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fashion的凤仪宫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86字
  • 2022-02-16 21:50:38

凤仪宫内,挂着粉红色纱帐的红木床上,恒蔷抱膝而坐,春兰和冬梅站在帐外。

恒蔷将脸埋在膝盖间,闭着眼,暗暗生气,“真不是好东西!不知道我的身份就又推又骂,知道了我的身份就卖乖装傻,还和我玩自杀!为什么不干脆一石头结果了自己,还跪在我宫外装可怜做什么!”

春兰端着一杯茶,斟酌了半天小声的问,“殿下,您喝茶吗?

“不喝!说吧,什么事?”恒蔷知道春兰有话要传。

“忠勇大将军梅世杰求见,说是皇上让他带着梅公子来陪不是的。”春兰谨慎的看着帐内,压低声音。

恒蔷抬起头,皱起眉,“好哇!老的小的都会拿母皇来压我了!就说我知道了,不用进来了。”

“这……皇上让来的,不让进来不好吧?”春兰越说声音越小。

恒蔷一把拉开纱帐,“怎么你也和他们一样!”

春兰赶紧跪在地上,“奴婢不敢!”

正在这气氛紧张之时,冬梅忽然冲到床前跪下,“殿下,您今日不查明事情缘由就生气,不妥!”说完,双眼哗哗的淌起眼泪。

恒蔷和春兰都有些意外的对视了一眼,又看向冬梅,只见她眼泪汪汪,好像很难过。恒蔷蹙着眉,思索着冬梅今天的举动,“冬梅一向少言寡语,从不多事。今日先救了梅傲寒不说,现在又为了他敢说我的不是,难道……她喜欢梅傲寒?”

“啪!”春兰抽了冬梅一记耳光。

“大胆!你喝了迷魂汤了吗?敢顶撞殿下!”

这一个耳光让恒蔷吃了一惊,“春兰你……你们姐妹一场,你打她干什么!她又没说错。”说完赶紧起身,用手抚摸冬梅的脸,“哎呀,都红了!”恒蔷剜了一眼春兰。

“谁让她不知天高地厚!她一向稳妥,不想今日怎犯起混来!”春兰瞪着冬梅。

冬梅咬紧牙,没让眼泪再流下来,“殿下,恕奴婢冒犯,梅公子今日来赴殿下一月之约,路遇二皇女殿下为难他,二皇女的四个陪练和他动起了手,后又被二皇女用鞭子打烂了衣服。恰巧殿下那时戴着面具经过,气急败坏之下没有认出您来,才将您推到,实属无意而为之,殿下真是冤枉了他。”说完,眼眶中包含的泪水唰的流下,人也抽泣起来。

恒蔷一听,暗吃了一惊,正想说点什么,不想冬梅又哽咽起来,“殿下说公子背《君臣礼》背的顺溜,殊不知那是公子以前在殿下失魂期间,每日都要教殿下诵读的,当然记得清楚了。”说完,又是两行泪水流下,已经泣不成声。

恒蔷心中“咯噔”一下,她看看春兰,见她也点点头,顿觉今日冤枉了好人,不觉有些难为情。她吐了吐舌头,像个犯错的小孩,“冬梅,你别哭了,我这就出去见他们行吗?”

“皇上让他们进来见您。”冬梅撅着嘴,边说边抽泣。

“好好好,春兰你让他们去前殿等候,我随后就到。”恒蔷陪着笑安抚冬梅,“你别哭了!今日是我做的不对,多亏了你救了梅傲寒,我这厢谢你了。”

春兰点头领命走了出去,冬梅抽抽嗒嗒的站起来,用手抹着眼泪。

恒蔷望着她欲言又止,心想:“小女儿家的心事还是不问了,今后找机会成全他们便是。”

遂起身,对镜稍作整理,和冬梅向前殿走去。

殿内,老梅与梅傲寒已跪在中间,见恒蔷到来,忙叩头请罪,急的恒蔷三步并做两步走到近前,一把扶住了梅世杰,“梅将军,快快请起!”

