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访兰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831字
  • 2022-01-25 18:12:22

翌日,恒蔷依然早起,用过早膳后匆匆去书房一边温习功课一边等师父。窗外,雪花纷飞,窗台上的青花瓷瓶里插着夏荷清晨才剪的几只红梅,花瓣上已覆了层洁白的薄雪。恒蔷看见这晶莹的白雪和娇艳的红梅,低头思索片刻,吟道:

“苍穹鹅毛飞,

青瓶盛红梅。

何惧寒风催,

娇花覆银被。”

“呵呵呵……好句啊!”一身孺装留着小胡子的郭师傅撩开帘子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一脸严肃的人。

“只当你清早来用功呢,却不想心思都在窗外了!”那人双手背后,剑眉微立,望着恒蔷严肃地说。

一见来人,恒蔷赶紧起身站好,低头道;“孩儿见过父王。”

“嗯,今日我退朝早些,路遇你郭师傅,听说你最近十分用功,便来看看,不想你不温习功课,却做些矫情的诗来,真是浪费了大好时光!”大梁王训道。

恒蔷闻言,只是低头不语。旁边的郭先生倒是急了,“王爷,殿下只学了半年,能做出如此押韵的诗来已是不易,请王爷莫要责怪。”大梁王也不答,缓步走到书桌,顺手翻看恒蔷最近写的字,略微蹙眉,但却不语,一页一页看完,又整齐的放在书桌上。

“今后要好好练字,安心学习,切不可贪玩。”大梁王对恒蔷说着。

在父亲面前,恒蔷总是言听计从,她恭敬的说:“孩儿谨记父王教导。”

“听说你今日要去易丞相府中?”大梁王看似无意的说。

恒蔷不知父亲是何意图,揣摩着:若说去,照今日这苗头他会不会说自己不用功学习,尽想着儿女私情;若说不去,上回他又亲自说去接兰卿来参加自己的及笄礼。恒蔷左思右想不敢答话,额头渗出一层薄汗来。

“蔷儿,父王问你话呢?”大梁王踱步到恒蔷身边,看着恒蔷神情紧张,皱眉道:“怎么了?身子不舒服吗?”

“父王,你说孩儿是去是不去?反正今日天气太冷。”半天恒蔷憋出句话来。

闻言,大梁王无奈的笑道;“天气冷?哎,就这样还能当皇女?没一点主见。呵,卿儿那孩子,是个难得的人才,瞧你现在这样,到有些配不上他了。不成知己,难成良人呐!”说完,便向外走去,走到门口,没有回头,却撂下句话:“天再冷也去看看卿儿,不要辜负你母皇的一片苦心。”

没等恒蔷答话,人已走了。

“呼……!”恒蔷放松下来,用袖子擦了擦汗。看着师傅在看自己,忙摆好书和笔。

“殿下总是比我早呢!呵呵,来时路上偶遇大梁王,王爷还问起殿下功课呢!我说殿下甚是勤奋用功,王爷听后倍感欣慰啊!”郭师傅一脸自豪的说。

“师傅谬赞了!蔷儿不过是笨鸟先飞罢了!”恒蔷谦恭的说。

“诶……,殿下不必过谦,殿下虽入学晚,但进步却是一日千里。你这样勤奋,今后必能成大器!”郭师傅捋着胡须点着头。

“谢师傅鼓励,那我们开始吧!”恒蔷做了个请的手势,心中摇头道:“师傅啊,人家从前可是从六岁学到二十二岁呢!学前班就不算了哦!为什么进步大?人家基础打得好!”

