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准备及笄礼
  • 女皇和她的花美男
  • 绝世凡华
  • 3383字
  • 2022-01-22 11:12:29

午膳刚用完,女皇派人传话,宣大皇女未时到南熏殿觐见。恒蔷纳闷,什么事情需要宣她这么正式?平时都是去问个安什么的,今天是为什么呢?难道又惹父王不高兴了?思前想后,自己没和男子玩耍,上次问功课也都对答如流了,今天的作业也给师傅交了,还有什么事啊?哎呀呀,穿越前收拾调皮的学生让他们来训导处,学生们也是这般愁眉苦脸,一路思考自己犯了什么错吧?如今,自己也体会上了,报应啊!出来混,果然是要还的!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恒蔷来到了南熏殿,门口女官传话进去,不一会儿就传她进去了。

低头进去,偷偷抬眼看看上面坐的不光有母皇,还有父王,皇姑,皇舅,两个皇妹,和她们的父亲。

“晕,这是要干什么?请家长吗?我没跟两个天仙似的妹妹打架啊?我也没抢她们东西啊?”恒蔷心中十分忐忑。

“小孽障,你杵在那里干什么?见了长辈还不行礼?”大梁王厉声喝道。

思绪被打断,“又叫孽障?哎,半年了,都习惯了,都成昵称了!”恒蔷自我安慰道。深吸口气赶紧跪下,“参见母皇,父王!母皇万岁!父王千岁!见过皇姑!见过皇舅!见过忠父王,见过仁父王!”

“我儿免礼!此处本是母皇下朝后小息的地方,不用如此,怪你父王总是中规中矩。”女皇有些嗔怪的看着大梁王。

恒蔷低着头站起来,就是不敢看自己的父王。

“呵呵呵,听闻蔷儿很是用功啊!姑母我在唐李岛上都有耳闻呢!快过来,让姑母看看!”一位端庄秀美的妇人贻笑大方的说道。她便是恒蔷唯一的姑母,李平儿,唐李岛的三公主。

恒蔷从母亲那知道,自己的爷爷,唐李岛的岛主李英,有两儿一女,分别是恒蔷的父亲李枭,二叔李雄,姑姑李平儿。父亲李枭本是岛主的长子,也是岛主的继承人,十八岁时遇到还是皇女的恒嘉怡,两人坠入爱河,遂放弃岛主一位,追随恒嘉怡来大梁,为恒嘉怡夺皇位定江山立下汗马功劳,所以封为大梁王,也是大梁历代来首个非大梁血统的大梁王,可见其荣宠。作为大梁王的亲妹妹,李平儿的地位自然也是高的,但她并不常来大梁,不知今日到此是为何?

恒蔷笑眯眯走到皇姑身边,她的皇姑亲热拉着她的手,眼含温柔的打量着她,“嗯,半年来瘦了不少呢,出落的越发俊俏了,真是女大十八变!”

“皇姑,这还不够瘦,还一百多斤呢!再瘦点就好了!美女都不过百!”恒蔷遗憾的说道。

话刚落音,一道寒光射来,“我道你是用功瘦了,原来还是动那花花心思!胡闹!想瘦的像只猴儿,意欲何为?丢我们唐李岛的人吗!”大梁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

恒蔷吸进两腮,瞪大眼睛,龇牙咧嘴的说:“父王,这才是猴!我哪有这样?”

大梁王一见,有些忍俊不禁,眼含宠溺却不能放下严父的人设:“放肆!”

恒蔷吓得扑通跪地,心中直叹气,“哎,怎么穿到这来还有个克星?一看见这个帅老爸就敬畏,骨子里都不敢嚣张,莫非上辈子欠他的?”

“哈哈哈……”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引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娇儿,你不见过你皇姐吗?”

“雪儿,你也快去见过你皇姐!”两个风格迥异的美男对两个天仙似的美人说道。

话说这两美男,便是刚才恒蔷口中的忠父王和仁父王。他们自然也是女皇的夫君了。男尊的国度,皇上有后-宫佳丽三千,这女尊的世界自然也有后-宫美男若干喽。恒蔷在学大梁礼仪和制度时,知道了大梁皇帝后-宫的品节和等级也是相当分明的。皇上的正夫封为大梁王,相当于皇后,其下有四皇夫,也就相当于妃子了,分别是忠、勇、仁、义四皇夫,四王之下还有八个皇侧夫,皇侧夫之下是才人,贵人,常侍,选侍,侍郎,一共八个品级。

据说恒蔷的母亲并不好色,四皇夫只封了两位,还有两位空着,八位皇侧夫也只封了三人,才人倒是有六位,但是很少侍寝,下面人的际遇用宫里传出的话说便是:常侍不常侍,选侍未曾选,侍郎只得守空房。

但是女皇生育能力还是很强地,刚四十已生育七个孩子,与大梁王生育一儿一女,便是恒蔷和哥哥恒瑾。与忠皇夫生得一女,名娇。与仁皇夫生得一女,名雪。与永乐侧夫生一子,名瑜。与平安侧夫生一子,名玮。与祥和侧夫生一子,名珈。至今再未生育。

这忠皇夫凤鸣,出生于将门。凤家世代忠良,为大梁镇守西部边疆,拥有大梁六分之一的兵力。凤鸣本人生的英俊潇洒,且德才兼备,又有强大的家族后盾,本是大梁王人选,无奈女王钟爱李枭,且李枭也拥有卓越的政治和军事才能,也颇得军心、民心,但却不是大梁人。为安大梁民心军心,才封风鸣为四皇夫之首的忠皇夫。

