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探梅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5558字
  • 2022-01-23 15:12:56

早晨,屋外的雪花依然在纷飞,恒蔷已经下课往回走去。今日,恒蔷告诉师傅少上半个时辰课,目的就是有足够的时间出宫,多去探望几个未婚夫,早点完成的母皇的命令。她回到凤仪宫,要将自己重新打扮一番,毕竟要去未婚夫家里,不能太随便。

冬季本穿的厚重,长发高高绾起才精神,发髻正面戴上自己设计的树枝样黄金镶七彩宝石的头饰,发髻两侧插着凤羽状的金簪,金簪尾部垂下精致的红珊瑚璎珞,脑后系的洋红色掐金丝发带打成蝴蝶结。可爱的空气刘海刚刚在眉毛以上,更凸现大眼灵动。淡扫娥眉,略施粉黛,轻点朱唇。一身藕粉色的锦缎棉褂上绣着朵朵银色的玫瑰,脖子上围着纯白的兔毛围脖,下身银白色的百褶裙刚刚遮住穿着红色鹿皮短靴的双脚,出门前罩上一件厚厚的红金丝绒斗篷。一身打扮,富贵却不庸俗,娇艳中透着可爱,真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皇家少女。

带上礼物,踏上车辇,在车轮转动声中,恒蔷带着春兰、冬梅出了宫。

京城真是繁华,隆冬季节街上依然十分热闹,恒蔷半开窗帘,雪花随着寒风卷进车内,都不能打搅她观看窗外的热情。小商小贩们叫卖着,路两边有卖菜的,卖包子的、卖糖葫芦的,卖棉鞋的,卖年画的,还有算命的……人们穿梭在路上,姑娘们为美丽的发簪头花而停留,游子们正往家赶路,孩子们围着炮仗嬉笑,雪花在漫天飞舞,车中的恒蔷看的是目不暇接,京城真是祥和热闹啊!

车行了半个时辰后停下了,车夫隔帘禀告:“梅府到了,请主子下车。”梅家离宫最近,所以先到梅家来。

冬梅和春兰先跳下车,恒蔷本想自己跳下来,却被春兰一把拉住,只好憨笑着扶着春兰淑女般的走下车。车下的四个保镖警惕的注视着周围,四个男仆中有一人前去叩门。

不一会儿一个精气神极佳的老者探出头来,男仆上前耳语一番,吓得老者一个激灵窜出门来,朝恒蔷磕头问安:“梅府管家梅旺叩见殿下!”恒蔷赶紧伸手相掺,“老人家,快请起,别折煞了我。”

闻言,老者一脸激动,声音发颤的说:“是,谢殿下!”

“我今儿个路过梅府,顺便来看看梅公子,所以没有提前相告,多有打扰了。”恒蔷客气的说道。

“岂敢岂敢呀!殿下快请进!”梅管家低头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便带路前行。

踏进门,里面有两个小厮紧张的看着梅旺,梅旺激动的说:“梅福,快进去通禀夫人,说大皇女殿下来府了!”

其中一小厮赶紧飞似的往前跑,另一小厮扑通跪地,恒蔷忙示意其起来。

跟着梅旺一路走到会客厅,恒蔷进屋便坐到一圆桌旁的靠椅上,梅旺忙喊人上茶,不一会儿丫鬟端茶前来。恒蔷揭开杯盖,轻轻的刮着茶沫子,刚抿了一口茶,就听见匆忙的脚步声,循声望去,见一位高挑端庄的妇人,身后跟着一位同样高挑美丽的小姐,带着四个丫鬟匆匆走进前厅。

一进前厅,妇人略微注视了恒蔷一番,便携众人齐齐跪了一地,十分恭敬的说:“不知殿下驾临,臣妇有失远迎。臣妇柳香云携小女梅傲霜见过大皇女殿下。殿下万福!”

一地的丫鬟仆从也齐刷刷的请安:“殿下万福!”

见此,恒蔷忙起身相掺,和颜悦色的说道:“夫人和小姐快请起,你们也都起来吧。”

仆人们纷纷起身退下,柳夫人和梅小姐恭敬的站着,恒蔷开始打量着二人,这梅夫人一脸隽秀,端庄大方,与梅傲寒不是十分像,倒是这梅傲霜柳眉星目,英姿飒爽,和梅傲寒有七分像。“梅妇人和梅姐姐快请坐啊!今日我出宫散心,路过这里,顺便来看望梅公子。”

“谢殿下挂念。”柳妇人感激道。

大家坐一起,梅妇人一家都很拘谨。恒蔷想缓和气氛,便寒暄起来,“呵呵,夫人姓柳,怎么傲寒不和您姓啊?”

