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魂归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551字
  • 2022-01-16 13:23:59

一路上飞鸟、流云和星辰不断划过秦柔的身旁,她却面无表情,心无旁骛,仿佛时间与距离都和她没什么关系。是呀,死都死了,还有什么好奢望的,不会有哪个人刚死就想屁颠屁颠地去投胎吧!而冥引却心情放松,好像学生听到了放学铃声响起了一样。

“我说秦老师,你想托生到什么地方啊?”冥引意有所指的试探道。

“没有男人的地方。”秦柔冷漠的说。

“啊?额……那愿做何种的人呢?”冥引有点意外。

“不要男人的女人。”秦柔依然漠视前方

“那,靠什么营生呢?”冥引追问。

“只要不靠男人,什么都行。”秦柔低着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那叫什么名字啊?莫不是叫恨男吧!呵呵……”冥引假笑着。

“哎,这辈子被人柔柔长、柔柔短的叫,把人都叫霉了,简直就是软弱无能的代表嘛!什么树阴照水爱晴柔嘛!根本就没人爱秦柔!我再也不要什么柔啊弱呀的出现在我名字里啦!我要叫,很……强……大!对,很强大!”秦柔愤恨的说道。

冥引两眼冒光,有种正中下怀的赶脚,“哦?这名字不错!嘿嘿!”

“那你还记得芝兰精灵,梅仙君,紫竹上人吗?那可是很喜欢你的几个男仙人呦!还有……”

“打住!”秦柔瞪大眼睛,“你确定你没钩错魂?你是鬼差,该知道我怎么死的吧?男人会喜欢我?我这辈子都怕男人了。”秦柔一副没好气的样子。“至于你说的那几个人,貌似蓝精灵我还知道,就是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是吧?其他真不知道。”秦柔又看向了远方。

冥引的额角渗出一大滴汗,“蓝精灵?==!哎,什么都忘了。哦,佛祖啊!原来神仙下了凡就真是凡人了呢!连魂都是!多苦呀!难怪没哪个神仙心能甘情愿下凡的,都明白投胎做人就是来受苦的,只有历经磨难后才算渡劫,升了仙就再也不想做人了!佛祖啊,您该大发慈悲让众生少受苦才是!”

对成仙之路又有所领悟的冥引不禁对眼前人儿抱有一丝同情,转而又觉眼前事之棘手。“当下,帝女星这么害怕男人,要是知道带她去哪,她准不去,又要拖延时间。强行动粗扔她去吧,以后她恢复记忆了,定会怪我不尊重她,万一找个借口把我弄去凡间历劫怎么办?嘶……怕怕!”冥引抖了抖肩,“还是骗她让她自己去吧!”

“怎么会钩错!啊哈哈哈……(笑得好心虚)我们的电脑那都是正版的软件,我们也都是克己奉公的神仙,出错的几率几乎为零!那个,帝女……啊不,秦老师,我们也走了这么久了,在前面歇息片刻如何?”冥引心虚的说。

“无所谓。不过,作为曾经人间的一名德育老师,我想给你个建议,说话的时候想好了再说,尽量不要结巴,那样会影响表达效果,给别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显得你不稳重,会影响你的正常交往,要改正!”看着冥引长大的嘴巴,秦柔挠挠头,“呃……这都死了,还当自己是老师呢!不好意思,职业病!”秦柔略带尴尬地说。

冥引无奈的笑笑,按下云头,和秦柔坐在半空中。冥引指着下方对秦柔说:“哟!人间的小池塘也能有这般景致!”秦柔闻言后有意无意的朝下瞥了一眼,不禁诧异的看着冥引,“晕!这哪是什么小池塘啊!咦……这些人怎么是这种头型和服饰?”

