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fashion的凤仪宫(二)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027字
  • 2022-02-17 21:39:21

听闻恒蔷要送自己衣服,梅傲寒糟糕的心情好了很多。起身向女皇和恒蔷施礼后,随春兰去更衣。

梅世杰眼含慈爱的看着儿子的背影,被女皇看在眼里,笑道:“老梅,别光顾着心疼儿子,也吃点东西啊!”

梅世杰转过头,憨憨笑了,“是,谢皇上!”说完,拿起一块蛋挞一口咽下,“嗯,好吃,又甜又香,是什么呀?”

恒蔷笑道,“这是前几日才和王厨娘一起琢磨出来的新糕点,主料是面粉、鸡蛋和牛乳,辅料用了红豆,叫红豆蛋挞。”

老梅又拿块淡紫色的“爱心”一口咬下,“嗯,又软又糯,好吃。”

女皇也尝了一口,同样点头称赞,看的一旁陈总管直咽口水。女皇剜他一眼,遂拿起一块,“给,赏你的!瞧你那馋样!”

陈总管甩甩袖子,半跪道:“谢皇上!”说完站起来,将那“爱心”咬了一口,“嗯……有种芋头的香糯。”

老梅摇头道:“老陈啊老陈,殿下的宫里怎么会有芋头?”

恒蔷萌萌的笑了,“陈总管到底是给母皇试菜的,这里面就是加了芋头,这是用芋头、糯米、牛乳还有砂糖和一起做的香芋甜心!”

“是吗?我再尝尝。”说完老梅一口噎了两个,“嗯,还真像芋头一样噎人呢!”说完赶紧喝口奶茶。

“哈哈哈……”大家都被老梅的憨直逗乐了。

接着恒蔷又向女皇和老梅介绍了鸡米花和炸薯条,大家聊得好不开心。

这时一道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大殿里,原来是梅傲寒换了新衣走来。

只见他一脸局促浑身不自然的走到大家面前,饶是如此,已惊艳到大家。他这身白色的衣衫很是特别,中衣之上套着月白色绣云纹暗花的对襟长衫,衣领和腰带都是银蓝色,外面罩着一件敞胸的月白长袍,长袍的左肩到右腰际是一抹蓝色鸢尾花的重工绣花,足踏黑靴,靴口上还滚着金边,配上梅傲寒高大的身材和俊美的长相,真是潇洒极了!

“哎呀呀,皇上您瞧,梅公子穿上这身衣裳真俊呐!这一定是殿下设计的!真发绅!”陈总管舞着兰花指,一脸艳羡。

“果真好看的紧!不过,老陈,什么是发绅?”老梅张嘴看着陈总管。

“呦!连发绅都不知道!哦呵呵呵……殿下,他是不是奥特了?”陈总管捂着嘴一脸嫌弃的笑。

恒蔷额角渗出一滴汗,“陈总管,看来你真是我的粉丝,连out都学会了。不过我求求你了,不是发绅,是fashion!”

恒蔷又转向老梅,“梅将军,fashion就是当下最盛行的意思!不过这身衣服还是样品,目前仅此一件,穿上它fsshion都不足以形容,简直就是个性前卫,大梁其他人都没有!”又看向梅傲寒,“梅公子,这衣服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一样,明天我新店开张,邀请你做我的麻豆吧。”恒蔷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梅憨笑着挠挠头,“不知殿下说的麻豆是何物,但傲寒愿为殿下赴汤蹈火。”说完,两颊飞起了红云。

女皇和老梅都笑眯眯的互换眼色,连陈总管都笑着直眨眼睛,只有恒蔷还粗线条的设想着明天开张的事。

“蔷儿,你开的什么店啊?母皇怎么毫不知情?”女皇有些嗔怪的望着她。

“嘻嘻……”恒蔷有点不好意思,“和钱丹韵合开的大型购物商场,我是脑力投资,所以没好意思告诉您。”

“脑力投资?”女皇奇怪道。

“就是我出点子她出钱,盈利后和我五五分成。”恒蔷有点小骄傲。

大家听后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还是女皇深沉些,“哦,是什么点子这么贵?”

“我是总策划啊!我们这个商场啊,大梁仅此一家!融购物和休闲于一体,一楼卖服装,二楼卖首饰和化妆品,三楼是西洋餐馆,买完了东西上楼吃饭,吃完了饭下楼又买东西,那银子不是哗哗的来啊?”恒蔷边说边傻笑,仿佛眼前就在飞银子。

老梅,小梅和陈总管仿佛听书一般,张大了嘴,只有女皇细细思索后,质疑道:“西洋餐馆倒是新鲜,那服装和首饰我大梁哪儿没有?还非得上你那去买啊?”

