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花田伤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940字
  • 2022-01-26 15:32:18

酒席结束后,易敏芝邀请恒蔷游园,不想易兰卿提出要单独带恒蔷游园,姐姐们笑嘻嘻欣然同意,一副要为二人制造单独相处机会的样子。易敏芝在询问了恒蔷的意思后,也答应了儿子,只是面色稍显沉重,临走时还嘱咐:“卿儿,照顾好殿下,自己也要守礼。”易兰卿冷冷的看了母亲一眼,并未答话,易敏芝只好带着女儿们向恒蔷行礼后走了。看着母亲走后,易兰卿的脸色才稍霁,他温柔的看着恒蔷,“殿下,我带您去个好地方,作为你的通关礼物。”“通关?此话怎讲?”恒蔷奇怪道。“呵,酒宴上让你作诗,是在试探你的才思。派瑶曲上场,是在试探你好不好色呢!”易兰卿深沉的说着。闻言,恒蔷心中有些不悦,皱眉问道:“为什么要试探我?易兰卿朝皇宫的方向看了一眼,“也许,是皇上的意思。不过,母亲也是想知道是否能将我托付给你。”听完,恒蔷亦看向皇宫方向,头脑高速运转起来:“易兰卿说的有道理,母皇是很有可能试探我虚实的,帝王心术就是要防着一切人。哎……皇宫果然是一个人情淡漠的地方,坐的越高的人越害怕自己摔下来。可是,母皇,我真的无意于皇位啊!”看着恒蔷在皱眉,易兰卿意识到她在想什么,于是岔开话题:“殿下,我母亲和姐姐们都走远了,你就不要目送了,我们快走吧!”恒蔷闻言,回过神来笑了,“是什么好地方?连你母亲和姐姐都不能去吗?”看着眼前人儿俏皮圆睁的杏眼,微微嘟起得嘴唇,易兰卿满心的喜爱,不自觉的伸手轻刮对方的鼻子,“呵,不能,我只想和你去。”毫无防备的被对方刮了鼻子,还听见了那么肉麻的话,恒蔷直觉背后一股冷气升起,不禁哆嗦了一下,结巴的说:“哦,那个,我,我不想去了,我,我要回宫。”看着对方那局促的样子,不禁想起梦中人儿的霸道,这鲜明的对比让他觉得好笑,“呵呵,我又不吃人,走吧!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说完,居然拉起恒蔷的手向前走去。恒蔷边走边挣脱自己的手,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看似文弱保守的书生居然敢拉她的手,还拉的那么紧,太不像话了!“我是皇上为你御选的未婚夫,还和你在红薇别院呆了近十年,所以和你拉手没人会说闲话。”易兰卿一边解释一边将手抓的更紧了。“我不怕别人说闲话,但你拉着我,我手不舒服。”恒蔷开始找不是理由的理由。“呵呵,习惯了就舒服了,快走!”易兰卿拉着恒蔷就朝前走。

恒蔷真想给他来个背摔,但一看到他那病弱的身子骨只好作罢,省得闯祸。易府的景致不亚于城南居,建筑风格可谓是清新高雅。里路走都有修剪的很有意境的盆栽,条条回廊都打扫的很干净,人工池塘上还架设有九曲桥,桥的尽头建有精美的亭台。今日的雪下的不大,空中的小雪花悄悄飞落,一白一红两身影在雪地漫步行走,路旁的青松静静耸立,这是多么浪漫的画面。“你要带我去哪啊?怎么还没到?”恒蔷有些不耐烦。“到了,瞧见前面的棚子没?就是那。”易兰卿微笑着说。恒蔷抬眼看看,前方有个棚子大概有三十平米,四面用木板围成,房顶盖着稻草,不禁纳闷,“这么简陋的房子和易府的建筑风格大相径庭,不知有何用?”“殿下蕙质兰心,猜猜看啊?”易兰卿卖个关子。恒蔷再看,觉得像个马厩,但听不见马叫声。又看看,觉得像前世农村里修的简易厕所,但没闻见臭味啊!那是什么呢?看着恒蔷一脸疑惑,易兰卿决定提示她,说:“里面种着一样好东西。”“种?”得到提示,恒蔷笑了,“原来是它呀!那对我来说算不上是好东西。”恒蔷不屑的说。“哦?你说说是什么?”易兰卿真怕如她说的不是她喜爱的,表情开始不自然。“我不喜欢吃的。”恒蔷继续不屑的说。“吃?”易兰卿松了口气,原来没猜对啊。“呵呵,说来听听。”“不就是火龙果嘛!你三姐说只有你家能吃的。”恒蔷撇嘴说道。