梅世杰也不起来,只是一脸愧疚的看着恒蔷,“殿下,老臣教子无方,傲寒他冲撞了殿下,还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他吧!”说完用胳膊肘戳梅傲寒,只见他一脸忧伤,抬起了头欲张口又低下了头,急的老梅龇牙咧嘴的又拿胳膊肘撞他。

恒蔷看在眼中,心中却摇头,“这家伙,自己惹了祸,害的老爸人前人后的道歉,自己却连嘴都不愿张。”瞟了他一眼后,继续搀扶梅世杰,“梅将军,你是一国重臣,如此这般岂不折煞了我这后生晚辈?傲寒的事我不会计较了,你们都起来吧!”

老梅这才神情放松,慢慢站了起来,可梅傲寒还是不起来。

见状,恒蔷抿着嘴,一脸娇憨,“梅公子,我头上摔了个大包,现在还疼着呢,你自己来看你干的好事。”

梅傲寒一听,一脸心疼的“噌”得站了起来,正想伸手去抚摸,被父亲用手肘撞了一下,龇牙道:“臭小子,殿下的头你也摸得!殿下是让你起来呢!”

梅傲寒遂不好意思的收回手,低着头有些不知所措。

恒蔷微微一笑,忙吩咐下人看座上茶,老梅却推辞要走,正说话间,听有人传话,“皇上驾到!”

大家都是一惊,赶紧跪地接驾。

女皇一脸春风的走了进来,见梅家父子也在,稍显意外,遂笑道:“呦,我那未来的亲家也在啊!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呵呵呵……大家都起来吧!”

恒蔷起身,笑着去搀扶女皇,“母皇许久不来我这凤仪宫了。”

女皇扶着恒蔷,“呵呵,朕听闻你这凤仪宫如今可是宫里最发……”女皇瞅着陈总管,陈总管赶紧接道:“发绅!”

“哦,对,最发绅的地方!朕最近政务繁忙,到你这来透透气。”女皇拍拍恒蔷的小手。

恒蔷扑哧笑出了声,剜了一眼陈总管,“哪是什么发绅呀!是fashion!呵呵……”

女皇坐定,恒蔷吩咐男仆,“叫厨房的王厨娘亲自为母皇冲杯玫瑰奶茶,我要抹茶的,给梅将军他们麦香的,再端几样今日刚烤的小吃来。”

不一会儿,一众男仆们托着银盘进了殿,给每人的桌上端了一杯奶茶和一碟精致的小吃,吸引的大家都朝桌上看去。

女皇端起用竹筒做的大杯子,在手中把玩,见那杯子用一大截竹筒所做,杯面上还雕刻着竹子的花纹和两句小诗,凝神细看,题为:“未成出土先有节,纵凌云处也虚心。”不觉点头赞道,“好诗,做人须得如此。”

轻饮下一口奶茶,“嗯,茶有乳香,乳含茶韵,仿佛还有花香,真是别出心裁。”

“母皇真会品呢,这是钱丹韵送与我的红茶,我兑进了牛乳,还加入了玫瑰酱,好喝吧?”恒蔷歪头询问道。

“玫瑰酱?”女皇纳闷道。

“哦,易府中种的一种像月季但比月季好看的花儿,我要了些来,将花瓣晒干,加蜂蜜密封在罐中做成了酱,香甜又养颜。”恒蔷自豪的笑道。

一旁的梅傲寒听道易府二字,顿觉心中酸酸的,低下头叹了口气。这一切却被女皇看在了眼里,她嘴角微微扬了扬,看向梅傲寒,“呦,寒儿最近清瘦了不少,人也越发俊朗了。”

梅傲寒忙低头,“傲寒一向粗陋,皇上谬赞了。”

女皇笑了笑,“实则俊朗。”忽然又皱起眉,“我那娇儿真是不像话,果真把寒儿的衣衫打破了。”又看向恒蔷,“蔷儿,快给寒儿找件衣服换上。”

恒蔷看了梅傲寒一眼,见他面带窘相,神情局促地将破烂衣服拿手捂住。便对春兰说,“你去把那件肩上刺绣的衣服给梅公子换上。”带梅公子去

“是”春兰答道,遂看向梅傲寒,“公子,随我到后殿更衣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