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赌场做戏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3794字
  • 2022-07-06 12:30:09

女子默默的盯着轩辕袏那绝美的容颜,眼神里充满的爱恋,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走开,她甚至开始后悔没有安分的躺在他身边,那样至少可以多在他身边睡几夜,说不定哪天就得到他的垂怜了。可刚才一来,他一定不会再让她睡身边了,她恨自己刚才的冲动。

想着想着,她开始嘤嘤的哭泣起来:“奴家不走,奴家真的好爱王爷,奴家想要王爷宠爱都想疯了!呜……“她终于完全摒弃了自尊心,抛掉了羞耻感,将自己压抑的情感完全袒露了出来,泪水哗哗的溢出了眼眶。

眼见她抽抽搭搭的哭泣,轩辕祚心中顿时烦躁无比,“大清早哭哭啼啼的,被你丧气死!“他倏的坐了起来,厌弃的看着她,睡意全无。

她赶忙咬住了唇,伸手将泪花抹掉,使劲的扬起嘴角微笑着,肩膀还因为伤心而抽搭,“奴家……有罪,请王爷宽恕。”

轩辕祚皱眉看着眼前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她容颜清丽,身材纤瘦,气质脱俗,不失为一位可人儿,而她对自己又是百般的温顺服帖,作为她的男人,就算对她没什么感觉也不应该对她如此冷酷。如今,看她为了自己的一句话,居然强忍住泪水,笑的比哭还难看,心中不免动了柔情,他垂下眸,不情愿的叹了口气,“晚上你继续给我暖床,等回国后,你想要的……本王准你了!”

“真的?”她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心中想要再问一遍,樱唇张了张却不敢啃声。

轩辕祚瞟她一眼,知她不敢相信,冷冷的甩了一句话便要起身,“决不食言,下去吧!”

女子顿时破涕为笑,大眼里满是欣喜与幸福,她激动地一把搂住了轩辕袏的脖子,将头靠在他的颈窝,撒娇地说道:“谢王爷,王爷再抱抱奴家嘛!”

“笃!笃!笃!”一阵敲门声传来。

“皇兄,我们的探子在离这不远的聚财庄里找到了周通,您和芙蕖小嫂子继续晨练着,我要先去!”轩辕烈在门外大声的说完,呵呵的坏笑着离开了。

轩辕祚低头看着轩辕烈口中的芙蕖小嫂子,她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不松手。

“我说薛芙蕖,你这贱妾再不松手,本王真的要踢你下去了!”轩辕祚望着门口,急躁的冲着他的侍妾吼了起来。

听到门外轩辕烈的下楼的声音逐渐消失,轩辕祚没好气地将薛芙蕖推开,“本王此次出行,之所以带你,是因本王需要个会些武功又懂点大梁话的女子随行,想来你比较合适。所以,你最好识趣些,莫要再纠缠,日后本王自会疼你。”

闻言,薛芙蕖恋恋不舍地起身匆匆穿好衣服,就赶紧伺候轩辕祚洗漱。

这时,有探子敲门进来,附耳在轩辕袏耳边如此这般说了几句,听完他点点头,便让探子走了。接着他继续洗漱着装,匆匆用完早膳,驱车竟然前往城中心,并没有去城东寻轩辕烈……

大梁京城东有一座气派的楼阁,门匾上书着三个烫金大字——聚财庄。

这里是京城最有名的豪赌场所,是钱垚名下产业,也是她手中一个重要的经济来源。赌博自古就不是正当行业,见不得光,但因其暴利总有人暗中开设此种场所,为了不被查封和兹扰,东家都是熟悉黑白两道的人物,而豪赌场所的东家更是不可小觑,往往都是皇亲国戚。所以,这聚财庄明面上是钱庄实则赌场,稳稳地开了五六年没被查封,大家都心知肚明,这里是皇家赌场。所以,此处不光有真来赌博的,还有来捧场拉关系的,生意越见得好。

“来来来,买大买小!”聚财庄二楼大厅里,一个青衣小哥儿带着神秘的笑容,手拿竹筒,手臂挽花般的摇着骰子。

几个衣着光鲜的女子带着一群公子哥儿围坐在豪华的赌桌前,扔着银票开始下注。

“啪!”竹筒稳稳落在桌上。

“大!大!”

