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伤梅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470字
  • 2022-02-14 17:31:00

“嗖……嗖……嗖……!”宝刀的寒光在红梅间闪耀,身材高大魁梧的英雄男儿不畏凛冽的寒风,凝神聚气地在风雪中舞刀。白雪,红梅,英雄,宝刀,构成了一副豪迈却又妖艳的画。

快两个月了,梅傲寒时刻记着与恒蔷的约定。这几十天,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最勤奋的几十天,每日天不亮就起身练功,扎马步、竖蜻蜓、臂力、腕力、走梅花桩、吐纳之法……样样基本功都在勤奋的练习。父亲和姐姐点卯回来后,又缠住他们陪自己练刀,还要哥哥去给他找武功速成秘籍。这几十天,也是他最辛苦的几十天,每日三餐都是匆匆用完后便去教场练功,每日身上都会有或多或少的淤青和伤痕,练到困乏时居然倒头就睡,醒来又继续练,好像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习武上。

梅傲寒的变化,让全家人都感到了惊喜。尤其是梅傲寒的父亲——御林军统领梅世杰。梅世杰,人称“老梅”,是天生的武痴,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而大刀又尤为擅长,开创一套“梅家刀法”,在江湖上也颇有名气。他一心要将“梅家刀”传承下去,奈何大儿子柳若飞悟性虽高,能将刀法路数烂熟于心,却天生瘦弱,力量不足,发挥不出梅家刀的威力。女儿梅傲霜也是天生爱武,但到底是女儿家,耍不动大刀,他就传了女儿一套“冷香鞭法”,世间也难有几个女子是她的对手。

为得传人,梅世杰每日都向祖宗焚香祷告,希望能得一个能弘扬梅家刀法的传人。也许是梅世杰对武学执着的精神感动了上苍,在他三十五岁时真的得了一子,那就是梅傲寒。传说他出生时八斤八两,他娘亲柳夫人生了他三天三夜,差点把命搭上,才将他生产出来。而他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孩子,从小就比别人高大,三岁时便能抱起个小磨盘在屋里玩耍,五岁时曾打倒过八个七八岁的小孩,原因是他们把梅傲寒用砖头搭的小灶台踢翻了。

这样骨骼清奇,天生神力,不畏强敌的孩子真是梅世杰做梦都想要的梅家刀的传人。可惜,他儿子的理想和他的简直大相径庭,人家打小就想当厨子,最讨厌的就是习武,梅世杰为此是头疼不已,有时候半夜里起来郁闷的在屋里走圈圈,父子俩的关系也因此而闹得很僵。

如今好了,都不用拿鞭子逼他去练武了!梅傲寒每天都缠着老梅传授他梅家刀法,而且还没日没夜的练,老梅那个高兴呀!做梦都笑醒了!这不,二月初的晚上,春寒依然料峭,老梅却大半夜还不睡,硬要和夫人聊天。

“嘿嘿嘿~~~~。”老梅冲着天花板直乐。

“夫君,你笑的声音能不能小点?我明儿早上还要早起给寒儿煲鸡汤呢!孩子最近太累了。”柳夫人有些嗔怪。

“是,夫人我这就不笑了。嘿嘿嘿~~~~!”老梅的嘴还是合不拢。

柳夫人在黑暗中剜了他一眼,“就高兴成这样了?寒儿那么辛苦,我当娘的看着就心疼,你还笑的出来?”

“嘿嘿嘿~~~!寒儿这小子最近太上道了,午后居然把我都砍翻在地上了,哈哈哈~~~!真他娘的过瘾!我梅家刀后继有人了!”老梅兴奋的一拳砸到床边,床跟着晃了一下。

柳夫人咬牙又剜了他一眼,“你把床也砍翻吧!一把年纪了还像个小孩子!没事了你也劝劝寒儿,习武的事慢慢来,别累坏了身子。否则啊,老梅你可就后继无人了!也不知大皇女到底跟他说了什么,寒儿的变化也太大了。”

老梅顿时脸色严肃起来,“不管说什么,我梅家世代忠良,保护大梁和皇上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寒儿有此长进,也多亏了大皇女,老梅我定要去感谢的。”

“若不是你多年的愿望,我才舍不得让儿子这样辛苦。不过,大皇女看着就可人疼,我们寒儿也算是有个好归宿了。”柳夫人一脸欣慰。

“是啊,若她再当上皇太女,今后我们梅家可风光了。”老梅握着柳夫人的手,憧憬着。

清早,老梅不当值,点卯回来就屁颠屁颠的去教场看儿子,结果教场里空无一人,老梅轻锊胡须,“嘶……宝贝儿子呢?难不成练完了?”转眼一想,皱眉拍了拍自己的头,“糟了,寒儿是不是生病了?照这个练法,铁打的孩子也招架不住啊!”老梅是越想越心疼,赶紧朝儿子的住处走去。

在一所别致的小院里,几株腊梅暗暗吐着芬芳,屋子里有人在说话。“公子最近又瘦了些,瞧这衣服都大了。”一个小厮在铜镜旁对正在照镜子的梅傲寒说。

铜镜里,红衣公子高大魁梧,如墨长发高高束起,剑眉星眸英气逼人,以前的大圆脸双下巴已不见,脸型已略有棱角了,若是再苦练一月,怕是要变成鹅蛋脸了。

“衣服是大了,这样去见殿下可不妥。虽不用像鲜于妖精和钱狐狸那般花里胡哨,我也得体面一点,对得住殿下的眼睛才是。”梅傲寒对着镜子不满的说。

“他们哪能和公子比?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妖,只能以色事主,公子可是要领兵打仗的,像大梁王一样!”那小厮拍着自己的胸膛,雄赳赳的样子好像自己就在战场上。

“快到我爹那去给公子我借身衣服去!误了公子我进宫的事,我明儿就把你送战场上去!”梅傲寒一脚踢到小厮的屁股上。

“哎呦!”小厮捂着屁股就往外跑,没想到一出门就撞到了老梅身上,被撞了个趔趄,老梅的肚子也被撞得“咚”的响了一声,气的他登时吹胡子瞪眼,“我说梅炎儿啊,难怪你爹给你取这么个名儿呢!你小子确实没长眼儿!大清早的往哪撞呢?幸好你老爷我不是个孕妇,不然你就闯大祸了!”

