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要定你的心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041字
  • 2022-01-26 20:54:32

感觉到脸颊被打湿,易兰卿不禁停了下来,他松开嘴向后退了两步,便开始喘气。

对面的恒蔷满嘴是血,站在那里一面喘气一面伤心的流着泪。

“还说退亲的话吗?”易兰卿理直气壮的问道。

“退……”恒蔷刚做了个“退”字的口型,见易兰卿脸色不善,忙捂嘴摇头。

易兰卿脸色稍霁,他深深地凝视着恒蔷:“我从十岁便守着你,在我心中你已不光是我的未婚妻,更是我的亲人!我发誓我将守候你一辈子,不管你是痴傻的还是清醒的!”

满心憋屈的恒蔷不禁抬起了头,表情开始柔和,她的心弦也好像被什么拨动了。

“十年了,我若想要钱财大可向皇上要,我若想退亲,皇上亦会允许,可我没有那样做!因为你没出生时,我便答应要嫁你了,这是圣旨,更是个承诺!我堂堂大梁男儿岂是言而无信之人!就算你不醒来,我也会守护你!”易兰卿高声宣泄着多年来一直想说的话。

恒蔷的脸色慢慢认真了起来,她静静的听着。

“恒蔷!你听着!我今日就告诉你,你的心,我这个男人要……定……了!为这十年的守候,还有我易兰卿对你从未动摇过的心!咳咳咳……”

听着易兰卿毫无掩饰的表白,恒蔷低下了头,内心中似乎有些许内疚,也有一丝丝心跳的感觉,好似初恋时那份悸动。

周围的世界仿佛静止了,他们默默地对视着,天空中的小雪花在悄悄飘落,落在了二人乌黑的发上,年轻的脸上,连同二人同样桀骜的身躯上……

口中传来一丝血液的甜腥,嘴唇的生痛才让恒蔷回过神来。她本能的伸手摸了摸嘴唇,“嘶……!真疼!”恒蔷小声说道。

一根冰凉的手指抚上了她柔软的唇,她不禁肩头微颤,遂抬起头对上了一双炽热的眼,“很疼吗?”易兰卿柔声说道,眼中满是关心。

恒蔷撇着嘴,向他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谁让你逞口舌之快,说出忘恩负义的话来,再有下次,我便要喝你的血!”易兰卿看似威胁的说。

恒蔷登时抬起头来,横眉瞪眼的说:“哎呀,你真是不得了!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刚才是我让着你,你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说完赶紧捂嘴后退几步。

见她嘴硬死撑的样子,易兰卿轻笑出声,“呵呵,那你后退什么?”

“我,后退?!离太近我怕你听不清楚本殿下说什么!”恒蔷一脸痞像的又向后退了一步。

看着眼前人儿大眼忽闪,红唇微翘的鬼精灵的样子,易兰卿心中真是爱极了。细看之余,才发现她的嘴角有还在渗血,于是本能的伸手想为她擦拭,不想对方一脸慌张的说:“又想干什么!”说完转身拔腿就跑。

见状,易兰卿才知道是他吓着她了,看着她如兔子般蹦跳的背影,易兰卿嘴角上扬,又一次腾空跃起。

刚听见耳旁风响,还没来得及回头,恒蔷便感觉自己被腾空抱了起来。

“啊!”感觉自己在旋转,恒蔷尖叫一声。

“又想扔下我吗?”低哑魅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耳朵好痒,恒蔷不禁将耳朵在肩膀上蹭蹭,像一只胆小的猫咪一样蜷缩着瑟瑟发抖。

“今后不许再将我一人扔下!你可记住?不然我就要喝你的血了!”伴随着这充满磁性的声音二人轻轻落地,而易兰卿依然紧紧抱着恒蔷不让她下来。

恒蔷蜷缩在他的怀中,不敢抬头,脸儿羞的通红。

“你……说的话是真的?你是真心守护我的?”恒蔷低头说着,依然不敢看对方的眼。

用下巴抵着人儿的黑发,易兰卿轻声说道:“假的。”

“嗯?”恒蔷郁闷的抬起了头,正对上那双含情脉脉的凤眼,不禁脸颊发烫。

看着她娇羞的模样,易兰卿笑了,“你这样顽劣还需守护?我看得困你一辈子才是!”说完,在恒蔷的额头上印下深深一吻。

“讨厌!”恒蔷轻声嗔道,心中某处已经塌陷了,她轻轻将脸贴在易兰卿的胸膛上,嘴角弯成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早课时父王的羞辱,之前母皇的谆谆叮嘱,又萦绕在耳边,“呵呵……还真是个人才……”她听到了那被冰封的心有裂开的声音。

易府外,恒蔷准备上车,易敏芝携着三个女儿和易兰卿在门口相送。她微笑着看向易兰卿,轻启朱唇:“易公子,本月二十八,母皇将为我举行及笄礼,公子可愿来观礼?”

闻言,易兰卿故作为难状,“哦?殿下可愿让我去?”

恒蔷微笑的嘴僵住了,心中气到:“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闷骚?表面看着少言寡语,内向传统,实际上一肚子坏水!瞧瞧,还非要我当众人面说想他来的话。”

“自然是再想不过了。”恒蔷从牙缝憋住句话来,并亲自拿出请柬递到易兰卿手中,“请公子准时持此柬进宫,我母皇和父王都希望见到你呢!”

易兰卿嘴角微微一扬,深情的看了恒蔷一眼,柔声道:“那殿下希望见到我吗?”

闻言,恒蔷微笑的嘴角更加僵硬,黑线挂落额头,龇着嘴恨到:“希望!希望!希望的不得了!还让不让人走了!”说完瞪了对方一眼。

不想易兰卿眼波流转,语气暧昧,“殿下想说什么兰卿已知,我定准时到。不过殿下,天色也不早了,去别人家不要玩的时间太长,少聊几句话,早点回宫,莫要让皇上担心才是。”

恒蔷先是一愣,而后无奈的叹道:“这还没去呢,就开始夫管严了!”于是僵硬的假笑着:“嗯,公子提醒的是。那么,我这就告辞了。”

易兰卿轻轻点头,眼中情意绵绵,看的恒蔷脸儿开始发烫,只好赶紧看向易敏芝和她的女儿们道别:“丞相,三位姐姐,今日多有打扰,改日我做东,我们再聚!我这厢便回去了!保重!”

在众人的送别声中,恒蔷乘车离开了易府,前往易兰卿口中的“别人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