只见一片十亩见方的人工湖在阳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湖边片片碧绿的荷叶随风摇曳,几朵半开的白荷藏在荷叶中轻轻摇摆。岸边有悉数几个人,因为离得远看不清脸,只看见大概轮廓。只见在柳树下一紫衣男子手持书卷而踱步,不远处一红衣男子在持剑练武,还有一粉衣、一青衣两男子围在小桌子旁喝茶。不远处一个胖姑娘正摇头晃脑的往湖边跑,后面一白衣男子拄着拐杖跟着她踉踉跄跄的跑,嘴里还喊着什么。借秦柔正在纳闷这些人怎么是古代人的打扮之际,冥引手一挥,只听“扑通”一声,那胖姑娘不见了。

闻声,秦柔低头去找那声源,只见湖中有两只小胖手在扑腾,溅起水花无数,周围涟漪圈圈荡开。那些练剑的、看书的、喝茶的都急忙往湖边跑,那白衣男子更是拼命跑到岸边,爬下拿他的拐杖去够那水中扑腾的小手,远处还有许多人潮涌似的往岸边跑来。

冥引看似焦急的大喊:“不行了,不行了,那水中的人儿要沉下去了!秦老师,要不你见义勇为去救救她,我不会凫水!”

“啊?我?”看着下面的人们都拥在岸边团团转却没一个人下水,那水中的两只手也变成一只手了,秦柔也开始着急了,居然忘了自己只是个魂,“不能漠视生命啊!救人要紧!”说时迟那时快,“我去啦,你等等我上来啊!”秦柔便跳了下去。

云上的冥引得意的有牙没眼。

秦柔跳到水里,开始四处摸索着姑娘的方位。正当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时,一股强大的吸力将她吸进了一个黑洞,手脚就像被捆住一样,口不能言,耳不能闻,胸口堵得要死,一口水呛的肺生疼,她拼命的挣扎着,费尽全身的力气大喊了声:“救命啊!呛死我啦!咳咳咳……”随后,身体开始下沉,意识陷入昏迷中……

不知过了多久,迷糊中秦柔听见有人在说话。

“蔷儿,蔷儿,我的儿,你醒醒啊!”声声急切的呼唤在耳边萦绕。

“你真的听见皇女说话了?真如智空大师说的皇女她会回魂?”

“是啊,她喊救命,她说呛死她了,我进别院十年来,第一次听她说话,我也觉得不可思议!”

“兰卿哥哥,你确定不是幻觉吗?莫不是你想当皇驸马想疯了!”

几个好听的男声争论着。

听见有男人的声音,秦柔在意识中不想醒来。“太恐怖了,好像有好几个男人呢!我要赶快离开这!”秦柔眉头紧锁,双手攒成拳,想起来逃跑,无奈四肢就像是别人的一样不停使唤,用了一阵劲儿,无果后,又沉沉睡去。

“这头肥猪真的能醒来吗?姐姐,那不是会和你争……”

“妹妹!怎么能这样称呼她呢!太没规矩了!以前她痴痴傻傻,现在醒来是不是个清醒的人儿尚未知晓!当然,她能争最好,那个位子我很不情愿要呢!这也不许干那也不许做,好不烦闷呢!”

“姐姐你在说笑?那不如让给我啊!呵呵呵……”两个清脆的女声如同小黄鹂在唱歌。

“这又是谁?这俩女人偶很不喜欢!冥引那混蛋去哪了?还不带我去投胎!好意思说他们铁面无私工作认真呢!”秦柔心里抱怨道。

“秦老师,再躺会你就醒来吧!你本就属于这里,12年前被人将魂魄打出躯体,去了你死之前的空间,现在你该回来了,这就是你的家,等着你的可是大富贵哦!本鬼差法力微小,不能带你去没男人的地方,但你要的名字可以送你,嘿嘿~就叫很强大皇女了!至于男人嘛,想恨、想爱、想赶走、想占为己有,全靠你自己了!你快起来哦,太阳晒屁股喽!嗖……!”冥引像喝了什么缘减肥茶一样“嗖”的一下不见了。

回味着冥引的话,秦柔觉得十分不对劲。“我本属于这个世界,12年前魂被打走了,现在又回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