梅炎儿扑通跪地,“小的该死,小的该死!求老爷饶命!”

闻声,梅傲寒走了出来,看见是自己的爹爹,很不情愿的低头拜了拜,“爹爹来了?”

老梅一脸的凶相顿时不见了踪影,换成了一脸和善,“寒儿今日怎么没去练功?莫非病了?”

梅傲寒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父亲,“今日我要进宫面见殿下,一早起来就在洗漱换装,所以没练。”

老梅见儿子没病,松口气,点点头,“哦,这是好事啊,你就应该常去向殿下请安,皇上赐你的腰牌都没见你用过!”说完仔细的看了看儿子,皱眉道:“最近又瘦了,这衣服都大了,去见殿下可不能穿成这样。你娘给我新制备了几套衣裳,估计你能穿。”

梅傲寒低头撇了撇嘴,暗道:“又偷听我说话,真是……”遂抬起头,给小厮使个眼色,假装抬脚要踢他,“还不去!”小厮一溜烟儿的跑了。

进宫的路上,梅傲寒高兴的骑着心爱的大红马一路小跑,时不时的瞟一眼自己的右肩。原来母亲亲手为爹爹缝制了一件新衣,藏蓝色底子泛着华贵的光泽,衣领和袖口都是纯净的白,右肩上还绣了一树灵动的白梅,穿在梅傲寒身上甚是合体,大家都说他穿上这件衣服真是俊美无比,而梅傲寒又特别喜欢肩上的那树白梅,所以这一路上心情甚好。

走到宫门,递上皇上御赐的可随意进出宫门的腰牌,守卫便赶紧放行。梅傲寒将马儿拴好,便大步向凤仪宫走去。路上他攥紧手中腰牌,微微笑着,“殿下回宫后,皇上便赐我这个腰牌,命我常进宫探望殿下,足见对我梅家的恩宠和信任,也许我真能当正夫。”更加开心的笑着,眼前又浮现出恒蔷的身影,“呵,当年为了躲避练武而去侍奉殿下,不想倒成了美事了。”忽然又皱起眉毛,“不过,与痴傻的殿下过一生,平平淡淡倒也真,可如今的殿下美貌聪颖,伶牙俐齿,我倒有点担心她瞧不上我了。”

一路上,梅傲寒一会儿笑,一会儿愁,路过凤仪宫旁的花园时,他依然在犯愁,恍惚间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这不是梅四公子吗?”梅傲寒抬头一看,吃了一惊,眼前站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儿。

梅傲寒赶紧下拜,“见过二皇女殿下,殿下万安。”

“起来说话。”恒娇的声音娇媚中带着冷傲。

“谢殿下。”梅傲寒起身,微微低头。

恒娇今日发髻上不饰钗钏,只裹了个红色的锦帕,穿一身大红色短打衣衫,脚上穿着黑色的鹿皮小靴,一身打扮简单干练,也将她高挑曼妙的身材展示的极好。再看她那紧致有型的鹅蛋脸儿,眉似柳叶,杏眼生辉,鼻梁高挺,红唇微启,下巴尖尖,额角还香汗涔涔。她的手中捏着一根鞭子,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梅傲寒。

“一向不见四公子,倒是清瘦了许多,差点没认出来。”恒娇嘴角咧了咧。

“是,这阵子没好好吃饭。”梅傲寒低头傻傻的说。

“扑哧!”恒娇笑了,身后的宫女们也笑了,“我道四公子是个老实人,原来也驺谎。”恒娇杏眼含笑,嘴角带着一丝傲慢。

梅傲寒一愣,“不敢。”

“呵,守城的官兵都知道公子你最近认真研习梅家刀,何况我身边的陪练呢?”恒娇歪着头,把手中的鞭子扯了扯。

梅傲寒额头渗出一滴汗,暗道:“爹啊!你至于这么炫耀吗?”遂低着头不说话。

“公子,不说话就是承认了?今日就让本殿下见识一下你家刀法!”恒娇忽然有些声色俱厉。

梅傲寒为难的看着恒娇,“殿下,我只学了点皮毛,入不得您的眼。”

“哦?”恒娇不悦的看着梅傲寒,忽然毫无征兆的举起了鞭子,“看鞭!”

只见恒娇“嗖”的一鞭朝梅傲寒的面门抽去。

说时迟那时快,梅傲寒听见风响,便向一旁躲闪,但已来不及,被一鞭狠狠抽到了右肩上。

“嘶……”梅傲寒左手捂住肩膀,顿感火辣辣的疼。忽的,梅傲寒好似想起什么一样,赶紧松手看自己的右肩。看了一眼后,便皱起眉,原来衣服已经裂了条口子,肩上的白梅也裂成了两半。一股无名火噌的从丹田升了起来,梅傲寒怒视着恒娇,“敢问殿下这是何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