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春兰的意中人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047字
  • 2022-01-25 16:55:17

回到宫中,天已然黑透。恒蔷洗漱一番后,坐到书桌前,背诵起师傅早上教的内容,春兰心疼的端来一盏参汤,“殿下,今儿个累了一天,不如明日给师傅告个假,过两日再学,累坏了身子可了不得。”

恒蔷看着春兰那担心的眼神,玩心顿起,蹙眉摇头道:“你还别说我这会真的不舒服,头疼心慌,好像我的魂儿又要走了。哎呦······”

“什么?殿,殿下,真,真的吗?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来人呐!”春兰顿时一脸紧张,说话开始结巴。

见春兰上当,恒蔷一把拉住春兰的手,“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你我主仆一场,我死后也好保佑你早日找到如意郎君。哎呦……”恒蔷准备翻白眼。

“啊!殿下,你要挺住啊!来人,快来人!殿下不好了!”春兰已经手足无措。

恒蔷差点笑出来,硬忍着笑,一头栽到桌子上,趴着装死。冬梅匆匆跑进来,吓得张开了嘴,春兰扑通跪在恒蔷脚下,颤抖的抱住她的小腿,带着哭腔道:“殿下,你这是怎么了?快醒来啊!奴婢喜欢瑾皇子那样的男子,他有和殿下一样的大眼睛,见人总是亲切的笑,呜呜呜……殿下,您快醒来啊,皇子去修真,您还未见过他呢!”

“噗!哈哈哈……可憋死我了!我说你对我这么好呢,原来是想做我嫂子啊!”恒蔷抬起了头,笑得肩膀直抖。

“啊!”春兰被突如其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冬梅则是一头黑线,捏着拳头直摇头。

春兰一看恒蔷那笑呵呵的样子,气的眼泪唰的流了下来,“殿下!您!您又作弄奴婢!您直接赐死奴婢算了,何苦吓死奴婢!呜呜呜呜……”

一看春兰哭了,恒蔷知道自己的玩笑开大了,忙起身去扶春兰,“嫂夫人,你别生气了,我这不是和你闹着玩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快别哭了!我哥哥一定不喜欢看你哭啊!”

“殿下,您!奴婢哪敢做您嫂夫人啊!呜呜呜……”春兰委屈的直哭。急的恒蔷抓耳挠腮,不知怎么哄。正在这时,有人在外唱道:“皇上驾到!”

登时,书房中安静下来,春兰赶紧拿袖子擦干眼泪与恒蔷一道站了起来,冬梅赶忙帮着恒蔷拍打衣衫。那边房门已打开,女皇与两侍女走了进来,紧跟着又走进一人,原来是恒蔷的舅舅和泰皇子,因为大梁女子才有资格封王称帝,所以皇族男子只称皇子。

女皇坐在书桌旁,和泰皇子站在女皇右后方,恒蔷与侍女忙下跪请安,女皇却一反常态的未让平身,“刚才在闹什么?”

恒蔷刚准备张嘴,春兰扑通跪下:“是奴婢们犯了错,殿下正在教导奴婢们。”

女皇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但转瞬即逝。“哼!你可知欺君是何罪?哭哭啼啼所为何事!”

“奴婢不敢!”春兰低头道。

恒蔷见苗头不对,忙对女皇说;“母皇,是儿臣的错,我装死吓她们,她们被吓哭了。”

女皇瞅了春兰一眼,又剜了一眼恒蔷,“胡闹!你不知你装死要吓煞多少人吗?被你父王知道非要罚你不可!”

此话语气虽严厉,却透出女皇对恒蔷的疼爱,恒蔷跪趴到女皇脚下,撒娇的说:“母皇,孩儿知错了,不如母皇让儿臣罚跪吧,莫让父王知道。母……皇……!”

声声母皇叫的女皇心中直心疼,“猴孩子,还不起来!以后莫要再说死不死的浑话。母皇这些年可没为你少操心,日日过问你的病情,专门为你修别院,招夫婿冲喜。如今好不容易醒了,若再失了魂,朕就直接把你葬了,省的闹心。”

“哇,好恐怖啊!”恒蔷吐舌道。

“你拿大家最担心的事吓人,不恐怖吗?“女皇再剜了一眼恒蔷。

“嘿嘿,不敢了不敢了!千万别告诉父王。”恒蔷嬉皮笑脸的说。女皇摇头不语,转向和泰皇子道:“瞧这猴孩子多怕她父王,皇兄可要多学学你那妹夫呢!”

