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帝女星的记忆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195字
  • 2022-01-15 23:19:40

“好冷啊!为什么这么冷?”秦柔感觉自己像被冷水泼过,又像一堆棉花,轻飘飘的,好像还有点像晕船,晃晃悠悠的有点想吐。

“帝女星,帝女星,可找到您了!”一个谦卑的男声响起。

秦柔缓缓睁开眼,朦胧中看见一位银发老人站在床边。他一身素净飘逸的白袍,手拿白色的拂尘,面带微笑的站在她身旁。

“帝女星,您醒了?哎呀,卑职寻了12天才寻到这里,咱们这就启程回去吧!”那老人恭敬的说道。

秦柔眯着眼盯着老人看了半天,除了觉得他不知所云外,还发现他并不老,简直是鹤发童颜嘛!一张红扑扑的娃娃脸,弯弯的白眉下水蓝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直直的鼻梁下薄唇微抿,一身素袍和飘逸的拂尘却显得他仙风道骨。哎呀,这脸和打扮也太不匹配了。

“难道是哪个班的学生,为庆祝我勇闯鬼门关而扮个白无常来逗我开心?嗯,估计是,现在的中学生就爱玩cosplay!”秦柔枯燥的笑了,“切!我一个训导主任什么顽劣学生没见?”

“我说戏精同学,既然你来看望我,就说明你是尊重女性的,那就别叫我低女性好吗!当然,我也不想当高女性,咱们要树立人人平等的观念,你叫我秦老师就可以了!呵呵,还有的同学呢?都出来吧!”秦柔一副识破诡计的样子。

闻言,那小老头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头上一大滴冷汗流下。“帝……帝女星,您,您这是怎么了?别吓卑职呀!您来这的时候该不会撞了头吧?您不认识卑职啦!”小老头指着秦柔身后说:“您已脱离肉身,不可能不认识卑职啊?”

“嗯?”秦柔下意识的向后看看,这一看不得了,直接导致秦柔尖叫着从床上弹跳起来。她看见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女人躺在她屁股下面,那人身穿手术服,双眼紧闭,脸色惨白。

“啊……!”秦柔尖叫着跳到地上,迅速躲到小老头身后。“喂!同学!那是谁?我坐她身上我怎么没感觉?”

“帝女星,那是您在这个时空的肉身啊!您现在脱离她了,您又是帝女星啦!当然没感觉了!”与此同时,小老头左手中指弹出一束红光直射到秦柔的眉心,秦柔顿时双眼发直,脑子里像灌进一股气流,随之而来脑中浮现一些画面和声音。

眼前的画面似乎是满头钗环古装扮相的自己,在长满了奇花异草的花园里惬意的散步,花草们似乎都有生命,随着自己走过都在频频点头。

又一副画面划过,依然是古装扮相的自己,轻抚花园中的花儿,忧心忡忡的对小老头说:“冥引,又是99天了,我又要去历劫了,还不带路。”

画面突然一转,又看见一位高贵的古装美妇人焦急的摇着自己的双肩,妇人身旁还有两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恐慌的看着自己,美妇人带着哭腔呼喊着:“蔷儿,醒来啊!蔷儿,快醒来!”

这时,耳中又传来经常在她梦中出现的那个性感温柔的男人声音:“蔷儿,蔷儿,何时回来,回来……”

“咔!”画面停止了。小老头满眼期待的看着她,兴奋的问道:“帝女星,想起卑职了吗?”

秦柔歪头眯眼看着对方,“冥引?”她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在!卑职在!您想起来啦?”小老头点头哈腰的答道。

虽然奇怪自己怎么会在梦中见过这个人,但秦柔还是枯燥的笑了一声,“呵……这不就是我常做的梦嘛!瞧你那架势还以为你给我打通任督二脉了呢?”

在一番大眼瞪小眼后,小老头不可思议的张嘴,没一会儿躺地上又开始满地打转,“哎呀!我的佛祖啊!帝女星怎么傻了!饶恕我吧!都怪我那天喝了杯酒,没注意水晶球里的景象,帝女星历了三天劫,就不见了。害的我上天入地的找了12天才找到,结果帝女星还傻了!我的佛祖啊!我该怎么办?”小老头欲哭无泪。

“清醒与糊涂皆为劫数,还不送她去历劫!更待何时?!”一个空灵悠远却带着威严的声音从遥远的天空中传来。

“啊?”冥引抬头呆呆看天,半天似乎反应过来什么,一拍头道:“佛祖真是无处不在啊!是,是,是,小仙这就引帝女星回去!”

小老头眉头微皱的看着秦柔,接着又绕着她走了一圈,似乎是冒了很大风险似的清了清嗓子:“那个帝,啊不,秦老师,你已经难产死亡了,现在卑,啊不!本鬼差要带你去投胎!走吧!”

“什么?我死了?”秦柔觉得难以置信。恍惚中想起医生说的大人小孩只能保一个,难道……?她回头看看床上那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那惨白的脸儿,那紧蹙的眉头,那已不再隆起的肚子,那一脸的不舍,呵!还真是自己呢!她走到床边,犹豫了一下,又躺进那身体,向左、向右各翻个了身,接着又坐起来,没有任何悬念的发现,那具身体没有随着自己的动作而动起来,她顿时呆了。

失神了很久,忽然秦柔像是想起了什么,说:“冥引,我真的死了?可我还没看一眼我的宝宝呢,怎么办?怎样才能活过来?即使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疼爱我,我也不能死啊!我还有孩子没养活呢!我爸妈……”秦柔无力却又带着期待的目光对小老头说。

“帝……啊不!秦老师,人死不能复生,莫要再想不可能的事了,走吧。”冥引略显焦急的说道。

“我,我不!至少看眼宝宝嘛!要不,我不甘心,我,我死不瞑目!”秦柔开始耍赖。“你让我看一眼,之后你叫我去哪就去哪!”

“哎呀!初生的娃儿阳气不足,你这个生魂去看他,他会生病的!“冥引没好气的说。

“那……那怎么办?”秦柔心有不甘。“有了,听听声音总可以吧?”秦柔眼露希望。

听到这,冥引脸色柔和了,他望着秦柔微微的点了下头。

在新生儿病房,一个头发黑黑小脸圆圆的男婴,正撅起嘴在襁褓中四处找奶吃,总也找不到奶的宝宝开始大声哭泣,那声音似乎要响彻行云。门外,秦柔用耳朵紧紧贴着门,双手捂着嘴,双腿跪在地上,静静的听着,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冥引皱眉看着她,心中有一片地方塌陷了。

“走吧,心无挂念,你可以安心的上路了。”冥引拉着秦柔向空中跳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