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帝女星的秘密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5042字
  • 2022-02-20 07:56:14

夜里,北风又呼啸起来,女皇的寝宫丽德殿外树枝摇曳,寒风吹得的树叶沙沙作响。

“呜呜呜……嘉怡,帝女星转世之日,我们再三叮嘱你帝女星转世之事不可告知任何人,你为何不遵行?呜呜呜……”一个身穿龙袍,披散着长长白发的女人站在床前哭泣。

“皇祖母,我只告诉了她的生父,难道这也不行?”女皇恒嘉怡恍惚间坐起来,一脸焦急。

“嘉怡,你为何不听太上皇的话?如今闯下大祸,大梁不安,我恒氏祖先也将遭天谴!”另一个身穿龙袍,长发遮脸的女人悲戚的说着。

“母……母皇?您怎么也来了?您过的可好?儿臣是无心之失啊!况且那是她的生父啊,绝不会害她!”女皇急忙下床,握住自己母皇恒馥珍的手。

“呜呜呜……”两个女人都呜咽着。

“上天有命,只有孕育帝女星的人可知她的身份,若告知他人,无论是谁,帝女星都将灾祸连连,泄露秘密的人也会遭天谴。此话,帝女星诞生之日我托梦与你,再三叮嘱,你却不听,如今,帝女星惨遭大劫,不知去向,上天见罪,大梁因你而不安,我也将魂飞魄散,你祖母也会每日受鞭刑一次。呜呜呜……”恒馥珍惨痛的哭着。

“什么!”女皇顿时瘫软在地上,“母皇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女皇的眼泪夺眶而出。

“我好惨呐!被亲生女儿毒杀,如今还要魂飞魄散!呜呜呜……”她哭得格外伤心。

轰隆隆……天空中雷声滚滚,两个穿龙袍的女人哭得越加凄惨。

“嘉怡,九星现帝京,方可唤回帝女星,务必找到九星,才能拯救大梁和你皇祖母!”恒馥珍声嘶力竭,“切不可再泄露帝女星的的秘密了!”

“当啷啷……”一条锁链从空中飞下,扯住太上皇的脖子便拉了上去。她在半空中凄惨的喊着,“找寻帝女星啊!”

“垮嚓!”一道闪电劈下,恒馥珍惨叫一声,化作青烟。

“啊!母皇!皇祖母!”女皇抱头痛哭。

天上下起了冰雹,地面燃起了烈火,龙卷风在空中肆虐……忽然,火光冲天,殿外人声嘈杂,“禀皇上,太庙遭雷击失火了……!”

“啊!啊!啊!”女皇躺在床上似被梦魇,双眼紧闭,满头冷汗,浑身发抖。

“嘉怡,快醒醒!嘉怡!”忠皇夫凤鸣焦急的摇着女皇。

“不……!母皇!不要走!”女皇抱头坐起,双眼含泪,浑身颤抖。

凤鸣将她搂在怀中,满脸疼惜的为她擦着汗,“怎么又做恶梦了?”

“鸣哥,我……我好苦啊!”女皇抽泣起来。

凤鸣将女皇的头贴近胸膛,轻抚她已汗湿的长发,“到底有多苦,你始终不肯告诉我!为何不让我为你承担?”

恒嘉怡皱眉看向天花板,思绪回到十二年前。

自大皇女恒蔷三岁时从假山上掉下来失了魂,大梁便开始灾祸不断,先是太庙遭雷击失火,接着便是连年的自然灾害。为此,女皇大赦天下,广施仁政,减免徭役赋税,才使大梁不至于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为求上天降幅,她还年年请高僧诵经向天祈福,并大做水陆道场超度亡灵。

在大梁子民看来,女皇该做的都做了,他们庆幸遇到了一位明君,而只有女皇恒嘉怡自己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十二年前,智空大师在恒蔷昏迷了七日奄奄一息之时,救活了她,但她醒来后却痴痴傻傻,口不能言。智空大师告诉在场的所有人是因为大皇女的魂儿不见了,早已得到母皇和皇祖母托梦暗示的女皇恒嘉怡大吃一惊,遂将其带入密室,询问如何寻找恒蔷的魂儿。不想智空只字不语,提笔写了一首诗和一张字条,之后便在密室里神秘坐化。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恒嘉怡感到惊恐与忐忑,她颤抖的拿起那首诗,只见上面写着:

九星帝女,

星心相应。

自日招亲,

现尔帝京。

就字面意思就是通过招亲的方式,九星就会来帝京了。可是恒蔷已经痴痴傻傻,会吸引什么样的人来呢?恒嘉怡手按太阳穴,“若是些不济的人,岂不是遭天下耻笑?”她仔细的又看了一遍诗,原来还是首藏头诗,曰:“等——九星自现。”再打开字条,见上面写着九个人的生辰八字,恒嘉怡咬咬牙,“如此诡异和巧合之事,怕是帝女星与九星真的存在,我且见机行事,试他一试。”遂紧锣密鼓的行动起来。先将智空坐化之事隐瞒,悄悄将其厚葬。之后,派人制造命带九星,便可洪福齐天的言论,掀起了大梁女子娶九夫的热潮。随后,便以为大皇女冲喜找九星为由张榜天下,招娶贤胥。

不想自张榜以来十二年,虽来了不下千人,但符合那生辰八字的,到恒蔷苏醒的那天也只有五个而已,还有四个至今未出现。而找到的五个,表面上是自愿而来,可他们特殊的身份不得不让人担忧,左相之子是从小定的亲,倒也好说。可御林军统领之子和京城首富之子,若是委屈了他们,必有隐患。而仙罗的皇子和风国的小王爷到来其意图更需斟酌。恒嘉怡为了九星之说,对这些人明里格外厚待,并承诺恒蔷16岁不醒,便解除婚约,但暗中却时刻提防。

12年来,恒嘉怡忧思过度,噩梦连连,身体早已不堪,指靠着药物和信念支撑着自己。也许是上天垂怜她,在没有找齐九星的情况下,恒蔷居然醒了,这对于她来说,简直是莫大的惊喜。

很巧合的是,自恒蔷醒来后,当年夏天大梁就不闹洪灾了,恒嘉怡也在梦中看到皇祖母得到了救赎,此后几个月也未做过噩梦。不想今夜,在恒蔷及笄礼成之夜,恒嘉怡又开始做那个可怕的梦了。

“母皇,我对不起您。难道我年年为您超度,也无济于事吗?”恒嘉怡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嘉怡,母皇的事已过去那么多年了,逆贼恒嘉华也处死了,母皇怎会不安呢?你不要总是挂在心上。”凤鸣轻抚恒嘉怡的秀发,心疼的看着她。

恒嘉怡将脸庞轻轻的贴在凤鸣温暖的胸膛上,耳中清楚的听到了他沉稳的心跳,“鸣哥,若我不当皇帝,也许……就没这些事了。”

凤鸣愣了愣,眼前浮现起了一幕幕往事。

一个头带花环一身粉裙的可人儿在花丛中奔跑,银铃般的笑声萦绕着整个花园,“呵呵呵……嘻嘻嘻……鸣哥,怎么总是追不到我?啊……哈哈哈……”

“嘉怡!慢着点,小心摔了!”虎头虎脑的小凤鸣关切的注视着小嘉怡。

“鸣哥,抓到我,我才娶你呢!嘻嘻嘻……”小嘉怡回头甜美的笑着。

凤鸣憨憨的笑着,“都捉到几十回了,哪一回才算数呢?”

“这回!啊哈哈哈……”小嘉怡像个调皮的精灵,灿烂的笑着,开心跑着。

谁知世事难料,青梅竹马的二人本该天长地久,厮守终身,不想凭空出祸端。大皇女恒嘉华妒忌二皇女恒嘉怡的才情,更怨恨母皇对二皇女的过分宠爱,积怨成恨,密谋造反,发动了政变,亲手毒杀了自己的母皇。凶残的她,还誓将两个皇妹置于死地,让自己成为唯一的皇位继承人。未满十五岁的小皇女恒嘉卉被赐白绫自尽,已成年的二皇女恒嘉怡则在凤家的帮助下制造了被射杀的假象,连夜逃脱,亡命天涯。为了不使恒嘉华对凤家起疑,凤鸣也没有和恒嘉怡一起逃走,而是留下暗暗经营凤家军,能有朝一日为恒嘉怡所用。