“皇上说的是。”和泰皇子小心翼翼的点头说道。

“你们都起来吧,赐坐。”女皇对恒蔷一干人等说道。

恒蔷慢慢站起,看了看舅舅,便知道他肯定是为了恒嵘的事而来。不知是来兴师问罪呢,还是来赔不是。她瞳仁一暗,静观其变。和泰皇子看见恒蔷在看自己,便目光闪躲,低头不语。

“蔷儿,听说你今日往衙门里扭送个人去?”女皇端着茶,用杯盖刮着茶沫子,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回母皇,儿臣去易府的路上,见有人当街强抢鲜于梓祺,便出手相救。后来的……想必母皇也知道,儿臣也不和您绕圈子,儿臣那样做也是因为百姓对他早有怨言,影响了母皇的形象和我大梁律法的公正,所以才出此下策,绑了表哥,请母皇明察。”恒蔷又看了眼和泰,义正言辞道:“舅舅今日来此若是兴师问罪,蔷儿可不依,定是您平时不关心表哥,才使得他横行霸道,当街抢人,还抢的是个男子!难道舅舅不知道哥哥不寻常的癖好?”

和泰皇子摇头叹道:“哎,舅舅哪敢来问罪?来赔不是都汗颜!那小孽障经常带些男子回来,我只当是他的狐朋狗友,却未想到他何时好上了男风!哎呀,若不是舅舅我子嗣单薄,我定将他杖杀了!”

女皇带着一丝担忧看着和泰皇子,“好了好了,皇兄切勿动怒了。嵘儿的事就到此为止了,今后严加管教,蔷儿今日已保全了他的声誉,切勿让他再招摇生事了。”

“是,臣一定好好管教。”和泰皇子双手抱拳,低头说完,又看向恒蔷,“蔷儿,舅舅也代你表哥给你赔个不是,今后他定不敢再纠缠鲜于梓祺了。”

“舅舅,我可一点不生气。只是您回去莫要重责表哥,想办法早日纠正他的癖好才是。”恒蔷认真的说。

和泰皇子欣慰的点点头。

屋外风雪声减小,女皇欣慰的看着恒蔷说;“蔷儿今日处理嵘儿的事,办的甚好,有点皇女的样子了,今后更要多历练了。”

“是。”恒蔷答道。

“明儿个就去易府吧,替朕看望卿儿,他可是无怨无悔陪了你十年,切不可负他啊!”

此话,让恒蔷心中顿感压力。想起易兰卿那清秀的脸庞,如兰的气质,还有那转速极高的头脑,恒蔷是喜忧参半,这样的男人若爱她,她就幸福了。若不爱她,那她就很有可能被人卖了还为人家数钱呢!

三个男仆端着冰糖红枣莲子羹和绿茶味的芙蓉糕进来,摆放在桌上。和泰皇子随手拿起块芙蓉糕来品了口,点头道:“嗯,入口即化,唇齿间留有茶香,好啊!”

“呵呵,舅舅喜欢吗?我这还有香芋味和栗子味的呢!一会儿回去带些。”恒蔷有些小显摆的说道。

“我这外甥女真是蕙质兰心,怪不得你母皇疼你,呵呵……”和泰点头笑道。

女皇眼露宠溺,笑而不语。

“母皇,我的兄长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在外游玩,怎么春兰说他修真去了?”恒蔷咬口芙蓉糕,大眼忽闪,望着母亲。

女皇喝口茶,脸色有些不好,“哎,还不是你那父王。你们几个啊,我最喜爱瑾儿了。他是我的第一个孩子,性格温顺,长相秀美,一生下来就对着我笑,特别惹人爱呢!”女皇边说边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自从朕登基后,你父王就让他去了唐李岛,说是大梁的男子不尊贵,缺少霸气,让他出去历练几年像个男子汉了再回来。这一去就是五年,头两年每年还回来一次,后面也不回来了。好不容易五年到了,你父王又把他派往玉华国当那边驻军的大将军了。哎……我好好的一个长子,不能常伴左右,我甚是想念啊!你父王却说是男儿带兵打仗也比整天为女人争风吃醋强。哎,真是气死朕了!”女皇皱眉道。

看着母亲伤神的样子,恒蔷有点后悔提及这位素未谋面的亲哥哥,本来亲人就是要相处才有感情的,为了素未谋面的兄长让目前疼爱自己的母亲难过,她心里过意不去。

恒蔷赶紧安慰道:“母皇,兄长去派出去当大将军,又不是不回来了。您那么思念他,明年把他调回来便是!您莫要苦恼了。我和皇弟皇妹们也都是很孝顺您的!来来来,母皇喝口莲子汤吧!”恒蔷拿调羹朝女皇嘴喂去。

“孝顺?何时不顽皮了就是对朕最大孝顺!”女皇剜了恒蔷一眼。

“我很稳重的!嘿嘿……”恒蔷歪着头,一脸假正经。

“脸皮真厚!不知像谁?呵……”女皇伸出食指轻戳恒蔷的额头。

“外甥像舅舅呀!”恒蔷看着和泰皇子。

“臣不敢当!”和泰皇子挑眉道。

“瞧舅舅还趁了几块芙蓉糕在袖子里,不知回去给谁吃?”恒蔷撇撇嘴。

“呃==!”

“哈哈哈哈……”

书房中一片温馨驱走了冬夜的寒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