔷声旁。

“为什么是我?我没有得罪任何人啊?”恒蔷一脸的不相信。

春兰苦闷的摇摇头,“宫廷深似海,皇上宠爱谁,谁就是众矢之的。”

恒蔷吃惊的凝视着春兰,良久,头埋在两臂间,一脸的伤心。

正在这时,马车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殿下,趴在车里别动!”车外传来了梅傲寒大声的喊叫。

“嗖~嗖~嗖!”一连串的破空声响传来,紧接着传来的马儿的嘶叫声。

“嗵~!”车厢仿佛被提了起来,接着便开始翻滚,车里的四人在车厢里滚来滚去,大声的尖叫,车外传来了厮杀声。

“殿下!”梅傲寒一声怒吼,车厢好像被谁挡住不在滚动了,车中的四人已被碰的浑身是伤。“咔嚓!”车厢裂开了,原来是梅傲寒拿刀劈开了车厢,他冲上来迅速的扯出了恒蔷,一把搂在怀里,关切的问道,“可有伤到?”

恒蔷已吓得双眼噙泪,口不能言。

梅傲寒满脸的心疼,“此时不能哭,逃命要紧,再坚持一会儿,援兵就到了。”遂抱起她向城内方向跑去。

恒蔷紧紧靠在梅傲寒的胸前,听见了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和粗重的喘气声,毕竟抱着一个人逃命是很累的。忽然,梅傲寒闷哼一声,身体倾斜了一下,脚步稍作停留后又跑了起来,这次跑的更加吃力了。

“你怎么了?”恒蔷抬眼仰望着梅傲寒。

“没什么,刚才踩到石头崴了一下。”梅傲寒依然奋力的向前跑着。

“嗖!”破空声再次响起,“嗯!”梅傲寒又闷哼了一声,胳膊抖动起来。

“你受伤了?”恒蔷紧张的问道。

“没有!”话刚说完,梅傲寒就摔了一跤,倒地的瞬间他机警护到恒蔷身下,让她倒在了他的身上,尽量不让她摔着。

他们迅速的爬起来,恒蔷才发现梅傲寒的后背在流血,左小腿也在流血,她心中又惊又怕,眼泪又流了下来。

梅傲寒用大手轻抚她的脸庞,一脸心疼,“恕傲寒抱不动殿下了,请殿下奋力向前跑,我在身后掩护你!快走!”

都说人的潜力是激发出来的,在生死的关头,恒蔷也忘记了身体的疼痛,一咬牙站起来狠命的向前冲起来。身后又传来厮杀声,回头看看,见只梅傲寒一瘸一拐得紧跟身后,不远处,四个侍卫正和两个黑衣人厮杀。

眼见着跑到一个小山坡上,都能看到京城了,恒蔷忽听梅傲寒大喊,“殿下快趴下!”她才抬头发现离自己不远处的一颗树上站着一个黑衣人,那人正向自己投什么东西。

说时迟那时快,梅傲寒迅速扑向了她,把她护在身下。

“嗯!”只听梅傲寒闷哼一声,两人双双滚下了山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