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京城名曲(二)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198字
  • 2022-02-03 00:28:59

一曲唱毕,喝彩声连连,大厅里议论之声也颇多,有赞歌姬唱的好的,有赞词曲甚佳的,还有人居然泪光点点,饮一杯酒后重复着:“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

鲜于梓褀也有些忧伤的望着恒蔷,“此曲这几日已在京城广为传唱,甚得文人墨士们的喜爱,尤其是客居在此的游子。梓祺已来听了三次,每次听都不免感动,不知殿下以为如何?”

此时,恒蔷正在蹙眉疑惑:“这歌怎么流传出来了?”

忽听有人高声问道:“敢问绿忆姑娘,此曲为何名?又是谁人所做?”只见一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问道。

恒蔷自然而然的看向那女子,见那女子颇有几分姿色,眉眼间也有几分忧郁。

那女子颦颦一笑,向侧面看了看,即有一个小厮出来作个揖道:“回先生,此曲名为《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曲子是我家池三爷所普,这词嘛,乃是我京城新锐才女苏轼所做。”

正在假装喝汤的恒蔷,一听见苏轼二字,噗一声喷了出来,呛得自己一阵猛咳,引得很多人朝这边看来。

春兰忙拿帕子给恒蔷擦嘴,还不停的拿手拍着她的背,小声说:“主子,您仔细着呀!听见此曲被传唱您应该高兴才是啊!”

只见那中年男子左手轻捋胡须,笑道:“池三爷的曲儿历来普的好,这词填的更是画龙点睛,使整首曲儿更妙也!这苏轼,虽未闻其名,但凭此一曲,也足见其才情,绿忆姑娘可愿引荐否?”

旁边有几位雅士也附和道:“得龟年先生褒奖足见这苏轼姑娘有些功底。”

“龟年先生?!”恒蔷感觉被雷到。

“是啊,此人姓李,殿下在宫中也有耳闻?”鲜于梓褀点头轻声说着。

这个名字让恒蔷太吃惊了,自然又看了过去。

“绿意姑娘,龟年先生都这样说了,你还是引荐一番,我们都想一睹苏轼姑娘的风采!”那些雅士们摇着扇子催到。

“龟年先生?苏轼姑娘?咳咳咳咳……”想喝口茶顺气的恒蔷又是一阵猛咳,引来大家嫌弃的目光。

这时,绿忆站起来,谦顺的鞠个躬,“禀告各位官人,奴家也未见过她,只知她身份显赫,与我家少爷相熟,并不为一般人作词。官人们若想见她,请我家公子出面兴许可以。”

“身份显赫,与你家公子相熟?嘶……难不成是……”大家都话到嘴边,却不说出。

这时,鲜于梓褀歪着头,抿着嘴,眼光暧昧的看着恒蔷,“难不成是……”

恒蔷只觉得后背出了汗,她盯着这所谓的李龟年,心想:“若真是那个李龟年穿越来,那苏轼也有可能来了,到时候被他抓个现行可丢人了。”

“殿下,在想什么啊?”鲜于梓褀轻声问道,那声音犹如小猫在舔你的耳朵,恒蔷顿时被叫得回过神来,“没,没想什么。”

“哦?”鲜于梓褀神秘的微笑着,“殿下,你忘了梓祺也颇擅音律,就是做不出好词。对了,殿下也有几日没来看我了,一直在宫中吗?”

听着鲜于梓褀那不痛快的语气,恒蔷顿时明白这个臭小子今日为什么低眉顺眼地套她来吃饭了,便洋装笑脸说:“嗨,我目前还是个粗人,你有此爱好我很佩服,我也祝你早得好词,啊哈哈哈……”

鲜于梓褀的脸沉了沉,低头看着手中茶杯,“殿下,我得好词无外乎唱给你听,这钱家的酒楼全国皆有,他们有了好曲儿了,全国皆能传唱,到时候会引起谁的注意?”

恒蔷警觉的抬起头,望着他的的桃花眼,小声的说:“今日来此,就为这个?”

鲜于梓褀喝下一杯茶,笑道:“呵呵,梓祺就是想让殿下听听我仙罗歌姬的音色,殿下可认识胜过她之人?

恒蔷一愣,又瞧了瞧那绿忆,“难怪称自己是奴家呢?原来不是大梁人。”此话一出,恒蔷便觉失言,赶紧偷看鲜于梓褀,见对方根本没什么不悦的神情,便轻舒口气。

其实鲜于梓褀字字都听见了,心中何止是不快?就好像自己是个亡国奴被敌人耻笑一般,心中痛苦而无奈,可脸上却不能表现出丝毫情绪。他依然温润的笑着:“殿下,我仙罗歌姬如何?”

恒蔷歪着脑袋,自然而然的拿她和钱池做起对比来:绿忆唱的虽好,但总有些小女儿家的情愁在其中,而钱池的歌声更能触动人的灵魂,应该还是钱池胜一筹。

看着恒蔷若有所思的样子,鲜于梓褀眼中含有深沉之光,“殿下,梓祺都吃饱了呢!”

“哦,我也吃饱了,”恒蔷回过神来,“那,我们走吧?”

“好,容在下去结账。”鲜于梓褀站起身来。

“呵呵,我开玩笑的,我来我来!”说完看向春兰。

“等今日回去,我把那些金子都交予您了,您再请我不迟啊!”说完魅惑一笑,便叫来跑堂的,随他下楼去了。

从醉仙楼出来,恒蔷提议要散步消食,鲜于梓褀欣然作陪。二人走在街上,引来众多人回头观望,当然多数是看鲜于梓褀的。

路过一些路边摊,恒蔷会好奇的看看摊上都卖的什么。簪花,项链,布老虎,布鞋,香囊,荷包……当她驻足观望时,老板会很热心的介绍时下最卖好的东西,令恒蔷吃惊的是,那卖好的东西居然是一些看似普通的荷包,但那上面绣着“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就让它成了畅销品。老板居然边介绍还能边哼几句,“姑娘,这可是最近京城里大户人家的姑娘们最爱的两句词了,买来送郎君甚贴心呐!但愿人长久……”

恒蔷忙擦了把汗,鲜于梓褀笑看着她,“这可真是一曲动京城啊!来,老板,我要五个。”

“好嘞!公子好运气,我也就剩这五个了。”老板笑嘻嘻的将荷包呈上。

恒蔷一脑门黑线,“买那么多干什么?“

“送郎君啊,正好我们五个,我喜欢这个桃红的,呵呵……哦,若殿下还想买一个,梓祺去别处寻一个来。”鲜于梓褀的笑的有点内涵。

“你!”恒蔷气道,隐约觉得他话中有话,但他就是不点破。

一路走来,见到许多这样的荷包,更夸张的,连街边卖字画的人卖的条幅也是那两句词,卖的画上也提着那两句,恒蔷真是在心里把钱家佩服了八遍,看来他们为这钱池进宫下足了功夫。

而一旁的鲜于梓褀,虽一直笑盈盈的,心里却在盘算一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