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美男如云的盛典(二)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675字
  • 2022-02-17 00:15:28

“皇姐,这是送你的礼物哦。”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恒蔷循声看向恒娇,只见这个清高娇俏的美人儿,微微露出雪白的贝齿,面带天使般的微笑看着自己,真是惊为天人。

“呃……是人还是他的剑术?”对着这位天仙妹妹,恒蔷说话毫不设防。

“皇姐……!当然是剑术了!皇姐不是每日都有习武,所以娇儿猜想皇姐会喜欢这个礼物。”恒娇轻扬眉毛,真是又傲气又迷人,不知她长大后会迷死多少男子。

“那哪是习武呀,活动活动筋骨罢了。不过我还是要谢谢娇儿的美意了。”恒蔷宠溺的看着恒娇。

“冷辉,开始啊!”恒娇朝那美男扬了扬头。

那美男抿嘴一笑,抱拳点了点头。

古朴悠远的琴声如云烟般萦绕于整个大殿,清脆婉转的笛声又绕梁而上,曲调让人心神涤荡。冷辉的剑舞在悠扬的音乐中绽放,他如一棵在风中劲舞遒劲的竹,柔中带刚,刚中有柔,软剑的寒光在他周身闪烁,嗖嗖的剑鸣声融入琴笛声中,让空灵的音乐有了刚劲的魂。

冷辉那英俊的脸上写满了对武的痴,眼神迷离而享受,时不时朝着某一位崇拜者冷酷一笑,便将那人迷得神魂颠倒。

恒蔷快乐的欣赏着这场表演,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小皇妹恒雪已去女皇怀中撒娇,那倾国倾城的小美人嘟着嘴,一脸天真的和女皇说着什么,女皇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时而则看一眼冷辉,嘴角不自觉的上扬起来。

当冷辉谢恩退场时,恒蔷给了他热烈的掌声,其他崇拜者的掌声也在她之后纷纷响起。恒蔷笑呵呵的扫视着人群,却发现到好几双眼睛在盯着她。钱竹默的电眼中一片碎星,好像很受伤。梅傲寒傻傻的看着她,捕捉到她的目光时,脸刷的红了。易兰卿悠悠的扇着扇子,皮笑肉不笑的注视着她,当触及到他的目光时,他故意夸张的咬了咬牙,恒蔷顿时条件反射的捂住了嘴,心里却呵呵的笑起来。

正当在二人眉来眼去时,场上突然安静了下来,一个优雅的身影出现在殿中。

恒蔷用余光扫视到此人的轮廓时,心中小鹿忽然乱跳起来,“钱……钱池?”

她的面色开始不自然起来,故意克制自己不要太快转身去看他,显得很造作。

那边跟她互动的易兰卿见状,嘴角抽了抽,识趣的装作什么也没看见,开始喝茶。可那丹凤眼却斜睨向了钱池……

当钱池用他那天籁般的歌声演唱《水调歌头》时,毫无悬念的俘获在座众人的心。恒蔷假意低头装作不甚在乎,目光却悄悄看向了女皇。她发现她的母皇正有意无意的打量着钱池,而她身旁的大梁王不见了。

恒蔷顿时感觉心中烦闷无比,她最不想看见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无疑,钱池的歌声与琴声成功俘获了在座的大多数人,尤其是女人,她们看钱池的眼神不是欣赏就是充满欲望。而女皇手捧着酒杯,笑意盈盈的看着钱池,身旁的女官还在给她说着什么,致使女皇又不是地看向恒蔷,点头微笑。

“傻瓜也能想到她们在说什么。”恒蔷低头小声嘀咕着。

她又悄悄看向钱池,今天的他依然打扮的清秀俊逸,淡紫色衣衫上绣着浅金色的鸢尾花,同色的发带在垂顺的乌发间轻晃,他专注于他的音乐,俊美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他并没有用眼神或是动作去吸引谁的注意,可这样反倒吸引了人们的注意,是呀,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这不,在座的女性们基本上都为他倾倒了,连恒雪那个小丫头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手指还在桌上轻打着节奏。

一曲结束,钱池用他那磁糯动听的声音谢恩退下,又勾的场上的大多女士们心猿意马!