“回殿下,臣妇生了两儿两女,一双儿女和小妇人姓,另一双儿女和夫君姓,夫君说这样公平。”美妇人恭敬的答道。

“呦,看来夫人与梅将军甚是相敬如宾呢!让人羡慕啊!”恒蔷打趣道。

梅夫人闻言脸上飞起了红云。

“梅公子在吗?”恒蔷切入正题,心中却想:“若不在,就白跑一趟喽。”

“在,寒儿在后院和他哥哥练武。臣妇知殿下驾到便率女眷们先来,一打发人去传他们了,随后就到。”

“练武?哈哈……,那个家伙不是爱烧菜嘛!还记得他离开别院时那个伤心样,生怕回来练武。不知现在是副什么德行,看看去!”恒蔷心中暗笑。“那我直接去看看他吧,还没见过他练武的样子呢!老管家,带路。梅夫人,外面冷,您在这等着,我一会儿和他一起过来。”恒蔷说着就站了起来。

“呃……是。小儿愚钝,害殿下费心了。”梅夫人有点担心的答道。

走出了前厅,恒蔷边走边欣赏着梅府的景致,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后院,抬眼望去,不禁叹道:“这哪是后院嘛,分明是个教场!”这时,风雪中传来了“嘚嘚”的马蹄声,一红一白两人影,骑在一黑一白两马上,一人持大刀,一人持银枪正在厮杀。

恒蔷遥看那两人,只见那白衣人枪法变换娴熟,招招狠戾,那红衣人刀法套路生疏,全靠蛮力在招架。

“四弟,看枪!”白衣人喝道。

“啊!大哥!不来了!不来了!我饿了!”红衣人拨转马头边跑边求饶道。

“哪里跑!再战二十回合!”白衣人扬鞭追去。

场外的恒蔷憋笑到内伤,旁边的梅旺和梅傲霜额角渗出一大滴汗,尴尬得陪笑着。

看着梅傲寒面朝向自己跑来,恒蔷将两手搭在嘴边:“梅傲寒,加油!”

梅傲寒循声看来,当即张大嘴巴,揉眼睛,似乎认识对方又不认识。

恒蔷心中了然,八成是自己瘦了,小梅同学觉得自己看似眼熟却又没认出来。遂又将双手搭在嘴边:“是我,恒蔷!”

“铛……!”小梅的心中响起了钟声,张嘴石化了。正在这时,白衣人一枪刺来,小梅同学头都没回,听着风响,右手举刀狠狠挡去,只听“当啷”一声,那白衣人被震得连人带马后退三步,马儿也抬蹄嘶叫起来。

这一来,惊呆了白衣人和梅傲霜,两人都在心中暗惊:“四弟,真有这本事?父亲果真没看走眼。”

恒蔷也觉得梅傲寒这招帅呆了,挥挥手,甜美的笑道:“梅傲寒,不错嘛!帅呆了!”

“嗵!”梅傲寒匆忙下马,脚蹬没踩稳,从马上滚了下来,趴在地上,砸出一个人字形的雪坑。

场上一阵倒吸气声,梅旺赶紧上前要扶起梅傲寒。不料梅傲寒在地上摊了片刻,一骨碌爬了起来,带着一脸一身的雪跑到恒蔷身边,转了一个圈后,脸上布满惊喜和心疼表情,“蔷儿,你,你怎么瘦成这样?莫不是那混账厨子做的饭难以下咽,将你饿成这样?”

“噗!”身后的春兰、冬梅都没憋住笑了出来,恒蔷更是吃惊梅傲寒的思维。看来小梅同学一直认为自己做的饭菜是人间美味,不吃他做的饭别人都会饿死。感情练了半年的武,小梅同学依然没放弃做的大梁名厨的梦想。不过,此话还是让恒蔷有点小感动的,至少他一直在担心自己的饮食啊!她缓缓抬头,甜美的微笑,“瘦成这样不好看嘛?难道像个饿死鬼?”恒蔷挑眉故装媚态的问道。

这时那白衣人也下马走来,当他看见恒蔷时,视线就再也离不开那张妩媚可爱的脸儿了。风雪中,一身红斗篷的恒蔷只露出一张冻得微红的小脸,大眼灵动的眨着,不时有调皮的雪花挂在她卷翘的睫毛上,小翘鼻为整张脸儿增添了一份俏皮,小嘴笑盈盈的露出八颗洁白的贝齿。红丝绒的斗篷在白雪中显得更加艳丽,一颦一笑间好像风雪中盛开的娇艳红梅,看痴了面前的两男子。

恒蔷也们抬眼看他们,梅傲寒明显瘦了一圈,但依然很壮实,脸儿微圆,却没了双下巴,依然是剑眉星目,英气逼人。这白衣公子长得白净面皮,秀气儒雅,身材颀长,和柳夫人长得竟有七分像,恒蔷心下猜测这便是梅傲寒的大哥柳若飞,便微笑着打招呼:“柳公子万福!公子真是枪法如神呢!”