凤鸣与女皇生的那二皇女恒娇,真是人如其名,十三岁已出落的千娇百媚,纤瘦高挑,比恒蔷还高半头,又是将门虎女,英姿飒爽,不亚于男儿,是当女皇的好苗子。

再说那仁皇夫,袭楚南。人称大梁第一美男子,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出身于大梁南方的书香世家,袭家。袭家六代里出了三位宰相,袭楚南的大哥便是当朝右相袭翔东。所以,这忠皇夫的家底也是不容小觑。

仁皇夫与女皇生得三皇女恒雪,她确是随了其父亲,年仅十一岁,便已长的倾国倾城,且气质空灵,纯洁可爱,还精通音律,书画也有小成,可谓大梁的骄傲。

“娇儿见过皇姐!”

“雪儿见过皇姐!”两美女用天籁般的声音欠身向恒蔷请安。

“妹妹们请起。最近身体安康否?”恒蔷尴尬的寒暄道。

“都好,谢皇姐关心。”两美女异口同声的说。

寒暄完,恒蔷就想走了。可是,为什么呢?因为在这两美女的面前,真是自惭形秽啊!虽然她现在瘦了,又成了“小心如”,但和她们比,那简直是还珠格格遇见了维纳斯!人家是神,她是一民间格格!啥也别说了,能闪多远闪多远吧!比刚才当猴儿还丢人呢!

恒蔷正想打招呼走人呢,女皇开口了:“蔷儿,你已经十五岁了,九月你生辰过后,本该为你举行及笄礼,怕你身子未大好,又不懂规矩,所以拖到了现在。及笄是大事,还有几天便是年关了,朕意欲在本月二十八为你举办及笄礼,你意下如何?”

恒蔷睁大眼睛,眨巴两下才反应过来,“今天叫这么多人感情是为自己筹办及笄礼呀!难怪姑母、舅父、妹妹们都来了!还以为自己闯祸了呢!呵呵”顿时放松傻笑道。

“一切听母皇的,谢母皇为儿臣操心。”恒蔷心情大好的说。

“傻孩子,跟母皇客气什么?”女皇微笑着说。

一句话羡煞其她两皇女,恒娇从鼻子里轻哼了声,恒雪撅起了小嘴。恒蔷却是想赶紧走,因为有父王在场总是不自在。

“母皇,那儿臣告退了?”恒蔷低头说道。

“呃,你,这就走了?没有什么想说的?比如想再请些人来?”女皇有些试探的问。

“嗯?那看舅母,姑父们来不来?还有表哥表姐们如何?”恒蔷大概想了想,也就是这些亲戚了,及笄礼嘛,亲朋好友们来一些就行了。

“还有吗?”女皇好像没得到想要的答案。

恒蔷没多想,回了声:“没了。”

御书房内忽然安静了下来,女皇看了一眼大梁王,又看了眼自己的哥哥,便只笑不语。

一边的恒雪倒开口了:“皇姐,听闻我那未来的姐夫鲜于梓祺弹得一手好琴,堪称仙罗国国手,不如也请他来为你助助兴,我也见识一下他的琴技。”蜜糖般的声音让人想拒绝都难。

“皇姐,梅家个个身手不凡,那梅傲寒的姐姐梅傲霜习得一身好鞭法,不如把她也请来,与我切磋切磋,在宫里好无聊的。”恒娇也兴奋的说道。

恒蔷眨巴眨巴眼睛,感到有些意外,还没吱声,就有人说话了,“雪儿,为何这般没规矩?那是你皇姐的未婚夫,你和人家学什么?且不可再说这样的浑话了。”仁皇夫面带愠色的说道。

恒雪低头咬唇不语。

倒是忠皇夫面色和善,没有责备自己的女儿,将门都爱武嘛!

“易丞相家的卿儿,身子骨总是不见好,一天窝在府里也无趣,不如叫他来散散心。”大梁王居然也开口了。

“是呀,蔷儿,今年及笄,明年你就可大婚了,把你那些未婚夫请来,我们也提前看看有什么不妥。以前你病着,我们也不好挑剔他们,如今你大好了,这婚事可要慎重呢!”皇舅语重心长说着。

听到这恒蔷是明白了,合计着大家是要她把那些未婚夫都请上,而自己却把那些人给忘了,“哎呀!烦不烦!那帮臭小子,不是高深莫测,就是心怀叵测,招惹他们干什么呀!”恒蔷心中烦道。

碍于这会儿人多,恒蔷不好说实话,灵机一动便找了个借口搪塞道:“父王,女儿家的及笄礼,叫未婚夫来干什么呀?怪不好意思的。”

大梁王对这句话还是很满意的,心中连连点头:“终于知道矜持为何意。”于是,第一次对恒蔷态度和蔼的说:“那就不请了。”

“真的?谢父王!”恒蔷一脸高兴。“看见了没?血浓于水啊!”恒蔷在心中赞道。

场上的气氛又安静了,只有恒蔷还在那暗爽。

良久,女皇不愠不怒的说:“好了,大家都退下吧!朕有话单独和蔷儿说。”

“是!”一干人行礼后退了出去,恒蔷越加轻松,单独和母亲在一起时,总是很温馨。

“母皇,什么事呀?”恒蔷撒娇般的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