“小!小!”

赌徒们开始大声祈祷。

“开!”青衣小哥儿长喝一声,便高高掀开了竹筒,笑看着两方的赌家。

“哎呀!又让他买中了!”一伙赌徒嫉妒地看向对面。

青衣小哥儿将大把银票推到一位身着水蓝衣衫的公子和跟着他投注的人们面前。

“再来!我就不信总让他押中了。”一些较真儿的输家又开始叫嚣。

青衣小哥儿动作麻利的将竹筒朝桌上骰子一舀,五个象牙骰子便全装了进去,伴随着掷骰的声音响起,新的一场又赌局开始了……

是的,这水蓝衣衫的公子便是女扮男装的恒蔷,穿越后第一次来逛赌场的她,在钱多多的引领下,已将聚财庄二楼的多种赌局玩了大半,此时她赢得银票若是兑成银子,真是要数钱数到手抽筋呢!

“嗯哼!公子,再去试试其他的,老在这玩也无趣。”钱多多假意轻咳一声,招呼恒蔷去下一处玩。

恒蔷转头瞅他一眼,小脸上满是兴奋,“我正赢着呢,再玩会儿!”

“你想赢的话,这里的花样我都可以让你赢!眼下还是走吧,要不然就被人看出端倪来了,以后不好做生意。”钱多多压低声在她耳旁的轻语着。

“嗯?”恒蔷忽然抬头,将自己手中的银票瞟了一眼后,挑起一根眉毛,小声道:“你是说今天赢得这些并不是我运气好?”

“呵呵,我可没说,走了!”钱多多拉起恒蔷,还朝青衣小哥微微点头,那小哥儿眨了一下眼,就开始忙着摇骰子。

这时,一道墨绿的身影出现在聚财庄二楼的楼梯口,钱多多一眼看到他,手肘赶忙轻碰恒蔷,“你等的人来了一个。”

恒蔷抬眼看去,正对上轩辕烈灼灼的目光,“来的真快啊!鸿国的探子果真有一手!”恒蔷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暗暗叹道。

“你真的要去?”钱多多低声问了句。

恒蔷但笑不语,继而看着轩辕烈,露出一副厌烦的样子,头一低匆匆转身,朝另一面楼梯走去。

轩辕烈见状,朝身边的人使个眼色,两人便快速下楼,堵在了两边的楼梯口上,轩辕烈盯着恒蔷的身影,快步走了过去。

“小母豹,你要去哪儿?”轩辕烈追到了恒蔷身后。

恒蔷身子顿了顿,停下了脚步,回眸时已是一脸娇俏,她抬着下巴很是魅惑的朝他勾勾手指:“你过来一下!”

轩辕烈见她还有如此妖媚的一面,只觉得小心肝扑通扑通跳,心中飞出了许多粉红色的小桃心,屁颠屁颠地走近了恒蔷,“我来了,小母豹!”

“嗵!”恒蔷狠狠给了他一个胃捶,“你才是豹子!你想死啊!给我起这么难听的外号!”

“呃……”轩辕烈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手捂住胃部,挑眉看着恒蔷,“野性十足!胆子够大!昨天你夫君没告诉你,我和我二哥的身份吗?”

恒蔷被他说的有点木,眨眼疑惑道:“什么夫君,什么身份?”

“昨天劫持你的那个人不是称你为妻吗?”轩辕烈的脸色有一丝不快,话语听着有点醋味。

“劫持我的人?你和你哥一起去照照镜子不就知道了,什么时候成了我的夫君?”恒蔷没好气的看着他。

“嗯?照镜子?”轩辕烈眨眨眼,忽然扑哧一声笑了,“你这坏丫头!少来绕我!昨日带走你的蒙面人是谁!”