“呵呵,不是火龙果。我三姐她没什么城府,她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易兰卿温柔的说着。“不是?那是西瓜?”恒蔷继续追问。易兰卿摇摇头。“菠萝?柚子?樱桃?榴莲?”恒蔷不达目的不罢休。易兰卿额头挂满黑线,摇头道:“不是水果,别猜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不是水果?哦~~那一定是西红柿啦!哈哈!看我聪明吧?”恒蔷得意的笑着。易兰卿又伸手捏恒蔷的鼻头,“不知西红柿是什么,但一定跟柿子有关,我种那些做什么?哪有送未婚妻柿子的!”被捏了鼻子,恒蔷气的只甩头,又听他把自己叫未婚妻,不觉更加尴尬,于是快步跑到棚子前,想离他远点。轻推开门,一阵幽香传来,这味道好熟悉,恒蔷驻足观望。棚内种着三块花田,分别种着红、粉、白三色花儿。恒蔷轻轻走近花田,低头细看,原来是玫瑰花!她兴奋了起来,她从红玫瑰花田走到白玫瑰花田,又从白玫瑰花田走到粉玫瑰花田,说实话,她从未见过这么多的玫瑰,还是天然未经过修剪的。红玫瑰似火,白玫瑰如雪,粉玫瑰像霞,她完全陶醉在了花田中,手儿不时的轻抚朵朵花儿,还不时地低头轻嗅花儿的芬芳。她面带微笑,神情欢愉,仿佛很喜欢眼前的一切。是啊,女人爱花,女人如花,女人更是需要用爱来浇灌的鲜花。易兰卿注视着恒蔷的一举一动,他的神情同样欢愉。轻轻地,他走近恒蔷,想要将她的一颦一笑看的更清楚。不想恒蔷此时忽然转身,两人正撞了个满怀,恒蔷的额头撞上了易兰卿的唇。“哎呦,你干什么!”恒蔷撅起了嘴,抬眼瞪着易兰卿。“嘶~~”易兰卿捂着嘴。两人的脸皆开始泛红。须臾,还是易兰卿打破了僵局。“我,想……想站你身边啊!哪料,你又把我的嘴碰破了。”易兰卿似笑非笑的说。被易兰卿这么一说,恒蔷又想起之前的绯闻事件了,赏花的热情陡降,不免有些发火:“讨厌,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易兰卿看着恒蔷那娇憨的样子,抿嘴微笑着,“呵呵,昨日你可是当街惩恶扬善的女侠,怎么今日害怕起我这个病秧子了?”“你!你是突然袭击好不好?我是不忍对你动手,不然你这身子骨,我一掌就把你打翻了。”恒蔷举起一只手神气的说着。易兰卿轻笑着摇摇头,伸手折下一枝红玫瑰,在鼻间轻嗅一下,温柔的问道:“喜欢这花儿吗?这是我用了两年时间专门为你种的。”闻言,恒蔷心中荡起一丝小涟漪,但转念一想,不禁轻笑:“哦?你回家才半年而已。”“两年前,我托人从海外捎回来的种子,种上后,我每隔三天就回来看看。开始种出来是三种颜色混一起的,于是我又把它们一棵棵分开,收下种子后就各种了一片。后来我想让它们冬天也开花,才想出搭个棚子引温泉水来灌溉的法子。不知殿下喜欢吗?”易兰卿看似云淡风轻的说着。看着易兰卿那俊秀的脸庞,清瘦的身躯,恒蔷幻想他种花时的情景,不禁有些感动,“喜……”欢字还没说出口,恒蔷的心里突然一阵绞痛,前世的记忆浮现眼前。“柔柔,喜欢这花儿吗?这九十九朵红玫瑰,代表着我对你的真心,希望我们的爱情能天长地久。”结婚前,丈夫追求秦柔时深情款款的说道。“什么?想要玫瑰花?滚!滚!滚!以前老子给你买那九十九朵玫瑰,花了近一千块钱,老子真是后悔啊!你说那花是能吃还是能喝?你们女人就是猪脑袋,有那钱不如给老子打场牌去,说不定还能赢两千回来……砰!”丈夫摔门走了,竟是一夜未归。思绪回到了现在,恒蔷叹口气,已是满眼的悲伤。易兰卿见恒蔷神色不对,忙关切的问道:“殿下,怎么了?”恒蔷一抬头正看见易兰卿手中的红玫瑰,不觉气道:“这是你们男人讨好女人的把戏吗?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玫瑰花了?这是我最讨厌的花!”拂袖转身向外走去。易兰卿只觉错愕不已,下意识收紧了手,却忘了玫瑰花还有刺,“嘶……”手心被刺痛了,而心,却更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