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兰卿发怒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321字
  • 2022-01-26 16:40:56

恒蔷快步走出花房,看见春兰他们站在远处,便说道:“传话给易丞相,说我要走了。”说完,径直朝前走去。芬芳的花房里,易兰卿有些失魂落魄的站在那,他低头看着手心的几点小血珠,若有所思。“哎,搭上半条命匆匆见了她两面,却忘了问她到底过的可好?莫非,她带着满心的伤而回来?哎,蔷儿,我该拿你怎么办?”易兰卿摇摇头,神色凝重的追了出来。凝神望着恒蔷匆匆离去的背影,易兰卿焦急而纠结,最终忍不住喊道:“殿下,等一下。”恒蔷清楚的听到了这句话,脚步稍顿后,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走去。易兰卿见此,眉头微蹙,随即提气,脚尖轻点,腾空于跃起。听见耳旁风响,恒蔷不禁回头,正看见易兰卿飞落下来,“啊……!你!你居然会武功?”恒蔷惊讶道。“咳咳咳……”易兰卿右手握拳放在嘴边,“本是学来防身的,不想今日还能追人,咳咳咳……”由于刚才施展了轻功,易兰卿又咳了起来,但还不忘开玩笑。恒蔷听着他咳嗽,心中有些异样的感觉,仿佛是心疼,但很快就被他后面的话气到了,遂用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看着他,“何事?”“咳~咳~咳~殿下这是要去哪?为何丢下兰卿自己走了?”易兰卿好似无辜的说。“明知故问的家伙!你能不知道我为什么走?!”恒蔷咬牙暗想,瞪着眼看着他。见恒蔷不答,易兰卿展露谪仙般的笑容说:“殿下,在下陪你继续走走,如何?”恒蔷郁闷极了,看着对方白的近乎透明的脸皮,没想到竟这么厚?凶了他一通,还把他一人冷落在花房里,他居然跟没事人一样,看来刚才还不够冷酷。便冷冷的说:“没兴趣,我要回宫了。”“回宫?天色尚早啊,用了晚饭再回不迟。”易兰卿依然和颜悦色地说道。“没食欲,我这就走了。”恒蔷依然冷冷的说。看着恒蔷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易兰卿轻轻走近,忽然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扯到身边。“啊……!你干什么?”恒蔷有些措手不及。易兰卿慢慢低下头对恒蔷耳语,声音低哑而魅惑,“你至于为了那些花而生这么大的气吗?”恒蔷拿手肘抵住易兰卿的胸口,不让他靠近,同样低声斥道:“放开!我不想和你废话!”易兰卿轻笑一声,继续对着她的耳垂轻语道:“你若当真不喜欢,我重新送你喜欢的,你莫要再生气了。我,会心痛。”一般女子若听了这样谪仙般的人物说这样煽情的话,心早会被融化的。而恒蔷不同,她的经历让她对男人已有了偏见,于是可想而知,易兰卿的话更让她生气。“哼!”恒蔷抬头对上他的眼,伸出右手食指重重的指向他的胸膛,冷冷的说:“易公子,你觉得女人是用几朵花就能摆平的吗?呵!你到底想从我这得到什么,才让你这般殷勤。说吧,若是本殿下能予你的,我定不吝啬。”闻言,易兰卿先是一愣,随后颓废的放开手后退几步,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笑得是那样的无奈,笑得是那样寒心。他凝视着恒蔷,目光饶有深意,用他那略带磁性又有些许黯哑的的声音问道:“敢问殿下,您能给我什么呢?”没想到易兰卿会如此问,恒蔷一时有些语塞,她打量着眼前这位出尘脱俗的美男子,心中不免叹道:“是啊,我能给他什么?金钱?看他也不是贪财之辈;地位?以我的实力成为皇帝的可能性很小,就算我能当皇帝,我也无意再成亲,大梁王的地位我也给不了他;女人?我也不认识什么绝色女子,两个妹妹倒是极美的,我总不能把未婚夫转让给她们吧?

这……到底能给他什么呢?难道我身上有藏宝图?不可能,我身上没纹身呐!”想着想着,恒蔷便面露难色。

见此,易兰卿冷笑道:“怎么,殿下刚才还说不吝啬呢,如今怎么无话可说?被看穿心事,恒蔷狡辩道:“我……谁说我无话可说了?我回魂才半年,身边值钱的物件也不多,身边的人也不多,但你若不嫌弃,你可尽数拿去。”易兰卿气到发笑:“呵,这些兰卿不缺,殿下倒不如说说你不能给我什么?我好死了那条心。”恒蔷看着眼前这一脸傲气的男子,耳旁又想起母皇和父王的话,“卿儿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现在的你到有些配不上他……”作为孩子天生的叛逆心理又冒了出来,“哼,你们喜欢的我偏不喜欢!”恒蔷在心中吼道。“我再也不会把真心给男人!我早晚都要退了这门亲事!”恒蔷失控的吼道。“呼……”一阵北风迎面刮过,易兰卿如墨的长发被吹动,脸庞的肌肤似被刀割一般,而心却似被刮的更疼了。恒蔷绝然转身,悻悻而走。

不想又一阵风刮过,易兰卿看着那襟飘带舞的背影,红了眼,咬牙道:“恒蔷!站住!”一旁的春兰倒吸一口气,忙小声提醒道:“公子,不可直呼殿下姓名啊。”恒蔷顿了顿,依然充耳不闻,直向前去。见此,易兰卿再次飞起,顷刻间便来到恒蔷身前,他按住人儿的双肩,怒视着对方。恒蔷虽有些心虚,但嘴上依然不饶人:“怎么?要我再说一遍吗?”看着人儿乖张的神情,易兰卿气的肩膀有些抖动,在恒蔷又要开口之际,他对准那红唇狠狠的咬了下去,羞得一旁的春兰赶紧转过身去。“嘶……”被咬的生疼,恒蔷吃痛的叫了一声。世界仿佛静止了,易兰卿仿佛在发泄多年来的爱与恨,而恒蔷的大脑在一阵短路后,才慢慢恢复运转。她本能的要推开他,谁知对方怎么也不肯松开,感觉越来越疼,伴随着口中渗入一股甜腥,她急了,不禁抬起右腿向对方要害处踢去。说时迟那时快,易兰卿一把按住她的膝盖,松开了嘴。

在两人皆是气喘吁吁时,易兰卿邪佞的笑道:“好狠心的女人!想赖掉亲事不说,还想断我子孙吗?咳……咳……咳……”见没踢成,恒蔷又恶狠狠的扬起右手来,朝着对方的脸上便扇去。不想,易兰卿的动作更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她便动也不能动了。

“怎么?还想打你未来的夫君?咳咳~~~”易兰卿继续坏笑道。“混蛋!你都咳成这样了,还……唔……”嘴又被堵上了。这次易兰卿更加霸道,将恒蔷的双手禁锢在她身后,这样正好将恒蔷搂在怀中。“唔……”恒蔷挣扎着,却无法抽回自己的手,嘴唇被咬得生疼,却无法喊停,心中憋屈极了却逃离不了,不禁悲从中生,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