“绕个毛!”恒蔷突然皱着眉吼他一声。

害得轩辕烈又甩了甩头,伸手擦了一把脸。

“不说那人还好!昨天我一定是撞着鬼了!好心救了你们哥俩,却是救了两条狼!庆幸被侠士相救吧,结果半道上他说救错了人,把我扔在路边上就走了,害我敞着衣领,披头散发的自己走回了家!哎呀,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恒蔷气呼呼的,一副抓狂的样子。

“什么?救错了人?你又没蒙面,那他以为他救的谁?”轩辕烈皱起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就没成婚!管他是谁!与你也无关!让开!”恒蔷把他向一边推去。

“没成婚?”轩辕烈挑起眉毛,似有些开心,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上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别走,说正事!那人昨天叫我二哥的名字,你可听见了?”

恒蔷脚步一顿,慢慢转身,点了点头。

“那你知道我们的身份了?”轩辕烈眼含深意的看着她。

恒蔷轻哼一声,“知道又怎样?我和你们两个外国人今生能有多少交集?”

“可是……我皇兄可是鸿国第一美男子,你不心动?”轩辕烈看似认真的提醒,担心的眼神却出卖了他的心。

“第一美男又怎样?他肯来大梁嫁给我?还是我脑袋有病放着女主人不做跑去外国给他做妾?”恒蔷满不在乎的说道。

“嗯,有道理!我皇兄把正妃、侧妃和侍妾都娶了。”轩辕烈耍起了小心机。

“所以,千万别给我提什么做他女人的事!若你皇兄实在想感恩,倒不如送我几个女人!”

“女人?”轩辕烈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癖好,奇怪的打量起恒蔷来。

“看什么看!别想歪了!我们大梁男多女少,大户人家以用得起婢女为荣,本国女子只有作奸犯科的才会为奴为婢,数量极少,所以我们用外国婢女。常见仙罗婢女,东桑婢女和鸿国婢女,我家就有一些!但前些日子,我的姐妹里有人买到遥远的北方风国的婢女,物以稀为贵,把她们带出来好不神气呢!可是我娘却不给我买,因为风国太远了……”恒蔷撅着嘴,一脸失落。

“这有何难?改日我送你十个!”

“改日?后天行不行?我急用!事后定当重谢!”

闻言轩辕烈暗暗舒口气,很是矫情的扬了扬眉,“呵,怎么谢?”

“煮的!讨厌!说的好像你能送我一个似的!”恒蔷瘪嘴剜了他一眼。

轩辕烈瞳仁转了转,神秘一笑,“若我真能做到,你怎么谢我?”

恒蔷坏坏的瞟他一眼,小手挑了他的下巴,左右打量,“你还有几分姿色,不如收你做本霸王的男宠?”

“呵呵,你这坏丫头,真像个泼皮!”轩辕烈第一次被女人钳住下巴讨论他的姿色,心里滋味怪怪的,却又觉得很有趣,越来越觉得恒蔷特别了。

“我好歹也是鸿国的九皇子,才让我做个男宠?”他眼中闪着火辣辣的光,慢慢靠近恒蔷。

恒蔷朝他魅惑一笑,用食指轻轻戳着他的胸口,语调醉人而性感,“切,管你是皇子也好,穷小子也好,熄了灯还不都是男人!你能有什么不一样?”说完,杏眼一挤,撅起小嘴朝他脸上轻轻吹了口气儿。

“轰!”轩辕烈只觉得胸口痒痒的,嗵嗵直跳的小心肝里腾起一团爱的烈火,直烧得他摸不清东南西北,一把握住了恒蔷正在戳他胸口的小手。

“我就是个不一样的男人!”说着拉起她的小手送到唇边,“我若送你风国婢女,你可别食言!”

恒蔷坏笑着抽回了手,“我小霸王周通从来说一不二!”

“那为夫……我就先告辞了!”轩辕烈微微颔首,眼神很是火辣。

“呸!真不害臊!”恒蔷妩媚的剜他一眼。

轩辕烈深情的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