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初见五美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738字
  • 2022-01-15 23:31:39

回味着冥引的话,秦柔觉得十分不对劲。“我本属于这个世界,12年前魂被打走了,现在又回来了,这就是说,我!穿!越!了!”秦柔皱紧眉头,“不可能,不可能,我可是教大家唯物主义的哦!这一定是做梦!”随即她噌得睁开眼睛,眼珠滴溜一转,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头顶是粉色的纱幔,身上盖着一床水红色的锦被,右上方的纱帐被两个金钩向两边勾起,金钩上明黄的流苏在微不可寻的摆动,光这些物件就不像在医院里,更不像在21世纪,秦柔的心跟着凉了半截。眯着眼再向右看,看见了三扇画着富贵牡丹的屏风,再使劲向右看,便见红褐色的古香古色的桌椅,桌子上看似镶金带银的茶盘里放着一个紫色的不知是什么材质的精美茶壶,茶壶周围有几只白玉盏儿,再远处还能看见一张雕花的四角桌上有一个碧玉莲花小香炉。炉顶冒出细细缠绕的青烟,吸鼻轻嗅,一股淡淡的丹桂甜香沁人心脾,呵……这不是古代是什么!秦柔紧咬银牙,恨道:“好你个冥引鬼差,我在男女平等的世界都受欺负,你还敢带我来妇女毫无地位的古代!你这个混蛋!”秦柔猛地坐了起来,望天大吼!

咦?周围怎么这么多人呐?为什么都大张着嘴集体石化呢?秦柔眼珠子四望,看见一位满头珠钗的美妇人在自己对面,此人30多岁,皮肤白皙,五官极美,浑身上下透漏着一股高贵之气。她周围恭恭敬敬的站着身着红、粉、青、白、紫色衣衫的五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外围还有几个丫鬟打扮的女子,一个个皆盯着秦柔一副吃惊的表情。见此,秦柔更加肯定自己穿越的事实,心中不免大惊,不知该怎么办?

良久,她悄悄抬头看着大家依然吃惊的表情,秦柔也极为尴尬,只好低头耸肩不自然的咳了两声,随举起右手,面带不自然的微笑向大家打招呼:“那个,同学们好!”

看着大家的眼睛瞪得更大,秦柔急抽自己个嘴巴子“啊呸!一紧张就犯职业病!”于是赶紧纠正道:“那个,刚才说错了,你们好啊?你,你们,是谁啊?”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倒吸气。时间在静止了两分钟后,场上沸腾了起来!

“蔷儿啊,你,你会说话了!”美妇人激动的双手颤抖,眼泪哗哗的。

“我的儿,你受苦了,我是母皇,你的母亲啊。”美妇人一边抽泣一边抚摸着秦柔的头发和脸庞。

秦柔眨着大眼,心犯嘀咕;“母……皇?母?好奇怪的姓名啊!不过母亲这个称谓偶很喜欢,至少是这具身体的亲妈么!世上只有妈妈好,看她哭的那心疼的样子,也知道她对这孩子有多在乎了。”秦柔是没做成母亲的人,心中顿时无限同情,随轻握妇人的手说:“您别哭了,看您哭我也好伤心。”

美妇人似乎震惊于此话,又似乎从伤心变成了激动,“蔷儿,我的儿,你,你不傻了?苍天有眼啊,苍天有眼!”

秦柔只好报以微笑,因为自己对这具身体毫无了解,也没什么下句可接的,只好下意识的又打量起女皇身旁的五位男子。美妇人见秦柔如此,擦干泪,指着白衫男子道:“这是左相易敏之的小公子,易兰卿。”

秦柔望去,见他一张心形小脸,眉如轻烟,一双丹凤眼儿眼角斜飞甚是迷人,鼻梁直挺,薄唇如点朱,皮肤白的几乎透明,如墨长发用银色发带束起一半,其余披散在后背,好一个谪仙般的人物!只是,他手拄拐杖,还不时地咳嗽,看来身体很不好啊!见秦柔看他,他低头微微一笑,恭敬地双手抱拳,唱个喏道:“在下易兰卿参见皇女。”

“黄女?难道是这身体的名字?姓黄就算了,居然连个像样的名字都没有,瞧这名字起得==!直接无语了。”回想起那天落水前看到的景象,他应该是在水边拿拐杖够胖妞的残疾人!

