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美男如云的盛典(一)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478字
  • 2022-02-14 01:40:23

大梁永淳十七年,腊月二十八日如期而至,这一天便是大梁的大皇女恒蔷行及笄礼之日。

大梁皇宫里早为此事而热闹起来,而整座京城又何尝不是呢?

天还蒙蒙亮,恒蔷便起床由一众丫鬟们服侍着洗漱,而她则捧着一本书册在反复练习上面的话语,“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儿虽不敏,敢不祗承!某虽……”

春兰在一旁笑道:“殿下,莫再背了,小心到时候说混了!”

“啊?”恒蔷抬头,瞬间皱眉,“哎呀,有可能,一紧张忘了也有可能。算了算了,不背了,到时候你提醒我。”恒蔷拍拍春兰的手说。

“呵呵,到时候奴婢可不在。殿下您就别紧张了,想点别的?”春兰拿着桃木梳微笑着。

“别的?嗯……母皇赐我的字我挺喜欢!芳华,一听就是美丽有气质的人嘛!吼吼吼……”恒蔷得意的说道。

“就是,不光美丽有气质,还是是风靡京城的大才女苏……”春兰右手高举木梳一脸自豪的说。

谁知恒蔷立刻郁闷的做个停止的手势,“打住啊!别再提那个名字啦!”

“噢!”春兰耸耸肩。

“转朱阁,低绮户……”春兰果然不说了,一边梳头,嘴里却哼唱起来。

“啊……!别让我再听到这首歌啦!”恒蔷抓狂的喊起来,吓得丫鬟们跪了一地。

天一大亮,京城便沸腾起来,人们都在饶有兴趣的谈论一个话题:“今天可是个好日子呢,我们的大皇女成年了。”

“终于有一个皇女成年了,说不定哪日皇女逛街时就看上你了呢?啊哈哈哈……”几个年轻男子笑道。

“哪就有那么幸运?听说大皇女已有5个未婚夫,个个都是极品,她哪还会看上我们啊?”一人郁闷道。

“还真想被看上啊?呵呵,山珍海味吃多了就会想念窝窝头的,说不定哪天就遇见你这窝窝头而带进宫去了,哈哈哈……”

“你才是窝窝头!咱好歹也算个白面馒头啊!”几个年轻人嬉闹起来。

而此时,三辆马车和三匹骏马正从不同的方向朝宫中驶去。

一辆车中,一白衫男子气质如兰,他正在瞑目假寐,略失血色的嘴唇微微抿着,似乎在微笑。

另一辆车中,坐着一男一女,他们皆着盛装,环佩叮当之声与钗钏撞击之声随着马车的颠簸而不断响起,不知他们身上佩戴了多少装饰,是否足以显示他们的富贵?

第三辆车中,一位面如桃花,身着粉衫的俊美男子,双手拢在袖中端坐着,一旁一个青衣小厮正低头在和他对话:“今日之举,实在有些冒险,万一梁皇也看中你了呢?”

“钱家如此憎恨梁皇,必对恒蔷不利。她出了问题我们还有容身之地吗?父皇的可疑,母后的冤死靠什么力量去查呢?何况,梁皇要看上咱们早看上了,还用等到现在?”粉衣男子淡淡的说。

“那时你还没长成,而那恒蔷也没回魂,留着你还要应那九星连株之说呢!如今恒蔷已清醒,你也长大成人,颇具姿色,你不怕吗?”小厮一脸担心的看着粉衣男子。

“呵,不知你比我早出生多久?口气竟像我大爷一样!”他白了一眼那小厮,“梁皇的心思在那大梁王身上,而她对她那个女儿不是一般的爱,我打赌她不会把自己的女婿收进宫。”粉衣男子闭眼开始假寐。

那小厮也低头不语,良久,他眼神暗了暗,“也许,跟着恒蔷能得到我们想要的。”

不想粉衣男子睁开眼邪佞的一笑,“所以,不能让钱氏毁了她啊!对了,你的猫爪真的……”

“臭小子!那是个意外!”说完,那小厮扑向鲜于,原来他站起来也不矮小,两人在车中打闹起来。

宫门前,一红一黑两匹骏马上,英姿飒爽的姐弟俩正掏出请柬递给守门的官兵,检查无误后,二人策马进入宫中。

不远处,一个浪荡公子骑着青马晃晃悠悠。远望见宫门,便在腰间摸索昨日女皇遣人送来的请柬。

“咚……”宫中响起了严肃而古老的钟声。

“吉时到……!”赞礼洪亮的声音响起。

“及礼始,全场静!”赞礼洪亮庄严的声音传来。在太庙东殿身着采衣的恒蔷听到此话,双手抓紧了衣襟,从未见识过笄礼的她有些紧张。

“请皇上,大梁王!”恒蔷抬头看向太庙方向,她知道母皇父王已驾到了。

“请宾客入席!”恒蔷深呼吸,不知道此时有多少人正走向太庙。

“及礼始,请殿下出东殿。”恒蔷双手捏成拳,深吸口气,大胆的走了出去。

太庙里人真的好多,但大家都很安静。感觉到大家都在看自己,恒蔷走得更加小心翼翼。用余光瞥向两旁,看见了易兰卿在注视着自己,好像梅傲寒、鲜于梓祺、钱多多都在,还有一些皇亲国戚,恒蔷赶紧凝神静气,生怕有什么差错而惹人耻笑。

“儿臣拜见母皇父王,愿母皇万岁,万万岁!父王千岁,千千岁!”恒蔷高声拜见父母。

“我儿平身。”女皇慈祥的说道。

“正宾到……!”

