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斥梅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369字
  • 2022-02-14 22:43:40

离凤仪宫不远的花园旁,梅傲寒一脸怒气的看着恒娇:“敢问殿下这是何意?!”

看着梅傲寒愤怒的脸,恒娇也觉得自己今天怎么如此冲动,“我,我以为你会躲过,不料你……”遂面带尴尬,不说话了。

“哼!”梅傲寒一甩袖子,看都没多看她一眼,转身便走。

一直被众人宠着的恒娇,从未有人敢如此对她,简直不敢相信梅傲寒竟敢吼自己一声后甩袖走了。她眨着眼睛,被气得胸口明显的起伏,对身后的宫女和陪练说:“他,他这是在和本殿下说话吗?”

“殿下息怒,小的抓他回来领罪!”一个身穿黑衣的高大男子抱拳道。

“还愣着干什么!”恒娇的贴身侍女怒道。

那人猛提一口气,一个鹞子翻身就跳将起来,瞬间跳到梅傲寒身前,出掌去按他的右肩。看见来人,梅傲寒伸出左手一把将那人的手拨开,右手提拳,照着那人的肚子就是一拳。

“噗!”黑衣男子喷出一口黄疸水来,紧跟着就飞了出去。

恒娇的贴身侍女见黑衣人吃了亏,便向后使眼色,剩下的三个男陪练一拥而上,冲向了梅傲寒。

梅傲寒狠狠瞪了那宫女一眼,吓得她打了个冷战。而那三个陪练也不知深浅的动起手来。梅傲寒咬咬牙,将衣襟别在腰间,一脸冷酷的应战三人。拳脚飞舞间,惨叫声连连,三个陪练一一倒下,不是捂脸的,就是捂肚子的,个个都站不起来,气的恒娇直跺脚,“废物!一群废物!”说话间便举起鞭子向梅傲寒抽来。

梅傲寒冷冷的看着恒娇,快速的躲过一鞭。恒娇转身又是一鞭,梅傲寒依然轻松躲过。就这样恒娇抽了十几鞭,也没伤到梅傲寒分毫,心中不禁暗暗喜悦起来:“果然有两下子,今日找到对手了。”随即虚晃一招,鞭子打向了梅傲寒的面门。

闻着风响,梅傲寒极快的一把将她的鞭子揪住,抬起手臂狠狠向内一挽,居然将恒娇扯了个趔趄。急的她身后的两个宫女慌忙去拉,却掌握不住力道,双双扑在了恒娇身上,三人一起倒地。

见她们倒地,梅傲寒皱了皱眉,“我当你有多厉害,却不及我姐姐的十分之一。”

他丢下鞭子,走到她们跟前,扯开宫女,把恒娇一把拉了起来。恒娇站起来后,看着梅傲寒的大手还拉着自己的手腕,心中有片地方被隐隐触动,想起刚才梅傲寒和自己对阵时那英姿飒爽的样子,低下头不觉心跳起来。

两个宫女爬起来后,赶紧推开梅傲寒,小心的搀着恒娇,其中一个登时像泼妇一样骂道:“贼子,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二皇女殿下你也敢冲撞!”另一个也恶狠狠的吼道:“待我们禀报皇上,看你不脑袋搬家!”

梅傲寒冷冷的看着她们,她们顿感渗得慌,赶紧把嘴闭上。

正在这时,一阵嬉笑声传来,引得众人循声看去。

只见几个宫女笑嘻嘻的跑着,身后有个穿着黄衣绿裙的人儿在追她们。细看那人儿,居然戴着笑和尚的面具,伸长双手到处乱摸,“哈哈哈……坏丫头们,这么快就学会了,都躲哪去了!”

奔跑的宫女看到恒娇,忙停下收起笑容,恭敬的半蹲在地上行礼,“见过二皇女殿下,皇女万安。”

而那戴面具的人儿追着追着发现没声音了,便停下来,伸长手乱摸,“不带耍赖的,我又看不见,要说话我才知道你们在哪!”走着走着,她就走到了梅傲寒的身边,手指刚碰到梅傲寒的身体,便一把抱住,“哇哈哈……抓住一个!是哪个小美女让我抓住了?”

梅傲寒此时本就心烦,也没留心这声音,见有人缠住自己便一把推开,“滚开!”

“哎呦!”那人儿应声倒地,急的先前跪下的宫女赶紧跑来扶,不远处又跑来两个宫女,见那黄衣人儿躺在地上,急忙加快速度往过来跑。

梅傲寒定睛一看,来人正是春兰和冬梅,心中不免吃了一惊,赶紧朝地上看。这一看不得了,顿觉得额头冒出汗来,急得他也赶紧奔过去。

原来地上的人正是恒蔷,被掀翻在地后,她正呈大字型躺在地上,面具也歪了,正露出半张脸,裙子也翻起来了,露出一截中裤来。

在倒地的瞬间,“滚开”这个词忽然揪疼了她的心。倒地后,后脑勺生疼,腿也凉飕飕的,忽然把她带入了前世的记忆——

“老公,我吐成这样,你也不留下陪我吗?”她在门口一把拉住丈夫。

“怀孕呕吐很正常啊,我留下来你就不吐了?”丈夫心烦的说道。

“那,晚上一定要回来啊!”她用乞求的眼神看着对方。

“回来干什么?我去给你赢钱呢!一个通宵不知要赢多少呢!少废话了,放开手。”丈夫不耐烦的甩开她的手。

“夜不归宿太过分了!你打麻将哪赢过钱了?”她有些发脾气了。

丈夫更是拧紧眉毛,“乌鸦嘴!还没去呢你就咒我!滚开!”

