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美男如云的盛典(三)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633字
  • 2022-02-10 16:23:47

一阵香风袭来,一个粉色妖媚的身影又引得大殿里的女士们暗暗嘘气。

“鲜于梓祺拜见皇上,愿皇上龙体安康!拜见大皇女殿下,恭祝殿下成人大吉!”鲜于梓祺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大方而得体的拜下。

“鲜于皇子免礼!”女皇微笑着抬抬手。

“谢皇上!”鲜于梓祺轻轻起身。

“听闻鲜于皇子今日要为朕的皇女弹奏一曲,真是有心了。”女皇一脸笑意。

“皇上和殿下待梓祺恩重如山,梓祺理应如此!”说完从怀里掏出两枚玉佩,“今日是皇女成人大典,这是我来大梁时父王赐予我的紫玉鸳鸯佩,要我送与未来的王妃,我借此良辰送与大皇女殿下,以表忠心。”说完,走向恒蔷,双手捧上。

看着眼前这倾国倾城的美男子在对自己虔诚的微笑,恒蔷想起那日在车中的景象,他那悲悯的眼神又浮现眼前,“我只是个质子……我不想惹人耻笑……”恒蔷叹口气,“好吧,帮人帮到底!”遂激动的站起来,接过玉佩,貌似很认真的欣赏了一番后,装作十分满意的样子的说:“紫金镶紫玉,不仅巧夺天工,更是紫气东来的好兆头,我太喜欢了。”说完低头往腰间系起来,系好后又旁若无人的看着鲜于梓祺,“鲜于皇子,你那枚……今日也系上吧,方显鸳鸯的好寓意。”

没想到大皇女如此喜欢那块玉佩,不光自己现场系上了不说还要未婚夫也系上,这种直白的表达方式让殿里坐着的含蓄的古人们顿感脸红心跳,相互用眼神传达彼此的诧异,有种全场吃瓜的赶脚。鲜于梓祺更是有些意外和害羞,但还是迅速把玉佩系在了腰间。

感受到大家异样的眼神,恒蔷依然故作镇定,“听闻鲜于皇子是仙罗国手,快弹吧,大家都很期待呢!”

鲜于梓祺的神情有些局促,“是,在下这就弹来。”说完向殿中走去。

当悠扬的琴声响起时,殿内怪异的气氛才被打破。恒蔷吐口气,放松的坐下。

一旁的易兰卿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但恒蔷却看出了他眼神中的郁闷。

“怎么?被我打败了?”恒蔷假装神气的问。

仔细的审视了对方的表情后,易兰卿没好气的笑了,“早被你打败了!估计梓祺刚才也被你打败了!”

恒蔷做个鬼脸,两人便笑盈盈的欣赏梓祺表演。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鲜于梓祺粉衫飘飘,乌发垂顺,俊美妖冶的脸上带着醉人的笑,精致的薄唇在翕合间唱出沁润的歌声。他的倾国之姿早就闻名于世,再加上高超的琴艺,早已是众多女性仰慕的对象,今日他又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露歌喉,还演绎了一首闻所未闻的特别情歌,那场面真是叹为观止。

只见众多女宾,不论长幼,都伸长脖子,眼放桃心。有的人连眼睛都不会眨了,只一味的盯着他看。一些懂音乐的人则用手一边的打着节拍,一边痴痴地看着他。二皇女恒娇双手十指交叉,一脸崇拜,脸上那份清高也不见了。三皇女恒雪右手托腮,杏眼中眼波流转,樱桃小口微微含笑,脚下踩着节奏,一副十分倾心的样子。

不过,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场上还是有两个对鲜于梓祺有免疫力的女人的,那便是女皇和恒蔷。女皇带着慈爱的微欣赏着他,那一定不是看男人的眼神,仿佛那是在看自己的孩子。当然最没心没肺的是恒蔷,她居然又在吃好吃的!