今日的正宾便是恒蔷的姑母李平儿。

“拜见姑母,愿姑母吉祥安康。”

李平儿微笑着回了一个小礼,恒蔷也起身落座。

“请正宾盥手,请赞者为笄者理妆。”

赞者是二皇舅的长女常乐郡王,她端庄的走来为恒蔷梳发髻……

仪式顺利的进行着,开始还有些紧张的恒蔷,慢慢也镇定大胆起来。当三加之后,恒蔷发髻高高盘起,头带金钗与金凤步摇,身着自己的精心设计——凤穿蔷薇小礼服。正红色的礼服,外罩绣有凤穿银蔷薇的罩纱,让恒蔷尊贵中不失可爱。她翩翩走向太庙正中,那精致的小脸,高贵的气质,以及那华丽的衣衫让众人为之惊艳,也让女皇和大梁王为她骄傲。

她再次庄严的跪拜女皇与大梁王,以及他们身后那神圣的绣着金龙牡丹的大梁国旗。

“愿我大梁鸿运昌隆,国泰民安!吾将终其一生,报效我大梁!”

此话一出,满殿的人皆跪下,“终身报效大梁!大梁万岁!皇上万岁!”嘹亮的声音震耳欲聋,振奋人心,让太庙的气氛更加神圣。

置醴,醮子之后,终于要赐字了,恒蔷朝四周望了望,果然不见春兰,于是紧张起来,生怕把那两句话背错了。

“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假,永受保之,曰……悠然!”

当李平儿大声说出后,恒蔷愣了一下,“悠然?怎么改了?”她抬头错愕的望着姑姑,而李平儿一脸平静,似乎没有读错的意思。她又看向母皇,可母皇高高在上,看的很模糊,隐约觉得她在点头。

“好吧,君命如山倒!悠然就悠然吧!”恒蔷在心中安慰着自己。

“悠然,嘶……难道是悠然见南山?这是暗示我归隐田园之意?我这才及笄,连个王还没封呢!”她低下头,思想开起了小差,却忘了还有句话没说。

“嗯哼!”李平儿望着恒蔷假装咳嗽了一声。

恒蔷回过神,见姑姑面带焦急之色,才想起还要答句话呢!然而她却郁闷的发现,自己真的忘了该说什么了。

大殿里安静极了,大家似乎都在看着恒蔷,而她却感觉背心出了汗,“怎么办?”她低头看看周围,觉得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注视着她,这让她越加的紧张起来,她的额头开始渗汗。

“怎么办?大家都在看我……”恒蔷心虚的又看向四周。

忽然她听到了熟悉的咳嗽声,本能的朝那边看去。

看到恒蔷终于看了过来,易兰卿舒口气,便开始动作优美地摇扇子。

“冬天摇扇子,摇什么摇嘛!神经病!都不来帮我一把。”恒蔷在心中埋怨道。

忽的灵光乍现,“对呀,冬天摇什么扇子呢?”她赶紧看了看扇子,见白底的扇子上写着几个字,看清楚后,她笑了,紧接着她大声的对姑姑说:“某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

李平儿才放松了下来,仪式继续进行……

当礼成,恒蔷与女皇和父王全体起立答谢参礼者时,她发现自己的背心已经湿透,一个及笄礼她都会犯小失误,将来要是登基当女皇那还不得吓尿?她摇摇头,劝自己莫要觊觎。

仪式完毕,终于开始歌舞表演了,恒蔷摊坐在位子上深呼吸,至于是谁在演,演得什么,她都不在意了,只隐约觉得是一个接一个的美男靓女,引得宾客们赞叹声不已。

“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她看了看今天的来宾,有一少半是自己认识的,两个天仙似的皇妹就不用说了,还有几位表哥表姐,当然还有五个未婚夫了。

“嗯?五个?”她揉揉眼再次数了数,当她看见寒松渊那张臭屁的脸时,她用拳头砸了自己的大腿,“md!我说今天这么不顺呢,原来是他来霉我来着!”说完,恒蔷准备用眼神杀死他,却见钱多多用手指着寒松渊,一脸萌样的做着口型:“礼物,您的礼物!”

当恒蔷惊奇的发现自己确实会读唇语了,她抓狂了,“钱多多,i服了you!下次我就要天上的星星。”

这时,场上走来一位男子,恒蔷还没来得及看他之时,只觉得殿内已有吸气之声,很多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恒蔷也不觉好奇看向那人,定睛一看,也不禁被吸引住。只见来者是一位身着黑衫的美男,他深亚麻色的长发自然的披散在身后,剑眉斜飞入鬓,琥珀色的眼瞳甚是醉人,鼻梁高挺,薄唇如削,肤色呈健康性感的小麦色,身材挺拔而高大,手持一柄寒光闪闪的软剑,正潇洒的走进殿中。这样男人总让女人有安全感,想要依偎在他怀中安心的睡去,或是心甘情愿承欢身下。

恒蔷很佩服挑选出此人才的幕后导演,自己几个未婚夫的风格都和他不一样,梅傲寒虽有点接近,但他那身材……呃,还有待于改进,“看来帅哥总有千千万,就看哪个是你的菜。”恒蔷在心中坏笑道。“母皇真是对我不错,安排的歌舞表演都这么上档次,”她有点得意的晃了晃脑袋。

“皇姐,这是娇儿送你的礼物哦!”银铃般的声音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