“我不滚开!怀孕的前三个月这么重要,你都不陪我!还想夜不归宿!我今天就不放你走!”她上前紧紧的抓住了丈夫的手臂。

丈夫一只手狠狠一甩,另一只手照着她的胸口用力的推去,“你发疯了是吗!滚开!”

在一声尖叫声中,她一个后仰倒在了地上,后脑勺摔得生疼,裙子也掀了起来,大腿凉飕飕的。

“砰!”门关上了,留下她一个人躺在地上,眼泪从眼角流淌到了耳朵里。

从那天开始,她对爱情和婚姻开始失望,那句“滚开”给她的一生留下了阴影。

“殿下!”

“殿下!”

“殿下!”

梅傲寒,春兰,冬梅异口同声的喊出。

三人围了上去,梅傲寒一把抱起恒蔷,关切的问道:“殿下,您可摔着?请殿下恕罪!“

春兰和冬梅一个拍恒蔷身上的尘土,一个赶紧解开她脸上的面具,看到清的脸时,大家都惊呆了。

只见恒蔷眼中是满满的悲伤,脸颊上全是泪水,吓坏了梅傲寒等三人。

“殿下,你怎么了?可是摔疼了?你要有个好歹我们都活不成了!”春兰急的开始掉眼泪。

其他的小宫女见状纷纷跪下,有的已经开始浑身发抖,啼哭起来。

“是谁让我滚开的?还不松手!”恒蔷忽然说话了。

梅傲寒垮下脸,轻轻放开恒蔷,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在下死罪,不敢求殿下宽恕。”

不远处的恒娇,看着梅傲寒对恒蔷那紧张的样子,心中不免窝火,“低三下四的东西!我的血统这么高贵,却对我蛮横无理!对只有一半大梁血统的她却奴颜屈膝!低贱的人果然都喜欢低贱的人!”已然甩袖,也没给恒蔷问安,就愤愤离去。

恒蔷站起来,用手摸着后脑勺,冷冷的俯视着跪在地上的梅傲寒,“是谁传你进宫的?”

“没人传。”梅傲寒低头答道。

“大胆!没人传你就敢进宫!”恒蔷怒道。

见恒蔷发怒,其他人都不敢吱声,低着头屏着气。

“皇上御赐我一面金牌,可随意进出宫。”梅傲寒小声答道。

“那是皇上让你来冲撞我的!”恒蔷咬牙。

梅傲寒委屈的望着恒蔷,“殿下戴着面具,在下没认出来。”

“放肆!就算是这宫里的侍女也轮不到你来推推搡搡!”恒蔷指着梅傲寒怒斥道。

梅傲寒的心中仿佛被针扎了一下,低下头不说话。

“你倒说说,你进宫来干什么!”恒蔷依然不依不饶。

“在下……来挑战殿下的近身侍卫,求得留在殿下身边的机会。”梅傲寒眼神悲伤,小心的回答。

恒蔷这才想起此事,但她已失去了理智,把恨都一股脑儿的全转嫁到梅傲寒的身上。她冷冷地打量着梅傲寒,“哼!瞧你这幅尊荣,是来见我的?《大梁君臣礼》第十条是怎么说的?”

此时,梅傲寒更是一脸委屈和伤悲,压低声音答道:“面君主,焚香沐浴,仪容大方,衣衫齐整,不矫揉,不造作。”

“哼!背的到顺溜!我当然不是君主了,所以你就可以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横冲直撞来羞辱我?”恒蔷指着梅傲寒的鼻子。

梅傲寒咬咬牙,左眼中掉下一滴泪来,他抬起头,嘴唇有些颤抖,“殿下,你杀了我吧!大错已铸成,我没什么好辩解的!请殿下给我个痛快吧!”

婢女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恒蔷也被这句话噎住了,一时不知说什么,僵持间,只见梅傲寒捡起身边的一块石头就往头上砸。

“啊……!”在婢女们的尖叫声中恒蔷捂住眼。

她怎么也没想到梅傲寒的性子会这么烈,她紧张的分开食指和中指,想从指缝中瞧瞧梅傲寒怎么样了。

“呼……!吓死我了!”庆幸她没有看见满头是血的梅傲寒,而是看见了冬梅拉住了他的手腕,石头已掉在了地上。

她愤愤放开捂眼的手,气的浑身发抖,“梅傲寒,你这个混蛋!你还想拿死来威胁我吗?!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说完,两行泪水唰的流了下来,转身向远处跑去,春兰和一众婢女急忙去追。

花园旁已没了刚才的喧哗和嘈杂,只剩下梅傲寒眼神涣散的跪在那,冬梅直直站在他对面。

“公子怎能寻短见?你是殿下命中的九星之一,你若死了,殿下又失魂了怎么办?”冬梅冷冷地说。

梅傲寒猛地抬头看冬梅,“是啊,刚才我……有些激动,可我冲撞了殿下,怕活不长了。”

冬梅眼神复杂地看着梅傲寒,“不可再寻短见,否则你的父母和为你而付出的人,都会伤心的。在这跪着,一会儿会有人来赦免你。”说完,冷冷地转身走了,留下梅傲寒一人诧异的看着她的背影。

梅府里,柳夫人正在窗前悠闲的喂鹦鹉,忽然飞来了一只信鸽落在了屋里。

柳夫人轻皱眉头,快速走向信鸽,取下它腿上的纸条,展开一看便吃了一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