早课进行ing······。

易府中,里里外外都忙个不停,看来很重视今日要来的这位客人。易兰卿坐在铜镜旁,玲珑在为他细心梳发。

“公子今日精神不错。”玲珑微笑着说。

“呵,今日能见她一面,我是有点高兴。”易兰卿嘴角微扬。

“听说大皇女这半年变化很大呢!瘦了,特别是变美了,呃……皇女本就是美人坯子。”玲珑忙修正自己的口误。

良久,易兰卿抬头瞥了一眼玲珑,“赞美别人有时也要巧说,你今日若当面对二皇女说这样的话,怕是要掌嘴的。”

“奴婢知错了。”玲珑低头道。

易兰卿微笑不语,闭目凝神,心中勾画着令他魂牵梦绕的那个人儿。

马车在快速行驶,车中的恒蔷头发依旧高高绾起,点缀着粉水晶串成的蝴蝶形珠花,身穿藕粉色绣金丝百蝶的锦袄,项戴金项圈,项圈上坠着一块镶金边的莹润白玉,腰系米色百褶裙,脚踏鹿皮小靴,靴筒上还有精致的蔷薇绣花。浑身装扮真是衬得皮肤更加粉嫩,脸儿越发可人。可是这么个粉嫩佳人,却一脸不悦,心事重重。

“人才,人才!看来不光是21世纪需要人才,连异时空都知道人才强国!为那么个爱咳嗽的痨病***王母皇都如此上心,父王大清早还来羞辱我!既然我配不上他,干嘛还让我去?我讨厌死他了!”恒蔷捏拳砸向座位。

“殿下,这是怎么了?”春兰被惊到,紧张的问。

“春兰,我不想去易府了,一会儿你进去把请柬给他就行了。”恒蔷拧眉说道。

忽又想起春兰是母皇的人,便恶狠狠的威胁:“我知道你是母皇的人,你若敢说出去,你我主仆情意就断了。”

春兰扑通跪下,“殿下,您就是我的主子,我只认您,切不可冤枉奴婢啊!再说你不去易府,不用我说,丞相也会告诉皇上的。”

听春兰说的有理,恒蔷一时语塞,咬牙道:“哼!他们都喜欢的我就是不喜欢!”

正说间,马车停了下来,车夫还没喊话,便听见一阵略带磁性的声音传来:“易兰卿恭迎殿下。”

一听这声音,恒蔷更是上火,在车中皱眉赌气,春兰见状偷笑一声,“呵……!殿下,这会子也走不了啦!有气可以直接跟他撒了。”

“哎呀!你这个小蹄子,不得了是吧?你以为我不敢跟他撒气是吧?今儿我先收拾了他,回去我再收拾你!哼!”恒蔷咬牙道。

易兰卿见车中无动静,思索片刻,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灵光,微笑着说;“春兰,殿下若睡着了,莫要打扰,我和姐姐们以及易府众人在此等候便是。”

恒蔷一听,愣了,“有很多人在等我吗?若他一人就让他等,可现在应该有很多人,这么冷的天,让人家等着太不好意思了,传出去别人还以为我的架子有多大呢!”遂看向春兰,“这个,还是下车吧!进去坐坐也没什么损失。”便略正衣冠,板着脸扶着春兰走下车去。

当易兰卿看见恒蔷时,他竟有一时的失神,心跳居然也加快了,“就……就是她!若披着头发……呼……呼……”连呼吸也加快了。

恒蔷却在看有哪些人在等她。易府大门口确实站着三位气质各异的美少妇,她们身后还有个中年男子和三个丫鬟。

春兰见二人心思各异,不禁摇头,提醒道:“公子,不请殿下进去吗?”

易兰卿被春兰一叫,仿佛如梦初醒,忙低头咳嗽掩饰,心中却洋溢着激动的微笑。

“请,快请!”易兰卿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恒蔷这才看了看易兰卿,他心形的小脸似乎又瘦了些,皮肤依旧白的近乎透明,凤眼媚态自生,只是唇色没有往日红了。银白的发带与如墨的发丝在风中轻舞,纯白的衣衫面料考究,领口和袖口还绣着银蓝的回字。瘦高的他,身子仿佛又单薄了些,在风中好似一株仙草在飘摇。这样一个人,是人见之便会有三分怜爱,恒蔷看了看,心也软了,这不,刚才的火也消了一半了。