“喂!梓祺在看你呢!等会儿再吃啊!”易兰卿小声的说。

恒蔷忙抬头朝鲜于梓祺的方向激动的挥了挥手,其实光看了个轮廓,便又开始吃了。

“做好事不留名,但也要把肚子填饱吧!早起时紧张没吃饭,行礼时端的饭只能吃一口,我早就饿了。现在趁大家都在看梓祺,我先吃点!唱完了叫我啊,我好鼓掌。”说完,继续找自己爱吃的菜。

易兰卿无奈的摇摇头,“真不知你是分不清美丑呢?还是心有所属?梓祺这般貌美如仙的人物都不能打动你。”

恒蔷这才抬头又看了看梓祺,“人只有吃饱了才有功夫注意其他的,何况再美的人看时间长了也就不稀奇了,内在美才是永恒的。不过,我相信梓祺是内外兼修的那种,所以这种人就更不能动心了,那是要摆在供桌上的。”说完又继续吃。

易兰卿愣了愣,自嘲的笑了,“那我呢?有人说我是天机星下凡,心有七窍且长得也不赖。”

恒蔷侧脸瞥了眼易兰卿,“你何止是不赖?简直是太不赖了!恭喜你也可以摆供桌上啦!”说完又皱起眉,撅起嘴,“天机?哪个机?”遂举起个鸡腿,看着对方。

“呵,坏丫头!”易兰卿宠溺的捏了捏恒蔷的鼻头,惹得恒蔷又是吹胡子瞪眼的……

当这场华丽的表演结束时,人们依然如痴如醉,片刻的安静后,已吃饱的恒蔷就站起来,只见她热泪盈眶,激动的鼓掌,就差尖叫了,那绝对是见到了迈克尔杰克逊的表情。宾客见皇女如此,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崇拜之情,雷鸣般的掌声在大殿内此起彼伏,连不知何时回座的大梁王都连连点头,女皇更是伸出手拍了三下,传旨要赏赐,鲜于梓祺赶紧叩头谢恩。

正当鲜于梓祺要退场之时,小皇女恒雪忽然站起来喊道:“鲜于皇子,且慢!”

宾客们都有些意外,齐齐的看向她,女皇也一脸探究的看着她,鲜于梓祺转过身彬彬有礼的作个揖,“小皇女殿下有何事?但讲无妨。”

恒雪甜甜一笑,眼神中流露出浓浓的情意,多年后恒蔷才知道,那情意便是爱慕,让人刻骨铭心的属于初恋的爱慕。“鲜于皇子琴技一流,适才一曲让人意犹未尽。今日是皇姐的好日子,为何不再演奏一曲?好事都成双嘛!”

“这……”鲜于梓祺看了女皇一眼,又看向恒蔷。

“皇姐,鲜于哥哥看你呢!你就发话嘛……!”恒雪嘟起小嘴,杏眼灵动,真是可爱极了。

谁会拒绝这么美丽可人的妹妹呢?

恒蔷观察鲜于梓祺,见他没有什么不悦的神情,便看向女皇,歪着脑袋,无赖地笑道:“母皇,您可嫌鲜于皇子的歌声聒噪吗?”

女皇剜了恒蔷一眼,嘴角却是上扬的,“哼!猴孩子,母皇就嫌聒噪了,你怎么着吧!”

下面的宾客们都笑了起来,恒蔷只好做个鬼脸,“就是,我也嫌他吵呢!不如我来为母皇唱一曲?”

“呵呵……”女皇笑出了声,“得了吧,母皇的祛风正天丸今儿个可没带身上,我可不想犯头风,叫梓祺那孩子唱!”

“哎呀母皇,他可还没进我恒家的门呢!您就越看越欢心了?”恒蔷嘻嘻的笑着,宾客们也全笑了。

鲜于梓祺有些羡慕的望着恒蔷和女皇,“皇上与殿下母女情深,真是羡煞旁人呢!”

女皇的嘴角忽然有些僵硬,片刻,她慈祥的看着鲜于梓祺,“如你这般俊俏又懂事的孩子,将会有很多人疼你的。”

“是啊,你要快乐起来哦!”恒蔷向他点点头。

鲜于梓祺微微颔首,看着恒蔷的眼神又多了一丝暖意,遂优雅的坐下,双手抚起琴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人们又被那沁润的歌声与华丽的琴音所吸引,却没人注意到恒娇的脸色很凝重,而恒雪那忽闪的杏眼里闪着痴迷与阴郁的光。

而后,又上演了不少佳技绝活,也不乏各种美男,可似乎都掩盖不了鲜于梓祺的灿烂星光,连钱池似乎都被人忘记了,看来鲜于梓祺真是搅了一局。

是夜,大皇女恒蔷的及笄盛典在群草斗艳中顺利结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