这时,女皇身边的女官端着一杯酒盈盈来到恒蔷身边,“殿下,皇上赐酒给才女苏轼,请满饮此杯。”

凡是听见此话的人,皆举起酒杯向恒蔷致敬,她只好假笑着向大家点头致敬,而后心情复杂的看着女官,大胆问了句:“敢问母皇可喜欢?”

那女官谄媚的笑了,低声道:“跟殿下有关的事物,皇上大多都喜欢。”遂捧上美酒,“请殿下满饮此杯。”

恒蔷在心中苦笑了一声,便接过酒杯站起来,朝女皇鞠一躬,将那杯酒一饮而尽。

女官走后,她心情沉重的坐了下来,瞟了一眼父王的座位,发现那依然是空的。

“不知父王做什么去了?这钱池进来的还真是时候呢!而我,竟是助他插足的幕后推手!”恒蔷粉唇轻笑,眉头却紧锁,

那边的易兰卿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瞥了眼钱竹默,便起身端了杯酒朝恒蔷走去。

“恭祝殿下成人,兰卿敬您一杯。”说完,颇有气质的自饮了一杯酒。

看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却有天人之姿的人物,恒蔷忽然很想哭,心中开始咆哮,“这些人精美男子到底都想利用我吧?钱家想官商勾结,鲜于梓祺想要自保,易家莫不是想稳固在朝中的地位?那梅家呢?想要兵权?还有那个该死的寒松渊!都当我是什么!许愿树吗!”烦闷间,端起一杯酒猛灌下肚,急的易兰卿想出手制止,却晚了。

“殿下,兰卿可有荣幸坐殿下身边?”易兰卿一脸担心的看着恒蔷。

恒蔷歪着头看了看对方,还没作答,他便走了过来。只见他轻抬衣襟,盘腿而坐。

此时,一群美女跳起了长绸舞,七彩的长绸让人眼花缭乱,也吸引了很多人的视线,所以很少有人发现在恒蔷与易兰卿宽大的袖子下两人紧握的手。

“你真是越来越大胆了。”恒蔷看着舞蹈,目不斜视的说。

“不拉住你,任你灌醉自己吗?”易兰卿动作自然的为恒蔷夹了一筷子菜。

“醉了总比清醒好,可以暂时忘记不快乐的事。”说完,瞥了易兰卿一眼,“你们一个二个都傍着我,能从我母皇那得到多少好处?”恒蔷继续假装目不斜视的看歌舞。

易兰卿将袖中的手紧了紧,“别人不好说,反正我能得到你。”

“你!”恒蔷被气的肝儿疼,瞪了易兰卿一眼。

易兰卿又很自然的为恒蔷夹了一筷子菜心放到碗里,借机在她耳边低声道:“您的母亲是我大梁帝国的皇帝,您的父亲是首位非大梁血统的国父,他们可不是吃素的!你根本就不用担心多一个男子会给他们带来什么烦恼。”

一句话让恒蔷感到了震惊,连肩膀都轻轻抖了抖,不禁转头眼神凝重的看着易兰卿。

“还想吃点什么?”易兰卿微笑着看着恒蔷。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恒蔷忧伤的看着对方。

易兰卿将袖子下的手捏的更紧了,“你才回到大梁啊,不适应很正常,而我可在这活了20年了,什么人想做什么事,我想想便知。所以,一切有我,你只管慢慢成熟起来就好。”

恒蔷凝视着易兰卿,“是啊,坐在金字塔顶端的他们怎么可能是普通人?呵……”她有些心安的笑了,觉得自己真的瞎操心。

她蔑了易兰卿一眼,“就你这小身板,还一切有你?请问你是吃素的吗?“

易兰卿一愣,坏坏的笑了,他夹起一筷子菜放进自己嘴里,“我当然是吃这个了喽!还要是你盘里的。”

恒蔷见他夹了块豆腐放进嘴里,气的咬牙切齿,“滚!”遂抽出了自己的手。

“一会儿梓祺弹琴的时候,我就在场上滚一圈,也给你助助兴怎么样?”易兰卿坏笑着又将一块豆腐喂进嘴。

看着易兰卿那与他空灵气质极为不符的无赖表情,恒蔷气的直咬牙。

正在这时,一阵迷人的香风飘了进来,紧跟着一个粉色的妖媚影子也摇曳的进了殿,诸多女士们的眼睛又直了。

原来是鲜于妖精抱着琴,迈着方步,翩翩而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