“易公子,你很崇拜我吗?”恒蔷边走边说。

“此话怎讲?望殿下赐教。”易兰卿还以为是自己刚才的失态让恒蔷这样说,忙装糊涂。

“我减肥是因为我太丰腴了,但你不能盲目崇拜啊!你这身子骨能减肥吗?瞧你,风再大点就能把你刮走。”恒蔷貌似很认真的说。

春兰捂嘴偷笑,易兰卿却是松了口气,原来不是为他刚才的失态。

“呵呵,殿下,您这是在关心我吗?我的心系在某人身上,是不会被风吹走的。”易兰卿对恒蔷眨眼说道。

瞧这眼睛眨的,恒蔷直觉背后冒冷气,不禁打了个哆嗦。“这个该死的家伙,说肉麻的话还抛媚眼!干嘛这么闷骚?能好好当古人吗?”恒蔷心中恨道。

看着恒蔷那被电击了的样子,易兰卿一脸得意。

走到门口,三个美少妇纷纷欠身,“臣等见过大皇女殿下。”

“免礼。”恒蔷伸手虚扶。

“这是在下的三位姐姐,母亲在宫中有事耽误了,半个时辰后便会赶回来。”易兰卿解释道。

恒蔷点头微笑,一众人朝府中走去。

一路上,观这易府,典雅古朴,给人一种书香门地的感觉。院内装饰清新淡雅,路边栽种的排排青松在雪天显得异常精神,路遇的小厮和丫鬟也都斯斯文文,甚至还有人手捧书卷,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们主人对知识的热爱。

来到会客厅,发现大厅中已摆放六张小长桌,坐北朝南的有两张,其中一张居然是桃木桌,这两张桌子的下手又各摆两张。桌上已摆上各色茶果。恒蔷自然是坐那张桃木桌,旁边那张空桌显然是给丞相留的,易兰卿坐恒蔷下手位,三位姐姐分坐在剩下的下手位的三张桌子。丫鬟奉上茶来,恒蔷先品一口,大家才开始喝。

一盏茶后,易兰卿的三位姐姐与恒蔷开始寒暄。大姐易慧,已年近四十,是户部的四品官员,打扮的端庄得体。她谦恭的问道,“久闻殿下功课上十分用功,不知殿下最近读什么书?”

“哪是什么用功啊!不过是笨鸟先飞罢了。最近,在读《大梁史》的中部和《梁礼》的宫廷篇,闲时也看看《梁诗三百》和《新梁词》。”恒蔷认真的答道。

闻言,易慧点头道:“是啊,殿下大病初愈,对我大梁还了解不深,学这些正好啊!”

恒蔷微笑着点点头。

“听闻殿下自创了一套瘦身的技法,还时常练拳脚,敢请殿下有空闲了也教教在下。”二姐易捷一边打量恒蔷一边说道。

恒蔷也打量着易捷,发现三十多岁的她确有些胖,都有双下巴了。便答道:“都是些花拳绣腿,只能起个强身健体顺便瘦身的作用,若姐姐不嫌弃,可常来宫中找我,我定包教包会呢!”

“呵呵,殿下还真是随和呢!”易捷笑道。

“瞧你们,也不招呼殿下用些茶果。殿下,您尝这茶如何?这是我侧夫家独门秘制的红茶,冬日里喝最是暖胃。再尝尝那火龙果,这个季节,我们大梁除了皇上能吃到外,就是我们易府能吃到了。”三姐易颖神采奕奕的招呼道。

看这易颖,是三姐妹中最年轻漂亮的,打扮的也雍容华贵,但却让人觉得难以亲近。恒蔷嘴角含笑,眼中却无笑意,因为她觉得这位易三姐似乎在向她炫耀什么。

易慧和易捷对视一下,撇嘴笑笑,便低头品茗,易兰卿看着他的三姐,嘴角挂着一丝不屑的笑。恒蔷也感受到气氛的怪异,只好低头喝茶,暖暖胃嘛!

感受到恒蔷的尴尬,易兰卿忙说:“殿下,我母亲还要一会儿才回来,不如我带殿下在易府内走一走?”

早就坐不住的恒蔷一听此话,心中直赞小易同学有眼啊!

“也好,第一次来,是应该观赏一番。”说完,起身向易兰卿走去。

正在这时,大厅的门开了,一位精神抖擞的老妇人带着两个仆从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