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搞笑的梁nglish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3551字
  • 2022-01-28 14:46:04

不出半个时辰,众人便来到了会客大厅门口。抬椅稳稳落下,春兰冬梅便扶恒蔷下来,一大群人又拥进厅中。

一进厅中,便觉得暖洋洋的,原来厅中有四个造型别致的火炉立在四角,乍一看还以为是四个火炬。它们有一人多高,火焰的部位是一个巨大的青铜灯碗,里面生着银碳,手柄便是炉壁,周围围着一圈小栅栏以防烫伤,红红的炉壁散发的热量让整间大厅都温暖无比。厅中铺着华贵的红底织花地毯,四周墙壁贴着浅金色雕暗花的墙纸,天花板上挂了一盏巨大的琉璃灯,它周围还有五盏小灯。厅内布局与易府相似,北面摆着两扇画有富贵牡丹的大型屏风,屏风前有两张小长桌,下手处各两张小桌,桌上摆着各色果品。钱英引恒蔷坐北面的左手桌,钱垚坐右手,竹默坐恒蔷下手,丹韵坐其母亲下手。

不一会儿,丫鬟端上茶来,恒蔷确有些渴了,于是端起杯子就饮了一口。一口下肚,顿觉奇怪,便再饮了一口,细品之后,揭开杯盖一看,恒蔷惊喜的笑了:“lemon tea!”

那边的钱丹韵吃惊的抬眼望向恒蔷,点头道:“不亏是皇女啊,果然见多识广!这是我们商队才从西洋带回的果茶,京城似乎还未有卖的,小妇人也才喝第二次,不想殿下一饮便知,还知道它的西洋名字叫‘莱梦替’,小人真是佩服!”

“莱梦替?噗!”恒蔷差点将一口水喷出。“看来绿t和花t也不可笑了!哇哈哈……”恒蔷笑得肩膀轻抖。

“殿下?小妇人说错什么了吗?”看着恒蔷那笑的抽筋的样子,钱丹韵有点尴尬的问,一旁的竹默和钱垚也好奇的注视着恒蔷。

发觉到自己的失态,恒蔷忙忍住笑,编个谎道:“没有,没有!我只是在一本远洋图志上见过此物,不想今日居然喝到实物了,甚是激动才笑的,呵呵,失态了,姐姐勿怪啊!”

“哦,小妇人还以为闹笑话了呢!”丹韵如释重负的说。

“殿下,那你还看到过什么?说来听听,看我们商队带回的有吗?”钱竹默星眸闪闪的说。

恒蔷也起了玩心,略一思索道:“咖啡,也是喝的。”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最后钱丹韵说;“没有此物,不过有个烤菲,黑乎乎苦涩涩,一股碳烤的味道,甚是难喝。”

“烤菲?噗……”恒蔷又喷了。

“太有趣了!想不到人家穿越过来还有这奇遇?哇哈哈……”恒蔷两眼弯弯,嘴角开始抽搐。

其他三人又奇怪的看着恒蔷,表情开始石化。

感觉到气氛的不对,恒蔷轻吐舌头,尴尬的笑了笑,“呵呵,姐姐,我们说的就是一种东西,姐姐说的更准确些,我又激动了,呵呵,请原谅!”

“什么?一样的?还真是巧呢!”丹韵似乎也很高兴,一旁的钱垚眼神里却有一丝深沉。

“姐姐,这些东西怕是拿我们大梁的物品换来的吧?”恒蔷喝口柠檬茶,随口问道。

这时,钱竹默和钱垚都有些惊讶的看着恒蔷,但瞬间恢复了自然。

“是换的,殿下何以见得?”丹韵外头纳闷道。

“嗯……”恒蔷觉得自己有点冒失,总不能告诉人家历史书上都这样写!于是搪塞道:“我想大梁的钱币和西洋的钱币定不一样,人家收我们的钱币可没处花,不如拿东西换了。”

钱丹韵刚准备张嘴,钱竹默却急了,“行了,姐姐!你是不是接下来又要问殿下我们是拿什么和西洋人换的呢?你有完没完了?殿下可是来看我的!我还有好多话和殿下说呢!”

钱丹韵撇撇嘴,“好,好,好,是我的不对。我也是和殿下一见如故,才说了那许多话嘛!现在你说!”

钱竹默瞥了姐姐一眼,看似认真的说:“殿下,我可要说了!”恒蔷笑着点点头洗耳恭听。

“殿下,你说我们到底是用什么来换西洋人的东西的呢?”钱竹默一脸神秘的眨着眼睛。

“呃……”恒蔷一脑门黑线,丹韵更是一口水喷了出来,“还不是一样的问题!兴许你问的要好听些!“丹韵白了他一眼。

“那肯定!”钱多多朝丹韵低声吼道。丹韵则撇嘴瞪着他。

“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在殿下面前失礼行不行?没规矩!”钱垚训道。

“殿下,让您见笑了,我这两个孩儿总是这样不懂事。殿下,您吃点水果,对了,那个大红苹果不错,据说是叫爱珀,哎……名字怪怪的,其实就是红透的苹果,您尝尝鲜儿。”

“爱珀?”恒蔷这才低头注意自己桌上的水果,原来有四个鲜红的蛇果堆放在精致的银盘里,恒蔷清清嗓子,“哇咔咔……”她没忍住又笑了,梁nglish 太搞笑了!