柳若飞一阵失神后,忙小声问梅傲寒:“四弟,这位是?”不想梅傲寒也是一脸惊艳的看着眼前这小美人,竟忘了回话。急坏了一旁的梅傲霜,她狠狠跺脚,大声说道:“大哥,四弟!还不叩见大皇女!”

“哦……对!”梅傲寒反应过来。

“大……大皇女?啊……!”梅若飞如梦初醒。

两人赶紧单腿跪地,抱拳说道:“见过殿下!我等失礼,请殿下切勿见怪!”

恒蔷急忙虚扶二人,道:“快快请起,不必拘礼。”

二人才站起来,低头不语。

“我出宫散心,路过你家,顺便来看望你。”恒蔷望着梅傲寒说。

旁边的柳若飞听后流露出一脸羡慕,梅傲寒反倒一脸委屈,“只是来看我吗?不接我走?”

“啊?”恒蔷有点纳闷,脑中稍微一想,“哦!小梅临走时说不想回去练武,叫我早日接他回去当厨子。”想到这,又想起了梅傲寒做的那恶心的饭菜,不禁一阵反胃,赶紧岔开话题说:“呵呵,走,你母亲还等着你呢!”

几人回到会客厅,屋中已笼上炭火,甚是温暖。春兰脱下恒蔷的斗篷,递上一个手炉,便站在旁边。

梅夫人笑着说:“殿下,寒儿不甚用功,让您见笑了。”

想起小梅在教场上那狼狈的样子,恒蔷是想笑,可碍于人家家长在场就忍住了,冠冕堂皇的说:“哪里啊,夫人和梅将军教子有方,小姐和公子们都是一身好武艺呢!四公子这几年照顾病中的我,虽疏于练习,但他天生神力,在你们的熏陶下,今后也定是位豪杰。”

此话让梅夫人又感动又欣慰,泪水似乎在眼眶里打转,她激动的说:“殿下真是抬举我们了。我这寒儿真是傻人有傻福,亏得殿下不嫌弃他愚钝啊!”

梅傲寒坐在一旁只是挠头傻笑,柳若飞时不时瞟一眼恒蔷,微笑不语。梅傲霜也不时地打量着恒蔷,眼中露出喜爱之色。

这时,梅旺上来小声说:“妇人,酒菜已备好。”

梅夫人点点头后站了起来,恭敬的说:“殿下光临寒舍,我等略备薄酒,请殿下不要嫌弃,这就入席吧!”

恒蔷本性随和,也到了午膳的饭点,便不推脱。

一众人来到饭厅,只见中间一张红漆大圆桌,桌上摆满了酒菜,看来这薄酒不薄啊!恒蔷坐在上手位,梅傲寒坐她左边,梅夫人坐右边,梅夫人旁边依次是柳若飞和梅傲霜。

由于恒蔷的随和,吃饭的气氛很好。梅傲寒不停给恒蔷夹菜,恒蔷也不推辞,一旁的梅夫人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不一会儿,恒蔷碗里的菜堆得就像小山一样了,她也确实吃不下去了,索性放下筷子不吃了。

“蔷儿,哦不,殿下!多吃点,看您瘦的!”梅傲寒夹个鸡腿放恒蔷碗里。

恒蔷碗里的菜堆像小山一般高,郁闷坏了,“真的吃不下去了。”

“怎么可能?吃的连原来的一少半都不到。是不是不合胃口?想吃什么我去做!”梅傲寒一脸心疼的说,还不忘往恒蔷碗里夹只虾。

别人听了此话都是一脸感动,唯独恒蔷听得打了个哆嗦,“别!千万别做!我真吃饱了!都吃两碗了,比平时多吃了一碗呢!”

“还说呢,这碗太小了,要不换个大的,像我的一样?”小梅一脸认真的说。

“咳咳咳……”恒蔷被呛到了,“我再也不想拿脸盆吃饭了!”

大家都静了一下,看着恒蔷,怀疑自己听错了。

感觉到大家的异样,恒蔷忙解释:“以前的碗大的像脸盆,嘿嘿,不是真拿脸盆吃。”==!

