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大美男露面

  • 九凤于飞
  • 绝世凡华
  • 2289字
  • 2022-07-01 14:18:25

女人,睁开眼睛,看着我!

不!救命啊!

女人!快看着我!

No……!help!

嘭!门被踹开了,白色的烟雾中走出了一脸杀气的钱多多,“你们两个畜生快住手!“

听见动静,袁二郎立刻眼放寒光的转头看去,长发舞动间,一张有着倾世容颜的脸儿,着实让怒火中烧的钱多多惊得目瞪口呆。

钱多多发现身着红衣的男子已不是袁二郎,取而代之的是一位绝色男子。他长着一头华丽的玫瑰红色长发,发梢卷曲着自然的波浪,象牙白的肌肤泛着白玉般温润的光泽,完美的脸型将美学演绎到极致,精致的五官简直就是造物主精心打造的杰作。但见他斜飞入鬓的细长眉毛根根舒顺,娟秀的眉型好似被美容师修饰过一样,俊眸狭长,眼角妖娆上扬,酒红色的瞳仁深邃而迷人,卷翘的睫毛颤动间犹如蝶翼轻舞,鼻梁直挺而鼻尖微翘,玫瑰色的薄唇如同用两片精美的玫瑰花瓣制成,唇形美好,光泽水润。这张脸配上他高大健美的身材,唯有倾世之姿能以形容,而他周身散发的高贵之气,更让他美若天神。

哦!一位男神来接地气了!如果非要他委身去做花样男子的话,那么他一定是玫瑰里的王者——沙漠皇后!哦不,是皇帝!

钱多多盯着对面那张绝世俊脸,竟然有片刻的失神,“天哪!世间竟有这样的男子?鲜于梓祺已经美的足以让人嫉妒了,而他!真是让人嫉妒到肝疼!”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声音,“二位主人,需要我们将他清理出去吗?”

“不必了!再不许让第二人进来。”袁阿烈冷脸说道,转而看向钱多多,“你刚才竟敢骂我们?”

钱多多回过神来,冷笑一声,“哼!你觉得你们刚才的行为不应该被骂吗?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她,否则你们会死的很惨!”

“呵呵呵……我不但要动她,我还要把她拐出大梁呢!识相的快滚回去给她父母报信,我还会考虑给你们家一笔可观的补偿,否则,你们将人才两空!”袁阿烈眼中迸射出咄咄逼人的寒光。

“哈哈哈……好大的口气!她的父母可不缺钱!我也不缺钱!我看你们还有点姿色,不如我把你们拐到我大梁做男妓,我不但付双倍的补偿金,你们接客接的好了,赚了钱我还与你们五五分成,怎么样?哈哈哈……”钱多多鄙视着对方,冷笑起来。

“竖子!我看你活腻了!”袁阿烈从靴筒中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冲了过去。

钱多多也毫不畏惧,从腰间噌的抽出一把软剑,迎了上去。

袁二郎见他二人打斗起来,便转身继续叫恒蔷,“女人,快睁开眼睛看我!”

“画皮啊!救命啊!打死我也不会睁的,快滚开!”恒蔷被他刚才那撕头皮揭脸的动作彻底吓到了,半天都没有缓过劲来。

“你这个蠢女人!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你不睁开我只好揭你的眼皮啦!”袁二郎伸手朝她眼睛摸去。

“嘭!”一声巨响从窗户传来,一个身形矫健、手持长剑的黑衣人蒙面人破窗而入。只见他扑进来后一个前滚翻着地,轱辘一下便站了起来,接着二话没说便举剑向向袁二郎的心窝刺去。

“来着何人!”机敏的袁二郎迅速向一旁闪去,酒红的眼瞳中涌起一股嗜血的杀意。

“轩辕祚!你这个无耻的淫棍!侮辱我妻我誓将杀你!”黑衣人故意压低的了声音,但却是咬牙切齿。

“大胆!我的名讳也是你这蒙面贼可直呼的!受死吧!”袁二郎抽出腰间宝剑杀了过去。

躺在桌上的恒蔷从听见有人破窗而入时,就估计是有人来救她了,又听那人称她为妻,且身边那个画皮的怪物已走开打架去了,便大胆的睁开了眼睛,却看见红发红衣的袁二郎的背影以及一个把脸蒙的严严实实的黑衣人。

“哇!袁二郎居然还是红头发,魔鬼的颜色啊!幸好没看他!”又看向黑衣人,“那个人又是谁呀?梅傲寒吧,比他高点;易兰卿吧,没这么壮;鲜于梓祺吧,没有武功;寒松渊吧,早回遥远的风国去了;钱禽兽不是在这儿吗?”恒蔷蹙眉思索着还有谁能把她叫妻。

“嘭!嘭!”又是两团呛人的烟雾腾起,屋子里片刻好似笼罩在浓雾之中。

烟雾中,恒蔷感觉有人抱起了她,然后迅速扛着她跳窗而出……

“驾!”车夫照着马儿一鞭抽下,两匹马儿在京城的大街上小跑起来。车厢内,恒蔷与钱多多注视着正在取下面罩的黑衣人,当那张清爽的俊脸出现时,恒蔷惊呼一声,“寒松渊!怎么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呵,没礼貌的妮子,怎么能直呼夫君的姓名?”说着伸手抚向她的秀发,手掌抚到肩头时,顺滑的感觉戛然而止,目光扫向她肩头,不禁皱眉,“头发是怎么回事?”

钱多多也盯着她的披肩长发,想着当初为她绾发时屡屡漫及臀线的青丝绕指的情景,心中不免一阵黯然,“是啊,头发呢?”

“呃……我嫌热剪了,呵呵……”恒蔷耸耸肩,故作无事的样子,“无聊不无聊,为什么说这个?说说你怎么碰巧来救我的?还有你!”她又转头怒视钱多多,“为什么那么晚才进来救我?”

“此事说来话长,我是来寻芙蕖的,却碰巧遇到了你。”寒松渊温柔的看着恒蔷,好像哥哥在关心妹妹。

“什么?她逃出鸿国来大梁了?”恒蔷诧异的看着他。

“哪有?她跟随轩辕祚一起来的,就在刚才那家客栈里。”寒松渊的脸色变得难看。

“什么?轩辕祚也来了?哦,对,我好像听你喊这个名字了,难道那个红发魔鬼就是他?”恒蔷皱起了眉。

“嗯,就是那个禽兽。”寒松渊点点头。

“哦,松渊兄呀!若那人便是轩辕祚,那你还有什么戏?我看天下女子难有不爱慕他的,你那佳人也不会例外。你还是罢手吧!”钱多多摇头笑道。

“芙蕖才不会是恋色之人!”寒松渊倔强的说道。

“哼,你在自欺欺人!”钱多多瞟他一眼,不再理他。

“你们在说什么呀?轩辕祚很不错吗?我看他在扯头皮,吓得连眼都不敢睁。”恒蔷郁闷的说道。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摇摇头,“那不是扯头皮,那是易容术。他在掩饰他的倾世容颜。”

“啊?倾世容颜?比鲜于梓祺都美?”恒蔷挑眉张大了嘴。

钱多多苦笑一声,“呵,如果我是天上星星的话,那么鲜于梓祺就是皎洁的明月,而那轩辕祚堪比一轮红日。”。

“神马!”恒蔷吃惊的张开了嘴,“原来是大美男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