“哎呀,真是天妒英才啊!这么个好心的人儿居然腿脚不好使,哎……!不过,他是男人没错吧,还是躲远吧!谁知他会不会拿拐杖打女人呢?”秦柔心里想着。

贵妇人又指着那红衣男子说:“这是忠勇大将军梅世杰的小公子梅傲寒。”秦柔望去,但见他剑眉星目,鼻梁高耸,薄唇如削,脸颊泛红,满脸英气逼人,肌肤成健康的小麦色,黑亮的头发用黑色的锦带束成高高的马尾,十分精神。只是这脸儿圆圆还有双下巴,这身材~~哎!有点胖!随便一百七八十斤吧!加上又高,简直一红铁塔嘛!再次慨叹造物弄人啊!这应该是练剑那位吧,看来真该运动减肥啊!见秦柔看他,红衣男子咧嘴呵呵笑出了声,依然唱个喏:“梅傲寒见过皇女殿下!”

贵妇人接着指向那紫衣男子,“这是我京城首富钱垚的小公子钱竹默。”

“呼~!”迎面吹来一阵风儿,不,那是气场!这男子辫着一头油光水滑的小辫子在脑后用紫色掐金丝的发带束着,额上带着紫金色的抹额,抹额中间一块温润的镶金边黄玉泛着柔和的光泽,左耳带着一个元宝形的黄金耳钉,星眸闪闪,面如敷粉,唇红齿白。脖子上戴着金项圈,项圈上坠着一枚镶金边紫玉。一身质地考究的紫袍上绣着金丝云纹,腰间环佩叮当,脚踏黑色短靴。

秦柔注目看着,心中笑道:“吼吼……有钱人!绝对是有钱人!”

看着秦柔略带深意的眼神,男子嘴角微扬,抱拳唱诺:“小民钱竹默见过皇女殿下!”遂瞥向白衣男子,一脸得意的挑衅。

转头看那粉衣男子,贵妇人适时的说道:“这是我邻国仙罗国的大皇子,鲜于梓祺。”

“皇子?邻国的皇子站这干嘛?”秦柔心中纳闷。抬眼看去,但见他面如桃花,肤如白雪,细长的眉毛,眉头微微蹙起,桃花眼中波光流转,隐隐透着丝丝忧郁,鼻头微翘,粉唇轻启,贝齿微露,下巴尖尖。如墨长发从两鬓挑出两屡合成一股编成小辫,和其余长发披在身后。粉色外袍上隐约有银丝线绣的点点花朵,身材颀长,浑身上下散发着安静忧郁的气息,如一株孤单的桃树临风而立。感染的秦柔也皱起了眉头,心想:“偶若不是过来人,肯定会整天拿着他的照片,满脸泪水的发花痴‘欧巴,为什么不接受我思密达?’想着想着秦柔不禁痴痴傻笑,连鲜于梓琪介绍自己都没听见,招惹的除易兰卿外其他男子皆对鲜于梓祺一阵鄙视。

“蔷儿,这是我邻国风国礼亲王的小世子寒松渊。”贵妇人的声音打断了秦柔的思绪,原来已到青衣男子了。秦柔抬眼望他,但见他黑亮泛青的长发全用青丝带松散束在身后,眉清目秀,一脸爽朗,身材修长均匀,周身都散发着俊美挺拔的男子气息。秦柔见他清爽,便多看了一眼,谁知那男子见此却是一脸厌恶,冷冷的说了声:“小王见过皇女殿下。”秦柔心中顿时冷笑:“呀!多看你一眼会死吧!你以为你是花美男啊!放心,今后我看黑板都不会看你!”

看了一圈美男,有点审美疲劳,低头做了节眼保健操“挤按睛明穴”,心里纳闷这些美男为什么都杵在这?还叫自己是皇女?好像皇女不是名字。

美妇人抚摸的秦柔的头,关心的问道:“蔷儿,怎么了?还听不太懂是吗?不打紧,只要记得他们都是你的未婚夫就行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相处,你先好好将养着,母皇明儿个再来看你。”

“未婚夫?他们全是……”秦柔回味着美妇人的话。

“什么!你说他……他们五个全是……全是我未婚夫?”秦柔突然打了个机灵,甩头瞪眼,紧接着呼吸急促,气血翻涌,“难道,难道走到哪都摆脱不了男人?我不要!”她只觉得血瞬间涌到了头顶,“轰!”头皮似乎炸开了!随即栽倒在了床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