“哦。”大家眉头抽搐着继续低头吃饭。

“呵呵,殿下你真是说笑!那有那么大?依你说,我的比你的还大些,那又是什么?”梅傲寒挑眉问道。

“你说什么比脸盆大些嘛?”恒蔷实在懒得理他。

“自然是脚盆喽。”梅傲寒摊开两手,不假思索的说。

“噗!”梅傲霜没忍住笑了,身后的冬梅、春兰嘴角一个劲的抽,柳若飞看着自己四弟的碗,开始一脸的嫌弃,只有梅夫人尴尬的笑着。

感受到大家的异样,小梅有点急了,“三姐,你,你笑什么!还有大哥,你看什么看!我这又不是脚盆!”

“没什么,没什么!”梅傲霜和柳若飞异口同声的说。

“哼!懒得理你们。喝汤喝汤!”小梅故作不理大家,盛了些汤在自己碗里。

桌上又恢复了安静,只是大家都会时不时的瞟一眼那碗。小梅喝了几口,不知怎地就觉得心里不舒服,再喝几口居然觉得反胃了,越喝越不想喝,“哎呀,说什么盆嘛!我这会子觉得我在喝洗脚水!不喝了,不喝了!来人,给我换个和殿下一样小的碗!”

“噗!”梅傲霜一口汤喷了出来,恒蔷和柳若飞都哈哈哈的笑起来,连梅傲寒自己都笑了,梅夫人满眼宠溺的看着孩子们,打心眼里高兴!瞧这顿饭吃的是多么的其乐融融啊!

饭后,大家又寒暄了会儿,恒蔷便准备走了,临走时问梅傲寒:“腊月二十八,母皇为我举行及笄礼,你可愿来?”

闻言,梅傲寒一愣,看着恒蔷,痴痴的想着:“真快啊,蔷儿都十五了,明年就要大婚了,兰卿是说我能做正夫呢!呵呵……”想着想着居然脸红了,也忘了回恒蔷的话。

恒蔷以为他不想去,便给他个台阶下,“怎么?那天有事吗?有事的话就不用来了,把礼物送来就行了,呵呵……。”

“啊?”小梅才回过神,急忙答道:“没事没事!殿下如此重要的及笄礼,就算天上下刀子我也要来呀!”

听小梅如是说,恒蔷也不能说不让他来的话了,道:“呵呵,那准时来啊,这是请帖。对了,请三小姐有空的话也一起来吧,我皇妹娇儿很是仰慕她,想与她切磋武功呢!”

“好,我和三姐一定来,提前祝贺殿下了,恭喜您成人!”小梅高兴的说道。

“谢谢。”说完准备上车。

“殿下,您什么时候接我去做您的厨子呢?”小梅焦急的问。

恒蔷一脸怜悯的看着小梅,直叹他的执着啊!本想搪塞,忽然想起母皇说过让梅傲寒习武的诸多好处,于是略作思考后,一脸认真的说:“傲寒,说实话,宫里哪会缺厨子,我倒是缺一位教我武功的师傅,你若愿教我武功,便可暂住宫中。不过,好像你也不喜欢练武,诶,你大哥怎么样?或者你帮我物色个人选?”说完一脸狐狸笑得看着对方。

“殿下,你学武功干什么?”小梅若有所思的问。

“呃……强身健体外加防身,对,防身,呵呵……”恒蔷圆谎道。

小梅又陷入了沉思。

见此,恒蔷微笑着转身,“那我先走了,你再考虑考虑,入宫那天给我答复。”说完向车辇方向走去。

看着人儿离去的娇小背影,梅傲寒心中顿觉空落落的,一想到还有别的男人手把手的教她武功,心里就更酸了。于是,他迅速做了个决定,向前小跑几步:“殿下,等等,我想好了。”

风雪中,恒蔷回眸一笑,看的梅傲寒的心跳漏了一拍。

“想好了什么?”恒蔷微笑着说。

“若殿下不嫌弃在下愚钝,在下愿教殿下一些防身的武功。”小梅信誓旦旦的说道。

恒蔷心中得逞的大笑,嘴上却道:“你若能打败我身边的这几个护卫,才可做我的师傅。”

梅傲寒一愣,没想到还有条件,但自己已决定,便绝不反悔!“殿下,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如何?”

恒蔷故作思考,看似不情愿,急得小梅直攥拳头。

“好,一月为限,这段时间我就不另寻他人了。那,腊月二十八再会喽!”恒蔷笑着挥手。

小梅才舒了口气,眼神熠熠的看着恒蔷,“好,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恒蔷转身上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