再说那恒嘉华,谋逆篡位后,却发现传国玉玺无处可寻。没有玉玺她就不能名正言顺的当皇帝,这天大的事让她寝食难安,于是她瞒下了皇帝已死的消息,对外声称皇上病重,由大皇女监国,暗中搜寻玉玺。谁知大行皇帝的七七都过了也没找到,她只好找了个母皇的替身,瞒天过海,继续监国。

没有玉玺,怎能当得了皇帝?再加上亲手毒杀了自己的母皇,恒嘉华日日忑忑不安,心神不宁,逐渐精神不济起来。有那谄媚之臣献计,要广招威武阳刚的男子伴架,可使监国皇太**阳调和,驱邪扶正,青春永葆。更有人献计,要广修寺庙,为病重的皇上祈福,为大梁积福,建议修筑纯金镇国寺,以示范天下。

恒嘉华本就是个荒淫无道之人,听了此计,准奏修建纯金镇国寺,并在全国范围内大兴土木,修建寺庙,搜刮民脂民膏,侵占良田与民居无数,搞得百姓们怨声载道。再加上大兴选秀,日夜寻欢作乐,荒废了政事,篡权不到两年,朝廷上下已是奸佞当道,乌烟瘴气,边境居然都有人反了。

尽管如此,恒嘉华依然没有觉悟,还听信谗言,打压忠臣良将,还将一些得力干将招进了宫闱,最终将魔爪也伸向的凤鸣。凤家为保存实力,不得已牺牲凤鸣,愿送其进宫。

进宫那日,身穿喜服的凤鸣暗藏匕首,意将刺杀恒嘉华,没想到当夜,恒嘉华还没来得及宠幸凤鸣,京城便起了兵变。五万叛军如天神降临般兵临城下,御林军副统领梅世杰亲手斩杀了正统领,控制了御林军,打开城门,迎进叛军。在熊熊火把的照耀下,二皇女恒嘉怡和一位丰神俊朗的黑袍将军如天神般出现在恒嘉华眼前,遂以清君侧为名将其控制。之后,恒嘉怡顺理成章的继承了皇位,也拿出了传国玉玺,因为她本就是母皇心目中的王位继承人,母皇早把一些皇族的秘密告诉了她,她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对皇族秘密的了解,找到了玉玺。

恒嘉华的下场只能是自尽,而恒嘉怡特别规定了要她饮鸩自尽,也算是为母皇报仇了。一场残酷的骨肉相残的政治斗争,以恒嘉怡胜利而结束。而百姓们只知道皇上积劳成疾,得肺痨不治而亡,大皇女在监国期间贪赃枉法,荒淫无度,祸国殃民,被打入天牢后病死。

当美丽成熟的恒嘉怡出现在凤鸣面前时,凤鸣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朝思暮想的人儿不但活的好好地,而且还来救自己了,这一定是他的爱感动了上天!凤鸣激动的扑进恒嘉怡的怀抱,泣不成声。

谁知天意总是弄人,本以为会和恒嘉怡从此永不分离的凤鸣,在见到李枭后,他的心如遭重击而支离破碎。他看的出来,恒嘉怡深深的爱着李枭,早已淡忘与自己青梅竹马的感情,或许,他们之间根本就没有爱情,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更打击他的是,恒嘉怡居然已有了身孕,说明李枭已是正夫了,而自己也许当侧夫的资格都没有了,因为全京城的人都知道凤鸣是恒嘉华选进宫的男子。

凤鸣心灰意冷,有了寻死之心,回府后便大病一场。不想在自己病的最重的时候,已登基为帝的恒嘉怡来府中探望他,并告诉他将封他为皇夫,即日便要进宫了。这天大的喜事着实让凤鸣吃惊和高兴,自己的病也渐渐好起来。

