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女皇更有算计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2494字
  • 2022-01-22 13:52:54

南熏殿内只剩女皇和恒蔷,恒蔷笑眯眯的仰望母亲,“母皇,您有何旨意呀?儿臣一定谨遵圣旨。”

女皇端起茶杯,轻刮茶沫,低眼看着杯中之水,若有所思。

“母皇?”恒蔷歪着头,大眼灵动,探究着母亲的举动。

女皇忽然抬头,一脸严肃的问道“蔷儿,你为何不喜欢那五个未婚夫?人是不是应该知恩图报?你神志不清时,他们都不嫌弃你,如今你怎么嫌弃他们?”

闻言,恒蔷有些错愕,不觉在心中嘀咕道:“怎么母皇要谈的事是关于那些倒霉小子?”想起在红薇别院遇到的事情,恒蔷就觉得委屈,撅嘴说道:“母皇,他们有哪个真心喜欢我的?一个个都是有别有用心的!正常人谁会嫁给个傻子呀?何况他们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一定有目的!”

女皇听后,摇头轻笑:“孩子,你什么时候会醒来谁都说不准,可是他们都是自愿来做你未婚夫的,揭皇榜可不是儿戏,愿意来就是决心和你厮守一辈子的!这七八年来,他们没有向朕提过一个要求,没有向朕要过一文钱。就算有人对你的感情还谈不上爱,那份初衷和无微不至的照顾也应令你感动啊!你为何如此无情?”

听到母亲说这些人从未提过什么要求,恒蔷有点意外了,低头想想:“也许他们就是在赌博,赌赢了就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可转念一想,“可万一赌输了,他们还不是要一辈子做傻子的夫婿?”恒蔷低头回想一下,除了寒松渊,其他几个对自己确实还过得去,一时语塞了,但鉴于自己对男人实在心有余悸,还是反驳道:“别人就不说了,那寒松渊就很讨厌我,从我醒来,他总是一副厌恶我的样子。”

女皇一脸深意的笑了:“呵呵,母皇怎么不知晓?也早猜到他会如此。”

“啊?”恒蔷有些吃惊。

“那您还让他和我订婚?”恒蔷嘟囔道。

“呵呵,那寒松渊是个难得的情种子,他在风国有一个深爱的女子,可那女子爱上了鸿国的一位皇子,甘愿远嫁和亲,不愿与他相守。所以,他一气之下也远嫁大梁的皇女。”女皇看似在讲一个感人的故事。

恒蔷听完满头黑线挂落,郁闷的说:“哦,那个皇女就是我吧?那我不是成了他泄愤的牺牲品了?他就打定主意呆在一个痴傻的人身边来忘情忘爱!可惜我如今又正常了,所以他看见我就讨厌,这样的人您还愿意让他做女婿?”

“如果他爱上了你呢?那他是不是会不顾一切守护你呢?”女皇一脸憧憬的说道。

恒蔷的下巴合不上了,还有这种逻辑?

“蔷儿,你父王当年也很讨厌我的,我使出浑身解数追求他,结果你父王爱上了我,还用生命守护我和大梁。你是朕的女儿,你一定有这种魅力,你会让很多男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你的!”女皇坚定的说。

“可是我不想让那么多男人爱上我,我也不想爱上哪个男人,那会很伤神。”恒蔷摇头道。

“既是大梁皇族,就应该为大梁牺牲自己。曾今我也只想与你父王厮守终身,但现实不允许,我只能又娶了那么多的新夫。”女皇也是一脸的无奈和抱歉,继而又一脸兴奋,“可是蔷儿,被很多男子爱也是一种幸福啊!众星捧月的感觉不好吗?”女皇挑眉问道。

恒蔷的额角渗出一大滴汗,无话可说。女皇的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吧!刚才还厮守终身呢,瞬间就众星捧月了!大梁的女子果然与众不同,别国女子学不来!真的学不来!

“呵呵,蔷儿,其实母皇也是有私心的,别说他们有目的,其实母皇更有算计!”女皇继续雷人道。

恒蔷石化了,目光转向母亲,真是没有最雷只有更雷。

“知道吗?那寒家表面上是王府,实则是周边几国中最大的暗庄,他们搜罗天下各种消息线索的本领是最好的,也出卖不危及本国利益的情报,你若是得了这小王爷,对我们大梁是不是很好呢?

兰卿的母亲在大梁很有威信,也是朕的左膀右臂。卿儿更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知天晓地,善于算计,今后对你帮助会很大。

梅世杰可是禁军统领,他的小儿子梅傲寒是天生的练武奇才,他甚是宠爱,可偏偏寒儿不爱习武,你若是能让寒儿回归武学奇才,有他保护你岂不是很安全?那老梅也定会对你感恩戴德,我们对禁军的掌控就更牢靠了。

钱家的财力不用我多说,至于那鲜于梓祺,呵呵,有他在,仙罗国也不敢妄动,而他不但俊美还甚是通晓音律,你以后为国事所累,想偷闲时,相信他一定会让你心神舒爽的!

最后,你想想,他们能有什么目的呢?如果你宠爱他们,只要他们不祸国殃民,想要权利、金钱、女人,你都能给他们!就看他们敢不敢要女人了!哈哈哈哈……”

恒蔷大张着嘴巴,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宏伟的舞台,母皇一脸霸气的站在上面,身后飞舞着白鸽,鲜花一束束堆在了台上,雷鸣般的掌声此起彼伏,她跪在台下膜拜着自己的母皇,她彻底被自己的母皇征服了,“真是一位出色的女政治家!我们我们女人也有把男人当成衣服的一天啊!好!鼓掌!好!”

咦,别急,“以后你被国事所累……”听女皇这意思,莫非有意传位于她?恒蔷顿时吃了一惊,“嘶……,母皇,你刚才说什么以后对我帮助很大,我为国事所累,您该不是想……?”恒蔷挑眉道。

“呵呵,我没想什么啊!不过朕曾做了个关于你的好梦,呵呵呵……”女皇笑而不语了。

黑线继续挂落在恒蔷的额头,“母皇,皇储怕不能靠做梦来决定吧?您也太……再说两个妹妹都比我优秀,我真是上不了台面啊!”

女皇嘴角微扬,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中,慢慢饮了口茶缓慢道来:“娇儿尚武,心高气傲,今后必是轻文重武,不能广开言路之人。雪儿太美,好琴棋书画,却不爱读书学习,且人们都说美人儿的脑子多半不好用。呵,倒是你,从小记忆力惊人,爱读书,如今又如此用功,也不好男色,还有一肚子的新奇主意,母皇看好你。”

恒蔷暗笑,自己都多大了,前世26岁,加上现在的半年,都快27了!前世那份不高不低的收入,早让自己为年少时的不用功而悔青了肠子,如今用功那是带着一个成年人的意识在奋斗!

停止思绪,恒蔷诚恳的说:“母皇,妹妹还那么小,以后会用功的,您也不要提早下结论。”

女皇眼中透出一抹赞许,“朕什么结论都没下啊!何况立皇太女要你们三个都过了15岁方可。好了,说了这么多,母皇希望你能考虑一下,也许你还会遇到自己心仪的男子,但这五个你还是要用心对待的,你也常去看看他们,别老窝在宫里头。”女皇认真的说道。

“哦,以后有空就去嘛。”恒蔷似有些不情愿。

“明日就去,顺便让他们来参加你的及笄礼。你这臭孩子,那么几个神仙似的娃儿,你却一个都看不上!煞费朕的苦心!”女皇摇头直叹气。

恒蔷只好无奈的点头,圣旨总得遵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