她又看向其他盘里,居然还有荔枝和西瓜。看着这些外国的和非时令的水果,恒蔷不禁佩服起钱家来,“钱家真是了不得,在这个科技和交通尚不发达的异时空大梁,吃到非时令的水果已是不易,居然还能见到柠檬、蛇果和咖啡,可见其船队航行的有多远,更见钱家雄厚的财力以及所涉及的商业领域之广阔,钱垚还真是个厉害的女人呢!”说着便打量起她,想看看她和常人到底有什么不同。

那钱垚看起来四十来岁,皮肤红润光泽,保养的很好,看似慈眉善目,但目光却很犀利,一看便是个干练的人物。耳垂又厚又长,略有双下巴,真是一派福相。满头的珠翠,一双手上戴了六只花色各异的金戒指,穿着一身暗红掐金丝的棉褂,浑身确实透出一派非比寻常富贵气质的。不过,钱竹默和她长得并不是很像,恒蔷估计小钱可能长得像父亲,便下意识的扫视了一遍厅内之人,不禁问道:“对了,怎么不见多多的父亲呢?”

不想此话使得厅内气氛霎时安静起来,钱垚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了,钱竹默片刻的伤神后道:“家父在多多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恒蔷自觉失言,忙道歉:“对不起,我失礼了!”

“不知者不罪!殿下,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钱竹默岔开了话题。”

恒蔷也赶快附和,“哦,我想是用丝绸和瓷器换的吧?”

闻言,钱竹默满脸的惊讶,“哇,殿下真是神机妙算呢!一猜就猜对了!”钱竹默竖起拇指赞道,而钱垚的目光更深沉了。

“咦,殿下,您的那些小头饰很别致呢,是什么材质的?是哪个工匠为您特制的?”丹韵盯着恒蔷头上的水晶蝴蝶,又忍不住和她说起话来。

恒蔷摸摸自己的那些小卡子,笑道:“是天然粉水晶,我自己想的蝶恋花的样子,让工匠照着做就是了。”

“水晶?好看但不是很昂贵嘛!”丹韵摸着自己那一头的金钗轻笑着说道。

恒蔷瞅了一眼钱丹韵的头饰,摇头道:“原来姐姐也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

“什么?只选贵的,不选对的?”丹韵摸着自己的金簪问道。

“嗯,其实纯金的头饰虽贵重但略显成熟,我们年轻女子佩戴会显的老气啦!我自己设计了些样式新颖的黄金镶宝石、白银嵌水晶和珊瑚的小头饰,还有用彩色水晶制成的首饰套装,都很别致呢!戴上会让我们显得更可爱妩媚,而不是成熟深沉,女人还是要显年轻才好看嘛!”恒蔷翘着小嘴认真的说道。

“嗯,殿下说的好像有道理啊!”对面的丹韵听得更认真,摸着自己的发簪开始有嫌弃的表情.。

“我还有彩金的首饰呢,改天让姐姐看看。”谈到女人的话题,恒蔷真的很兴奋。

“彩金?那是什么?殿下快给我讲讲。”丹韵似乎非常感兴趣的说。

“金子的纯度不同,颜色也就不同,有金色的,桔色的,还有银白色的呢,把它们凑一起制成发簪,项链,手镯……便是彩金首饰了!好看还比纯金的轻便些。”恒蔷兴致勃勃对丹韵说道。

“哦,听起来不错呢!殿下真是蕙质兰心啊!丹韵改日一定要看看这些新颖的首饰!若真是好,不如殿下和小的合起来开家首饰店,我想一定会大卖呢!”丹韵一脸神采的说。

恒蔷听到此话,略微思考,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自己是该搞点第三产业了,哪个皇家贵族没个私人产业啊!”于是对丹韵说;“好啊,我设计,你生产运营,有了盈利我们三七分!我三你七!”

丹韵听的是眼放精光,考虑片刻后说:“此主意甚好,.不过殿下拿三那可使不得,应该我三你七!”

闻言,恒蔷摆摆手道:“那怎么行?我只动了个脑经而已!还是我三吧!”

两女子谈的是热火朝天,甚是志趣相投,直接忽视了其他人。

钱多多在一旁,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聊得甚是高兴,一直想找个话题和她们一起聊,不料恒蔷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气得他不停的喝茶,几杯茶下肚,杯中茶水已被冲的淡如白水,依然没插进话去,他气的站了起来。

“姐姐!殿下是来看我这个未婚夫的!”钱竹默终于受不了被当空气的感觉而发飙了。

一句话惊扰了二人,恒蔷尴尬的笑了笑,丹韵又给竹默翻了个白眼,“臭小子,我是你姐姐你也吃醋!”

“我半年都没见过殿下了,想和殿下好好说会话,你尽来打扰我们!你是什么意思!”钱竹默恨道。

“我能有什么意思嘛?想说你说就是了呀,又没人把你嘴捂住!”丹韵也站了起来,狠狠的说。

一旁的钱垚又急了“你们两个省省行吗!不要在殿下面前争吵嘛!”

姐弟俩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后,都低头不说话了。恒蔷看着他们两个,忽然想起了穿越前自己小时候与弟弟争吵的情景,心中不免一阵怆然,“哎,以前经常和弟弟吵架,甚至还打过。现在天各一方,连说句话都不可能,更别说吵架了!真是想他呀!瞧这姐弟俩,真让人羡慕啊!”看着看着,便低头蹙眉,越想越远,连别人在看她都不知道。

看着恒蔷忧伤的表情,钱垚以为钱多多的行为让恒蔷生气了,忙翻身跪下,惊得那姐弟两也赶紧跪下,“殿下,是小民管教无方,犬子冒犯了殿下,请殿下息怒。”

正在回忆中的恒蔷被钱垚这么一叫才回过神来,不想被眼前的一切吓了一跳,忙起身去扶,“呦,夫人这是做什么?使不得,快请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