进宫后,凤鸣发现女皇的春闺并没几个男人,而且从不被宠幸,就连人称大梁第一美男子的袭楚男也没被宠幸过,皇上专宠李枭。深爱着恒嘉怡的他,并不在意这些,只要能呆在嘉怡身边,日日守着她就够了,因为他从小就做好了成为嘉怡众多夫君中的一个的准备,只是那时他还认为自己能做正夫,能帮嘉怡管好一个家。如今,他没能封王,当皇夫已是万幸,但他依然愿意守护嘉怡。

恒嘉怡生了大皇子瑾儿后,又生下恒蔷,都是李枭的孩子,登基三年里都没有宠幸过任何其他男子。谁知,在李枭外出犒军的一个夜里,恒嘉怡酒后误事,宠幸对了凤鸣,事后还怀孕了。在二皇女恒娇周岁之日,大皇女恒蔷意外的跌下假山而变得痴傻,从此恒嘉怡便郁郁寡欢,不久后居然又开始宠幸其他男子了,大家都以为三皇女雪儿的出生会让恒嘉怡高兴,淡忘恒蔷之事给她的阴影,没想到雪儿出生第二天,恒嘉怡又开始郁郁寡欢,之后慢慢又开始宠幸别人,怀孕生子,每到生完后第二天她就开始愁眉苦脸,心事重重,还奇怪的自言自语:“怎么还不来托生?”夜里还经常做噩梦。凤鸣每每问她,她总是眼泪汪汪,含混其词,让他好不担心。

自从恒蔷醒来后,十二年都没笑过的恒嘉怡,终于笑了,晚上也不做噩梦了,担心了十二年的凤鸣打心眼里高兴,不管恒嘉怡心里有没有他,他都是开心的。哪知今夜,恒嘉怡又开始做恶梦了,凤鸣真是心疼不已。

“鸣哥,你在想什么呢?”恒嘉怡疲惫的抬头看着心事重重的凤鸣。

“嗯?”凤鸣回过神,“我,想让你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烦闷和苦恼都给我。”

恒嘉怡忧伤的看着凤鸣,抿了抿嘴,垂下头,“鸣哥,我……没事。只是每每想起母皇就心痛,她去的那么惨,驾崩后两年都没有入土为安,太庙失火后……连排位……也被烧了……呜呜呜……”说着说着便哽咽起来,“都是我无能!母皇,还有大梁的百姓,都因为我而受苦,都是我的错!呜呜呜……”说完已泣不成声。

“嘉怡,你已经很尽心了,天灾人祸怎能怪你。”凤鸣心疼将恒嘉怡搂入怀中,用手轻轻的为她擦拭着泪水。

“鸣哥,蔷儿是个吉祥的孩子,我们要好好对她。”恒嘉怡贴着凤鸣的胸膛抽泣着。

凤鸣愣了愣,眼前划过了自己女儿娇儿的身影,眉毛轻纵了纵,又看见了恒嘉怡泪眼婆娑的样子,叹了口气,轻抬起恒嘉怡的下巴,凝视着她的双眼,“只要你开心,我必将视蔷儿为己出!再说,她还有那样英伟的父亲,我的疼爱也不算什么。”

“枭郎他……”恒嘉怡眼中泛起一抹柔情,显得她更是梨花带雨,“他总是对蔷儿很苛刻,每每吓到蔷儿,他要是像你对娇儿那般宽容慈爱就好了。”

“枭郎?”听到那个称呼,凤鸣心中就酸酸的,“枭郎?他总是你的夫,而我只是哥哥。”凤鸣嘴角夹着一丝苦笑,继而说些别的,“那是因为娇儿那任性娇憨的样子像极了儿时的你,我爱极了。”

“呵,我哪有任性?蔷儿才像我呢,聪慧活泼又鬼精灵!”恒嘉怡俏皮的看着凤鸣。

凤鸣微微一笑,将恒嘉怡搂在怀中,两人开心的谈论着孩子……

当东方的天空已泛出鱼肚白,恒嘉怡躺在凤鸣温暖的胸膛上安静的睡去。

“陈多禄,传话出去,皇上今日身体不适,不上朝!”凤鸣披上衣服,站在门旁传道。

说完,他又轻轻回到床上,微闭着眼睛,看似呼吸均匀的休息,右手却攥成了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