“呵呵,母皇您有所不知,我这服装和首饰,包括化妆品确实在别的地方买不到,因为那是出自我凤仪宫的设计,您瞧梅公子身上的这身衣服,大梁可有卖的?”恒蔷一脸臭屁的笑着。

女皇满眼宠溺的看着恒蔷,点点头,“猴孩子还有两下子,把你那好东西拿出来让母皇瞧瞧,有好的母皇也买两件,算是给你开个张。”

“哈哈哈……”大家都被女皇逗笑了。

“谢母皇!”恒蔷顽皮的蹲地上打个千儿,“您来的早不如来的巧,一会儿我请您看场表演,再请您吃顿大餐如何?”恒蔷一脸虔诚和神秘。

女皇看看老梅,点点头,“好啊,都说你宫里花样多,今儿个朕就和梅将军见识见识!”

恒蔷叫过春兰如此这般吩咐一阵,春兰便告退。正在这时,外面有人禀告,说是珈皇子和三皇女殿下来了,恒蔷笑着看向女皇,“母皇,皇弟和皇妹又来要我的好东西来了。”

老梅赶紧站起来要告退,被女皇拦住,“早晚都是一家人,不用回避了,留下用膳吧。”老梅才安心的坐下。

那边恒珈和恒雪一前一后的走了殿来,见了女皇便下拜请安,“母皇万安!儿臣们本来找皇姐玩儿,不想见到母皇的人在外面,所以赶紧进来请安了。”

女皇抬抬手,“起来吧!你们来的正好,朕正要在此处用膳,你们也一起吧!”两个粉雕玉饰的孩子便跑了过去,都跪在女皇的腿边撒娇。

“呦,雪儿,你的鬓发怎么是卷的?”女皇抚摸着恒雪的鬓发。

“母皇,瞧我的头发全是卷的!”恒珈也一脸萌样的把头伸给女皇看。

女皇看看这个又摸摸那个,满脸的笑意,遂看着恒蔷,“瞧你把他们打扮的,还没词儿可形容的,还真是那个什么发……绅!”

“哈哈哈……”大家又是一阵笑。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春兰回来禀告恒蔷都准备好了,恒蔷笑眯眯的请大家到花园去,一众人都怀着好奇心朝花园走去。

花园里用木架搭着一个小型的t台,台下还坐着乐队,当女皇和一众人坐定后,恒蔷向乐队挥挥手,宛转清新的《青花瓷》演奏了起来。不一会儿,T台上纷纷走出一个个帅哥靓女,但见那帅哥们身着各色靓丽新奇的衣衫,踏着节拍走着猫步徐徐走来。那美女们头戴别致的簪花和钗钏,画着迷人的彩妆,身着款式新颖的衣裙款款而动,好似乱花迷人眼。

台下的这些皇家观众们,皆是满脸的惊喜,女皇与陈总管边看边高兴的点评。恒雪则目不转睛的盯着一个粉衣男子,而后小声对恒蔷说:“要是梓祺哥哥穿上这件衣服,肯定比他好看!”恒蔷点点头,也没多想。恒珈拿着小镜子一边照一边和台上的帅哥们比,不时的告诉恒蔷也要做个和台上某人一样的造型。老梅则是张着嘴看了这个看那个,不知说什么好。只有梅傲寒,抚摸着身上的衣服,偷偷的注视着恒蔷,手里还那拿了个鸡米花在研究。

一场华丽的时装秀结束后,大家又怀着期待的心情来到了餐桌旁,当一根根红烛点着,一份份牛排和葡萄酒端上来后,大家又是惊喜无比。

“母皇,尝尝我们自酿的葡萄美酒。”恒蔷举起了没有高脚的水晶杯。

“来,今日都是自家人,朕先满饮此杯!”女皇豪迈的端起酒,准备一饮而尽。

“母皇,这酒一次饮一口就行了。”恒蔷忙劝道。

“哦?那……众位都饮一口吧!”女皇说完饮了一口。

老梅到底是个军人,一口就干了,喝完便开始挤眼睛,“啊!殿下,此酒怎么如此酸涩?”

“不是啊,我怎么觉得很甜啊?就像葡萄汁!”恒珈反驳道。

恒蔷微微一笑,“珈弟,你才十岁,皇姐给你和雪儿喝的是葡萄汁,大人们喝的才是纯酿!”又看向女皇,“母皇,这葡萄酒入口酸涩,后味却香醇,要慢慢品,越品越有回味,喝了还能美容养颜!”

梅傲寒拿起刀、叉看了看又看,恒蔷便笑嘻嘻的说:“这可是我让人专门打造的吃牛排的餐具,来来来,看我怎么用。”说完一手拿刀一手拿叉,示范起来。

红烛下,大家是吃的津津有味,小梅同学不知在想什么,老是偷偷看恒蔷,脸颊红红的。只有老梅一头汗,弄得盘子叮叮当当响,“不行不行,我老梅是赶不了这发绅了,这样的吃法不适合我这行军打仗的粗人吃,真真急死人了,这么多蜡烛考的我直流汗,还用什么刀叉啊!直接给我个牛腿啃就行了呗!”

“哈哈哈……”又是一阵欢笑声,瞧这凤仪宫,多么的发……绅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